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香包里的阴谋
目录
第三十二章 香包里的阴谋
上一页下一页
布木布泰摇摇头。
布木布泰气得拿眼瞪她,刚想说话,那木钟又一把握住了布木布泰的手:“妹妹,姐姐和你说笑呢,可别生姐姐的气啊。好了,妹妹好生养着身子吧。姐姐走了,有时间再来看妹妹。”
“我……找老太医。”苏茉儿的声音有些颤抖。
“贵妃娘娘来做什么?”苏茉儿说。
“最近皇上有没有来妹妹这里?”
“鲁大人好。”苏茉儿不敢看鲁清一,一直低着头,轻声说。
苏茉儿睁大眼睛看着鲁清一。鲁清一叹口气说:“你们在后宫生活,一定要多加注意。不去害人,但也不能不防别人害你们。”
那木钟绕了一大圈后,终于回归主题。
那木钟说完,撇了撇嘴,端起茶轻轻啜了一口,慢慢地说:“想必皇上那么宠着宸妃,妹妹也是会被宠幸的啊!”
在和明珠擦肩而过时,明珠突然吸了吸鼻子。
“好吧。”布木布泰说着,又把香包凑到鼻间,深深地吸了吸,这才依依不舍地交给了苏茉儿。
“是淑妃娘娘给我家娘娘的。”苏茉儿说。
“你身上怎么有这么奇怪的香味?”老太医说。
巴特马·璪淑妃说完,又瞟了布木布泰一眼,一边的嘴角扯了一下。
“真香啊!是淑妃娘娘给的吧?”明珠说。
老太医没再说话,匆匆往前走。走到永福宫,快要进去时,老太医停下来看着苏茉儿说:“香气太浓对娘娘的身体没好处,那东西还是收起来吧。”
“香包!”鲁清一皱了下眉。
“哦?怀孕不能闻香?怎么会呢?”布木布泰皱了皱眉,想了想说:“对,我记得好像说檀香不能闻。这不是檀香,应该没有问题吧。”
“妹妹,”巴特巴·璪淑妃用热切的眼神看着布木布泰:“帮帮姐姐!姐姐也想和你一样,能有皇上的血脉,不管是皇子还是格格。”巴特马说完,一边的眼角已经有泪水流下来了。
“会不会等你再给我时,香味就淡了呢?”布木布泰又说。
那木钟贵妃和巴特马·璪淑妃和布木布泰一样,都希望能生下皇子,这样即使自己的皇子继承不了皇位,至少也能母凭子贵。
“娘娘,现在是关键时期,一定要十分小心才是。先放在奴婢那里吧。就两天,等奴婢了解清楚了,对娘娘身子没影响了再给您。”苏茉儿闻着那股浓烈的香味,心里越发地不安和着急起来。
“是嫌不好吗?也许姐姐送您的不如皇后和宸妃的好,不过也是姐姐的一片心意呀。”那木钟脸上仍然带着笑,但那笑容却让布木布泰觉得很不舒服。
苏茉儿99lib•net摇了摇头。
在衍庆宫的巴特马·璪淑妃和麟趾宫的那木钟贵妃来过永福宫后的第二天,巴特马·璪便命身边的丫头晴儿给布木布泰送来了一个设计精美的香袋。
布木布泰的话还没说完,便被那木钟的频频摇头打断了。“现在皇上哪里还记得我这个人?”
苏茉儿没理她,也没停步,径直朝永福宫走去。
老太医的表情很严肃,而且有些意味深长。苏茉儿停下,让老太医进去。她在外面停了一分钟后,随即快步跑回自己的房间。她拿出香包,用布料里三层、外三层地裹住,放进了一个盒子里,然后埋在被子下面。接着又把全身的衣服换了,直到闻不到一点香味,这才走进布木布泰的房间。
“是呀,都以为我沾了宸妃、皇后的光,可她们又有谁知道我的凄苦?”
苏茉儿觉得老太医好像在逃避什么,便又说:“是呀,听说淑妃娘娘也给宸妃娘娘做了。”
“妹妹,姐姐我来宫里这么长时间了,却没能为皇上留下一儿半女。”巴特马·璪淑妃说着说着,眼眶湿润了。
“太医怎么说?”苏茉儿问王嬷嬷。
“哼!还不是和淑妃一样?”布木布泰冷笑着说完,又道:“她一定会像巴特马·璪淑妃一样失望而归的。”
“我去……”苏茉儿抬头看了鲁清一一眼,马上又慌乱地低下头。
“太医说没事,还说幸好发现得早!”王嬷嬷说。
皇太极对海兰珠及八皇子的宠溺,让后宫的其他妃嫔恐慌不安。麟趾宫的那木钟贵妃和衍庆宫的淑妃巴特马·璪曾很多次来到永福宫,一边发泄心中的焦虑和不满,一边想从布木布泰的只言片语中,得到如何让皇上临幸的诀窍。
“那太好了!我们一起走走吧!”鲁清一说。

2

“那替我谢谢你家娘娘,也替我带点东西给你家娘娘吧。”布木布泰高兴地让苏茉儿拿出两件首饰,交给晴儿,让她带回去给巴特马·璪。
“怎么了?”苏茉儿看出了鲁清一表情的变化。
苏茉儿没理她。
“哦。”苏茉儿一笑。
淑妃给宸妃和庄妃了香包,那有没有给那木钟贵妃呢?想到那木钟贵妃,苏茉儿一下子想起了那木钟在怀孕四个多月时意外流产的孩子,还有生下来几个月就夭折的小皇子。
王嬷嬷点了点头。
布木布泰苦笑了一下。
布木布泰长松一口气,转而冷笑道:“哼!她以为我比她强?她以为我那受宠的姐姐和高贵的姑姑会帮我九*九*藏*书*网?”
然而,皇太极好像忘记了还有其他妃嫔一样,脑子里只有关雎宫的海兰珠。
苏茉儿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布木布泰,脑子里一直想着那香包的事。
布木布泰想顶她几句,但却没说什么,因为她能体会到巴特马·璪淑妃的心情。身居后宫的她们,没有什么比受到皇上冷落更令她们感到凄惶的了。
苏茉儿一路上都在狂奔。离产期还有一个多月呢,怎么会出血?苏茉儿的心开始狂跳。
“是的呢,这是我家娘娘亲手做的。我家娘娘说庄妃娘娘喜欢香袋,所以就做了。”晴儿说。
“什么?”苏茉儿的脸红得更厉害了。
“哼!”明珠冷笑一声,接着说:“这个淑妃娘娘,竟然说那香包只给宸妃娘娘一个人做了,应该是怀孕的妃子每个都有吧。”
鲁清一刚说完,就觉得这话有问题,马上解释道:“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有一种很奇怪的香味。”
“没有,听说老太医出宫了。”苏茉儿又说。
“哦。”鲁清一说完,两个人都没再说话,傻傻地站着。
布木布泰的预产期还有一些时间,但苏茉儿和王嬷嬷及其他丫头却是一刻都不敢松懈,布木布泰更是紧张异常。
正要再说话,看见前面走来一个熟悉的身影,是明珠。苏茉儿一阵紧张,和鲁清一说了声“我先走了。”快步朝前走去。
王嬷嬷和九儿已经很困了,听了这话,高高兴兴地回房睡觉去了。
“太香了!淑妃还真知我的心意呢,这是我最喜欢的香味。”布木布泰说。
两个人朝着无人的地方走去,虽然没有说话,却也能感知到对方想说的话。一段路走下来,快到永福宫时,苏茉儿抬头看着鲁清一。
布木布泰一看,是一些金银首饰。
“娘娘,这香包还是奴婢先给您收起来吧。让奴婢打听一下,奴婢听说怀孕时,有些香味是不能闻的。”苏茉儿说。
走在路上,苏茉儿还在问香包娘娘能不能戴。老太医突然问:“是淑妃娘娘给的吧?”
当她进去时,老太医已经走了,只有王嬷嬷在。
苏茉儿大睁眼睛:“您怎么知道?”
“九儿去熬药了?”苏茉儿又问。
“这气味太奇怪了,庄妃娘娘快临产了吧!这香包从哪里来的?”他问。
苏茉儿没再问下去。她想,老太医一定在隐瞒着什么,一定有什么不能直言的事情。
那木钟刚刚的笑脸慢慢在消失,不过等笑容完全消失,很快又堆上了:“妹妹这是讲笑话了,皇上哪里宠幸我了?皇上宠幸的呀……”那木钟停下了藏书网,深深看了布木布泰一眼:“皇上宠幸的是你那亲姐姐宸妃呀。”
老太医没说话,转身去了房间,等了一会儿出来后,冲苏茉儿说:“走吧!”
从巴特马·璪淑妃上次来的表现来看,怎么会好心为布木布泰做香包呢?而且还专门派人送过来。
苏茉儿没敢耽误。她将香包揣进怀里,匆匆去找一直给布木布泰医病的老太医。但老太医出去了,苏茉儿想去找其他太医,但又不是很放心。
“妹妹可千万别说没有。如果没有,妹妹怎么会有身孕的呢?这可不能乱说的。”那木钟阴阳怪气地小声说完,捂着嘴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苏茉儿心事重重地转回永福宫,在路上,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叫:“苏茉儿!”
“娘娘!淑妃娘娘有句话还是说对了。您一定要好好保养身子,您这怀的可是皇上的血脉。”苏茉儿听到了巴特马·璪淑妃的话,劝布木布泰说。
“发现得早?是什么原因说了吗?”苏茉儿又问。
“看到妹妹挺着大肚子,姐姐我好生羡慕。如果姐姐那两个……”那木钟的眼圈一红,随即又笑道:“妹妹,我也在想着,什么时候也能像你这样,再为我们皇上留下个血脉就知足了。”
“妹妹,姐姐觉得这些首饰呀,只有你用最合适。”那木钟说着,拿起一个水色上乘的玉镯,拼命往布木布泰的手上戴。
布木布泰决定先发制人。
“没有?不会吧!”那木钟不相信地看着她。
“这会不会也和香包有关呢?”苏茉儿这么想着,决定天亮后就去打听打听。
“谢谢你!”苏茉儿感激地看着鲁清一。
那木钟性格开朗,在海兰珠没嫁过来以前,皇太极最喜欢的就是她了。而且她虽然现在和皇太极只有一个格格,但却也是怀过三个孩子的。只是两个孩子中,一个还未出生便胎死腹中,另一个生下来不久便夭折了,而且夭折的还是个皇子。
布木布泰笑笑。
“娘娘,您也别生气。她们这是嫉妒。”苏茉儿说完“嫉妒”两个字后,猛地想起在科尔沁草原时,明珠和她说的话。
那木钟说着,一扭一扭地走了,布木布泰气得牙根痒痒。
“唉,”巴特马·璪抽回自己的手,慢慢说:“还是妹妹有福气,有个深受皇上宠爱的姐姐,还有个皇后姑姑。姐姐我可惨了,没有人帮,只等着孤独终老了。这后宫呀,真是你们姑侄三人的天下。”
“啊?”苏茉儿飞奔向布木布泰的房间。
苏茉儿睡到半夜,被一阵敲门声惊醒,她一骨碌爬了起来,冲过去打开了房门。
布木布99lib.net泰没有说话。
“姐姐会的,等到姐姐……”
“姐姐,还是您戴吧,姐姐戴上最漂亮。”

1

自从上次明珠在皇后娘娘那里诬陷她而使她挨打后,再见明珠时,她们便像不认识似的了。
“娘娘,千万不能出事!千万不能!”苏茉儿这么一路念叨着,到了太医院。在把老太医叫醒,说明情况,准备去永福宫时,老太医突然看着苏茉儿。

4

“你喜欢就好,这个也送给你吧!”鲁清一说着,从怀里掏出了一只盒子,递给苏茉儿。
“哦!”苏茉儿掏出香包,递给老太医。
“你现在急着回去吗?”鲁清一突然问。
“真是你呀!”
“我去看看。”苏茉儿还没走出门,就见九儿端着药过来了。
“是个香包。”苏茉儿说。
“苏茉儿姐姐,快,快!娘娘见红了!”九儿带着哭腔说。
苏茉儿却隐隐有种不安。
布木布泰太喜欢这香包了,还是紧紧攥住不放。
“我快到了!谢谢你上次送给我的画册,你画得真好,还有……”她没说出“我的画像”那几个字。

3

苏茉儿心里乐开了花,轻轻点了点头。
鲁清一跑到了苏茉儿面前,惊喜地说。
“你好吗?你这是去干什么?”鲁清一问。
布木布泰躺在床上,床边坐着王嬷嬷。
“妹妹!”那木钟像巴特马·璪一样,一下子握住了布木布泰的手。
“妹妹,刚来宫里,姐姐我最喜欢的就是妹妹你了。”那木钟说完,唤了一声她带来的侍女:“把送给庄妃娘娘的东西呈上来。”
“找到了吗?”鲁清一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温和。苏茉儿虽然低着头,但却也能感受到鲁清一那双令她心颤的眼神。
“那就谢谢姐姐了。”布木布泰说。
布木布泰直往后缩。
“回去再看!”鲁清一说完,转身刚要走,突然又说:“你身上是什么香味?”
鲁清一一皱眉,好一会儿才说:“最好不要让她接触这种奇怪的气味。”
那木钟和皇太极曾有一个格格、一个皇子,但皇子却早早夭折了;巴特马·璪淑妃连格格都没有为皇太极生一个。看着怀孕的布木布泰,那木钟贵妃和巴特马·璪淑妃羡慕不已。她们甚至觉得皇太极之所以临幸布木布泰,就是因为布木布泰是宸妃海兰珠的妹妹、皇后哲哲的侄女的原因。
“啊,太漂亮了,这气九九藏书网味还真好闻呢!”布木布泰吸吸鼻子说。
“姐姐,哪里话,姐姐的心意妹妹领了,只是妹妹也不常戴这些首饰。”布木布泰虽然这么说,但手却不好再强硬挣脱,只好任她给戴上。
“不戴放着也好呀,这种东西又放不坏。”那木钟说着,托起了戴着手镯的布木布泰的手腕,称赞道:“看看,真是漂亮!这镯子呀,就是衬托妹妹你的。”
“怀的是皇子还是格格?”布木布泰问了太医很多遍。但有的太医说是皇子,又有太医说是格格。布木布泰也一直沉浸在忐忑中,无法自拔。
“妹妹,您可要好心养着身子,千万别出什么意外。姐姐我走了!”说完,在侍女的陪同下离开了。
“唉!”布木布泰叹了口气,轻轻说:“姐姐有所不知,皇上已经很久没来永福宫了,妹妹我也很久没见到皇上了。”
“皇上的国事要忙,而且后宫妃嫔众多,哪里想得起来到我这里来?皇上这么宠幸姐姐,想必经常去姐姐那里吧。”
布木布泰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是拉着她的手说:“姐姐,您也别想太多。”
布木布泰没有说错,那木钟刚刚见到布木布泰,便“妹妹、妹妹”地亲热地叫起来,拉着她的手不放。
苏茉儿接过药,服侍布木布泰喝下后又对王嬷嬷和九儿说:“你们回去休息吧,我在这儿就行了。”
“今天本来就想问您,这香包对娘娘的身体……”
王嬷嬷想了想说:“也没说什么原因,就说可能是受到了什么刺激,还说喝点他带来的药就好了。”
“不会的,奴婢会好好保存的。娘娘先坐着,奴婢吩咐厨房给娘娘做点您爱吃的。”苏茉儿说着,拿着香包疾速离开了布木布泰的房间。
那木钟冲布木布泰妩媚地一笑:“咱们姐妹之间就不说这些客气话了。姐姐我从一来宫里,就把你当亲妹妹一样看待呢。”
老太医先是一愣,接着说:“微臣早听说淑妃娘娘会做香包。咱们快走吧!”
巴特马·璪淑妃的眼神中流露出了失望和不满,握着布木布泰的手也松了下来。
“你们先照看娘娘,我马上去找太医。”苏茉儿说完,跑出了房间。
布木布泰的话音刚落,就听到有人禀告,说那木钟贵妃来了。
“苏茉儿,娘娘有少量出血,娘娘说没事,可我不放心,我……”
那声音让她一怔,心也开始咚咚乱跳。她没有往前走,但也没有回头,只是那么怔怔地站着,呆若木鸡。那是她无数个夜晚,深深思念的鲁清一的声音。
等到衍庆宫的晴儿走了,布木布泰又拿起香袋,贪婪地闻着。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