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福临降临
目录
第三十四章 福临降临
上一页下一页
屋外的老太医,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的汗。
布木布泰从八皇子夭折那天起便没再出永福宫,因为她怀有身孕,所以连八皇子的葬礼都不用去参加。苏茉儿参加完回来说:“宸妃娘娘哭得死去活来的。”
苏茉儿慌忙站起来行礼。
“娘娘,用劲!用劲!快出来了!快出来了!”
“小皇子!真……真是小……小皇子!”皇后哲哲激动得嘴都开始哆嗦。
布木布泰起身,苏茉儿把她扶上床后,又嘱咐了一番王嬷嬷和九儿,这才出了永福宫。
“小皇子!是小皇子!”这句话从布木布泰的房间,传到了房间外宫女、太监们的耳边,又传到了皇上派来的侍从耳边,最后传到了皇上那里。
产婆的声音,再加上布木布泰疼得大叫的声音,在永福宫的上空盘旋,整个永福宫都沉浸在了紧张的氛围中。
“快生了?快快!”哲哲紧张得浑身发抖。侍女端来椅子放在她面前:“皇后娘娘,您坐……”身边的侍女还没说完话,便被哲哲瞪回去了。
“娘娘不用担心,一切都很正常,还要几个时辰呢。”
布木布泰端起一杯茶,轻轻喝了一口,脸上没有表情。
皇太极下了床,站在窗前。看着天色将明,他喃喃道:“我的八皇子刚走,就又来了九皇子,我们大清国的福运到了!”
“怎么?”老太医把眼睛转向了一边。
“和八皇子一样,应该不是巧合。”苏茉儿说着,转身走了。
“你去打听一下,是不是也是心脏病。”
“娘娘,还是躺下吧,皇上不会怪罪的。”苏茉儿说。
“娘娘,您……”苏茉儿没再说下去,因为她自己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只是把布木布泰的手握得更紧了。
“这个……这个微臣不知道。”老太医虽然竭力掩饰慌乱,但还是没能逃脱苏茉儿的眼睛。
“什么?庄妃生的是小皇子?”皇上从宸妃的床上一下子坐了起来。宸妃脸色灰白,将头蒙在了被子里,被子在微99lib•net微颤抖……

2

“你这是去哪里了?你们娘娘都快要生产了,你还到处乱跑?”皇后哲哲厉声道。
苏茉儿没有说话。让产婆现在就住进永福宫,直到布木布泰顺利生产,是她也想到了的事。近期事情太多,布木布泰的情绪很受影响,她不放心。

1

苏茉儿还是点头。她一直看着老太医,老太医被她看得有些发毛。
“他不会来的,我怎么倒忘了呢?他的心里只有宸妃,怎么会有我呢?”布木布泰轻轻地自语着。
苏茉儿看着疼得全身冒汗,脸色苍白的布木布泰,焦急不已,额头也渗出了汗。
苏茉儿刚要回答,她又说:“这事先放下,我们自己防着就行了。”
老太医一愣。
“皇后娘娘,皇上派人来了。”有侍女进来,悄悄对她说。
八皇子夭折了。那个不到一岁,生下来三个月后就是皇位的继承人,像他母亲一样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太子,突发心脏病死了。这对皇太极和宸妃海兰珠来说,绝对是天大的打击。
“庄妃娘娘快要临产了,你们要小心伺候着。”老太医又说。
“让他们都过来,在门口守着。这么大的事,怎么到处冷冷清清的?把灯烛都点上,点亮点。这后宫需要点喜庆事来冲冲!”皇后哲哲说。
苏茉儿已经看到了婴儿的性别,她大声叫道:“是小皇子!是小皇子!”
“扶我起来!”布木布泰说着,挣扎着要起来。
哲哲急得在座位上坐下、站起来;站起来,又坐下。
布木布泰抚了抚肚子,眼泪刷刷地流了下来。
布木布泰拒绝了。她知道,在后宫,千万不能太过张狂,不然会遭人嫉妒的。如若成为别人嫉恨的目标,就很可能会失去一切。
“憔悴了很多,皇上、皇后也好像老了很多。”苏藏书网茉儿又说。
“我知道的,这离生产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呢,现在叫来也没用,看着她晃来晃去,心里烦。”布木布泰说着话,手紧紧抓住苏茉儿的手,疼了,她就狠狠地掐一下苏茉儿。
布木布泰一直紧咬嘴唇在流泪,疼痛让她的眼泪、汗水和嘴唇流出的血汇在了一起。苏茉儿的手已经被布木布泰掐得流血了,皇后哲哲紧张得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房门外站着的老太医,额头也不断渗出了汗。
“皇后娘娘,您心疼臣妾,臣妾心领了。可是八皇子的事才过去几天,还是算了吧!再说还不知道臣妾怀的是格格还是小皇子……”
苏茉儿想让产婆也守在布木布泰的身边,但布木布泰却让产婆先回去睡觉。产婆刚刚还耷拉的眼睛,瞬间精神了,连连嘱咐了苏茉儿几句,出去了。
“哼!”布木布泰冷笑一声:“她心里应该很高兴。”
深夜的皇宫寂静异常,永福宫里却是灯火辉煌,宫女、太监们全都聚在布木布泰房间的周围,竖着耳朵,引颈长望,希望能听到婴儿的啼哭,更希望听到一句“是小皇子”。
还没等苏茉儿说话,布木布泰便说:“皇后娘娘,是臣妾让苏茉儿去太医院的。”
老太医一见她就问:“庄妃娘娘的身体还好吧?”
“恭喜皇后娘娘,恭喜庄妃娘娘!是小皇子!”产婆在大喘了一口气后,声色洪亮地说。
喃喃完,皇太极大喊一声:“来人啊,给九皇子赐名福临!”
皇后哲哲没再说什么,她瞥了苏茉儿一眼:“好生伺候着,你们娘娘有什么事,拿你们是问。”
苏茉儿点了点头。
老太医慌慌张张进来,给布木布泰把了把脉后,和产婆说了相同的话。
在后宫,妃嫔受宠,也就意味着这位受宠妃嫔身边的人受宠。而在美人如云的后宫,永远受宠的妃嫔屈指可数。但如果生下了小皇子,即使再不受宠,这位妃嫔也不用担心被打入冷宫。
“产婆呢?还有太www.99lib.net医,都到哪里去了?没叫吗?”她四下看着,看着布木布泰身边只有苏茉儿和另外两个小丫头后,大声吼道。
“怎么样了?”皇后哲哲跨进房里。
布木布泰疼得快要晕厥过去了,但产婆却表现得很镇定。她一边指挥着身边的侍女们拿这拿那,一边观察着布木布泰。
“娘娘,再使把劲,小皇子快出生了,小皇子马上就要出生了。”苏茉儿附在布木布泰的耳边,轻声说。
布木布泰有她的打算,现在的她,还没有到“攻”的时候,她现在只能是防御。八皇子的夭折,让皇后把“使命”的希望又寄托到了她的身上。这次过来,拿了很多补品,并问她要不要多配几个丫头。
“娘娘,不要停呀,使劲呀!使劲呀!”产婆还在叫着。
“娘娘觉得八皇子的……”苏茉儿不愿意说出“死”这个字。
“娘娘要生了。”产婆说了一句,开始手忙脚乱起来。
“皇后娘娘万福金安!”苏茉儿急忙行礼。
布木布泰的眼睛睁大了,她大叫一声:“对!小皇子就要出生了!小皇子就要出生了!”她一只手紧紧攥起,另一只手死命掐苏茉儿的胳膊,然后深吸一口气,猛地一使劲。
自家的娘娘母凭子贵,身边的下人们也就能“水涨船高”了。所以永福宫的大大小小下人,都提着一颗心,紧张地盯着布木布泰生产的寝宫。
苏茉儿快步向永福宫赶去,她的心里一直牵挂着布木布泰。刚到永福宫门口,苏茉儿便看到了清宁宫的人。
皇后哲哲丝毫没有犹豫便答应了。等到哲哲离开后,布木布泰问:“一定没问出结果吧?”
“什么?什么?”皇后哲哲快步来到床前。
床上正有些泄气的布木布泰,好像听到了这句话。她停止了大叫,偏着头朝门口看着。苏茉儿的鼻子一酸。
宸妃整日哭哭啼啼,完全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皇上也是精神萎靡,根本无心上朝理事。整个皇宫陷入到了悲伤之中,后宫更
藏书网
是死气沉沉,没人敢多说一句话,甚至连走路都轻声轻脚,不敢大声。
“去年那木钟贵妃所生的小皇子,也是因为心脏病吗?”苏茉儿问。
“我想应该有关系。那木钟那三个月大的皇子,不也是生病死的吗?”布木布泰说完,突然看着苏茉儿。
布木布泰一言不发。
关雎宫宸妃的伤心和痛苦她不能不管,但最令她牵挂的,却是永福宫的庄妃。原本被她忽视的庄妃,又给她带来了希望。
苏茉儿一边答应,一边说:“皇后娘娘,娘娘快要临产了,现在产婆住进永福宫会好点。”
“皇后娘娘,产婆和太医都到了,说娘娘还要几个时辰,正在隔壁房间等着呢。”苏茉儿忙说。
布木布泰笑笑,重新躺好。
“她还和以前一样,冷冰冰的,掉了几滴眼泪。”
苏茉儿放下心来。她让九儿带老太医去隔壁的房间等着,自己小声嘀咕:“这王嬷嬷有没有把娘娘要生产的消息禀告皇上和皇后?怎么外面没有一点动静?”
一年多来,哲哲的心情经历着一下天上,一下地下的反差。最受皇太极宠爱的宸妃生下了小皇子,并被皇上立为太子,这让哲哲激动异常。然而,还不到一岁的小太子却夭折了,这让她原本激动的心情,又掉到了冷水中。她开始感到害怕,如果她们姑侄三人都未能给皇太极产下一子,那么,自己这个皇后的位置还能坐得住吗?即使坐得住,那科尔沁人的使命还能完成吗?
苏茉儿在心里为布木布泰叫屈。
“快了吗?产婆到了没有?怎么都傻站着?这宫里怎么冷冷清清的?”门外传来的是皇后哲哲的声音,苏茉儿和布木布泰同时露出了失望的表情。布木布泰更是凄然一笑,紧紧地闭上了眼睛。

3

苏茉儿知道,布木布泰是想让她继续说下去。
“好好服侍庄妃娘娘,早早把产婆联系好。”老太医在苏茉儿背后说。
“啊!啊!”布www.99lib.net木布泰那撕心裂肺的叫声,还在继续着。疼痛让她快要昏死过去了,甚至已经放弃了用劲。
苏茉儿点了点头说:“娘娘还是躺着休息一会儿吧,什么都别想,好好养身子。”
“没事的,生孩子就是这样。”布木布泰忍着疼痛,笑了一下说。
刚要进布木布泰的房间,皇后哲哲就出来了。
“还是让产婆进来吧。”苏茉儿说完,叫九儿去叫产婆,又被布木布泰拦住了。
苏茉儿把她贴在脸上的头发往后捋了捋,又用热毛巾给她擦了擦脸。
产婆住进永福宫的第三天深夜,布木布泰便出现了阵痛。一直守在她身边的苏茉儿,一边叫九儿去太医院叫老太医,一边叫来了产婆。产婆匆匆忙忙进来,检查了一番后,捂着嘴打了个哈欠说:“还得一阵子呢,阵痛刚刚开始。”
正在这里,她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皇上来了?”苏茉儿心里一喜,小声对布木布泰说。布木布泰一笑:“快把头发给我整整好。”
“那木钟贵妃哭得也很伤心,不过我觉得未必是在哭八皇子。还有那个巴特马·璪淑妃……”苏茉儿停了下来,看了布木布泰一眼。布木布泰换了个姿势坐着,朝苏茉儿点了点头。
苏茉儿先是去了麟趾宫,想找那个善良的嫣儿打听,谁知嫣儿不在,而且说是派去衍庆宫好几个月了。苏茉儿便又去了太医院。
“哇!哇!哇!”一声清脆的婴儿啼哭声,从产婆的手里传了出来。
“怎么样?怎么样了?”皇后哲哲的额头也冒出了汗。
宸妃生产的那天,整个后宫都沸腾了,皇上皇后更是早早就到关雎宫等着,可布木布泰生产的时候,门外却是静悄悄的。
“难道皇后娘娘来了?”苏茉儿这么一想,快速跑了进去。
虽然已经生过三个格格,但这次的布木布泰,还是非常紧张和害怕。这紧张和害怕,除了生产本身外,还有对生的是皇子还是格格的担心。
“对!是小皇子!恭喜皇上!贺喜皇上!”外面的人又说。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