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苏茉儿传信
目录
第二十一章 苏茉儿传信
上一页下一页
“事情怎么样了?”多尔衮问。
多尔衮再次回忆起他和多铎在看传国玉玺时,豪格冲进军帐的情形,他懊恼地用拳头捶了捶自己的脑袋。
“什么从长计议,从长计议的,你每次都说要从长计议,结果机会全都失去了。现在这是多好的机会呀,玉玺就在我们这里。你不是说玉玺在谁那里,谁就是真命天子吗?如果这次不把握机会,以后可就没有机会了。”多铎吼道。
“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了吗?”皇太极说得不慌不忙。
天越发地黑了,只有几颗星星在闪烁。又累又饿又渴的苏茉儿没有丝毫的停歇,一直不停地催马快奔,心急如焚。
“额娘,给你报仇的机会来了。”多尔衮喃喃自语道。
多铎不说话了,瞪着多尔衮。
“他可能知道什么了!”多尔衮一脸凝重。
“王爷,我……我有东西要献给王爷!”额哲用颤抖的声音说。
……
多尔衮摸了摸怀里的宝贝,心想,难道他要赶在我们之前回盛京给皇太极汇报?难道他确定我拿到了玉玺?
多尔衮说着,已经拿出了酒来。
“下令吧!我们在此直接称王,然后打到盛京。”多铎激动起来,他一直在等待这个时刻。

1

苏茉儿答应一声出去了,在她正往皇太极的书房方向走的时候,看见了行色匆匆的豪格。
“什么东西?”多铎大吼一声。
“明天我们就回盛京……”多尔衮的话还没说完,多铎又急了:“回去?那这玉玺……”
“没有……没有……人知道。这是我父汗……交给我的,是……”额哲的话还没说完,多尔衮便用手制止他说下去。
“他们出征回来了?”苏茉儿转身准备回寝宫给布木布泰汇报时,走出两步又停下了。
“大点声!”多尔衮一挥手,九-九-藏-书-网只见一道亮光闪过,那把发着寒光的刀被扎进地上,刀身微微颤动,刺眼的光让额哲禁不住用手护住了眼睛。
“一不做二不休,我们马上反。”多铎刷地一下,抽出了腰间的刀。
“你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什么事都不知道,让我好好想想。”多尔衮沉思了片刻说。
“什么东西?”多尔衮声音虽小,但却充满杀气。
布木布泰在多尔衮出征察哈尔部后,整天坐立不安,焦躁地走来走去,时不时去皇太极和哲哲那里走动,想要打听一些关于多尔衮的消息。
苏茉儿略一沉思,悄悄跟上了豪格。她看到豪格进了皇太极的书房,苏茉儿便躲在一个无人的窗口,将耳朵贴了上去。
“父汗,多尔衮、多铎两兄弟有谋反之意。”是豪格的声音。
“豪格?”多铎四下看着,刚刚出发的时候不是还在吗?他想。
“可是……他……”多铎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因为他知道多尔衮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
半天没见回答。皇太极放大了声音,又问了一遍:“额哲呢?你就没有审问额哲吗?”
多铎回头一看,豪格正站在军帐门口,紧紧地盯着他和多尔衮。
“额……额哲……等我去见他……他……他已经用他的腰带,上吊自杀了!”豪格的声音越来越小,他不敢说他喝醉了酒,等他醒来再去见额哲时,额哲已经上吊死了。
多尔衮意识到那就是他正在寻找的东西,心开始狂跳。他一把夺过那件东西,摸了一下,确认是自己想要的后,塞进了怀里。
“叔父,听说额哲和几大部落首领都被抓起来了?”豪格嘴里说着,但眼神却一直盯着多尔衮刚刚塞传国玉玺的地方。
“说不定已经回到盛京了,而且说不定皇太极已经知道我们拿到传国玉玺了!”
“赶快找!”多尔衮的脸色有些
http://www.99lib.net
变了。
“格格,不要担心。十四王爷那么聪明的一个人,再加上豪格也去了,他不会贸然行事的。而且也不一定能找到传国玉玺。”苏茉儿安慰布木布泰。
苏茉儿长长地松了口气,脸上露出了微笑。
“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准靠近!”多尔衮命令道。

2

多尔衮摇了摇头。
“先当没这回事,就说没拿到玉玺,到时候见机行事。”多尔衮说着,大踏步走了。他也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决定对不对,会不会像多铎说的,失去了最好的机会。
多尔衮随即叫来手下,让他带走额哲,并且指明单独关押。
“我马上带人把他们抓起来!应该没跑多远!”多铎说。
“那怎么办?”多铎急了。
多铎再回军帐时,只见多尔衮端坐帐中,独自饮酒,神情紧张。
“豪格呢?”多铎刚问出口,便见多尔衮旁边的地上,躺着的正是豪格,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
“皇太极凶残奸猾,即使助他坐上大汗位置的其他三个贝勒,他也不放过。两个被杀,一个退隐才能活下去。我们稍有不慎,都可能导致亡命,那额娘也就白死了。”多尔衮说着,声音开始哽咽。
“可你知道额娘被逼后甘愿殉葬又是为什么吗?”
“不会喝酒还爱喝酒!那个传国……”多铎还没说完,便被多尔衮拿眼色制止住了,他轻轻说了声:“隔墙有耳”,接着便率先走出了军帐,多铎跟了出去。
当一件梦寐以求的宝贝真正摆在面前的时候,多尔衮突然有些无措起来。他的整个身体,包括内脏都在激烈地抖动着。
多尔衮这下从怀里取出用黄绸缎包着的玉玺,递给了多铎。多铎抚摸着,欣喜若狂。
在让自己的心情稍稍平静后,他命人将多铎九_九_藏_书_网叫了进来。当多铎也看到那枚传国玉玺时,激动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报上名来!”多尔衮厉声道。
豪格嗜酒,一闻酒香,眼睛都亮了,刚刚的警觉和父亲皇太极交代他的事,全都忘了。
“不会……我绝对不说!绝对不说!”额哲的身体随着地上宝刀的震颤而颤动着。
“但愿他们没得到。那玉玺我看就是不祥之物!”布木布泰双手合掌祈求完,又对苏茉儿说:“你再到处转转,有什么情况及时汇报给我。”
多尔衮却摇了摇头,慢慢说:“不妥!这事还需要从长计议。”
突然,前面有点点亮光,她心一喜,狠狠抽了马一鞭,马狂奔起来。离亮光越来越近了,透过那一把把火把,她看到了那张令布木布泰一直担心挂念的男人的脸。
多尔衮给多铎使了个眼色,让他先带其他人出去。多铎领悟到了多尔衮的意思,留下额哲,带着其他几个人走了。多尔衮随即又令军帐里的随从也离开。
多尔衮看着多铎:“还记得额娘是怎么死的吗?”
“豪格怎么会在这里?如果出征都回来了,豪格不应该一个人在这里出现。”
“是四大贝勒逼死的!我永远都忘不掉!”多铎瞪着多尔衮。
天渐渐黑了下来,骑着马狂奔的苏茉儿越发急了。她一方面担心错过了多尔衮他们,另一方面又担心布木布泰在寝宫里着急担心,会不会冲动地跑去皇太极那里替多尔衮求情,如果那样,那可就糟了。
多铎答应一声,派几名手下一起寻找。
苏茉儿冲向多尔衮的府里,在听说多尔衮还未回来时,她灵机一动,向多尔衮的府上借了一匹上等好马,然后又写了封信让多尔衮府里的侍女给布木布泰带去,最后骑上马奔了出去。她要赶在多尔衮和多铎回来之前,告诉他们这个消息,让他们有所准备。
额哲刚刚被带出去,多九九藏书尔衮便急急忙忙地打开了黄色锦缎,展现在他面前的就是那枚传国玉玺。
额哲和几个部落首领被多铎悄悄带到了多尔衮的军帐中。
“不可轻举妄动!”多尔衮小声怒喝。
“那……那该怎么办?”多铎好一会儿才问。
多铎紧张地看了多尔衮一眼,多尔衮没有看他,笑着对豪格说:“贤侄,这次出征你辛苦了!如今打了胜仗,察哈尔部也归我们大金国了,我们叔侄两个先好好喝上一杯!额哲关起来是跑不掉的,等会儿带他过来给你看。”
从察哈尔部回盛京的路上,多尔衮忽然发现豪格和他的几个随从不见了,急忙问多铎:“豪格去哪里了?”
“没有看到,只看到黄色的锦缎。”豪格说。
“为了能让她的三个儿子好好活下去。”多尔衮说完,眼睛里蒙上了一层雾,多铎的鼻子也是一酸。
趁豪格不注意,多尔衮给多铎使了个眼色,悄悄做了个砍头的动作,多铎领悟,转身走出了军帐。
“额哲。”额哲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说。
“豪格不见了!和他一起不见的,还有他的两名侍从、三名护卫。”多铎急匆匆地过来,给多尔衮汇报说。
多尔衮和多铎、豪格领军第三次出征了察哈尔部。看着气势汹汹的金国将领,林丹汗的儿子额哲吓得躲在军帐中不出来,其部下也没战几个回合便节节告退,招架不住了。怕得到和父亲林丹汗一样的下场,额哲很快就率领部下和民众投降了。
多尔衮手握明晃晃的刀,凌厉的眼神从跪着的察哈尔部每个将领的脸上瞟过,最后停在额哲的脸上。额哲吓得脸色苍白,冷汗直冒。
他快速地朝军帐外看了一下,确认没人看到、听到后,这才平复了心情,慢慢走到额哲面前:“你进献的这个东西还有谁知道?”
“这……这就是传国……传国玉玺?”多铎因为激动,整张脸都开九九藏书网始抽搐。他伸出手刚刚触到传国玉玺,突然被多尔衮夺了过去,藏在了怀里。多铎张嘴正要说话,只见多尔衮站起身来说:“有事吗?”
“哦,额哲被关起来了,准备回盛京交给大汗听候发落!”多尔衮尽量用淡淡的语气说。
“这件事谁也不能跟谁说,不然……”多尔衮再次将刀插在地上,刀尖震颤着,发出了刺耳的声响。
“难道他们已经举兵谋反了?”这是她最不想看到的,苏茉儿恨不能飞起来。
“有!额哲被抓后,我被他们派去收缴物品,等我收缴完,看见多铎急匆匆地进了多尔衮的军帐。我悄悄跟上去,在军账外只听里面有耳语,却听不清说些什么。等我冲进去时,发现他们俩的神色不对,多尔衮还把一样东西快速地塞进了怀里。”豪格说。
布木布泰原本想让苏茉儿在多尔衮未出征前,提醒他千万不要谋反,皇太极已经有所提防。但当苏茉儿去多尔衮的府上时,才知道他和多铎已经出发了。

3

“东西?什么东西?”皇太极的声音有些激动。
书房里一片寂静。苏茉儿一句都听不到了,她的心跳得厉害,慢慢退了出去。她想去向布木布泰汇报,但又怕错过了机会。
多尔衮又重重看了他一眼,多铎又加了一句:“神不知鬼不觉!”
“解决了!那传国玉玺呢?”多铎着急地问。
汗水浸透了她的衣服,离盛京也越来越远了。
“是……”额哲颤抖着手,从怀里慢慢摸出一个用黄色锦缎包裹着的东西。
等到军帐中只有他和额哲的时候,多尔衮从地上拔出刀,走近额哲,用刀尖顶着他的下巴。额哲浑身颤抖,额头上的汗一股股地流了下来。
“侄儿想见见罪犯。”豪格说。
“锦缎?黄色的锦缎?莫非是……”皇太极沉吟片刻又说:“那额哲呢?”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