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金枝玉孽
目录
第三十一章 金枝玉孽
上一页下一页
布木布泰的脸上也带着笑,但那笑却非常僵硬。
“知道吗?”明珠看着苏茉儿,似笑非笑地说:“还在科尔沁草原的酋长家时,我也有机会做如今的庄妃娘娘、曾经的二格格的贴身侍女。只要我告诉她,她手里拿的那条腰带是我绣的,我就能去她身边。”
“刚才在外面吵什么?一点规矩都没有,这是你们吵架的地方吗?”哲哲的脸板得平平的。海兰珠的表情没什么变化,只是瞟了布木布泰一眼。
明珠说完,委屈地看了哲哲和海兰珠一眼。哲哲和海兰珠同时想起了上次让苏茉儿去关雎宫,但布木布泰执意不让去的情景,脸色同时变了。哲哲怒声道:“明珠只是说了一句实话,也是为了你们娘娘好,你这奴才怎么这么放肆?还要大声喧嚣,成何体统。”
布木布泰看到苏茉儿这样,心一紧,也不管了,再次行礼说:“皇后娘娘、宸妃娘娘!臣妾离不开苏茉儿,如果她被关起来了,臣妾身体出现问题没关系,谁让臣妾没教好下人呢?但臣妾怀的可是皇家血脉,不能出现任何问题啊!”
“宸妃是我们科尔沁人的大功臣。”皇后哲哲拉着海兰珠的手,眼里只有海兰珠,好像她另一边的布木布泰不存在似的。
说完,她又瞟了布木布泰一眼:“你宫里的下人,越来越没规矩了!来人啊!”她大喊一声。
“还不赶快给本宫把这个没规矩的丫头拖出去?仗打二十下,关起来,两天不准吃饭。”哲哲的声音都开始变了,尖叫着,异常刺耳。
“你不用说我也知道。明珠一定在撒谎,而且一定是她说了我什么,不然你不会那么生气的。”
“皇后娘娘。”布木布泰一下子站了起来,正要向皇后求情,皇后瞪着她,大声喊道:“你不管教她,还不让本宫来管教吗?今天说什么都不行,拖出去!”
她慢慢站了起来。走出苏茉儿的房间后,看到皇后派来的桂嬷嬷正将耳朵贴在窗口,偷听着里面的动静。
“胡说八道!”苏茉儿由于太过气愤,即使压抑着声音,还是被房内的三个人听到了,她们一起看向门口。
“谢谢皇后娘娘,谢谢宸妃娘娘。”苏茉儿含着泪,看着布木布泰,被人拖了出去。
桂嬷嬷吓得一跳。
九儿提着的食物是布木布泰专门嘱咐小厨房做的,说是给她做的夜宵,其实是给苏茉儿吃的99lib.net
“一天不准她吃饭!如果违反,本宫拿你问罪。”皇后哲哲吩咐桂嬷嬷说。
“娘娘!”苏茉儿这么一叫,眼泪又刷刷地流了下来。
“作对?”苏茉儿怒视着明珠:“我家娘娘什么时候和宸妃娘娘作对了?你不要胡说八道!”
明珠在草原上时的善良,已经荡然无存了。在海兰珠受宠,八皇子成为太子后,明珠仿佛觉得自己也一步登天了。她不仅在下人面前觉得自己高她们一等,甚至连一些受到冷落的妃嫔,她也不放在眼里。
皇后原本只是为了出上次的气才小题大做的,如今一听宸妃这么说,也便就坡下驴道:“好了!既然宸妃替她求情,也看在庄妃怀着的皇子面上,就不关这奴才了。但挨打不能免,就按这奴才说的,仗打五十下,一天不准吃饭!”
“庄妃娘娘!”她低声道。
“我们科尔沁人的使命终于完成了。”皇后哲哲将海兰珠和布木布泰再次召到清宁宫,看着左右两边坐着的侄女,激动得热泪盈眶。
“还不疼,打了那么多下,流了那么多的血,能不疼吗?”布木布泰的眼里,溢出了眼泪。
布木布泰怀孕,皇上皇后并没有像海兰珠怀孕那样重视,甚至觉得布木布泰的怀孕是海兰珠所生的八皇子带来的,所以对海兰珠生的皇八子愈加宠爱。
哲哲必须这样,一定要这样。皇上立八皇子为太子,不仅完成了科尔沁人的使命,对她以后是否能顺利晋升为皇太后也有着很大的作用。不过,想要一切顺利,还需和海兰珠拉好关系。海兰珠如果仗着皇上的宠爱,让皇上废了她这个皇后,进而取而代之,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不是,娘娘!”苏茉儿的声音哽咽了。刚刚挨打时她一滴泪都没流,此刻那泪水却像开闸的水一样,刷刷地往下流。
“娘娘,没……没发生什么。”苏茉儿不知道怎么说,她不能把明珠说的话当着这三个人的面说出来。甚至只有布木布泰,她也不能说,她不想惹布木布泰生气。
苏茉儿的话还没说完,便被布木布泰打断了。
看到桂嬷嬷离开,九儿提着食物,悄悄从暗处走了出来,快速进了苏茉儿的房间。
“不能吃,如果被桂嬷嬷看到,会牵连到你们的。”苏茉儿说。
“妹妹,皇后娘娘教训下人,你怎么还护着呢?护着也99lib•net就罢了,怎么还要为了一个下人跪下呢?你不知道你肚子里怀着的是皇家血脉吗?”海兰珠慢条斯理地说。
医生在看了苏茉儿的伤后,很快就开出了内服、外敷的药。九儿在拿到药后,又急忙和宫里的王嬷嬷一起给苏茉儿敷上。
“到底怎么回事?明珠。”海兰珠慢悠悠地说。
“那你回去吧。这小奴才就不在本宫这里关了,等会儿让抬回去。惩罚她,你也别心疼。”哲哲说,声音冷酷无情。
“快快躺下吧!还疼吗?”她问。

2

“这是上天赐给我们大清王朝的皇子。”皇上、皇后欣喜若狂。在皇八子三个月的时候,皇太极便立他为皇位继承人。
海兰珠保持着她固有的恬静,微微地笑着,但那笑里,却也带着一丝张狂。她看了布木布泰一眼,淡淡地说:“皇后娘娘,臣妾还不是为了我们科尔沁人的使命?幸好肚子争气,皇上疼爱,这才有了八皇子。”
“皇后娘娘!娘娘!”明珠抬起头,看了哲哲和海兰珠一眼,眼角又轻轻一扫布木布泰:“刚刚奴婢跟苏茉儿说,让她好好照顾庄妃娘娘,奴婢说庄妃娘娘都瘦了。还说如果上次我家娘娘让她过去照顾,她能去的话,现在照顾庄妃娘娘,也就有经验了。没想到她就骂奴婢胡说八道。”
苏茉儿又是咧嘴一笑。
苏茉儿最后是被抬到永福宫的。此时的苏茉儿已经昏死过去了,屁股也被打得鲜血淋漓。和苏茉儿一起过来的还有桂嬷嬷,是皇后派来监视苏茉儿的。
看着苏茉儿眼神里流露出的愤然,明珠突然小声说:“苏茉儿,看来,我当初没有跟错人。”
如今的她,已经不是那个在科尔沁草原上守寡的女子了,她是大清朝皇上最宠爱的宸妃,也是未来皇帝的母亲。眼前的这个皇后,她的姑姑,对她来说,已经成了影响她坐上皇后宝座的女人了。
“苏茉儿,发生什么事了?”布木布泰问。

3

“娘娘,真不疼。对不起,让您……”
“这是娘娘特意嘱咐的,一定让你吃下去。你只有吃饱了,身体才能尽快恢复,这样也才能更好地伺候娘娘。”九儿劝她说。
“皇后娘娘,妹妹既然不舒服,就让99lib•net她回去吧!在这里,听到身边下人被打的声音,她心里也不舒服。”海兰珠又柔声道。
“可是我完全可以说是我绣的,甚至可以说那两条腰带都是我绣的。如果我那么说了,你现在在哪儿?”明珠带着讥笑说。

1

“在外面吵什么?说谁胡说八道?”皇后哲哲厉声道。
苏茉儿看到九儿端来的食物,怎么都不吃。
苏茉儿震惊地抬起头,连连说:“皇后娘娘、宸妃娘娘、娘娘,奴婢冤枉,不是这样的。”
“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奴婢知罪,奴婢知罪!奴婢恳请皇后娘娘仗打奴婢六十下、七十下,甚至一百下,也可以让奴婢三天不吃饭,可不要把奴婢关起来。如果把奴婢关起来了,谁来伺服娘娘。”
“皇后娘娘。”布木布泰想要往下跪,被几个丫头一起扶住了。
“皇后娘娘,臣妾身体不舒服。怀着身子,坐久了就难受。想必宸妃娘娘也知道吧!”布木布泰冷眼瞟了海兰珠一眼。
一看到抬着苏茉儿进来,布木布泰马上下令丫头嬷嬷们把苏茉儿抬回床上,自己也跟了过去,随即又吩咐在永福宫等了很久的医生给苏茉儿看伤口。
明珠说完,又瞟了瞟屋里的皇后、宸妃和庄妃说:“看到里面了吗?连皇后对我家的主子,都要恭恭敬敬的。所以以后告诉你家主子,想要过好日子,就不要和我家主子作对。”
看到明珠提到了腰带,苏茉儿转头看着她,明珠继续说:“可是我凭我的眼光,很快就发现,大格格比二格格更有福气。于是,我说二格格手里的那条腰带是你绣的,所以二格格才会去洗衣房找你。”
九儿和王嬷嬷手忙脚乱地给苏茉儿敷药的时候,布木布泰一直站在那里,任凭九儿和王嬷嬷劝她回房休息,她都不走。她说要指挥着她们给苏茉儿敷药,不然她们弄疼了苏茉儿,苏茉儿会受更大的罪。
“哼!你眼拙怪谁?再说了,在洗衣房,我帮你的还少吗?你的刺绣,不都是我教会你的吗?如果没有我,你现在会在这里?会在庄妃娘娘身边?会有机会设计服饰?会被皇上封为女秀才?做梦吧!你可能永远也进不了宫里,永远只能待在洗衣房里,做最低贱的下人。哼!不报恩也就罢了,还这么无礼。”
“除非我99lib.net怀的是格格,那我就认了。如果我怀的是皇子,怎么也要让他和八皇子争一争。就像多尔衮和皇太极之间的较量一样,最终皇太极还不是赢了受宠的多尔衮了吗?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输赢!”布木布泰在心里发狠说。
“我看错你了。”苏茉儿说完,把注意力转向了屋里的三个人,她不想再和明珠说话。
苏茉儿瞪着她,她怎么也没想到,明珠竟然是这样的人。
这个医生是在苏茉儿还在挨打时,布木布泰让九儿去请过来的。在清宁宫听着苏茉儿被打的声音,布木布泰心如刀绞。她借口不舒服,要回永福宫。
“冤枉?谁冤枉你了,你是说本宫冤枉你了吗?”哲哲更愤怒了。
几个丫头、嬷嬷、太监,都从外面跑了进来。
“放肆!”哲哲一拍案几,大声说:“本宫怎么做还要你一个奴才教吗?”
布木布泰有些紧张地看着苏茉儿。
布木布泰坐在那里,听着外面仗打苏茉儿的声音,眼神凌厉起来。
布木布泰只是点了点头。行了礼后,便在九儿的搀扶下,匆匆回到了永福宫。
宸妃看了看跪在地下的明珠,明珠也是吓得面无人色,便知道明珠刚刚肯定撒了谎。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苏茉儿不辩解,但一旦事情闹大,被皇上知道了,说不定也会牵连到自己。于是就说:“皇后娘娘,妹妹正怀着孕呢,就饶了她下面的那个没规矩的丫头吧!”
房间的姑侄三人,个个笑脸盈盈,但在心里却打着不同的算盘。
“不疼!”
“好了!你不说我就不问。好好休息吧,等会儿……”布木布泰没有说完,因为她看到窗口有个人影在晃动。
“把这放肆的丫头拖出去仗打二十下!”哲哲喊。
和苏茉儿同样站在门外的还有海兰珠的贴身侍女明珠。从站在那里,明珠的眼珠便一直在咕噜噜地乱转着。她一方面关注着房间里的情况,另一方面又注意着和自己站在一起的苏茉儿的表情变化。
“胡说八道?”明珠又是冷笑一声:“当初我家娘娘怀孕的时候,想让你去伺候几天,你家娘娘倒好,连皇后娘娘的话都不听,执意不让你去,还派那些又蠢又笨的丫头过去。这不是和我家娘娘作对吗?”
海兰珠的手被哲哲握在了手里,虽然她的纤纤玉手听话得纹丝不动,但心底里却在让手向外挣脱。
敷好药后,布木布泰让其他人先
www•99lib•net
离开,又低声吩咐了九儿几句,这才坐在苏茉儿的床边。看着苏茉儿额头渗出的汗,布木布泰轻轻叹了口气。
“桂嬷嬷难得来我们永福宫。不用站在这里,来本宫屋里吧。本宫屋里有一些上好的点心,想给桂嬷嬷吃。”布木布泰知道桂嬷嬷有贪吃的毛病,便说。
哲哲一听海兰珠的这话,更气了。
“皇后娘娘,皇后娘娘,您千万不要关奴婢啊。您怎么惩罚奴婢都行,可奴婢自小伺服娘娘,娘娘现在怀着皇家血脉,不能出任何问题啊!”苏茉儿还在不停地磕头求着,额头上渗出了血。
看着苏茉儿被鲜血浸染的裤子,布木布泰的眼圈红了。
布木布泰内心的变化,别人不知道,但在门外守着的苏茉儿却是明白的。看着被皇后和宸妃视若空气的布木布泰,苏茉儿很是愤愤不平。
苏茉儿和明珠慌忙进去,跪在了皇后哲哲、宸妃海兰珠和庄妃布木布泰面前。
苏茉儿一听急了,她不停在地下磕头。
苏茉儿冷笑一声:“你说的没错,二格格手里那条腰带本来就是我绣的。”
“谢谢娘娘,小人不吃。”桂嬷嬷虽然这么说着,但人却跟着布木布泰去了。
海兰珠并没有把坐在哲哲右边的布木布泰放在眼里。即使布木布泰的肚子里怀的不是格格是皇子,对海兰珠来说,也是没有威胁的。何况布木布泰能怀孕,还是她的八皇子带来的,她觉得布木布泰对她应该怀着感恩之心才是。
布木布泰默默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也不说话,只是微笑地看着哲哲和海兰珠。她的脸上很平静,但内心却在激烈地翻腾着。她一直在憋着一股劲,在海兰珠生下八皇子,八皇子又被皇上立为太子后,布木布泰都没有想过放弃。
在立八皇子为皇位继承人的那天,皇太极还大宴群臣、大赦天下。
苏茉儿吓得跪着向布木布泰的身边移,但也被丫头们拦住了。
“你这是为了那不懂规矩的丫头吧!”皇后哲哲不高兴了。
一回去,她便安排九儿和下人给苏茉儿请医生,等着苏茉儿被仗打完后送回来。
“桂嬷嬷!”布木布泰叫了一声。
苏茉儿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
刚刚还昏迷的苏茉儿,好像听到了布木布泰的叹气声。微微睁开眼,看着坐在床边的布木布泰,她咧嘴笑了笑,叫了一声“娘娘”,就要坐起来,被布木布泰按住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