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姐妹争宠
目录
第二十七章 姐妹争宠
上一页下一页
在后宫,哪个妃嫔得宠了,连身边的奴才都会趾高气扬。海兰珠身边的明珠、那木钟身边的小环,都可以在苏茉儿面前颐指气使,而之所以会这样,就是因为海兰珠和那木钟比她更受皇太极的宠爱。
“发生什么事了?”布木布泰的心一跳,有些不安。
苏茉儿刚刚为她整理停当,皇后哲哲就走了进来,身后跟着的还有两个人,手里托着东西。
布木布泰和苏茉儿在步步高升,但海兰珠和明珠却在原地徘徊,这让她们深为不甘。
“好!好!皇上没宠错你。有什么需要,直接和本宫说。”哲哲的高兴溢于言表。
皇后哲哲点点头坐下,看着布木布泰说:“这宸妃怀孕了,听说还是个小皇子,你要是也怀上了,那可就更保险了。”
后来,海兰珠嫁给了一个贵族家庭,虽然家境不错,但却和大汗家不能相比。海兰珠以为自己这辈子只能如此了,没想到,嫁过去不到两年,男人就死了,海兰珠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家。
两个心有不甘的女人,在那段苦闷的日子里结成了同盟。在成了无话不谈的姐妹的同时,也表达出了不向现实屈服的想法。
苏茉儿只是眼皮稍稍抬了一下,并没有感到很吃惊。从海兰珠不断要后宫各妃嫔的侍女,以及挑剔她们,用上两天便让她们回来的情况看,苏茉儿便有预感,各个妃嫔的贴身侍女,很可能都会被要去用几天。
妹妹布木布泰嫁的男人成了大金国的大汗,而自己却成了寡妇。海兰珠只能感慨命运的不公。
“母凭子贵!要想在后宫体体面面地生存下来,一定要给皇上生个儿子。”布木布泰在得知那木钟贵妃怀孕生下的是小皇子后,先是紧张了一阵子,但没几个月那孩子便夭折了,这让她又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不过,姐姐海兰珠的恃宠而骄,让她意识到,给皇上生儿子,不仅仅只是科尔沁女人就行,还应该是她布木布泰。
“你进宫这么多年,只生了三个格格。如今宸妃怀上皇子,对皇上,对整个大清朝,对我们科尔沁人来说,都是一件大喜事,你不会连这都不知道吧!”
海兰珠心动了,这确实是她的一个机会。
“臣妾听太医说,一定是小皇子。”宸妃一脸娇羞,心里却乐开了花。其实太医并没有说过她怀的是格格还是皇子,只是她认定一定是皇子。因为在怀孕前,她找席纳布库的侄女乌尤,去宫外遍寻“生儿”秘方。吃了“秘方”的海兰珠,觉得自己怀的一定是皇子。

3

布木布泰不解地看着哲哲。
“不行!”布木布泰说。
布木布泰每每想起这些,心里就觉得一阵阵的悲凉。
布木布泰连连称是。
“好了好了,这是本宫的命令,你不用害怕。”哲哲扶
九_九_藏_书_网
住她说。
“宸妃有什么不痛快吗?你这肚子里可怀着皇子,心情一定要好,这样生下的皇子才聪明、健康。”哲哲说。
“关雎宫出什么事了?”
以前布木布泰怀孕时,哲哲也是满怀期望,但结果生下来的都是格格。这次她觉得不能再让她失望了。
皇后哲哲刚刚还微笑的面容露出了愠色。
“不敢!这怎么敢呢?怎么敢要妹妹们身边的贴身侍女呢?那些贴身的丫头,还不跟妹妹们的姐妹一样?”海兰珠一脸惊恐,又要行大礼。
于是,海兰珠亲自去找爷爷莽古思和爸爸赛桑,说她愿意去完成科尔沁人的使命。莽古思和赛桑开始还有些犹豫,但海兰珠说,只要能让皇太极见她一面就可以了。
“娘娘不用着急,奴婢去打听一下。”苏茉儿说着,快走两步,拦住了一个从关雎宫出来的宫女。
为了显示自己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也为了向其他妃嫔炫耀自己的后宫地位,海兰珠开始轮流把妃嫔们身边的侍女要到自己宫里来。
明珠想的则是:“我明珠不比你苏茉儿强很多吗?你连刺绣都是我教的,凭什么却能在大金国大汗的侧福晋身边生活?”
“好了,苏茉儿收拾收拾,明天去关雎宫。”哲哲说完,转身要走。
“是的,娘娘。”苏茉儿说。
“臣妾刚刚喝完药,是找太医开的一些补药。”布木布泰的话还没说完,脸已经红了。
明珠听到这里,脑子一转,飞快地跑回海兰珠居住的蒙古包,说了此事。海兰珠沉默了好久。
布木布泰不敢想。
“给你宫里带来了一些上好的补品。”皇后哲哲说完突然吸吸鼻子,皱了皱眉:“这是什么气味?”

2

布木布泰站起身来,冷笑一声:“苏茉儿,知道吗?我一定要生个皇子!一定!我不能这么任由别人欺负!”
海兰珠嘴里说着“不敢不敢”,但心里却乐开了花。
“宸妃怀孕了!”布木布泰喃喃自语完,头轰的一声。她抬腿想去关雎宫,但最终还是迈向了永福宫,无奈地说了声:“我们回去吧。”
在布木布泰加紧调理身子,四处打听生儿秘方,期待着怀孕的期间,有一天,她和苏茉儿一起去花园散步,在走到关雎宫附近时,发现那里有很多侍卫、宫女在来来往往。
“只是什么?你说,需要什么,本宫都给你。”哲哲握住海兰珠的手说。
“那臣妾谢谢皇后娘娘了!”海兰珠心里一阵得意。
莽古思和赛桑答应了。他们即刻和哲哲商量,最终,在哲哲和布木布泰的帮助下,皇太极见到了海兰珠。早已做好准备的海兰珠,最终用她那娇美的容貌、柔顺的性格,深深地打动了皇太极,并迫不及待地娶了过去。九-九-藏-书-网
“放肆!连本宫的话都不听了吗?”哲哲又是一拍案沿。
“皇后娘娘万福金安。”苏茉儿慌忙行礼。
“多谢皇后娘娘,臣妾正为身边那些不会做事的人恼呢。”海兰珠看了哲哲一眼,又是长叹一声。
如今,她需要时刻提防,提防明珠对她的伤害。因为对她的伤害,很可能就是对布木布泰的伤害。
“娘娘!您不该为奴婢我……”苏茉儿说不下去了,她跪着一点点地挪到布木布泰面前,把她扶了起来,给她拭干眼泪。
“那好,其他嫔妃身边的,随便你要。”哲哲异常爽快。
“唉!”哲哲叹了口气。
宸妃这才得意地坐在了哲哲身边。
布木布泰还想争辩,看到哲哲那怒气冲天的样子,也便噤了声。
“宫里的人还够用吧?”哲哲扫视了一下四周说。
“关雎宫还不够人吗?不是皇上皇后给她屋里又添人手了吗?而且前几日臣妾还叫屋里的九儿过去服侍她了,还不够吗?”布木布泰尽量压制住自己的情绪,但语气里还是带着不满。
在要过一遍后,海兰珠又有了新花样。她去了清宁宫,先是向皇后哲哲问安,接着便不停叹息。
宸妃一笑:“谢谢皇后娘娘。自从臣妾怀孕,我们寝宫就有吃不尽的山珍海味,用不完的绫罗绸缎,倒不缺什么,只是……”
布木布泰喝完药,刚刚把碗递给苏茉儿,便有人报说皇后娘娘来了。
苏茉儿急忙给布木布泰使眼色,让她别冲动,布木布泰便没再说什么。
宸妃没有说下去,轻轻看了哲哲一眼。
“皇后娘娘?她来干什么?”布木布泰吃惊不小。
“太医经常去关雎宫?”布木布泰问苏茉儿。
“哦?那怎么不早说?”哲哲看看海兰珠。
“皇后娘娘心疼臣妾,臣妾知道。可是臣妾也不能在您面前说其他妹妹的不是,不能说她们派来的是些不懂事的丫头,这样会……”海兰珠停下,看看哲哲又说:“皇后娘娘您也别担心了,臣妾没事的。”
“就去几天。”见布木布泰流泪,哲哲心软了:“就让她去几天,几天后就让她回来,快起来吧。”
“那就好。如今宸妃那里的人手不够啊。”哲哲轻叹一口气说。
皇上和皇后不断给关雎宫送去山珍海味、金银珠宝,而其他妃嫔那里,则变得冷冷清清、无人理睬。
门外的苏茉儿已经听到了,走了进来,给哲哲和布木布泰行完礼刚站起来,哲哲便说:“你去关雎宫几天,照顾照顾宸妃。”
布木布泰眼神忧郁,看着前方,这让苏茉儿很是担心。
“皇后娘娘有什么事臣妾过去就是了,还让您亲自跑一趟。”布木布泰说。
“可是送谁去呢?我们已经没有适合的女子了。”赛桑说。
布木布泰不起来,继续眼泪汪汪地说:“要苏茉儿离开臣妾,还不如让臣妾99lib.net去死!臣妾谁都能离开,但就是离不开她!”

4

“臣妾知罪!”布木布泰违心地说了一句。想要下跪,又被哲哲制止住了。
和她同样感慨的还有明珠。明珠曾和苏茉儿一样,都是洗衣房的下人,但最后,苏茉儿却和布木布泰去了盛京,而自己只能先是给海兰珠陪嫁,接着又和海兰珠一起回到草原。
在布木布泰十二岁那年,她又嫁给了皇太极。皇太极是科尔沁人选中的、最有可能平定江山,坐上皇位的人选,这让海兰珠嫉妒到发狂。作为姐姐的海兰珠还未出嫁,却要看着妹妹嫁去帝王家,心里的凄楚可想而知。
“早就应该想到,你这一怀孕,那些妃嫔们还不个个嫉恨?哪里会把身边好使唤的丫头派给你?怪本宫,真是怪本宫,怎么就没想到呢?”哲哲说完,想了想,冲着海兰珠说:“这样,你看上谁身边的了,你就说,本宫看她们贴身的那些侍女,还机灵一点。”
苏茉儿被封为“女秀才”后,明珠不仅没有向她表示祝贺,反而对她产生了更深的怨恨,这怨恨从她看苏茉儿时的眼神中暴露无遗。明珠甚至还到处对别人说,苏茉儿之所以会设计出那么好的服饰,都是偷了她的技艺,怪只怪她太相信苏茉儿了。
“皇后娘娘。”布木布泰叫了一声,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苏茉儿见布木布泰跪下,也扑通一声跪下。
苏茉儿以她那绝佳的女红,在皇位大典上大出风头,也让原本开始疏远布木布泰的皇太极重新接纳了她,这让海兰珠心里很不是滋味。
海兰珠时常想:“我海兰珠哪点不如布木布泰?我比你长得漂亮、性格比你温柔,为什么命运却不如你?”

1

海兰珠看上的是布木布泰身边的苏茉儿。
宸妃海兰珠近段时间一直在调养身体,如果海兰珠怀孕产下了皇子,从皇太极对她的宠爱来看,很可能会成为太子。一旦海兰珠的儿子继承了皇位……她布木布泰真就不知是该高兴还是痛苦了。到那时候,迎接她布木布泰的又会是什么样的命运呢?
明珠看出了海兰珠的心思,鼓励她说:“格格这么漂亮,是男人都会被格格吸引的。大金国的大汗是没见过格格,如果见到,他一定会娶你,而不是娶二格格。”
海兰珠瞥了一眼明珠,假意生气道:“大胆奴才,谁让你在皇后娘娘面前说这些是非了?让皇后娘娘操心。”
“还不知道怀着的是皇子还是格格呢!说不定……”布木布泰的话还没有说完,只见哲哲一拍案沿,小声怒喝道:“放肆!”
近段时间以来,布木布泰看到了后宫的金枝欲孽,看到了人情的冷暖。那个在科尔沁www.99lib•net草原上对她呵护备至的姐姐海兰珠早已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个想要将她踩在脚下的狠毒女人。
“明天也让太医给我开个方子吧。”布木布泰轻叹一口气说。
和布木布泰一样,这几个月以来,她也深深意识到了深宫的险恶。那个在科尔沁草原时的好姐妹明珠,更让她知道,她们已经不可能互相信任了,更不可能再回到那时候的亲密,即使她是那么希望还能像以前一样。
“还不快去?”哲哲又瞪了她一眼。
“太医有没有说是皇子还是格格?”哲哲着急地问。
“够用,平时也没有多少事做。”布木布泰虽然有些纳闷,不知道哲哲突然来永福宫有什么事,但还是如实说。
此刻,她又有了身孕,这不仅让海兰珠觉得,自己离皇后,甚至太后的目标仅一步之遥了。
“如今她怀着小皇子,理应对她多加关照。你要是怀上了,本宫也让你这样!”哲哲瞟了一眼布木布泰说。
海兰珠对布木布泰一直心存嫉妒,这种嫉妒从布木布泰刚出生不久就有了。布木布泰出生后,因为一个和尚算命说她是“天降贵人”,所以自小就深得父母的宠爱,要什么给什么。
“可是……”海兰珠没有说下去。丧夫回到家里后,海兰珠也曾有过这样的念头。然而,此时的她已经25岁了,而且还结过婚。一个大金国的大汗,怎么可能娶她这样的女人?
“臣妾现在身子不方便,身边却只有明珠一个靠得住的,臣妾想……”海兰珠还没说完,哲哲便说:“知道了!只要后宫有你看得上的下人,你都可以要到关雎宫来。就是要本宫身边的,本宫也给。”
“哦?身边哪些是不懂事的?赶她们走。”哲哲一拍桌子说。
“好了,好了,你也别责怪她了,她也是为你好。这些事你应该早点和我说,不说本宫怎么知道?你现在可不能动气。”哲哲亲热地拍拍海兰珠的手说。
“宸妃娘娘怀孕啦!皇上正在关雎宫呢!”宫女说完,兴冲冲地跑了。
“这样不行!我们必须再给大汗送一个我们科尔沁的女人。只有这样,我们蒙古人拥有天下才有希望!”莽古思说。
“就用几天,过些天还让她回来服侍你。本宫知道她是跟着你从草原上来的,你们的感情不是一般的主仆感情。”哲哲的语气变得温和起来。
“什么?”布木布泰睁大了眼睛。
宸妃怀孕的消息第一时间传到皇后哲哲那里后,哲哲便兴冲冲地赶了去。宸妃一见哲哲,慌忙行礼,哲哲说:“免了免了,你现在怀有身孕,万万要小心。”
“格格,这是您的一个机会!一个成为大金国福晋的机会!”明珠激动地说。
如今,因为苏茉儿在皇位大典上的出色表现,皇太极开始来永福宫了,开始宠幸她了。不过布木布泰不敢保证皇太极会永远这样,要想99lib•net改变这种被动的局面,她必须尽快给皇太极生个皇子。当这样的竞争蔓延到她和姐姐海兰珠时,布木布泰对关雎宫的关注也就更多了。
哲哲厉声说完,又扫了扫门外苏茉儿的身影,对布木布泰说:“让那个苏茉儿进来。”
“万万使不得,皇后娘娘身边的人臣妾怎么敢要呢?”海兰珠故作惊恐状,慌忙摆手说。
不过,每当想起妹妹布木布泰,海兰珠还是有些担心,这个“天降贵人”是否就是自己前进路上的障碍呢?
皇太极之前对她冷漠的原因,布木布泰觉得海兰珠一定是知晓的。即使不知晓,她去找她,凭着皇上对她的宠爱,也应该为自己的妹妹说句好话。但海兰珠没有,布木布泰甚至觉得,也许海兰珠在背后说了很多她的坏话都有可能。
有一天,明珠在路过酋长蒙古包时,听到莽古思和赛桑贝勒在谈话,说嫁给皇太极的哲哲和布木布泰,一个完全没有生育,另一个只生了三个女儿。
苏茉儿听到这些话后,只是做个深呼吸,她不想做任何辩解,因为辩解会让她的心更痛。而看着宸妃海兰珠对布木布泰的态度,也更让她明白,皇上的妃嫔们,得宠者享尽荣华,失宠者凋零凄惨。为了不让布木布泰有悲惨的遭遇,她时刻都要提醒自己,在后宫,每一步都是如履薄冰,都要警惕警觉,方得安全。
“知道了娘娘。”苏茉儿自然明白布木布泰要的方子是什么意思。
做了皇太极的侧福晋后,海兰珠又凭借自己的美貌和善解人意,让皇太极深深为自己着迷。以至于皇太极坐上大清朝的皇位后,将她册封为东宫宸妃,成了后宫里皇后哲哲之下的第一妃,成了皇太极最宠爱的女人。
“你们都起来吧,你们这都娇贵着呢!一个奴婢,也用得着你一个主子为她求情下跪吗?不像话!”哲哲瞪了跪在地下的布木布泰和苏茉儿一眼,扭头气冲冲地走了。
明珠会意,急忙跪下说:“奴婢大胆禀告皇后娘娘,虽说宫里的娘娘们都将自己宫里的侍女派了过来,可我们宸妃娘娘使唤起来还是不顺手。”
“皇后娘娘息怒,没事,没什么事。”宸妃说完走到哲哲身边,亲热地拉着她的手,并给明珠使了个眼色。
宸妃怀孕,皇太极比以前更加宠爱她了,而皇后哲哲因为海兰珠给她带来了希望而尤其厚待,整个后宫形成了有人喜,有人悲的状况。
“进宫的时候怎么和你说的?你都忘了吗?你不记得我们科尔沁人的使命了吗?”哲哲盯着布木布泰,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皇后哲哲满脸盈笑,指指身后两个人托着的东西。
哲哲转头看着布木布泰,发现布木布泰的眼泪像珠子一样,从眼眶里滚落下来。布木布泰看着哲哲,乞求道:“皇后娘娘,要臣妾身边的谁都可以,但苏茉儿不可以,臣妾离不开她。”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