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册封女秀才
目录
第二十五章 册封女秀才
上一页下一页
苏茉儿没有说话。从明珠来说要和她竞争开始,她就想放弃了。她不愿意真像明珠说的那样,让她们成为对手。
布木布泰长松了一口气,在心里说:“我会更懂您的心的。”
“对,是皇帝大典时要穿的衣饰。皇上的已经画好了,听说皇上很满意,已经交给广储司的师傅了。”苏茉儿一想到这些就有些兴奋。
“哦?龙袍?”皇太极大感兴趣。
“是奴婢做的。”苏茉儿更紧张了。她低下头,双手无措地绞来绞去。
“不对,应该绣上八条龙!”布木布泰再次故作思索状。
布木布泰对苏茉儿赢了很高兴,但苏茉儿却有着说不出的失落。
“王爷不准备拿给宗亲们看了?还有内务府总管那里,都不给看了?”布木布泰为多尔衮把画样直接拿给皇上看有些意外。
皇太极历来喜欢听别人说他有创新精神、改革精神,布木布泰的话让他眼睛一亮:“爱妃说的极是!苏茉儿对礼仪文化确实有着相当的造诣,那就册封她为‘女秀才’吧!”
房门外躲在暗处的苏茉儿,看到布木布泰出来,才长舒一口气,迎了上去……
当晚,皇太极去关雎宫,闲聊时对宸妃说:“这个庄妃了不得,连身边的侍女都那么厉害!让朕忍不住希望大典早日到来,马上穿在身上。”
“皇上是九王之尊吗!”布木布泰也表现得很是兴奋。
九儿推门进来:“苏茉儿姐,宸妃娘娘那边来人了。”
这是他的心里话,苏茉儿在画稿上的那些注释,也让他看出了苏茉儿在书法上的功底。
明珠说完,狠狠地剜了苏茉儿一眼,这才嘭地拉开门,走了出去。门外的九儿害怕地看着明珠远去。
“因为皇上就是一条龙呀!”布木布泰认真地说。
几天后,皇太极下旨,清政府官服、妃嫔服、宫女服,全部都由苏茉儿来设计。并且因为她赢得了比赛的胜利,还给了布木布泰和苏茉儿很多赏赐。
就这样,当天晚上皇太极再到关雎宫时,宸妃便提出了这个提议,皇上当即称好,而明珠去找苏茉儿,就是去挑衅的。但当她看到苏茉儿画的那些草图后,心里既嫉恨又惊叹:“没想到她已经到这种程度了。”
明珠一听,气呼呼地说:“娘娘说的是,如果让奴婢来设计,一定比她设计得还好。”
苏茉儿和明珠的设计画样全部都被封存了起来,拿去给皇太极和其他十个人看,选出他们认为最好的设计来。皇太极虽然很想选宸妃身边的明珠设计的,但由于画样全都是打乱的,上面也没有标记,根本看不出哪些是明珠设计,哪些是苏茉儿设计的,只得作罢。
苏茉儿的心里五味杂陈。虽然不想和明珠争,但为了布木布泰,她还是要争,而且一定要争赢。
苏茉儿的话音刚落,明珠便推门进来了。
布木布泰的楚楚可怜,让她愈发显得迷人。
“找广储司的画师来帮你。我们一定要赢,只能赢不能输!明白吗?这不仅是你和那苏茉儿的比赛,还是本宫和庄妃的比赛。”宸妃严肃地说。
“那我们也找个帮手吧!不过……”布木布泰叹了口气:“广储司只有两个画得好的画师,被关雎宫找去了一个,还有九九藏书一个又是个年轻的男人。男人原本就不能常来后宫,又是个年轻男人,更不可能。”
“怎么样王爷?是不是很出乎意料?”布木布泰得意地说。
“如果皇上认可了,也就不需要给他们看了,他们也看不出什么来。”多尔衮笑了,他看着布木布泰,停顿了一下又说:“微臣现在的心情和娘娘刚刚看到时一样,需要立刻拿给皇上看。”多尔衮说完,哈哈哈地笑了起来。
宸妃一笑:“另一名画师?鲁清一可是男人,男人怎么能时常进后宫呢?而且还明目张胆地帮她们?不会的!”
“奴婢明白。娘娘,奴婢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明珠保证说。

1

“什么说法?”宸妃问。
多尔衮的桌前,摆着一堆服饰画样。他一张张地看着,越翻越快,脸上的表情也是千变万化,激动得无法自抑。
结果出来了,苏茉儿以八比二的优势,赢得了这场比赛。
“没什么!就是宸妃娘娘觉得你的女红都是我教的,怎么能让我和你平起平坐呢?所以我提出了一个建议,咱们俩比赛,公平竞争。娘娘答应了,皇上也答应了。你不会不知道吧?”
明珠听到这个结果时,脸色煞白,差点跌坐地下。而宸妃也是轻轻叹了口气,一脸的失望。
“九儿,什么事?”苏茉儿问。
说着,朝多尔衮微微一笑,走了出去。
皇太极见她如此,心想:难道是自己多心了!如果她真和多尔衮有什么,一定不会是这种表情和反应。他哈哈一笑:“爱妃,皇宫里人多嘴杂,特别是后宫,想必是朕一直以来对你宠爱有加,所以引起了一些闲话。”
布木布泰了解苏茉儿,也明白苏茉儿的心思,安慰她道:“我知道你不愿意和那丫头竞争,可你知道吗?这已经不是你们之间的竞争了,这关系到我和宸妃的竞争。如今宸妃时时得意,可我……”
明珠脸上的表情变了,她死死地盯着苏茉儿看了好一会儿,然后又一遍遍地翻着苏茉儿的画稿,慢悠悠地说:“你没听说吧,皇上也让我设计呢!”
“你不想和我比,我可想和你比呢。皇上对你称赞有加,我要让皇上知道,谁才是做得最好的。我家娘娘什么都比你家娘娘好,我和你比,也是一样都不输你。好了,我走了!”
“娘娘,就怕永福宫那边会去找另一名画师帮忙。”明珠有些担心地说。
“是的,王爷!奴婢想着皇上和王爷要是觉得皇上的服饰满意,奴婢再画其他的,其他的奴婢也有构思。”苏茉儿说。
“是有人说臣妾什么?和皇亲……”布木布泰说到这里,委屈地流下了眼泪。
明珠瞟了她一眼,冷笑道:“一起设计一起画?皇上开始是这么说的,不过呢,宸妃娘娘没答应。”
宸妃立即派人去广储司了解情况,知道广储司有两名画师不错,一位是鲁清一,另一位则是席纳布库的侄女乌尤。
“哦?宸妃娘娘来看咱们娘娘的吗?”苏茉儿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心想,到底是俩姐妹。
对于朝服的纹样,苏茉儿选用了龙纹和十二章纹样。之所以选用www.99lib.net龙纹,则是因为龙代表着天子。
一说到“称霸天下”,皇太极激动起来。他一揭被子,从床上下来。布木布泰也赶忙下床,激动地看着皇太极:“自从皇上坐上了大清国的皇位,做了很多改革,民众都称皇上英明。历代都有女才子,比如汉代的蔡琰、宋代的朱淑真、李清照等等,留下了多少千古佳话。虽然女人不能参加科举考试,但如果皇上能够打破旧规,那么……”布木布泰观察着皇太极的表情。

4

“哈哈……”明珠一瞪眼:“我当然变了,你也变了,你不是草原上那个瘦小的洗衣女了,我也不是!你跟着的是庄妃娘娘,我跟着的是东宫宸妃娘娘,这怎么能一样呢?”
苏茉儿的话还没说完,明珠的脸便沉了下来。她用手指着苏茉儿:“苏茉儿,我告诉你,别和我说这样的话,你真以为我不如你吗?告诉你,我会告诉所有的人,我明珠比你苏茉儿强很多。只有我明珠设计出的服饰才是最好的,只有我明珠设计出的,才配穿在官员和妃嫔身上。如果这事不是你早下手,皇上的服饰也没有你的份。”
……
“明珠姐!”苏茉儿叫了一声。
“什么意思?”苏茉儿不解地看着明珠。
果然,皇太极的眼睛亮了,大声说:“好!爱妃说得好!”
明珠话里带话,苏茉儿没介意,急忙给她让座。明珠并没有坐下,而是走到了书桌前,看着苏茉儿桌上摆着的那些画稿,脸色一沉。
“哦?为什么要九条龙?”皇太极饶有兴趣地问。
布木布泰和苏茉儿站在旁边。布木布泰面带微笑,好似很有把握,而苏茉儿则紧张得手心都渗出了汗。
九儿摇了摇头:“是宸妃娘娘身边的明珠,她说是来找你的。”
“哈哈哈……”皇太极兴奋异常,直接披衣坐了起来。
苏茉儿还像上次一样,找了个借口离开。在她刚刚走出房门后,多尔衮就对布木布泰说:“谢谢娘娘。”
“明珠姐,我不想和你做对手,我不设计了还不行吗?我给王爷说,我不……”
布木布泰说不下去了,眼圈一红,流起泪来。
“让奴婢和苏茉儿各做一份绘画小样,然后让皇上和宗亲及内务府去挑选,选上谁的就用谁的。”明珠说。
明珠说着,又快速地扫了一眼苏茉儿画的画稿,径直向门外走去。

2

这是在她迎接皇太极到来前,苏茉儿和她说的。苏茉儿觉得如果布木布泰说出这个想法,皇太极一定会对她刮目相看。
布木布泰没等多尔衮说完,接着又说:“好了好了!看把你吓的,和你开玩笑的。你的心意,我都明白,都明白!不过,以后没有外人的时候,不要‘微臣’‘微臣’的,我也不要‘本宫’‘本宫’的。太麻烦了。”
“那以后就不要叫本宫娘娘,叫本宫……”
“朕为爱妃做主。爱妃为朕做的,其他哪个妃子能做到?就是宸妃也做不到啊。”皇太极怜爱地说。
明珠眼珠一转:“娘娘,虽然皇上一言九鼎不能改变,可如果99lib.net我们换种说法,皇上未必会不同意。”
十二章纹样通常是指日、月、星辰、山、龙、华虫、黼、黻八章,并配有各色云朵。即便是龙纹,在不同服饰中的龙形也有很大区别。衣裳上的正龙有两条,行龙有四条;披肩上则只有两条行龙。
两个人一番温存后,布木布泰见皇太极高兴,又趁机说:“苏茉儿的才华,和中原以前的状元、榜眼比起来怎么样?”
布木布泰得意地笑了……
苏茉儿一笑:“娘娘,奴婢不用帮手,只是想要些服饰方面的书。如果有这方面的书就好了。”
苏茉儿刚刚看到明珠时的激动心情,顿时荡到了谷底,她轻轻地摇了摇头:“明珠姐,我没忘记是你教我刺绣的,永远都不会忘!我也没忘记你总是帮我,还偷偷藏点心给我吃。我一点都没忘!可……可你变了!”
“苏茉儿,现在都有人服侍了?我见你可比见我家娘娘还难。我见我家娘娘,都没人挡过我。”
苏茉儿拿给多尔衮的是四种皇帝穿的服饰画样。这四种又被分成了春夏秋冬四季,不仅每个季节所用的材质不同,甚至连衣服边缘也细心地做了区分。春夏用缎,秋冬用珍贵的皮毛;在服饰的颜色上,苏茉儿颇下了一番工夫。比如皇帝的朝服颜色,她选用以黄色为主,中间掺杂着一些明黄色;皇上祭天时的服装,则是以蓝色为主,旨在和蓝天混为一体。
第三天,沉浸在设计中的苏茉儿听到了敲门声,抬起头便看到九儿从门外伸进来的脑袋。
宸妃面露喜色,不停地点头:“这个办法不错,这样皇上也不算失言。”
从多尔衮的府里回来,苏茉儿便又将自己关进了书房,她要用最短的时间把想象中的官员服、妃嫔服和宫女服画出来。
他近期一直阴云密布的心情,终于变晴了。
布木布泰偏着头,想了想又说:“而且龙袍上还要绣上九条龙。”
关雎宫请了广储司的乌尤做帮手的事传到永福宫,布木布泰气愤地对苏茉儿说:“哼!本来设计大典服饰就没有她们的事,现在让那丫头和你比赛。比就比吧,她们还要请帮手。她们请我们也请!”
布木布泰破涕为笑,又说:“臣妾身边的苏茉儿为皇上设计的服饰,皇上可否满意?”
其实,这些也是苏茉儿之前和她说过的,目的是让她一步步地勾起皇太极的兴趣,要让皇太极知道,她布木布泰不仅仅和其他妃子一样能够侍奉他,而且还能为他出谋划策。
“闲话?”她停了一下,眼神一直没有离开皇太极,一脸的坦诚,没有丝毫的恐慌和躲闪。
明珠的眼圈一红,随即冲苏茉儿一笑:“在草原上的时候,我是把你当妹妹的。可现在是在宫里,我们就不是姐妹了,我们是对手。”
“好,好!爱妃说得好,说得真好!马上让那个苏茉儿设计龙袍。快快做龙袍,朕要在皇位大典上,穿上这龙袍。爱妃真是最懂朕的心啊。哈哈哈哈……”
“明珠姐,你还当我是你妹妹吗?”苏茉儿说完,眼泪已经扑簌扑簌地流了下来。
“龙为天子。如果皇上有件龙袍,就更能体现皇上的威严了。”布木布泰说。
苏茉儿一看急了,急忙www.99lib•net下跪说:“娘娘,您也别伤心,奴婢知道的,奴婢都明白,奴婢不会让娘娘您失望的。”
“没有没有!这本宫可不敢抢功。本宫昨天晚上才看到她的这些画样,刚刚看到时震惊不已,一整夜都没睡好,一早就拖着她拿给王爷看了。”布木布泰毫不掩饰自己的兴奋。身边的侍女能设计出如此漂亮的服饰,让她觉得很自豪。
宸妃脸上带着笑,迎合着皇太极,但心里却极度不舒服。在皇太极离开后,宸妃在明珠面前发牢骚说:“这个苏茉儿的女红当初还是你教的吧,这时候倒让她讨了个便宜,连皇上对庄妃都赞不绝口。”
苏茉儿眼泪汪汪。
“啊?”苏茉儿一愣,接着高兴地说:“真的吗?那太好了,那我们就可以一起设计,一起画了。”
“满意!非常满意!”皇太极在看到那些画样时,便啧啧称奇。
布木布泰还没说完,多尔衮的脸色一变,恐慌地连退两步:“不敢娘娘,微臣……”
“这些都是你画的?”明珠说的时候,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皇上也不信臣妾吗?”布木布泰梨花带雨,声音哽咽。
“哦?为什么是八条龙,不是九五之尊吗?”皇太极疑惑地问。
“乌尤是席纳布库的侄女,可以让她来帮忙。”宸妃说。
“想不到我们大清国会有这样的‘才女’,这‘才女’还出在朕的后宫,出在朕爱妃的身边。一个小小的侍女就有这样的才华,大清国怎能不称霸天下?”
皇位大典的官员服、妃嫔服和宫女服的设计通过竞选而得,这对刚由大金国转换为大清朝的朝廷来说是绝无仅有的。而更令大家觉得不可思议的是,竞争的是关雎宫宸妃身边的侍女明珠和永福宫庄妃身边的侍女苏茉儿。
布木布泰暗想:怪不得多尔衮说要少接触呢,看来,他是对的。
当天晚上,皇太极就来到永福宫。这是皇太极在自立皇上,册封她为庄妃后,第一次翻她的牌子。皇太极先是对布木布泰和苏茉儿大加赞赏,接着又说布木布泰总能为他分忧解难。
多尔衮正欲张嘴,布木布泰又说:“好了,我走了。”
向皇太极提出这个建议的是宸妃。皇太极在看了多尔衮拿给他的服饰绘画小样后,非常满意,赞不绝口,并同意了多尔衮提出的官员服、妃嫔服和宫女服由苏茉儿设计的建议。
从永福宫出来,明珠意识到自己原来过于自信了,苏茉儿早已不是草原上那个苏茉儿了。更主要的是,苏茉儿还会绘画。她虽然相信自己设计服饰的能力不会低于苏茉儿,但她却不会绘画。
“怎么谢?”布木布泰笑着看着他。
“哈哈……毫不逊色。”皇太极说。
她是昨天才知道的消息。皇太极对她的皇帝服饰画样非常满意,已经召内务府的人过去,拿着画样去选材质了。
“皇上,您可要为臣妾做主啊。臣妾对皇上的情意,日月可鉴!”
苏茉儿一听多尔衮这话,心情有所缓和。她长吁了一口气,抬起头来,红着脸说:“娘娘有帮我。”
布木布泰听到皇太极这么说,暗想:“果真如此。”由于早有思想准备,所以也就装出了惊愕的表情。
“哼!就是!让她们抢先了一步。可九*九*藏*书*网惜呀,皇上已经答应让那丫头设计了!”宸妃丧气地说。
皇太极说到这里,停了一下,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他看着布木布泰:“不过,爱妃平时也要多加注意,和一些皇亲……”他再次停了一下。
拉开门刚刚跨出一只脚的明珠站住了,她转头冷眼看着苏茉儿。
皇太极说的时候,紧紧地盯着布木布泰,他要观察她的表情,以辨真假。
“那行呀!你知道吗?那个年轻的画师,叫……叫鲁清一的,就是教你绘画的鲁山老师的侄子,我找人去向他借几本书来。你把需要的书名写下来。”布木布泰说完,马上叫来嬷嬷,吩咐她拿着苏茉儿开的书单去广储司找鲁清一。

3

多尔衮点了点头。他拿起那些画样,翻了翻,问苏茉儿:“除了皇上的这几套服饰,官员、妃嫔和宫女们的还没开始设计吧?”
“我不想和你比赛。你要是想做,你就去做吧。”苏茉儿不想和明珠去抢任何东西。
……
回到关雎宫后,明珠把自己的担心告诉了宸妃。
“明珠姐?找我?”苏茉儿一脸疑惑,同时又想,一定是她为上次的事内疚,便也高兴起来,连连说:“快让她进来吧!”
“这些都是你设计、你画的?没有人教你?”多尔衮看过一遍又一遍,好长时间,他才抬起头来,先是看了布木布泰一眼,接着把脸转向苏茉儿,在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番后,这才问道。
“朕相信爱妃不会和睿亲王有什么。睿亲王是朕的贤弟,屡屡立功,怎么会做这种事呢?再说了,他也不会忘记当年他额娘的事。”皇太极说这话的时候,虽然语气平和,但布木布泰依然从他的语调中听出了一丝不信任。同时,布木布泰还从他的眼神中,捕捉到了一丝凶狠。
“臣妾觉得美中不足的是没有一件龙袍。”布木布泰用拇指托着腮小声说。
“娘娘说的是。”明珠高兴起来。
“听本宫吩咐?”布木布泰喃喃一句,然后在房间里走了两步,停在他身边。多尔衮能清晰地闻到布木布泰身上所散发出的香气。
“皇上,臣妾最近一直在自责,是臣妾服侍皇上不好呢,还是臣妾做了什么让皇上不高兴的事了?皇上竟然这么久不来看臣妾。”布木布泰不失时机地问出了这句话。问的时候,她双眼含泪,一脸的凄楚。皇太极禁不住心生怜惜,他搂住布木布泰,慢慢地说:“朕前几日听到了一些闲话。”
多尔衮点了点头,走到苏茉儿面前站定说:“真是不可思议,你怎么会这些的?设计、画画,都是你自己做的?没有任何人帮你?”多尔衮还是不很相信。这娴熟的画法,让他觉得比广储司的画师都厉害。
“愿听娘娘吩咐。”多尔衮低下了头,不敢看布木布泰那如同要把他吸进去的眼神。
明珠说着,嘴角又是一扯,瞟了苏茉儿一眼:“哦,你应该还不知道,不过你很快就会知道的。对了,你没忘记吧,你的刺绣可是我教的。”
“好!微臣现在马上拿给皇上看,如果皇上满意了,皇上大典的服饰就可以完全交给她去设计了,设计好再给广储司。”多尔衮对布木布泰说。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