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受到冷落
目录
第二十三章 受到冷落
上一页下一页
“一定要改变这种状况。”苏茉儿想。
小环说完,挤眉弄眼的。
“我要怎么提醒娘娘呢?”苏茉儿正想着的时候,布木布泰突然说:“苏茉儿,你女红做得那么好,要不也去参加制作官服、嫔妃服和宫女服吧?”
“我们真的见面了!”苏茉儿看着满脸涨红的明珠说。
苏茉儿猛地紧盯着明珠,盯了好几秒,盯得明珠心里有些发毛,脸上的笑容也在慢慢消失。苏茉儿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愤怒,她的手习惯性地伸到了怀里,攥起了拳头,突然,她的手碰到了怀里的一样东西。
明珠见到苏茉儿时,露出了她曾经的招牌式微笑,一把握住苏茉儿的手。
“是你家娘娘让你去找东宫的宸妃娘娘吧。”小环说完,用手捂住嘴开始偷笑。
“我听我家主子说了,你家主子问过她,问她为什么皇上不去永福宫,还说皇上已经很久没去了,我家主子怎么会知道呢?这种事……”明珠瞟了一眼苏茉儿,说得慢条斯理,云淡风轻,但苏茉儿听得疾风骤雨。她听出了明珠语气中的幸灾乐祸和得意。
“睿亲王是不是要出征?”苏茉儿问。她多么希望多尔衮能出征,这样他们就是想见面也见不到了。自从玉玺事件后,因为苏茉儿的及时带信而让多尔衮化险为夷,多尔衮便对布木布泰多了份感激,两个人也时不时地见面。而每当他们见面,也都是苏茉儿最胆战心惊的时候。
“好了,苏茉儿,我走了,回去好好伺候你们娘娘吧!叫你们娘娘呀,别伤心,伤心伤身。”
布木布泰坐在梳妆台前,正对着镜中的自己,想着心事。
苏茉儿看她笑得不怀好意,慢慢地说:“是呀,没错。我们娘娘和东宫的宸妃娘娘可是亲姐妹呢!”
苏茉儿愣住了。她没想到明珠会说出这种话来,一时之间倒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虽然嫁过人,而且也已经25岁了,但当皇太极看到海兰珠时,还是被她的美貌吸引住了,当即就娶了她。
苏茉儿的手在明珠的手掌里,感觉着那种温度,仿佛又回到了她们在科尔沁草原时,在洗衣房里,两个人互相帮助,互相温暖的场景。
“也是,皇上那么忙,又有她最宠爱的宸妃,怎么会想得到我呢?”布木布泰像是在和苏茉儿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九*九*藏*书*网苏茉儿觉得心里有股怒火在往上涌。别人侮辱她、骂她,甚至打她都可以,但她绝不允许别人来侮辱布木布泰。她拼命地抑制自己,脸慢慢地红了。
苏茉儿的头轰的一声。小环是怎么走的,她都不知道,只是怔怔地站在那里,直到天空阴云密布,一声响雷才让她回过神来。
“能!一定能!”明珠的语气很坚定。
布木布泰情绪低落,神情憔悴,让苏茉儿很是担心。皇太极的冷落,让布木布泰陷入到了强烈的自卑中。她不知道为何自己作为第二个进宫的侧福晋,竟然不如林丹汗的两个遗孀,更不如比自己晚来九年的姐姐海兰珠。

2

1

“咯咯咯……”小环故意笑得前仰后合。
“我们各自在上面绣上最美的画,然后当做以后见面时的礼物。”明珠说。
皇太极成了清朝的第一个皇帝,后宫里,有五位后妃受到了他的宠爱。这五位后妃均来自同一民族,同一姓氏——博尔济吉特氏。不过,这同一姓氏的后妃却又来自于两个部落,一个是蒙古科尔沁部落,另一个是察哈尔部落。
小环拖着长腔说完,走出几步,又走回来说:“对了,你们娘娘还不知道吧,我们贵妃娘娘呀,有喜了!皇上赏赐了娘娘很多珍宝。如果我们娘娘怀的是小皇子,那……”
布木布泰曾问自己,皇太极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她冷淡的,为什么冷淡,但根本摸不到头绪。她也曾去问过姑姑哲哲和姐姐海兰珠,但她们都说不清楚。
她决定去关雎宫找海兰珠的贴身侍女明珠。明珠和苏茉儿在科尔沁草原时就是好朋友,海兰珠嫁给第一个丈夫时,明珠作为陪嫁也过去了。在海兰珠的丈夫去世,重回科尔沁草原时,明珠又跟着海兰珠回到了科尔沁。直到海兰珠嫁给了皇太极,明珠也便陪嫁而来。
“小环,有事吗?”苏茉儿有些奇怪,因为以前苏茉儿和她打招呼,她都是爱理不理的。
皇太极之所以要娶这两个部落的女子,就是为了笼络蒙古民族,以便让他顺利问鼎中原,完成统一大业。
“娘娘……”苏茉儿刚刚
九_九_藏_书_网
张开嘴,便又被布木布泰打断了:“苏茉儿,不用劝慰我,我全知道。现如今,不仅宸妃,就是麟趾宫的贵妃、衍庆宫的淑妃,都比我受宠。”
布木布泰说完,眼神里露出了一丝凄楚,即使她拼命想参与政事,甚至帮皇太极解决了一些问题,但最终还是被他冷落,她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小环带着诡异的笑,悄悄走近苏茉儿。
日子在一天一天地过着,春天还没到来,树叶依旧是光秃秃的。
那是一条绚丽多彩,新颖别致的腰带,是苏茉儿花了几天几夜的时间绣出来的,一直当宝贝一样放在枕下,今天想着来找明珠,便揣在了怀里,没想到倒为她解除了尴尬。
四妃中,东宫(关雎宫)是宸妃海兰珠。海兰珠是中宫皇后哲哲的侄女,也是布木布泰的亲姐姐。
布木布泰转头看着苏茉儿:“去哪里了?”
“我们还能见面吗?”苏茉儿问。
苏茉儿思索开来:如果自己参与进去,做得很完美的话,是不是能引起皇太极的注意,进而让皇太极对布木布泰重新重视起来,重新宠幸呢?
“知道就好!”苏茉儿冷冷说完,转身要走。小环跟了上来。
“苏茉儿呀,你这是去干什么呀?”
“这段时间不用出征,他要准备皇上大典的事情呢。”布木布泰一说起多尔衮就满脸喜色,在苏茉儿面前毫不掩饰。
受宠的五位后妃,其中之一就是皇后博尔济吉特氏哲哲,也就是布木布泰的亲姑姑。哲哲在皇太极继承汗位后,成为了中宫,也就是清宁宫的大福晋。在皇太极登上皇帝宝座时,自然也就成了中宫皇后。
皇太极已经成为了大汗,而且有野心征服天下,所以科尔沁人不能放手,一定要抓住皇太极,一定要给皇太极生下一个有着科尔沁草原人血脉的儿子。于是,为了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科尔沁酋长和哲哲及布木布泰商量后决定,让布木布泰的姐姐海兰珠嫁给皇太极。
“娘娘。”她的鼻子一酸。想不到后宫这么势利,皇上冷落的妃子,连下人都看不起。
“那皇后娘娘不也是你家娘娘的亲姑姑吗?不过……”小环四下看看,小声道:“听说皇上好久没去你们永福宫了?皇后娘娘和宸妃娘娘没帮你家娘娘说说好话?”
苏茉儿带着失望和伤九*九*藏*书*网心,和明珠分了手,缓缓地向永福宫走去。她想不明白,宸妃为什么要把布木布泰的话说给自己的侍女听。明珠那带着讥讽和幸灾乐祸的话语,让她觉得布木布泰受到了侮辱。
“皇上会来的。”苏茉儿说完这句话,便知道说错了。果然,布木布泰冷冷一笑:“你不觉得我们永福宫已经成了冷宫了吗?”
“我跟你说吧,皇上喜欢温柔的女人,我家主子就很温柔,所以才会被皇上这么宠爱。你看我家主子还没你家主子来宫里早呢,可已经是东宫娘娘了。”明珠又说了一句,随即笑了。
次西宫(永福宫)的庄妃,也就是布木布泰。
看着布木布泰紧张、激动的样子,苏茉儿却为她担心起来。她突然想到,皇太极对布木布泰这么冷淡,会不会和多尔衮有关呢?
……
“你既然来找我了,我不知道这么说对你们主子有没有用?”明珠又说了一句,然后微笑地看着苏茉儿。
因为各自伺候着不同的主子,住在不同的寝宫,苏茉儿和明珠很少往来。
“制作官服、嫔妃服、宫女服?什么意思?”苏茉儿还没弄明白。
和哲哲一样,布木布泰和皇太极结婚九年,一直到1634年,除了生下三个女儿外,未能产下一子。这对于科尔沁人的酋长及布木布泰和姑姑哲哲来说,绝对是种沉重的打击。
听到叫声,苏茉儿回头一看,是西宫贵妃身边的侍女小环。
苏茉儿的脸涨得通红,她小声怒道:“谁在背后再乱嚼舌头,说主子们的坏话,我就告诉皇后,看皇后怎么处置她们。”
“没事,随便转转。”苏茉儿不想和她说话。
“明珠姐越发漂亮了。”苏茉儿想。
“宸妃娘娘?”苏茉儿的脸一下子变得煞白。
皇太极对海兰珠的宠爱,以及对布木布泰的冷落,让这对亲姐妹之间的感情产生了微妙的变化。虽然皇太极在布木布泰的心中并非真爱,但面对这样的冷落,还是让她倍感失落和伤心。
“好,你好吗?”苏茉儿说完,眼圈红了。
在科尔沁酋长家时,那个帮自己洗衣服,替自己说话的女孩又浮现在了苏茉儿面前。苏茉儿脸上的神色慢慢变得温柔起来,她放开了怀里紧攥的拳头,慢慢地说:“我不是来问你这件事的。我只是想来看看你,我们很久没见了。九*九*藏*书*网我有个礼物要送给你!明珠姐不知道还记得吗?在我离开草原,和格格来盛京前,你送过我一条腰带。你当时说让我绣好后送给你,我早就绣好了,也一直带在身上,想着找机会给你。今天就是专门来给你送腰带的。”苏茉儿说着,从怀里拿出了那条腰带。
“好了,好了,我要走了。这几天我们宫里呀,忙得很,娘娘们争着抢着来恭贺呢。”
“你找我有事吧?”明珠问完,放开了苏茉儿的手。
“我也很好。”明珠说着话,上下打量着苏茉儿。
明珠尴尬地笑笑。
布木布泰越发焦虑,甚至整夜整夜地失眠。这一切,都被苏茉儿看在了眼里,也放在了心上。
“不会的,明珠姐不是这样的人,绝对不是!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苏茉儿拼命地说服自己,但却又怎么都无法说服。
“皇上那么宠爱宸妃,宸妃一定知道。宸妃那么信任明珠,明珠想必也会知道原因的。”苏茉儿抱着这样的想法,去了关雎宫。
布木布泰受到侮辱,比她自己受到侮辱还让她难受。
“是想问皇上为什么不去永福宫,不宠幸你家主子的事吧。”明珠的一个嘴角一咧,露出一副奇怪的表情。
小环说的时候,眼皮不停地上下翻着。
“那个……那个我给你的腰带也绣好了,只是……只是走时忘了拿。”明珠说完,脸红得像是蒙上了一块红纱布。
小环得意地笑了。
海兰珠嫁给皇太极后,也就形成了姑侄三人同侍一君的情况。不过,这在满洲人和蒙古人中是很正常的事,更不要说还有着政治原因。
苏茉儿未置可否。
西宫(麟趾宫)是贵妃那木钟。她是蒙古阿霸垓郡王额齐格诺颜之女,也曾是林丹汗的福晋。林丹汗死后,其部落和族人全都投顺后金,随后她也被皇太极纳入后宫。
“哟,哟……”小环装作很害怕的样子,连连退后两步,捂着胸口,好一会儿才又走到苏茉儿面前:“苏茉儿,咱们呢,都是下人,下人哪敢说主子的坏话呀。莫非你是想告宸妃娘娘不是?”小环双眼一直盯着苏茉儿的脸。
布木布泰把苏茉儿一把拉到身边,小声地说:“多尔衮,给我带信来了。”
“苏茉儿。”
海兰珠在布木布泰嫁给皇太极之后不久也嫁人了,不过,没两年,她的丈夫就去世了,海兰珠重新
99lib.net
回到了科尔沁草原。

3

“是啊,我倒是忘了,宸妃娘娘和你家庄妃娘娘可是亲姐妹呢。”小环的笑声突然停住了,一脸认真地说。
当时,苏茉儿和明珠眼泪汪汪地看着对方,互换腰带。
“清政府需要新的宫服、嫔妃服和宫女服。皇上把这事交给多尔衮王爷负责。这事很急,睿王爷正焦头烂额呢。我看你这么多年,也没断过做女红,要不帮帮他吧。”布木布泰说。
在这四妃中,皇太极最宠爱的是海兰珠,也就是布木布泰的姐姐。布木布泰的姐姐海兰珠之所以能嫁给皇太极,也和哲哲及布木布泰嫁给皇太极的目的一样,为了使命。
温柔聪慧的海兰珠,很快就成了皇太极后宫中最受宠的一个。
苏茉儿冷冷地看着她。
苏茉儿小跑着回到了永福宫。在进布木布泰的房间前,她长吸了一口气,她不能让布木布泰看出她的异样来。
“你好吗?”明珠说,声音依然温婉。
然而,令布木布泰没有想到的是,皇太极在接连收纳几个妃子后,布木布泰的地位也在层层下降,由原来的二福晋,到皇太极称帝时,后宫的一后四妃中最不受宠的那个。
“出去转了转,外面下雨了呢。”苏茉儿说完,好奇地看着布木布泰:“娘娘您这是……”
“娘娘,快回屋吧!”苏茉儿贴心地为她披上了一件衣服,劝她道。
布木布泰轻轻叹了口气,转身问苏茉儿:“皇上有一阵子没来了吧?”
布木布泰站在永福宫外,静静地看着枯枝发呆。虽然已过寒冬,但即将到来的夜晚,那嗖嗖的冷风,还是让布木布泰禁不住打了个寒噤。
“娘娘。”苏茉儿叫。
“有点事。我是……”苏茉儿咽了口唾沫。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因为明珠虽然和以前的区别不大,但不知道怎么回事,总让她有种距离感。
“苏茉儿,对不起,我没有……”明珠早已忘了在科尔沁草原上,和苏茉儿分别时,她们各自赠送给对方腰带的事,而且那条腰带,在她来盛京前,就已经丢掉了。
次东宫(衍庆宫)是淑妃巴特马·璪。她和那木钟一样,也曾是林丹汗的福晋,后被皇太极纳入后宫。
明珠盯着那条腰带,盯着腰带上绣着的醒目的“明珠”两字,一下子不好意思起来。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