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设计清朝官服
目录
第二十四章 设计清朝官服
上一页下一页
苏茉儿心里一紧。虽然鲁山去世已经一年多了,但她回想起来,仍然倍觉伤感。
“皇上的称号都不叫大汗了,我们的官服当然要变,绝对不能沿用原来的。”创新派也竭力争辩。
“她可是我们科尔沁草原上最会做女红的女子。她的刺绣,简直可以说是完美无缺,而且还经常做衣服呢。”布木布泰说着,让苏茉儿打开手里的包袱,包袱里,全都是苏茉儿做的衣服。
“好了,好了,不打扰你了。你好好揣摩吧,一定会画出满意的小样的。”布木布泰一边往外面走,一边说。
苏茉儿低下头,小声说:“王爷,是奴婢做的。”
“苏茉儿,你的变化太大了,不再是草原上那个贫穷胆怯、一字不识的小女孩了。虽然你一直在我身边,可我都快认不出你来了,你比宫里的那些太傅都厉害多了。”布木布泰看着出落得亭亭玉立的苏茉儿,脑海里出现了骑在惊了的马背上抹泪的女孩,感慨道。
“她?”多尔衮有些不相信地看着她。
“嗯,奴婢一定会好好设计的!”苏茉儿握拳为自己加油。
苏茉儿回去后便开始为设计大典服饰做准备了。这几年里,苏茉儿不仅学习了满文和汉文,而且也练起了书法和绘画。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多尔衮匆匆赶去书房。看到除了布木布泰外,还有她的贴身侍女苏茉儿,苏茉儿的手里抱着一个包袱。
在苏茉儿答应后,布木布泰第二天就要带她来见多尔衮。

1

“带着蒙古服饰的特点?”布木布泰睁大眼睛,兴奋起来:“太好了,我们要从服饰上让大清国有我们蒙古族的影子。”
多尔衮刚刚听到这些话的时候,吓了一跳。他想起了自己的额娘阿巴亥,当初就是因为努尔哈赤听到有人说阿巴亥和代善来往密切,所以才废了阿巴亥大妃的身份并且赶出宫。虽然最后还是恢复了阿巴亥大妃的身份,但最终还是以殉葬为结局,而代善也因此永远失去了继承汗位的资格。
多尔衮给布木布泰写了封信让阿旺给带过去,原因是他近段时间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说皇太极之所以对布木布泰冷淡,是因为听说和他来往密切。九-九-藏-书-网
“是不错,可是……”多尔衮不知道该怎么让苏茉儿加入到设计和制作大典服饰上去。
一路上,他都在想着:我不是给她写过信了吗?她怎么这么大胆,还直接跑到我的府上来了?
整整一天时间,苏茉儿都是在书房里度过的。吃饭时间到了,九儿会给她端进去,吃完后,九儿把碗筷拿走,她又开始埋头设计、画画。晚上,她让九儿回房睡觉,自己则熬夜设计,一直忙到凌晨两三点,困了就趴在桌子上睡会儿。手边的纸是画了又撕、撕了又画,直到内心有了好的设计轮廓。
多尔衮点了点头。
苏茉儿顿时有种心潮澎湃的感觉。她拿起笔,开始在纸上飞快地画着。
然而,当他出征察哈尔部,面临危险时,布木布泰让贴身侍女苏茉儿为他送信,这份感动让压制的情感再次勃发。
苏茉儿点了点头。
“谢谢娘娘夸奖,奴婢一定会努力将它画得更好,更符合皇帝高贵威严的身份。”苏茉儿开心地说。

3

“不能这样,后宫人多嘴杂,稍有不慎,就可能害很多人。”多尔衮一想到母亲,就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离1636年5月15日的大典还有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官服、妃嫔服却成了问题。从大金国变成了清朝,从大汗变成了皇帝,怎么能没有和清朝皇帝相匹配的服饰呢?皇太极对这次的大典看得很重,甚至觉得这关系到统一中原是否顺利。
在来盛京几年后,苏茉儿的满文水平和书法就令宫里的满文老师啧啧称奇,不过她也没有忘记刺绣。为了让自己绣出的东西形象逼真,她想到了学习绘画。布木布泰知道了她的想法后,非常支持,还专门为她请了一位叫鲁山的绘画老师。鲁山曾是广储司的绘画师,又是阿哥们的老师,人好,画艺也精。
“也别让自己太累着,你已经好几个晚上没好好休息了。”布木布泰看着面容有些憔悴的苏茉儿说。

2

“不累!”苏茉儿不好意思地笑笑。
布木布泰这才放心地回房间休息。
走出书房,她还吩咐侍女九儿守在书九-九-藏-书-网房外。
“太美了!太漂亮了!”布木布泰看了苏茉儿一眼。
“对,娘娘说的是。这样就能让我们蒙古族文化融入到中原文化中去了,让我们蒙古族文化渗透进全中原人的生活中去。”苏茉儿激动得快要跳起来了。
苏茉儿见布木布泰赞同自己的意见,就有了信心,继续说:“我们蒙古族服饰中的冠帽、袍服、靴子,奴婢统统想融入到官服的设计中。”
“一定要设计漂亮、非常漂亮才行!等到我们完成了统一大业,让整个天下的子民全都穿上具有我们蒙古风格的服饰。”布木布泰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严肃起来。
皇太极一急就催促多尔衮。一直对“玉玺事件”心有余悸的多尔衮,正想完美地做成此事,获得皇太极的信任。甚至觉得皇太极之所以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他,就是对他的考验。
两种意见争得不分胜负,看着纷纷杂杂的争吵声,多尔衮心烦意乱。他挥挥手让宗亲和内务府总管先回去,自己则漫步在花园里,思忖着该听哪一方的意见。
多尔衮瞟了布木布泰一眼,马上又收回了目光,看向一边,他不敢和深情的布木布泰对视。
“带了一个人?制作服饰?”多尔衮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布木布泰越是这么想,对多尔衮的感情也就更增一分。在从阿旺那里知道多尔衮正为大典服饰的事操心时,也就想着帮多尔衮解决烦恼,最后她想到了擅长女红,甚至经常自己设计、做衣服的苏茉儿。
“庄妃娘娘!”多尔衮因为不知道布木布泰找他的原因,心里有些慌乱,叫了声后就不知道说什么了,一直低着头。
当苏茉儿把皇上的四种服饰画样摆在布木布泰的面前时,她脸上一喜。
多尔衮急了,不得不亲自出马,马上召集宗亲和内务府总管开会研究。可一个小时过去了,几方依旧吵吵嚷嚷,没完没了,争论不出个结果。
“庄妃?”多尔衮一皱眉,匆匆往书房走去。
“娘娘,您好好休息休息,奴婢什么都不用。”苏茉儿劝她回房休息。
“你总能给我预想不到的惊喜!想不到你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画出这么漂亮的皇上服饰画样来。真是太了不起了!”
可谁知那信送过去才一天,布木布泰99lib•net竟然跑到府上来了,这怎么不令多尔衮着急呢?
“既然国号都改大清了,就要和大金国区别开来。我们大清国可是要完成统一大业的,不能再局限于女真、局限于蒙古。我们还要考虑到汉地、汉人,因为以后汉人也是我们大清国的子民。”一些创新派说。
等到走出多尔衮的王爷府后,布木布泰这才对苏茉儿说:“苏茉儿,回去后你先画出个画样来,然后拿给……王爷看看。”
“没事的,需要什么,我让他们去广储司给你拿。”布木布泰安慰苏茉儿。她倒像是成了苏茉儿的侍女,不停地问她需要什么。
“娘娘,可奴婢永远是草原的女儿,是娘娘身边的侍女。”苏茉儿的鼻子一酸,泪眼婆娑。
“太好了!太好了!苏茉儿,你知道吗?这其实也是我们使命的一部分,甚至这个影响会更大。”布木布泰一把拉住苏茉儿,两个人在房间里高兴地说着、笑着。
“不,不仅仅是官服,还要妃嫔服、宫女服,都有我们蒙古族的影子。”布木布泰越说越兴奋。
“唉!可惜鲁山老师去世了,不然他肯定会给你不少好的建议。”布木布泰突然叹着气说。
“娘娘,奴婢想让清朝的官服,能有我们蒙古人服饰的特点,您觉得怎么样?”
对布木布泰,多尔衮有种无法言说的情愫,从他第一次见到布木布泰便是如此。然而,布木布泰却嫁给了他的哥哥皇太极,而皇太极最后又继承了汗位。因此,从布木布泰嫁给皇太极的那一天起,多尔衮便将自己对布木布泰的情感压到了心底,并尽量避免两个人的见面。
带着感激之情,多尔衮和布木布泰有了第一次的单独约会。两个人在月光下,用月光温酒,越聊越沉醉,在他们时不时地会心一笑中,感受着对方的那份感情。
由于心里有了大致的脉络,再一发挥想象力,将蒙古族、满族,甚至汉族的服饰特点相结合,苏茉儿的心里就有数多了,很快就描画出了简单的式样。
“多谢娘娘!微臣的确是在为大典服饰的事烦恼,不知娘娘带来的是谁?”多尔衮尽量让自己的声音随意而平淡。
为了能教苏茉儿这位不同寻常的学生,鲁山不仅把自己的休息时间全用上了,而且还送给苏茉儿很http://www.99lib.net多绘画方面的书。虽然没有绘画基础,但聪明好学的苏茉儿还是很快就学会了绘画。原本学绘画只是为了让自己的刺绣做得更完美,没想到在设计服饰、绘小样上派上了用场。
“他真贴心!怕给我造成不好的影响,希望少见面。他一定知道了我在后宫受到的冷遇,还送来一些补品为我滋补身体。”
三天后,苏茉儿拿着设计轮廓去征求布木布泰的意见。
在刚刚接到这个任务时,多尔衮马上向内务府总管交代了此事,内务府总管也将任务分配到了广储司。可一周过去了,多尔衮问内务府进度时,内务府的回答却是还没开始,没有设计方向。
多尔衮心想,正是没头绪的时候,这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便答应了。
苏茉儿首先需要设计的是皇上的服饰。设计皇上服饰的时候,在用途上她分了四种,一种是皇上上朝时穿的,这种服饰在设计和选用材质上必须肃穆威严;另一种是在各种庆典上穿的服饰,不仅要华丽高贵,还要显示出威严;还有一种就是平常穿的衣服,这类衣服最重要的是穿上舒适方便;最后一种就是外出打猎游玩时穿的衣服,这种衣服在设计上要简洁大方,穿起来行动方便自如。
而如今,已经身为清朝皇帝的皇太极,如果知道自己和布木布泰的偷偷约会,后果将不堪设想。基于这些原因,多尔衮才给布木布泰写信的,而且还在那封信上明确说了希望减少来往,以便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在让阿旺送信的时候,多尔衮本想把那条腰带也还给布木布泰的,但最终还是因为舍不得,也怕伤害布木布泰而作罢。同时,为了弥补自己的“无情”,他还让阿旺拿了一些补品给布木布泰。
昨天在收到阿旺拿过去的信和补品时,布木布泰悲喜交加。
草原上的天空蔚蓝悠远,天空上飘浮着的朵朵白云又如同一朵朵盛开的花,妖娆迷人。
之后,两个人也偶有见面,布木布泰甚至还送给了他一条她精心刺绣的腰带。手拿那条腰带的时候,多尔衮有种想要拥布木布泰入怀的冲动,但一想到皇太极,想到自己的母亲,他还是控制住了自己。
“这些是你做的?上面的刺绣都是你一个人做的?”他问。
在给苏茉儿交代了一些事后www.99lib.net,三个人便不知道说什么了。苏茉儿看出了尴尬,也想着创造机会让他们多说几句话,便找了个借口出去了。不过,她并没有走远,而是在门外不远处焦急地守望着,她要预防被其他人看到布木布泰和多尔衮单独在一起。
“王爷,听阿旺说,王爷正为制作大典服饰着急呢,本宫就给你带来了一个人。”布木布泰笑脸盈盈地说。
“王爷,庄妃娘娘来了,在王爷的书房。”侍从阿旺匆匆跑了过来,小声对他说。
布木布泰的表情很平静,没有了来前的激动和焦躁。苏茉儿长舒一口气。
“她需要什么你就帮她拿什么,这几天你就跟着她了。”布木布泰说。
布木布泰满意地点了点头,走出两步又朝九儿招了招手。九儿过去,她小声说:“你就在外面,别进去打扰她。”
布木布泰指了指旁边的苏茉儿。
“这大清国是我们女真人的大清国,依臣之见,官服还是沿用我们大金国的好。”一些保守派说。
苏茉儿知道,布木布泰是想借这件事和多尔衮见面,她想阻止,但又不忍心,只好跟着来了。
“知道了,娘娘。”九儿点头。
布木布泰好像早知他会为此担心,便说:“可以让苏茉儿先画出小样拿给你们看,如果觉得可以,她不用去广储司,只在本宫的寝宫里做就行了。”
“不管统不统一,我们都不能忘本。我们要时刻记住,我们是大金国,我们是女真人!”保守派坚持己见,毫不退让。
几分钟后,布木布泰从书房走了出来,苏茉儿急忙迎了上去。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着,苏茉儿也在祈祷,希望他们能尽快说完话。
“昨天王爷不是派阿旺给本宫送信了吗?本宫顺便问了问王爷的情况,阿旺告诉本宫,说王爷正为大典服饰着急呢,所以今天就给你找了一个能做这事的人。”布木布泰嘴里淡淡地说着,但眼睛却含情脉脉地看着多尔衮。
布木布泰的大力支持以及服饰的重要意义,让苏茉儿再次感受到了使命感,那是来自辽阔草原的使命感。她的脑海里开始浮现出一望无际的大草原,还有草原上奔腾的骏马,以及那一顶顶的蒙古包。
九儿忙不迭地点头:“娘娘放心,奴婢一步都不会离开的。”
多尔衮拿过去仔细看了看,重新打量着苏茉儿。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