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情愫
目录
第二十八章 情愫
上一页下一页
他们这个团队主要有四个人,这四个人各有分工:内务府的内大臣席纳布库是总管,苏茉儿管设计,鲁清一和乌尤两位画师负责挑色和服装材质的选定。
苏茉儿开始后悔,为什么今天自己不去拿包袱,这样就能见到他了。
“哦,那是给我送绘画书的,这个人是广储司的画师。”苏茉儿一边解释,一边低下头继续搅着,但已经心不在焉了。她真想飞奔过去,但理智告诉她不可以这样。
天,慢慢在变亮。苏茉儿这才把书和画册小心翼翼地重新包裹好,放进了包袱。
“罪过,罪过。”苏茉儿不停地叫着,慌乱得不知道要做什么。
“你起来我再治你的罪。”布木布泰说。
“哇,姐姐又要做衣服啦,姐姐的手真是太巧了。”几个宫女围了上来,羡慕地说。
“听九儿说,昨天有人给你送了个包袱,而且是个男人送的,对不对?”布木布泰想笑,但却一直忍着。
苏茉儿一愣,扑通一声又跪下了。
“能和你在一起做事,真是太高兴了!”鲁清一又说。
苏茉儿把心思全部放在了布木布泰身上,和往常的每一天一样,忙着服侍她。忙完一天,等到布木布泰睡着了,苏茉儿这才拖着有些疲惫的身体回到房间。躺在床上,感觉头枕着的地方不舒服,才想起了枕头下面放着的包袱。
“那个人说他叫鲁清一。”九儿走近她,四下看了看,放低了声音。在后宫,宫女和男人之间,是需要保持一定距离的。有个男人来找苏茉儿,不管是什么原因,都是需要提防的。在永福宫一直受到苏茉儿照顾的九儿,自然也想着不被别人听到。
她想起了在离开广储司的那天,鲁清一悄悄对她说的话:“希望还能见到你。”
“这种材质容易打皱,皇上穿上的时候……”苏茉儿的话还没说完,便被席纳布库以“放肆”制止住了。
“娘娘,奴婢身上有什么问题吗?”
“你一个侍女懂什么?皇上现在穿的衣服有问题吗?皇上一直都穿这种材质的。”席纳布库大发雷霆,甚至以苏茉儿污辱了皇上为名,要治她的罪。
苏茉儿的脑海里,浮现出了多尔衮的样子。
苏茉儿跟在后面,怀里紧紧地抱着包袱,手在包袱外慢慢地摸着。从包袱外,她摸到了像书本一样的东西。
“你就是庄妃娘娘身边的那个贴身侍女?”乌尤看到苏茉儿时,围着她转了一圈,停在她面前,紧盯着她,像是要把她看穿。
“没有,没有娘娘!真的没有,真的没有!”苏茉儿不停地摆着手,脸已经吓得煞白。
“娘娘!”苏茉儿害羞地叫了一声,脸涨得通红,头低得只想躲进衣领里。
席纳布库选用的材质和苏茉儿的完全不同。
苏茉儿轻轻叹了口气。
“娘娘!”苏茉儿无措的双手不停地抠来抠去。
苏茉儿平静如水的心底仿佛又被投进了一块石头,再次起了涟漪。她从枕头下拿出包袱,怔怔地看着,犹豫着要不要打开。她既渴望打开后,看到有除了书以外的其他东西,但又害怕有其他东西。
鲁清一九-九-藏-书-网见到苏茉儿的第一眼时,满眼笑意,让苏茉儿很是温暖。
“哼!谁知道你用什么手段设计的,像你这种下人还会设计什么服装?还当什么女秀才?笑话!”
也许是看出了苏茉儿的尴尬和不自然,鲁清一说他有点其他事,便离开了。

3

苏茉儿轻轻吁了一口气,假装漫不经心,头也不抬地说:“我现在走不开,你帮我去取一下就行了。”
“鲁大人的画画得非常好,人也英俊好看。”侍女小声说完,一脸绯红。
“是……”苏茉儿紧张地咽了口唾沫,小声说:“是……是广储司的鲁大人,是……是他给奴婢的书。他是……他是……”
这一夜,苏茉儿是抱着包袱入睡的。
“这可是皇上亲自定下来的事。虽然她是个侍女,可她提供的所有服饰画样,比任何人的都出色。如果当初你们内务府、广储司能做好这件事,自然也就不必让一个下人来做了。可你们没有做好,这个下人做得让皇上非常满意,莫不是你连皇上的旨意也要违背吗?”多尔衮慢悠悠地说。
“娘娘,奴婢从来没对娘娘说过假话。”
苏茉儿失望地看着九儿的背影,不过很快,她又被鲁清一拿给她的会是什么东西而紧张、焦躁不安了。她好像突然明白了布木布泰对多尔衮的感情,应该也像自己对鲁清一那样吧!
“想什么呢,不嫌害臊!”
她是在半夜的时候打开的。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的她,脑海里不停浮现出鲁清一的样子。最终,她点起油灯,将包袱放在油灯下,慢慢地打开了。
“有人找我?谁呀?”苏茉儿没抬头,俯下身子,继续用筷子慢慢地在药罐里搅着。
“是像多尔衮王爷一样吗?”苏茉儿想。
布木布泰的话还没说完,苏茉儿便惊得瞪大了眼睛:“娘娘,娘娘,奴婢……”
当时,鲁清一的眼神中有一丝让苏茉儿觉得心一揪的痛。那一天,鲁清一的眼神中没有了惯常的笑意。那眼神她并不陌生,她在布木布泰的眼神中看到过,不过,那是布木布泰在面对多尔衮时才有的眼神。
那是在他们讨论选用什么样的材质时,发生了严重的分歧所引起的。
“你一个下人,懂什么?”乌尤每次总会说。
“哈哈哈……”布木布泰指着苏茉儿。
“苏茉儿姐,苏茉儿姐,给!那个鲁大人给你的。”九儿把包袱塞进了苏茉儿的怀里。
在广储司的那几个月,正是因为有了鲁清一,才让苏茉儿在没有布木布泰的时候,还能感到温暖。
“娘娘,奴婢该死!奴婢该死!”苏茉儿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打自己的耳光。
“没事的,说吧!”布木布泰又催促她。
布木布泰喝完药,突然用探寻的眼光看着苏茉儿,看得她有些莫名其妙。
布木布泰朝小丫头们挥了挥手:“你们先下去吧。”
“快起来!快起来!”布木布泰放下手里的茶碗,让身边的小丫头扶苏茉儿,但苏茉儿怎么都不起来,一定九_九_藏_书_网要布木布泰治她的罪才起来。
在知道鲁清一和乌尤的这层关系时,苏茉儿失落了很长时间。再看到鲁清一时,她便开始有意躲避,直到一件事情的发生,让苏茉儿知道,鲁清一和乌尤他们不一样。
“哦,他说什么事了吗?”她平定了一下心情,然后假装镇定地抬起头,轻描淡写地问。
“可是……”席纳布库还想再说,多尔衮一挥手:“事情已经这样了,再说无用,这是皇上的决定。如果到时候影响了大典,唯你是问!”
她希望九儿说自己忙着去不了,这样她就不得不去了。但九儿没有,九儿为能帮着苏茉儿做事而高兴。她爽快地答应着,跑了出去。
在这种情况下,鲁清一站了出来。他说:“苏茉儿选用的这种材质经纬均匀,阔长合适,花样精巧,色泽鲜明,正是皇上服饰材质选用的标准。而且皇上也说了,这次的服饰,必须和以前的不一样,如果知道我们选用的和以前一样,甚至还有更好的材质而没有用的话,皇上怪罪下来,又由谁来承担呢?”
“好啦好啦!”布木布泰把苏茉儿一拉。
鲁清一有时候在讲解苏茉儿设计服饰的优点时,甚至连她自己都没有想到。她设计服饰时,只是凭感觉,当真正被鲁清一找出好处时,苏茉儿就有种找到了知音的感觉。这样的感觉,有时也只是从布木布泰那里能找到。
“一定是离开广储司前,自己向鲁清一要的。”她想。
“鲁大人是什么样的人?”苏茉儿问广储司的一名侍女。
“怕什么?”布木布泰朝苏茉儿翻了翻白眼,眼珠滴溜溜地转了几圈,慢悠悠地说:“喜欢一个人并没有错呀。”
布木布泰笑笑:“苏茉儿,我觉得你今天和往常有点不一样。”

1

“你今天有些魂不守舍。”布木布泰紧盯她的脸。
苏茉儿的脸变成了好看的嫣红……
“哦,没什么,想着给庄妃娘娘做马褂的事。”苏茉儿慌乱地解释道。
“一个侍女,怎么能设计这么重要的服饰呢?侍女是下人,就是服侍主子的,怎么能让她们主宰一些东西?既然让设计了,怎么还能让她参与到制作上去?”席纳布库黑着脸说。
“不是!娘娘,是……”苏茉儿不知道该怎么说。
苏茉儿最终还是打开了鲁清一给她的那个包袱。
小丫头们下去了,布木布泰又让苏茉儿起来,苏茉儿还是不起来。

4

苏茉儿正亲自为布木布泰煎药的时候,九儿跑了过来。
“苏茉儿姐姐,有人找你!”
“在我面前不用称‘奴婢’。你设计得太漂亮了,太完美了,真想不到。你每天一定很忙吧,竟然还有时间学习。我以前就听我叔叔说过,说他有个女学生,虽然是个侍女,但文才绝对不比他们那些上过私塾的先生差。”鲁清一带着喜悦,压低声音说。
“苏茉儿姐姐,没事的。庄妃娘娘已经起www.99lib•net来了,她是看你没起来,让我看看姐姐是不是不舒服。”刚才敲门叫她的九儿说。
布木布泰呵呵一笑:“以前你让我喝药的时候,总会先尝一下,这是你的习惯。可今天你没有,你能忘记你的习惯,可……”
苏茉儿这才站了起来。
随便收拾了一下,苏茉儿便匆忙往布木布泰的房间跑去。一进去,便见布木布泰端坐着,端着一杯茶在喝。她一下子跪在布木布泰面前。
刚走出门,她便看见小跑着过来的九儿,九儿的手里抱着一个包袱。
苏茉儿站住了,紧张得快要拿不住手里的药罐了。她想冲过去抢过九儿手里的包袱,但理智又让她定定地站在那里,挪不动脚步。
苏茉儿一激灵,眼睛瞪得大大的,抬头看着布木布泰。布木布泰一脸似笑非笑,看着她。
这是苏茉儿跟随布木布泰身边后,第一次没有伺候布木布泰起床。这种失误对苏茉儿来说,简直不可饶恕。
“苏茉儿姐,你怎么啦?”宫女看出了她的异常。
“没什么,没什么,好了,我给庄妃娘娘送药去了。”苏茉儿说着,端起药罐就往外面走。
苏茉儿的脸腾地又红了,她不知道该不该接包袱。幸好九儿拿过了她手里那已经倾斜的、药液差点要流出的药罐,并说:“苏茉儿姐,药罐给我吧!我给庄妃娘娘端过去。”
苏茉儿感觉到了乌尤的不友好和敌意。在皇宫待得久了,她也知道忍为先,所以谦恭地对乌尤说:“对,奴婢是庄妃娘娘身边的侍女,叫苏茉儿,请……”
席纳布库因为自己的侄女乌尤帮助明珠设计没有胜出,所以见到苏茉儿进入他们的服装制作团队,非常生气。
苏茉儿的浑身一阵燥热。
“不一样?什么不一样?”苏茉儿看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我治你什么罪呢?”布木布泰想了想说。
最终,皇上、皇后的衣料选用,完全采用了苏茉儿推荐的材质,而官员及宫女们的服装材质,席纳布库还是没能听取苏茉儿的意见,选用了原来的材质。
“你就是苏茉儿?被皇上封为女秀才的苏茉儿?”鲁清一的这句话和其他人不一样,他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在说起她时,前面加上一句“庄妃身边的侍女”。
“也许,这是最后一次见面呢。”苏茉儿想到这里的时候,鼻子一酸,眼泪流了下来。
然而,每一次,苏茉儿的意见总能得到鲁清一的支持,甚至还会说出苏茉儿自己都说不出的理由来。
布木布泰站了起来,在苏茉儿面前来回走动。猛地,她站住,弯下身,盯着跪着的苏茉儿的脸,小声说:“你,喜欢他了?”
苏茉儿和鲁清一的第一面,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天,在乌尤那里遭了白眼后,她悻悻然地坐在那里,等着鲁清一。
“除了书本以外,他还会不会给我其他东西呢?”苏茉儿这么一想,脸腾地红了,在心底骂自己:
九儿只去了十多分钟,但苏茉儿却觉得非常漫长。人虽在药罐前,但药却溢了出来,她还是怔怔地发着呆。直到有宫女进来看到,提醒她,她
九九藏书
才慌忙端下药罐。
“那……那,好好端着,别流出来了。”苏茉儿结巴着说。
包袱里不出意外地有两本关于绘画的书,还有一本小册子。苏茉儿翻开小册子一看,是一幅幅画,她知道,这是鲁清一画的。
苏茉儿的话还没有说完,乌尤便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苏茉儿怔在那里,乌尤撇了撇嘴,转身走了。
苏茉儿的手抖了一下,心也在咚咚咚地乱跳。
虽然没有见过他,但对他并不陌生。首先鲁清一是她的绘画老师鲁山的侄子,另外在她和明珠比赛设计前,布木布泰曾让嬷嬷从鲁清一这里借过书,所以她也一直想找机会感谢他。
“我还能见到你吗?”苏茉儿喃喃一句,继续翻看,等翻到最后几页时,苏茉儿呆住了,脸也刷地一下红了,心在咚咚乱跳。最后几幅是人物画,而且很明显画的是她。有她低头绘画时的,也有她偏头沉思时的,还有她静静看着远方的背影……
多尔衮说完,转身走了。

2

“随便娘娘治奴婢什么罪,娘娘想怎么惩罚奴婢都行,奴婢甘愿受罚。”
第二天,苏茉儿在睡梦中听到有人敲她的门,慌忙跳下床去开门。门刚一打开,太阳光便照在了她的脸上,她大惊。
“娘娘,谢谢娘娘。奴婢从跟随娘娘以来,便想着要一辈子守候娘娘、服侍娘娘。”苏茉儿说出这句话后,把刚刚因为鲁清一给的包袱所引起的慌乱全都挤走了。
“他说有东西送给苏茉儿姐,我看他手里有个小包袱。”
“你现在和我就像姐妹一样,甚至……”布木布泰想起了自己的姐姐海兰珠,停了一下又说:“比亲姐妹还亲。以后不要老是下跪,有什么事就说出来,就像我有什么事都会和你说一样。在这如同深渊,看不到底的后宫,我们一定要互相扶持着才行。”
“没想到!没想到,我们……我们的小苏茉儿……小苏茉儿长大了!”
苏茉儿从科尔沁草原到盛京的皇宫里,虽然见过不少男人,但在她的印象中,最英俊好看的还是多尔衮。所以在听到侍女说鲁清一长得英俊好看时,自然而然就觉得应该像多尔衮一样。但当她真正见到鲁清一时,才发现,鲁清一和多尔衮完全不像。他的脸庞比多尔衮消瘦且长,皮肤也比多尔衮的白皙。虽然身体看起来没有多尔衮健壮,但却给人一种健康明朗的感觉。
苏茉儿禁不住“啊”了一声,紧盯着布木布泰。
“快起来吧!我知道你没有对我说过假话,我是想听你的心里话。”布木布泰又说。
苏茉儿把包袱拿回自己的住处后,藏在了枕头底下,然后去侍奉布木布泰喝药。
之后,苏茉儿就和乌尤、鲁清一一起负责服饰的选料。乌尤对她依然不停地找茬,不管苏茉儿说什么做什么,她都要去推翻。
“好吧,那我罚你和我说实话。”
“不想说对不对?”布木布泰假装有些生气,脸一黑说。
当时,皇帝的衣料是由内务府广储司拟定式样颜色及应用数目的。鲁清一在九九藏书网征求了苏茉儿的意见后,上报衣料材质给内务府,却遭到了席纳布库的否决。
“知道了苏茉儿姐。”九儿说着,小心翼翼地端着药罐,走在了前面。
“没有,没有不舒服,怎么睡到现在了?怎么能睡到现在?”苏茉儿一直在喃喃自语着。
乌尤虽然很讨厌苏茉儿,但对鲁清一却很好,甚至鲁清一决定的事,她都不会怎么去反驳。也正因为如此,才让服饰最终的选料完全符合她的要求。
就因为这句话,让苏茉儿意外地多看了鲁清一一眼。两个人的眼光相碰,苏茉儿的心一颤,她马上猜出他是鲁清一,慌忙低下头,小声说:“对!奴婢是庄妃娘娘的贴身侍女,奴婢叫苏茉儿!谢谢鲁大人的书。”
“哈哈哈哈……”布木布泰哈哈大笑起来。
席纳布库虽然仍有不满,但却不得不执行,苏茉儿也便要时不时去广储司。苏茉儿第一次去广储司时,首先就看到了乌尤。
苏茉儿的脑海里,浮现出了鲁清一的样子,以及鲁清一看到她时那令她慌乱的眼神。
苏茉儿越说声越小,最后只有嘴巴在动,完全没有了声音。
“她一个侍女,懂什么?”乌尤对鲁清一站在苏茉儿一边,非常不满,没好气地说。
“娘娘不治奴婢的罪,奴婢就不起来!”苏茉儿倔犟地说。
“心里话?”苏茉儿念了一句,脸一下子又红了。她知道,布木布泰一定是看出了什么。
慢慢地,她对鲁清一的感觉就从敬佩到了依赖,只有看到他,才会安心。
最后苏茉儿才知道,鲁清一算得上是乌尤的老师。鲁清一的父亲和乌尤的父亲据说是生死之交,两家的感情非常好,鲁清一也就自然而然地成了乌尤的老师。
苏茉儿在和明珠的比赛中取胜,并获得了设计官员服、妃嫔服、宫女服的资格。在设计好后,又让她和内务府、广储司的人组成制作团队,督促制作服装,以保证在皇位大典的那天,参加大典的人都能穿上新式服装。
苏茉儿摸摸自己发烫的脸,慌乱地说:“魂……魂不守……守舍?没有,没有吧!”
苏茉儿忍不住又抬起头,瞟了一眼鲁清一,不料又和鲁清一的眼光撞在了一起。她的脸刷地又红了,心也嘭嘭乱跳,浑身有种热辣辣的感觉。
布木布泰扑哧一声笑了。
这件事后,苏茉儿对鲁清一,便有了一种说不出的情愫。
“她虽然只是一名侍女,但她却是庄妃娘娘最信任的贴身侍女。而庄妃娘娘和宸妃娘娘,以及皇后娘娘的关系,我想大家都知道吧!”鲁清一这话一说,席纳布库也沉默了。
“他……他什么时候画的,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苏茉儿不停地抚摸着那几张画像。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怕浸湿里面的书和画册,苏茉儿慌忙擦掉了眼泪。
苏茉儿的头低得更厉害了,手也无措起来,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说:“奴婢……奴婢也是。”
看着鲁清一画的一幅幅的画,苏茉儿在脑海里开始想象他画这些画时的样子。鲁清一那俊秀的面容,高挺的鼻子,带着笑意的眼,清晰地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