第三十六章 海兰珠之死
目录
第三十六章 海兰珠之死
上一页下一页
“宸妃娘娘,我家娘娘派奴婢来看望宸妃娘娘,给宸妃娘娘带来了一些礼物。宸妃娘娘一定要保重身体啊!”苏茉儿虽然竭力抑制自己的情感,但还是忍不住,发出了哭腔。
“过些天,我们再去关雎宫,皇后娘娘也去。”布木布泰说。
不过,福临还小,皇太极也正值壮年,如何让福临坐上皇位,还不需要她这么早去考虑。
明珠依旧一副冷冷的表情,没有接,只是死死地看着她,小声说:“是来看我们笑话的吧。”
布木布泰叹口气:“那过些天天气好了,我们去关雎宫,看看她吧。”
“庄妃娘娘,宸妃娘娘要休息,您……”明珠依然低着头,对布木布泰说。
和布木布泰的气定神闲相比,关雎宫宸妃的精神状态却是越来越差了。奶妈中毒事件发生后,虽然事情被掩盖了下来,皇太极对她的宠爱也丝毫没减,但海兰珠却依然郁郁寡欢,整日落泪。
“放那里吧。”海兰珠有气无力地抬眼看了苏茉儿一眼,然后对明珠说:“扶本宫到床上去。”
布木布泰把“战争”两字连说两遍。

2

关雎宫里,已经不再有往日的热闹,侍女们个个小心翼翼。明珠也没有了以前的跋扈,看到苏茉儿,只是冷冷地说:“你来干什么?”
“宸妃娘娘……唉。”老太医叹了口气,不停地摇头。
“进去说吧。”皇后哲哲对布木布泰说。
“宸妃娘娘积忧成疾,损及内脏,不是吃药就能好的。心情更重要,如果心情调整不过来……”老太医停了一下,摇了摇头,脸色更显严肃:“恐怕神仙也没用的。”
“娘娘,现在宸妃娘娘在休息,我们明天再去吧。”苏茉儿急忙跟着说。
“姐姐,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病得这么厉害了?”布木布泰流着泪说完,转身看着明珠和另一个丫头。
苏茉儿看了看旁边的两个丫头,布木布泰对那两个丫头说:“你们出去吧。”
……
“没找太医看吗?没吃药吗?怎么病得这么厉害了?你们是怎么伺候宸妃娘娘的?”布木布泰发起火来。
当晚,在将布木布泰服侍睡下后,苏茉儿拿起一条不久前让鲁清一帮她买的、没有经过刺绣的腰带,认真地刺起绣来,她想在腰带上绣上科尔沁草原的蓝天、白云、蒙古包。她想,海兰珠要是看到这条腰带,想起草原上的美景,解了思乡之情,说不定病就好了。
布木布泰随着皇后哲哲进了房间,苏茉儿在门外候着。
“哦?真是这样?”布木布泰看着苏茉儿。
苏茉儿看到海藏书网兰珠的那一刻,瞬间惊呆了。虽然她看出海兰珠是做了一番修饰的,但那憔悴、消瘦、哀伤的神情,却和以前光彩夺目的海兰珠判若两人。
“奴婢去看了看宸妃娘娘,奴婢看到宸妃娘娘……”苏茉儿的声音又开始哽咽,布木布泰手里的毛笔停在了纸上。

3

“只能说会有希望。心情好了,对治病是有帮助的。人不能一直处在忧伤中,这样再好的身体,也会垮掉的。”
苏茉儿有些疑惑,不知道皇后娘娘对她说了什么,让她像是换了个人似的。两个人一路无话,到了永福宫后,布木布泰这才看着苏茉儿说:“那木钟刚刚产下一子。”
布木布泰瞟了她一眼,开始专心挥墨。
“从她和我争宠到想要把我的儿子夺走,我就已经没有这个姐姐了。”布木布泰恶狠狠地说完,眼睛里溢满了泪。
“出什么事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好好的人怎么会这样?”布木布泰不停地喃喃着,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突然,一阵急促而凌乱的脚步声,从她的窗前跑过,接着便有人一边敲她的门,一边在外面嚷嚷:“苏茉儿姐,苏茉儿姐!出事啦!出大事啦!”
宫女看了看布木布泰,又看了看小跑着过来的苏茉儿,刚刚还微笑的脸也严肃起来。她马上让人禀告皇后娘娘,说庄妃娘娘来了。
“宸妃的情况非常不好,皇后娘娘问过太医了。”布木布泰又说。
“不好。”老太医四下看了看,用只有他和苏茉儿才能听到的话说。
布木布泰从皇后哲哲的房间出来时,脸上已经恢复了平静,也没有了泪痕,好像刚刚的泪流满面不存在似的。
两天后,布木布泰和苏茉儿去了关雎宫。见到海兰珠的那刻,布木布泰的眼泪流了下来。她握着海兰珠的手,那原本温软的手,此刻在她手里却是冰凉的、干枯的。海兰珠斜倚在床上,眼睛微闭,任由布木布泰拉着她的手。
“你真这么担心宸妃娘娘的病情?”老太医有些好奇地看着她。
“出什么事了?”苏茉儿一急,绣针扎在了她的手上。她顾不上手在流血,放下腰带和绣针,还没跑到门口,便又听外面的人说:“宸妃娘娘没了!”
明珠没有说话,一直低着头。另一个丫头说:“娘娘一直吃着药的,可就是不见好。”
苏茉儿一皱眉,有些气愤地说:“宸妃娘娘是我家娘娘的亲姐姐,奴婢怎么能不担心?我家娘娘更担心。”
两个丫头出去后,苏茉儿关上了门,走到布九-九-藏-书-网木布泰身边:“娘娘,宸妃娘娘的情况非常不好。”

1

“每个人都有这一天,她只是比我们早了一点。”布木布泰平板着脸说完,随即眼神犀利地看着苏茉儿。
她永远无法忘记自己要靠设计“偶遇”才能让皇太极临幸,更不能忘记自己去看儿子,还被阻挡在外的日子。那些时间,她茶饭不思,整夜失眠,海兰珠又可否担心过她的身体?
“娘娘!”苏茉儿叫了一声,却也不知道说什么,眼泪也是刷刷刷地往下流。
“对!让她心情好起来。”布木布泰停下脚步,原地想了想,转身又飞快往前走。
“娘娘,奴婢不敢骗您。”
苏茉儿决定自己代布木布泰去探望海兰珠。她没有告诉布木布泰,而是用自己的俸银,让鲁清一帮着买了一些珍贵补品,然后送到了关雎宫。
“老太医,到底怎么样呀?”苏茉儿没有耐心听老太医慢条斯理的话,忍不住打断了他。
“没用的?什么意思?”苏茉儿一时之间,觉得浑身发凉。
“我们去清宁宫,去见皇后娘娘。”布木布泰说着话,越走越快,苏茉儿一路小跑也没跟上。
“我家娘娘最近身体不舒服,不能来看宸妃娘娘,她让我拿点补品给宸妃娘娘。”苏茉儿说着,把礼物递了上去。
“宸妃的病情真的那么严重?”她问。
苏茉儿点了点头。
从关雎宫出来,苏茉儿没有直接回永福宫。她去了太医院,她要向太医们了解海兰珠的病情。
“唉,难得呀。”老太医又是长叹一声。
海兰珠坐在那里,眼神看着前方,目光呆滞。
“姐姐,你不是喜欢九皇子吗?我明天就带他过来。不,现在就带他过来。”布木布泰快速地说完这句话,又冲着苏茉儿说:“苏茉儿,你现在去把九皇子带到这里来,快点去!”
看着布木布泰眼里泛出的泪花,苏茉儿没再说什么,她理解布木布泰内心的伤痛。
“啊?”苏茉儿愣了一下,她不知道布木布泰为什么要说这句话。
“知道了娘娘。”苏茉儿说着,心里开始思忖,她要为宸妃做些什么。即使布木布泰和哲哲都觉得海兰珠将不久于人世,但她依然想为海兰珠做点什么。她相信老太医的话,只要能让她开心起来,也许病就会好了。
“皇后娘娘呢?”布木布泰一脸严肃,脸上的泪痕还在。
布木布泰和苏茉儿急忙转过身行礼。
苏茉儿只得退出。站在海兰珠的房门外,苏茉儿一直想等明珠出来,然后好好问问海兰珠的病情,九九藏书但却一直没有等到,只得离开。
老太医看了苏茉儿一眼,欲言又止。
“明珠姐,我们都是科尔沁草原出来的,我们都来自于莽古思酋长家,我和明珠姐也曾视若亲姐妹,我们的娘娘也是一脉相传的血脉,怎么会……”苏茉儿的声音开始哽咽,眼眶里噙满了泪水。这是她的真心话,也是她真心想向明珠和海兰珠表达的。她希望自己和明珠还能像以前一样,也希望布木布泰和海兰珠能够消除芥蒂。
好一会儿,明珠才让她进去。
布木布泰像是被人追赶一样,越走越快。苏茉儿跑了好久才跟上她,发现她已经满脸泪痕。
布木布泰放下了手里的毛笔,叹了口气。
老太医说完这话,看见苏茉儿一言不发地行了个礼后,匆匆离开了。
苏茉儿呆呆地听着布木布泰的话,她一下子明白了布木布泰在从皇后娘娘那里出来后,为什么像是换了一个人。
“如果宸妃娘娘现在的身体不是这样,凭着皇上的宠爱,我们会有很多优势。如果她不再生皇子,那么我们九皇子立太子的事也会容易很多。可是……”布木布泰叹了口气:“我们现在最大的对手就是那木钟。她哥哥的势力越来越大,而且很得皇上信任,所以我们不能掉以轻心。”

4

“娘娘,你可要保重身体呀。宸妃娘娘这是忧伤过度造成的,老太医说了,如果能让宸妃娘娘的心情好起来,她的病也会慢慢好起来的。”苏茉儿怕布木布泰因为宸妃也忧伤过度,劝她说。
“她的精神特别不好,她……奴婢最后又去了老太医那里,老太医说,宸妃娘娘由于一直处于忧伤中,伤及到了内脏,如果继续这样,肯定就……肯定就……”苏茉儿说不下去了。
“走吧。”布木布泰用平时的语气说。
这件事情过去近一个月后,那木钟无意中听说了巴特马·璪所给香包有致腹中胎儿流产,抑或生下来也会心脏衰竭夭折的流言。她马上找到了自己做参领的哥哥,告诉了此事。兼于没有了证据,无法上告皇上治她的罪,那木钟的这位参领哥哥一不做二不休,决定把她杀了。
苏茉儿迎着她的目光,继续说:“看到现在的宸妃娘娘,奴婢根本无法和在草原上时的宸妃娘娘联系起来。那时候的宸妃娘娘多美呀!那笑容像阳光一样美丽。不要说现在的宸妃娘娘,就是她身边的明珠,甚至关雎宫,都是死气沉沉的,没有一点儿生气。其实想想宸妃娘娘也蛮可怜的,八皇子早早就没了……”
布木布泰放下了手九九藏书网里的毛笔,好半天才说:“宸妃有皇上宠着,生个病,宫里的太医轮番去看。她装作柔弱的样子,还不是为了获得皇上、皇后的怜惜吗?你着什么急呀!”
在等待皇后哲哲的期间,布木布泰的心情慢慢平复下来。她意识到,自己是在皇宫,自己是庄妃,自己不能失态。
苏茉儿没有说话。她的情绪低落到了极点,她拿起一件披风,轻轻披在布木布泰的肩上,然后也怔怔地看着窗外。她的脑海里,不停地浮现着宸妃海兰珠风华全逝的面容。
“奴婢听说皇后娘娘的身子也不好,这段时间一直没断药呢。”苏茉儿解释说。
深夜,整个永福宫都沉浸在了寂静中,苏茉儿却在灯下,一心一意地绣着,在心里不停地祈祷着:“宸妃娘娘,您一定要好起来。”
“皇后娘娘万福金安!”
“既然这么严重,怎么没见皇后娘娘过来说呢?也没见召我去她那里。”布木布泰还是不相信。
“本宫正想找你呢,你倒来了。”哲哲的声音在后面响起。
“在后宫里,为了自己的利益,有多少亲姐妹反目,又有多少亲姐妹将对方置于死地。庄妃娘娘能在这时还关心宸妃娘娘,难得呀。有多少……”
“不好?什么意思?”苏茉儿的脸色变了。其实她能想象得到,在她看到海兰珠的样子时,就有种“不好”的预感,只是不能想,也不敢这么想。
苏茉儿看了明珠一眼,发现她一直垂着眼帘,也无法看出她的表情。苏茉儿轻叹一口气,慢慢退了出去,小跑着想跟上走得飞快的布木布泰。
“到底怎么样?”苏茉儿一想起海兰珠的样子,鼻子又是一酸。
苏茉儿得知海兰珠生病后,心里既愧疚又难受。她劝布木布泰去看望海兰珠,但布木布泰却直摇头。
“老太医,宸妃娘娘的病情到底怎么样?很严重吗?”苏茉儿着急地问。
“那我们要……”苏茉儿没说下去。她不敢想象,如果布木布泰也像巴特马·璪淑妃那样,要对那木钟的孩子下毒手,她应该怎么做。
苏茉儿点了点头。
皇太极用尽方法想博得美人一笑,但都不起作用,不久,海兰珠便积忧成疾了。
“你是说,只要心情好了,病就会好吗?”苏茉儿又问。
布木布泰说完,重重地瞪了苏茉儿一眼,有些不满。
“本宫要休息了。明珠!”海兰珠把手从布木布泰的手里抽了出来,叫了一声。明珠急忙走上前去,扶她躺下,然后盖上了被子。
苏茉儿只觉得头一阵晕眩……
“你好心照顾宸妃娘娘,本宫先走了,过两天再来看她。”布木布泰说完,起身飞快地离开了藏书网房间。
也许是被苏茉儿的话感动了,明珠迟疑了一下,说了声:“你等一下。”便进了海兰珠的房间。
布木布泰也猜出了苏茉儿的心思,继续说:“我们这是在皇宫。在这个地方,一刻都不能停止战争!战争!”
苏茉儿是小跑着回到永福宫的。看着一脸着急,气喘吁吁的苏茉儿,正准备挥墨的布木布泰停了下来。
自此,布木布泰和苏茉儿都松了口气,布木布泰也恢复了闲适的生活,除了陪福临玩外,其余时间都用来和苏茉儿看书、绘画、做女红。对布木布泰而言,把自己的生活过好,看着儿子福临健健康康地长大,直至坐上皇位,就是她的终极目标,也是她使命的最终完成。
窗外秋风瑟瑟,树木凋零。她的脸上也像秋色一样,萧索清冷。
“我们只能利用皇上对宸妃的爱,让皇上答应立九皇子为太子。我们只能这样。”布木布泰说完,叹了口气,站在了窗前。
到了清宁宫,一个宫女看到布木布泰,微笑着说:“庄妃娘娘,皇后娘娘正说要奴婢去请庄妃娘娘过来呢。”
“让她去带来吧。九皇子长大了,会走路了。”布木布泰用双手握着海兰珠的手,想让自己手上的温度能快速传递到海兰珠的手上。
布木布泰怔怔地坐在那里,看着瘦得盖上被子都像看不见人似的海兰珠,眼泪又流了下来。
“那木钟怀孕,后宫竟然没几个人知道。能够做得这么保密,说明她这次非常提防。我们不能向她的小皇子下手,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说服宸妃,在她……”布木布泰停了下来。她想说弥留之际,但实在没说出口。
苏茉儿答应一声,正要往外面走,只听海兰珠有气无力地说:“不要!”
“不要!不要见他!”海兰珠忽然好像很害怕,又好像很冷似的,缩紧了身子,脸上露出无法言喻的痛苦。
巴特马·璪因为嫁给皇太极后从未留下一儿半女,又见皇太极很久都不宠幸自己,便和一名以前在林丹身边的协军校有了私情。那木钟的哥哥便在巴特马·璪和那位协军校在外面偷偷相会时,将巴特马·璪杀了,并将协军校带到了皇太极面前。皇太极在得知自己的淑妃和协军校有私情后,二话不说又将协军校杀了。
“我们可以让宸妃娘娘乐观起来,这样……”苏茉儿还没说完,被布木布泰摇头打断了:“没用的!”
一切都如苏茉儿预料的那样,宸妃并没有因为所给九皇子和奶妈的食物中有毒而被治罪。皇太极和皇后竭力隐瞒此事,被救回来的奶妈被送出了宫,而九皇子替代八皇子和宸妃住在一起的想法也无人再提。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