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八皇子夭折
目录
第三十三章 八皇子夭折
上一页下一页
“听说八皇子心脏病犯了。”王嬷嬷说。
“哦,这样呀,你朝那边走,拐过去就能看到大门了。”嫣儿给苏茉儿指路道。

2

“心脏病?八皇子有心脏病吗?”布木布泰的心跳得更厉害了。
嫣儿点点头,朝她笑了笑,没说话。
明珠答应一声,朝苏茉儿得意地一笑:“我要陪我们家娘娘去看小太子了。不送了。对了,我家小太子可真是聪明又可爱,皇上呀,喜欢得不得了。”
布木布泰又抚住了胸口。
“既然你去问老太医,老太医都说不是,那皇上会相信我们吗?不仅不会相信,甚至可能还会说我们在扰乱后宫,而且很可能会惊动巴特马·璪向我们下手。现在在后宫,我的境况你知道,不能保证皇上皇后相信我们。在后宫,我们能做的就是自保,就像老太医们一样,只防,不说!”
小宫女抬头一看是苏茉儿,连忙说:“是苏茉儿姐姐,我绣得不好,明珠姐和你绣的才漂亮呢!”
“哦?见红,那可真够吓人的!”苏茉儿假装害怕地说。
“你等着。”明珠从苏茉儿手里接过头饰,转身进去了,等到从里面出来,手里已经多了几样头饰。
苏茉儿也觉得是这样,但心里却很不舒服。
“唉,”老太医叹了口气,慢慢说:“怀孕期间很容易出事,对什么都敏感,所以这都是巧合,巧合。你这么细心地照顾你家娘娘,你家娘娘会平安地生下孩子的。”
“赶快丢掉,赶快丢掉!”布木布泰额头的汗都出来了。
苏茉儿没有急着出关雎宫。她四下看着,看到一个小宫女拿着针线坐在太阳下面绣着什么,便走了过去。
“老太医让宸妃娘娘换了个房间。”小宫女说完,又四下看看:“还真怪呢,换了房间就没见过红了,直到小皇子生下来,我们才长松一口气。”小宫女的话语里还是有些心有余悸。
苏茉儿以庄妃送三大妃子精美头饰为由,去了关雎宫、麟趾宫和衍庆宫。
苏茉儿也轻轻叹了口气。她知道,布木布泰指的并不仅仅是科尔沁草原环境的美,更是指科尔沁草原上人的简单和单纯。如果那香包真是置几名妃子见红或流产的罪魁祸首,那么,巴特马·璪淑妃也九*九*藏*书*网太可怕了。
明珠转过身,瞪了她一眼。
苏茉儿正欲辩解,只听里面的宸妃说:“明珠,你在那里说什么呢?快进来,给本宫找件披风,我们去看看小太子!”
“早没有啦!再说放香包的房间,不是现在娘娘住的房间。原来的房间,好像沾上了不干净的东西,娘娘老是见红,身体也越发不好,所以就搬到现在的房间住了。”小宫女说。
“你……”嫣儿没想到十多分钟了,苏茉儿还在麟趾宫,有些吃惊。
苏茉儿从关雎宫出来后又去了麟趾宫,麟趾宫的那木钟对苏茉儿送去的头饰表现得极其冷淡。
“奴婢不知道您和宸妃、贵妃娘娘见红是不是和这香包有关,但相同的却是在拿到香包时,都处在怀孕中,而且也都见红了。所以奴婢觉得为了您的安全,还是把那香包丢掉吧。”苏茉儿说。
“娘娘,怎么了?不舒服吗?”苏茉儿忙问。
“刚才去宸妃娘娘那里,倒没闻到那香味。”苏茉儿故意叹口气,好像很遗憾似的。
“我们能做的就是保护好自己,保护好我肚子里的胎儿,祈求我怀的是个小皇子。”
“娘娘,快下雨了,我们回去吧!”苏茉儿说。
苏茉儿点了点头:“不过不知道是格格还是小皇子。”
“哦,对了,听明珠说,淑妃娘娘专送怀孕的妃子香包,也曾送过宸妃娘娘,你闻到过吗?”苏茉儿说着,故意装出羡慕的表情说。
“是呀,以后谁送的东西我都不用,坚决不用,即使是宸妃送的、皇后娘娘送的,都不能用。我们只能相信自己,谁也不能信。”布木布泰苦笑了一下。
“不是?那就奇怪了,怎么会那么巧呢?”苏茉儿把宸妃和那木钟贵妃见红流产的事都说了。
“贵妃娘娘也给你家娘娘香袋了?”苏茉儿问。
布木布泰转头看着苏茉儿,好一会儿说:“如果放在以前,我一定会去告诉她,而且第一时间告诉她。不过,现在我不会!如今在后宫,我和她已经不是姐妹,是……敌人了。”
嫣儿不是那木钟带过来的侍女,对那木钟也不是特别亲,苏茉儿看她对自己笑,便决定向她打听一些事情。
布木布泰冷笑了一声,眼睛直直地看着前方。
“那香包呢?”
九_九_藏_书_网茉儿没再追问什么。她知道在后宫,很多事情是不能说的,更不用说,因为太医院的院使是巴特马·璪淑妃的舅舅,老太医不可能不避讳。
苏茉儿气得双手发颤,但还是忍住了,她朝里面说:“谢谢宸妃娘娘。”
苏茉儿轻叹一口气,慢慢退出关雎宫。她想,如果布木布泰昨晚的见红就是香包引起的话,宸妃怀小皇子时,有没有见过红呢?
嫣儿说完,脸沉了下去,小声说:“可是我家小皇子出生还不到三个月就……就没了。”
“出什么事了?这么火急火燎的?”布木布泰喝了一口水,想平复一下心情。
嫣儿接过头饰,冲苏茉儿笑了笑。
布木布泰点了点头。苏茉儿叮嘱了九儿和王嬷嬷几句,这才离开永福宫。
苏茉儿笑笑,拿过小宫女手里的绣针和坎肩说:“这样用针会更好一些。”
“谢谢!你叫嫣儿吧,你真好。”苏茉儿由衷地说。在后宫,能遇到这么单纯善良的女孩,已经很少见了。
“哦?都是什么时候给的?”苏茉儿紧张地问。
“我听说她们当时都拿着巴特马·璪淑妃娘娘给的香包,怎么可能这么巧?”苏茉儿说。
“我走错路了,走到那边去了。”苏茉儿指了指和门口相反的方向说。
“听说有,不过没想到这么严重。”王嬷嬷说。
“谢谢!”苏茉儿说完,叹口气说:“唉,这一耽误,又误了去衍庆宫了,娘娘一定会骂我的。”
布木布泰觉得一阵心慌,她如今一听到急促的脚步声,心里就发慌。她按住了胸口。
关雎宫的明珠知道来意后,嘴一撇,不屑地说:“我家娘娘的头饰多得用都用不完,都是皇上赏的。我看你还是留给你家娘娘用吧!”
“这是我家娘娘说的。我家娘娘说要在心里一直说小皇子、小皇子,而且一定要诚心,这样就一定能生下小皇子。不能老想格格、格格的。”嫣儿认真地说。
苏茉儿抑制住自己的怒火,赔着笑说:“这是我家娘娘的一点心意,万望宸妃娘娘收下。”
苏茉儿突然觉得一种悲凉。
嫣儿同情地看着她。
明珠还要说什么,只听里屋传来宸妃那软绵绵的声音:“既然拿来了就收下吧,把本宫那不用的拿出来,让她给她家娘娘带些去,反正放这里也是99lib•net放着,本宫都不用的。虽说是不用的,可也比她那些珍贵。”
苏茉儿点了点头。
“没事,就是心有些发慌。”布木布泰说。
“我出去看看吧。”苏茉儿说。她从布木布泰那一闪而过的复杂表情中,仿佛也读出了点什么。
嫣儿点了点头。
苏茉儿赔着笑又说:“宸妃娘娘的寝宫还真香呢,是淑妃娘娘给的香包吧!”
“闻到过,宸妃娘娘很喜欢,就放在房间,整个房间都是香的,连门外都能闻到呢。”小宫女说。
苏茉儿还没说完,便看到布木布泰在不停地摆手,连声说:“不用,不用!”
“真的,我家娘娘原来怀孕就没有一直想小皇子,所以生下了格格。以后她就不停地想小皇子,最后真的生了个小皇子。如果我家小皇子没有早早……”嫣儿看了眼苏茉儿,声音更小了:“可能和宸妃娘娘一样受宠呢。”
小宫女点了点头。
苏茉儿点了点头。
“就是就是,我家宸妃娘娘没生的时候,我们也是,整夜整夜不敢睡觉。就这么小心服侍着,娘娘还见红了。”小宫女的声音小了下来。
“知道我为什么不想把这件事告诉皇上吗?”布木布泰突然说。
苏茉儿假装疑惑地说:“为什么淑妃娘娘只送给怀孕的妃子?”
坐在花园里,看着各种花朵竞相开放,布木布泰突然叹了口气。
小宫女连连点头。
“娘娘一定要多保重身体。以后后宫任何人送的东西,娘娘都不能用。”
两个人都没再说话,慢慢走回永福宫。布木布泰坐下,刚刚端起九儿倒的茶水,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布木布泰看了她一眼,继续说:“再说了,巴特马·璪的舅舅是院使,掌管太医院,他外甥女做出的香包,能让我们一般人找出证据?也许正是这个原因,所以老太医才说不是的。”
“给你家娘娘拿去吧。”明珠把那些头饰往她手里一塞,扭头就要进去。
“别说香包了,原来房间的东西都没拿,怕不吉利,皇上最后又赏了很多东西。现在娘娘房间的东西,都是新的。”小宫女啧啧着说。
说着,她开始帮小宫女绣起来,边绣还告诉小宫女绣的时候要注意些什么。小宫女高兴地围在她身边叽叽喳喳,亲热至极,还问庄妃是不是快要生了。苏茉http://www•99lib•net儿觉得时机到了,便叹了口气说:“唉!这娘娘怀孕呀,我们这些做下人的,都提着一条心呢,直到孩子出生才能放下心来!”
“头饰啊,本宫有很多呢。嫣儿,接着吧。”她冷冷地对贴身侍女说。
一路上,她看到了行色匆匆的丫环和宫女,快到关雎宫时,她还看到了皇上的侍卫。在她继续往前走,准备找个人问问时,突然听到关雎宫里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
苏茉儿咯咯咯地笑了。
“快,扶我到床上去!”她说。
“那我带你过去吧,免得你又走错路了。”嫣儿说着,给苏茉儿带路。
“绣得不错。”苏茉儿说。
苏茉儿想问为什么“不用”,但最终没问。这么多年,她养成了一个习惯,布木布泰不说的,她都不会追问。
“你家娘娘一定很伤心吧。”苏茉儿说。
苏茉儿拿着包裹了几遍的香包,将它埋在了一棵树下,埋得很深。苏茉儿回去后,布木布泰又焦躁不安地说她要洗澡、换衣服。直到觉得完全没有那香味了,这才放下心来,让苏茉儿陪她去花园坐坐。
“伤心死了,小皇子那么可爱。”嫣儿说完,又看着苏茉儿说:“你家娘娘也快生小皇子了吧?”
苏茉儿点了点头。
两个人就那么慢慢地走着、聊着,走到了门口。和嫣儿告别后,苏茉儿并没有直接回永福宫,而是去找老太医。不过当她问老太医,布木布泰的见红是不是和香包有关时,老太医沉默了好一会儿,又摇了摇头。
苏茉儿从太医院回去后,把自己了解的情况告诉了布木布泰。
“那让你家娘娘再去问淑妃娘娘要好了!淑妃娘娘聪明着呢,只送给怀孕的妃子,不怀孕的她还不舍得送呢。你家娘娘现在怀着孕,她一定会愿意送的。”明珠冷笑一声,停了一下又说:“不过我家娘娘也不稀罕她送。”
“我们科尔沁草原要比这里美很多。”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甚至还带着点小小的兴奋。
“要说小皇子的,不能说格格。”嫣儿神秘地说。

3

“需不需要提醒一下宸妃娘娘?”苏茉儿突然又说。
苏茉儿知道她指的是什么事,看着她。
“我去衍庆宫,还想帮我家娘娘向贵九九藏书网妃娘娘讨个香袋呢,不知道能不能讨来。”苏茉儿又说。
“要不要告诉皇上和其他……”

1

“这你都不知道?还真够笨的。怪不得你家娘娘不被皇上宠幸呢!在后宫呀,谁不愿意巴结怀孕的妃子?就像我家娘娘,生下了个小太子,谁不想巴结?”明珠说完,看了看苏茉儿说:“不过你家庄妃娘娘倒是例外。宸妃娘娘生下小太子这么久了,你家娘娘也只来了两次。”
“哦,明珠姐,不知道淑妃娘娘给的香包能香多久?我家娘娘很喜欢那香味,想着怎么能让香味再保持久一点。”
“淑妃娘娘给的那香包,早就不香了。这是桃花香,连桃花香都闻不出来?”
“皇上大典的时候,皇上皇后、嫔妃们的衣服,上面都有你绣的。”小宫女说着,脸上露出羡慕的表情。
一阵冷风吹来,刚刚还蔚蓝的天空,突然被一团乌云遮住,天阴了下来。
嫣儿想了想:“一个是……三年前,什么时候忘了,不过记得我家娘娘那时候还怀着身子呢!还有一次是去年,对,好像是去年。”嫣儿说完,突然又说:“去年的六月份,我家娘娘也怀着小皇子的。”
“给过我家娘娘两个呢!”
“哦?香袋?你家娘娘也喜欢?淑妃娘娘做的香袋是很漂亮,香味也好闻,我家娘娘也喜欢!”嫣儿说。
明珠说完,得意地冲苏茉儿一仰头,小跑着进去了。
苏茉儿心里有数了,以自己还要忙其他事为由,把坎肩和绣针交给了小宫女,匆匆走了。
“哦?为什么?”苏茉儿有些不解。
从那木钟的房间出来后,苏茉儿没有走多远,她想等嫣儿出来。差不多过了十多分钟,嫣儿才从那木钟的房间出来,苏茉儿假装走错路,和嫣儿迎面遇上了。
布木布泰站起来,在苏茉儿的搀扶下,慢慢向永福宫走去。
“可不是,吓死我们了,而且还见了好几次红呢。”小宫女附在苏茉儿的耳边又说。
“最后是怎么好的?”苏茉儿又问。
正在此时,王嬷嬷蹿了进来,小声说:“娘娘,娘娘!出事了,出大事了!”
“你见过我绣的?”苏茉儿问。
“敌人”两个字,布木布泰说的时候,用了很大的力气。
“真有这事?”布木布泰大惊。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