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毒手
目录
第三十五章 毒手
上一页下一页
几个人刚要向外面走时,海兰珠突然转头对奶妈说:“以后不要叫九皇子,叫八皇子,他是本宫的八皇子。”
突然,苏茉儿看了看太阳下落的方向,然后匆匆进屋和布木布泰说了一声,转身向九皇子和奶妈的住处走去。她悄悄潜入屋里,隐身在九皇子住处的窗外,观察着里面。
嫣儿羞涩地低下了头。
“这么说……这么说,皇上和皇后都会认为是宸妃下的毒了?”布木布泰小声问。
“爱妃呀,自从朕的八皇子去世后,朕吃不香睡不着,连国事都不想了。但九皇子的出生,又让朕有了精神。”
“臣妾觉得,应该先看好宸妃娘娘的病。等到宸妃娘娘的病完全好了,再让九皇子和她在一起生活,这对宸妃娘娘和九皇子都是好的。”
“是……我……那个……”嫣儿一脸慌张,不停地四下看着,没说出一句顺溜话来。
“野猫,野猫怎么又进来了?要是把九皇子,不对,八皇子吵醒了,你们这一晚上也别想睡觉。”奶妈说着话,人已经进来了,后面还跟着两个小丫头。
刚刚躲在床下的晴儿,飞快地爬了出来,然后跑出门去。苏茉儿看没人注意,也一下子冲进了房间。她拿起晴儿下了毒的瓶子,将里面粉末状的东西洒了一点在明珠给奶妈的点心上,随即从地上抓起一把灰,洒进那小碗粥里。
皇太极瞥了布木布泰一眼,接着说:“朕现在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宸妃了。把九皇子交给宸妃,让他和宸妃在一起生活,这样她的心情就会好起来,后宫也就安宁了。爱妃意下如何?”
“皇上来……”布木布泰故意没有说下去,停了下来。
“哦,嫣儿,有事吗?”苏茉儿赶忙走到嫣儿面前。
苏茉儿开始紧盯关雎宫和福临奶妈的住处。有一天,在她盯着关雎宫的时候,发现宸妃和明珠拿着一些东西向福临奶妈的住处走去。苏茉儿跟了上去。
奶妈接过那些东西后,眉开眼笑,不停地说着感谢话。
“那爱妃觉得什么时候把九皇子给宸妃比较好?”皇太极问。
苏茉儿亲眼看见小丫头们发现了倒在地上的奶妈,然后尖声大叫,随即,看到了匆匆赶来的太医、宸妃和皇后。
布木布泰叹口气说:“我听说,宸妃的精神越来越好了!我非常害怕,害怕皇上、皇后突然过来,告诉我,要将我的儿子给宸妃。皇上担心宸妃的身体,难道就不担心我的身体吗?”布木布泰说完,眼圈又红了。
布木布泰和苏茉儿全都松了口气。
“谢谢宸妃娘娘,奴婢一定会给九皇子吃的。”奶妈忙说。
“皇上和皇后为了九皇子,也不会让九皇子跟宸妃的。以后娘娘可以和以前一样,想什么时候去见九皇子就去见九皇子。”苏茉儿又说。
“是……”嫣儿咽了口唾沫,朝衍庆宫方向看了看。
“娘娘放心,九皇子没事。”
“好……好!吃得好,睡得也香!”奶妈慌慌张张地说完,又说:“姑娘怎么一个人?庄妃娘娘没来?”
“娘娘,您先别急,我们看看情况再说。”苏茉儿只能安慰布木布泰。
“即使皇上再宠爱宸妃,甚至不相信这件事是宸妃做的,但他也不会再拿他的九皇子下赌注。”苏茉儿肯定地说。
“没……没……是……是亲戚给送来的。”奶妈越发紧张起来。
“好了,走吧。”苏茉儿说着,迈开步子慢慢往前走。她感觉到,嫣儿在后面一直盯着她在看。
“发生什么事了?告诉我吧,我会帮你的。”苏茉儿说。
“爱妃不同意?”皇太极刚刚还笑着的脸,沉了下来。
布木布泰说完,低下了头,紧张地等待着皇太极的回音。
奶妈一怔。
“不是让你这段时间不九九藏书要来吗?你怎么……”
苏茉儿在窗外盯得眼睛都发酸了,正想闭眼休息一下,突然看见那个小丫头匆匆进来,小声对奶妈说着什么。奶妈一听,慌忙出去了。
“什……什么事?”嫣儿只是扭过头来,小声问。
房间里,奶妈坐在椅子上,抱着福临在哄他睡觉。房间里除了奶妈小声的呢喃,没有任何声音。
“娘娘,还在为九皇子的事担心?”苏茉儿小声问。
“可是,皇上……皇上要是相信宸妃没有下毒,一定还会要我的九皇子的。”布木布泰纠结地说。
两个丫头急忙端起那碗粥,走了出去。奶妈背对着门口,重新坐回椅子,并拿起一块点心,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其他妃嫔?”布木布泰苦笑一下,接着说:“你说得对,包括宸妃,都是可疑的,宸妃是不是每天都去?”
“可那淑妃,她那么狠心,就这样算了吗?”布木布泰提起巴特马·璪,不由自主地咬牙切齿起来。
“奴婢是怕还有其他妃嫔……”苏茉儿没再说下去。
“这件事谁也不准传出去。要是传出去了,本宫要了谁的命!”皇后在叮嘱完下人后,让其他人先出去,只留下了宸妃和太医。
“娘娘,放心吧,他们抢不走福临,绝对抢不到!”
她抚着胸,大口地喘着气。
“爱妃身体可好?”
天渐渐暗了下来,一个小丫头悄无声息地走进房间,点亮了油灯。奶妈看看怀里熟睡的福临,也慢慢站了起来,把他放在床上,放下了帐幔。
“娘娘不用着急。这件事发生后,她一定会安稳一段时间的。到时候,我们只要向那木钟贵妃身边的人透露一些香包的事,自有那木钟贵妃去治她。”苏茉儿在做这件事前,已经想好了怎么让淑妃付出代价。
“往九皇子吃的粥里加上一点就行了。”明珠嘱咐她说。
苏茉儿走到她面前,笑盈盈地看着她:“给!”她把银簪子递给了嫣儿。
苏茉儿动情地看着布木布泰:“娘娘,您什么都不用担心。从奴婢在娘娘身边的第一天起,奴婢的命运就和娘娘的连在一起了。奴婢会永远守候着娘娘,不让任何人伤害娘娘的。”
话虽这么说,但苏茉儿心里还是有些担心,宸妃海兰珠看九皇子福临的眼神,总让她觉得害怕。那是一种想要占为己有的眼神,那眼神里除了溺爱外,还有一种复杂的感情。
“中毒?”皇后和宸妃一惊。
来人是衍庆宫淑妃的贴身侍女晴儿。晴儿是巴特马·璪淑妃嫁给皇太极时,从以前的夫家——林丹汗家带过来的。
“我已经嘱咐过奶妈了,淑妃和她身边的人不能接近九皇子。”布木布泰说。
“娘娘自从生了小皇子后,心情好了很多。”苏茉儿说。
布木布泰想了想,冷笑一声:“哼!我是九皇子的亲生母亲。那边出了事,竟然没人来通知我!全都不把我当回事。”
“姑……姑娘什么时候进来的?”她结结巴巴地说。
奶妈还是不停点头,不停答应。窗外的苏茉儿气得咬牙切齿。等到奶妈把宸妃和明珠送出去后,房间里再次安静下来。苏茉儿揉了揉眼睛,动了动发酸的腿,再次将眼睛贴在窗户的破洞处,终于看见了她要等的人。
“皇上……”布木布泰刚一开口,又被皇太极挡住了。
奶妈看到小碗粥里有灰,仰头看了看屋顶,冲两个丫头说:“看看这粥,又落上灰了,再去盛一碗来。”

4

布木布泰的心一惊,扫了一眼门口站着的苏茉儿,苏茉儿也看了她一眼,两个人的眼神中都有警戒。
布木布泰走近皇太极,皇太99lib•net极在椅子上坐下,指了指旁边的椅子:“坐下吧。”
“怎么走到这里来了?”苏茉儿哑然失笑,正准备转身离开,突然和一个从衍庆宫里跑出的人撞了个满怀。
自从皇太极提出要把福临给宸妃,布木布泰便整日忧心忡忡。
“好!好!八皇子!八皇子!”奶妈忙不迭地说。
嫣儿这才仔细一看,是苏茉儿。
“是的,奶妈是吃了这点心中毒的,而且这瓶子里也有毒粉。”太医肯定地说。
“皇后娘娘,臣妾没有,臣妾真的没有下毒。臣妾这么喜欢九皇子,把九皇子当成臣妾的儿子来疼爱,当成八皇子来对待,怎么会给他下毒呢?皇上、皇后已经答应把他给臣妾了。他就要和臣妾生活在一起了,臣妾怎么会下毒?不,他是臣妾的八皇子,臣妾怎么会忍心向自己的儿子下毒?不会的,不会的!”
宸妃和明珠很容易就进去了,没有人挡着,甚至是被奶妈和丫头热情地迎进去的。
布木布泰听完苏茉儿讲的,既紧张又激动,她在房间地不停地走来走去。
“这是给九皇子吃的,是皇上让人从明朝皇室那里带来的,本来是给本宫的八皇子……”海兰珠说到这里,眼圈突然红了。
“哼!奶妈不是说没有别的妃嫔进去吗?”苏茉儿气愤地想。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苏茉儿问。

3

苏茉儿听了嫣儿的话后,虽然当时很吃惊,也有些后怕,但在和嫣儿分手,回永福宫的路上,她倒是慢慢平静下来,甚至计上心来,觉得这件事说不定能够阻止宸妃要福临呢。
“皇上会……会……会对宸妃……宸妃……”布木布泰结巴起来,她的内心很复杂。
“见到鲁大人了?”布木布泰问。
听着皇太极这话,布木布泰很是高兴,但苏茉儿却有些不安。

2

“不是皇上下令,这段时间,除了皇后外,其他宫里的娘娘都不让来吗?就连我家娘娘,也要减少见九皇子呢,所以娘娘就派奴婢来看看九皇子。”苏茉儿漫不经心地说完,突然又说:“没有其他宫里的娘娘来吧?”
随着扑通一声,房间里的奶妈一下子站了起来,嘴里骂骂咧咧,说着“干什么呢?把九皇子吵醒怎么办?”怒气冲冲地向发出声音的方向走去。
“托皇上的福,臣妾身体很好。”
“皇上,娘娘这几天身体有些不适。”苏茉儿急忙跪下说。
“还有,以后不要让永福宫的来见八皇子了,这可是皇上说的。”明珠又说。
“皇上来了?”布木布泰有些吃惊。
皇太极显然觉得布木布泰说得有理,脸上的怒气也消了。
嫣儿好像不敢看苏茉儿,瞟了她一眼后马上把眼神转到了一边。
布木布泰进入房间,看见皇太极在里面慢慢地踱着步,看到她,不待她行礼就招了招手说:“快来快来!”
“宸妃娘娘的话你没有听到吗?以后八皇子就跟着宸妃娘娘了。”明珠小声喝道。
苏茉儿看她的样子,知道一定是遇见什么事了,便拉着她的手,到僻静处说:“不要急,慢慢说。”
桌子上摆着宸妃送来的点心,奶妈手里拿着一对玉镯子正高兴地看着,嘴里还啧啧啧地赞叹着。苏茉儿咳嗽一声,奶妈见是苏茉儿,吓了一跳,慌忙把两只镯子藏在了衣袖里。
苏茉儿悄悄溜出门,重新躲在窗边,透过窗口的洞,观察着里面的情况。
宸妃自从八皇子不在后,便处在了精神恍惚中。九皇子福临的出生,让宸妃一下子来了精神。她开始对福临百般宠爱,甚至经常叫他为八皇子。
http://www.99lib.net茉儿摇了摇头,好一会儿才说:“娘娘说的是。不过奴婢想,我们还是要对九皇子多加看护才行。香包的事情,奴婢觉得……不能马虎。”
在回永福宫的时候,苏茉儿一路上都在想着,要不要告诉布木布泰她看见宸妃去的事情。
“这……这……这是臣妾拿来的,臣妾……”宸妃的话还没说完,便被皇后哲哲打断了,她冲太医说:“你再去看看奶妈有没有什么事。”
“给我?为什么?”嫣儿吃惊地问。
“禀告皇后娘娘、宸妃娘娘,奶妈是中毒了!”
布木布泰说着,眼泪汪汪起来。
“这一年过得可真快呀!”布木布泰笑着说完,伸开双手,任那粉色的桃花飘落在手上。
布木布泰随着苏茉儿给她讲的事情,脸色发生着变化。她一会儿震惊,一会儿恐惧,一会儿气愤,一会儿高兴。
“走,告诉奶妈,这后宫里,除了我和你,还有皇后,不允许任何人接近九皇子。”布木布泰说着就走在了前面。
“娘娘放心吧,皇上不会对宸妃娘娘怎么样的。皇上那么宠爱宸妃娘娘,肯定也会相信宸妃娘娘没有下毒。”苏茉儿又说。
皇后哲哲盯着宸妃:“什么不可能?怎么回事?”她厉声道。
刚刚洒完,便听到了门外奶妈训斥小丫头的声音,苏茉儿急忙藏在了门背后。
苏茉儿附在布木布泰的耳边,把她如何碰到嫣儿,如何收到嫣儿的纸条,又是如何藏身奶妈的房间,看到了些什么一一说了。
“皇上的心情怎么样?”苏茉儿问。
“没什么。上次我在麟趾宫迷了路,不是你带我出来的吗?早想送给你个礼物,看着这合适,就想送给你。可去麟趾宫找你,说你被派到衍庆宫来了,所以就过来了。没想到这么巧,在外面就碰到你了。”苏茉儿笑着说。
苏茉儿正想着发生了什么事时,就看见宸妃和明珠在奶妈的带领下,走进了房间。宸妃慢慢走到床边,呆呆地看着熟睡中的福临。
此时,外面传来了脚步声,晴儿急忙躲在福临睡觉的床下。奶妈和一个小丫头走了进来。小丫头的手里端着一个冒着热气的小碗,苏茉儿知道,那是给九皇子做的粥。
皇太极瞥了布木布泰一眼,甩手就走。
“爱妃呀,朕是有事找爱妃啊。”皇太极拖着长音说。
苏茉儿点了点头。
海兰珠冲奶妈一笑,看了明珠一眼,明珠把手里拿着的一个瓶子放了桌上。
“‘晴儿,戌时’是什么意思?”苏茉儿有些糊涂。
苏茉儿很晚才回到永福宫,她首先去了布木布泰的房间。虽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但布木布泰还是坐在窗前,静静地看着外面。看到苏茉儿进来,只是瞟了一眼,眼神忧郁。
苏茉儿没再追问,走到福临的床边说:“九皇子这两天还好吗?”
布木布泰笑笑:“人为什么心情愉悦?就是因为愿望的达成。如今,我进宫的愿望已经达成了一半,我的心情能不好吗?”
“没有没有!”奶妈赔着笑说。
……
“太漂亮了,就像是专为你做的。”苏茉儿拍着手说。
“好了,我走了,好心照看着九皇子。”苏茉儿说着,走了出去。
皇太极想了想。“好吧!那就这样吧!”
“娘娘,放宽心吧,皇上皇后不会再提这件事了。”苏茉儿神秘地说。
……
“到底怎么回事?”哲哲问。
“呵呵……那就好!那就好!”
“托宸妃娘娘的福,九皇子睡得很好,宸妃娘娘给奴才的补品,奴才也都吃了,奶水很足,九皇子很健康!”奶妈在旁边赔着笑,小声说。
两个人从奶妈处出来,还没到永福宫,便见一个小丫头匆匆跑了过来。
“嬷嬷,一定是野猫弄的
九九藏书
!”一个小丫头说。
“不赞成我这句话?”布木布泰问。
布木布泰一下子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她的血脉在喷张,双手甚至都有些发抖,刚刚笑着的脸也开始僵硬。苏茉儿也知道了皇太极将要说的话,她飞快看了布木布泰一眼,暗示她一定要镇定,千万不能意气用事。
宸妃不停地喃喃着,有些语无伦次。她越是这样,皇后哲哲越是对她怀疑。
那个人“对不……”“起”字还没说出来,苏茉儿便叫了一声:“嫣儿。”
“娘娘,皇上来了。”
“是,承担不起,承担不起!”奶妈额头的汗都出来了。
“娘娘说的是。”苏茉儿说。
小丫头把碗放下后就出去了,奶妈喜滋滋地打开了那包宸妃赏赐给她的点心,吃了起来。苏茉儿着急起来。如果这时候出现,可以避免福临吃到有毒的食物,也可以抓住下毒的晴儿,可宸妃要九皇子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
趁丫头们迎接宸妃的时候,苏茉儿悄悄溜了进去。她发现宸妃和明珠不仅去看了福临,而且还将那包东西交给了奶妈。
苏茉儿笑笑:“不一定信,但一定不会再冒险。”
苏茉儿笑笑没说话。她今天去奶妈的住处前,跟布木布泰说是要见鲁清一,拿一些绘画方面的书籍。
布木布泰知道苏茉儿和鲁清一之间的情愫。这份情愫,让她想起了自己和多尔衮的感情,所以便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并让他们多聊聊,可以晚点回来。
“怎么?”布木布泰一脸惊讶。
太医行礼后,待要离开,皇后哲哲又说:“这件事不准透露半句风声,违者一个不留!”
“想不到淑妃是这么狠毒的一个女人。”布木布泰说着,脊背一阵发凉,接着又问:“九皇子没事吧?”
晴儿悄悄溜了进去,快速将一包东西倒入明珠拿来给福临吃的瓶子里。
“苏茉儿,这可怎么办?”布木布泰无计可施。
她的脸上露出了微笑,心想:“果然来了!”
苏茉儿快步跑到布木布泰身边,在她耳边耳语几句,布木布泰点了点头,一下子跑到皇太极面前,跪在地下说:“皇上赎罪,臣妾是刚刚有些昏厥。皇上的话,让臣妾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有不愿意之理?皇上和宸妃娘娘这么宠爱九皇子,是九皇子的福气,只是现在就给宸妃娘娘,臣妾觉得时机不好。宸妃娘娘刚刚失去八皇子,悲痛欲绝,时常精神恍惚,把九皇子当成八皇子。现在把九皇子给她,臣妾怕会刺激到宸妃娘娘,对她的身体更加不利,说不定还会加重病情呢。”布木布泰压抑住气愤,耐心地说。
“这件事?什么事?”布木布泰虽然知道苏茉儿说的是什么,但还是又问了一遍。
“我不能把福临给她,不能!她不能抢走我的福临。”布木布泰喃喃着。
“奴婢记住宸妃娘娘和明珠姑娘的话了。”奶妈不停地点头。
宸妃和奶妈说了一会儿话后,和明珠离开了。等到宸妃和明珠走远,苏茉儿悄悄走了出来,进了奶妈的房间。
苏茉儿重重点了点头。
“还有这些是给你吃的,也是明朝皇室吃的。”明珠又把一包东西给了奶妈,奶妈高高兴兴地收下了。
布木布泰又陷入到了焦躁和不安中,甚至希望有人来告诉她,宸妃疯了或死了。皇太极虽然答应等宸妃精神好了再说,但却已经开始控制布木布泰和福临的见面机会。说既然九皇子以后要和宸妃在一起,那布木布泰就应该减少见九皇子的机会,这样对布木布泰和九皇子都好。
太医在检查完奶妈的身体后,先是让人把她抬到另一房间,然后开了方子让去抓药,最后检查桌上的点心和那瓶粉末状的东西。
“好!要是有谁违背了皇上的旨意,皇99lib.net上皇后追究下来,你……”苏茉儿故意停下,瞟了奶妈一眼后,一字一句地说:“承担不起!”
太医连连答应,离开了房间。
突然,床上的福临哭了起来,奶妈站了起来,正要往床边走,头一阵晕眩,倒在了地上……
看着花园里繁花似锦,布木布泰想起了枝头上挂着的满目桃花,想起了去年制造和皇太极偶遇,直至怀上福临时的情景。
“不可能!不可能!”宸妃吓得脸色发青。
“心情好像很好,带来了很多东西给娘娘呢。”小丫头的脸上,溢满了笑意。
布木布泰一语不发,她的脑子在嗡嗡作响,身体也有些摇晃。
因为想着心事,苏茉儿走着走着,竟然走过了永福宫,走到了衍庆宫门口。
“爱妃呀,朕有了九皇子,心情好了,可我的宸妃,你的姐姐,却越来越憔悴了。宸妃很喜欢九皇子,所以朕想……”皇太极停了下来。
布木布泰看着苏茉儿,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知道吗?你现在就是我的支撑。如果没有你在我身边,我真不知道这么多年要怎么过下来。这么多年,很多事情都是有了你才解决的。”
“哦?”布木布泰加快了脚步,苏茉儿和小丫头紧紧跟在身后。
苏茉儿想了想,慢慢退出窗口,躲在了门口的一棵大树后面,然后抓起一块石头,朝右门口的方向扔去。
苏茉儿点点头,但却又皱了皱眉,这细微的动作被布木布泰看在眼里。
最终,苏茉儿决定处理完再和布木布泰说。
皇后哲哲看着惊慌的宸妃,没再说下去。她让明珠将宸妃带回关雎宫,然后说要去面见皇上。

1

“不……不用!”嫣儿不停地摇着手,但眼睛却看着那银簪子,因为它太漂亮了。
“娘娘,奴婢回来了。”苏茉儿说。
嫣儿低头想了想,咬了咬嘴唇,像是下定决心似的,抬头看着苏茉儿小声说:“我听到我们娘娘和院使大人说要给九皇子下毒!所以我……我吓得就跑出来了。”
苏茉儿一路上都在想着,这件事要不要告诉布木布泰。告诉了怕她担心,不告诉又怕自己的计划出什么意外。
“刚刚进来,叫你也没应。这是谁拿来的?这么多好吃的。”苏茉儿看着桌子上的点心,故意说。
“没什么……我要走了。”说着,嫣儿又看了一眼苏茉儿,转身犹犹豫豫地往前走,走走还停停,转头瞟一眼苏茉儿,接着又走。苏茉儿觉得嫣儿的眼神中有话,而且很可能和自己或永福宫有关。于是,她脑子一转,从头上拔下一枚布木布泰送给她的银簪子,叫了一声:“嫣儿,我倒忘了,我有事找你呢。”
“苏茉儿姐。”嫣儿终于叫了一声。
几天后的一个午后,苏茉儿在永福宫外的一棵树下,拿到了一张纸条,是嫣儿写的:“晴儿,戌时。”
“娘娘,您千万要镇定。古时的兵书上不也说了吗?‘小不忍则乱大谋!’在后宫,我们能做的就是静观其变。这件事情皇上皇后不会和您说的,您也就假装不知道。”苏茉儿说。
福临的降临让永福宫沉浸在了喜悦中。布木布泰有了“福临”这个小皇子,心绪也平静了很多。她不再介意皇太极会不会宠幸她,更不去想方设法讨好皇太极了。她每天的工作除了早晚去奶妈那里看望小皇子外,中午就和苏茉儿一起看书、绘画。午后则让苏茉儿陪着她在花园里散步、赏花。
“她只是精神受到打击,看到九皇子就想起了她的八皇子,慢慢会好的。”布木布泰有时安慰自己说。
“来,我给你戴在头上。”苏茉儿拿着银簪子,快速地给嫣儿戴上。
“真的吗?”布木布泰看着苏茉儿。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