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辅政
目录
第十九章 辅政
上一页下一页
两名宦官逃回北京后,把皇太极两员大将的话禀报给了崇祯皇帝。原本朝中就有很多人因为袁崇焕受到崇祯皇帝的宠信而嫉恨,此时更是落井下石,纷纷“揭发”袁崇焕,找出了他种种“叛敌”的证据。
皇太极继承后金政权后,最高兴的莫过于科尔沁酋长莽古思和女儿哲哲了,他们觉得自己的宝押对了。
皇太极没说话,陷入了沉思。
“对,奴婢也是这么认为的。”苏茉儿说。
哲哲的担心也是布木布泰的担心。为了想办法逗皇太极开心,布木布泰和苏茉儿亲手做了美食,布木布泰还亲自给皇太极送到书房。
第二天,皇太极再次举兵伐明,而且还带上了上次战争时捕获的两名明朝宦官。攻打不久,皇太极佯装节节败退,随即下令撤兵。撤退中,他命令手下两员大将高鸿中、鲍承先故意靠近两名宦官,耳语道:“大汗这次撤兵是有预谋的。前不久,大汗跟袁将军派的人谈了很久。袁将军和咱们大金国有密约,图明的事很快就要大功告成了。”

3

“智取?”布木布泰的眼神亮了一下。
“明朝皇帝生性不疑吗?臣妾却听说明朝皇帝都生性多疑呢!”布木布泰又看了皇太极一眼。
“所以要做一件让他们服气的事。”布木布泰的眼神少了在草原时的单纯清澈,多了一份机警和锐利。
“看到大汗和格格心绪不安,奴婢心里着急,便去打听了一下。听说大汗是在伐明时遇到了袁崇焕,久战不胜,所以才……”苏茉儿还没说完,布木布泰便恍然大悟地说:“哦,怪不得。和袁崇焕,已经不仅仅是一场战争了,还关系到尊http://www.99lib.net严和自信。也许大汗是想到了父汗……所以心情烦躁。”
“那就是说,如果能帮助大汗解决掉袁崇焕的问题,不就解除大汗的烦恼了吗?”
“多疑?曹操?”皇太极沉吟着。
“奴婢曾看过《易经·比卦》里有句话:‘疑中之疑,比之自内,不自失也’。意思是说,在欺骗敌人的手段中,有时不妨布置一次‘迷雾’,然后利用敌人内部的矛盾来为我们服务。”
皇太极不敢想象。在经过一个晚上的思索后,他下令撤兵。他要保留实力,改变策略来应对袁崇焕。
母凭子贵的大妃阿巴亥尚且如此,布木布泰以后的路有多艰难可想而知。
如果继续攻打,必定损失惨重,甚至还可能落到父亲的地步……
……
布木布泰放慢了按摩的速度,慢慢说:“明朝皇帝很信任袁崇焕吗?”
这一晚,布木布泰在给皇太极侍寝的时候,看见他唉声叹气,情绪低落,便柔声说:“大汗,您是在为明朝将军袁崇焕而烦恼吗?”
“这就是……”布木布泰停下来,看着苏茉儿。
皇太极没费一兵一卒,就让明朝损了一员大将。清除了袁崇焕这个障碍后,皇太极兴奋异常,对布木布泰也是刮目相看,再遇朝中政事,也会和她说了。
布木布泰继续说:“记得阿布给臣妾讲过,魏吴对峙赤壁的时候,曹操的谋士蒋干因为和东吴的都督周瑜有交情,曹操就派蒋干以访友为名去见周瑜,目的是刺探军情。周瑜识破了蒋干的来意,于是将计就计,佯装热情接待,甚至还和蒋干同床而卧。睡到半夜,周瑜的军士故意说有要事相告,周瑜就离开了。蒋干起床在翻周九九藏书网瑜案头的书时,发现了一封信,里面是曹操的水军将领蔡瑁、张允给周瑜的投降信。蒋干不知中了计,偷了信逃回曹营,将信交给了曹操。曹操看后大怒,马上杀了蔡瑁和张允。水军将领死了,也为曹操的赤壁大败埋下了祸根。”
“宫里的争斗太残酷了!格格……我们以后一定要多加小心。”苏茉儿亲眼见证了四大贝勒逼迫阿巴亥殉葬,受到了莫大的触动,有天对布木布泰这样说。
布木布泰惊喜地看着苏茉儿,高兴地说:“对!说得好!《孙子·用间》中也有这样一句话:‘反间者因其敌间而用之’,意思是说,收买或利用敌方派来的间谍为我方使用。”
布木布泰对皇太极继承后金汗位,既高兴又忧心。高兴的是离实现蒙古人的使命又进了一步,忧心的则是多尔衮。多尔衮在皇太极继承汗位的同时,不仅失去了本该属于自己的大汗位,而且连母亲也被强行要求去殉葬,布木布泰无法想象他是如何承受这一切的。
皇太极又叹了一口气:“这个人虽然只是进士出身,却很擅长打仗。他将这辽东一带守得固若金汤,难以攻破啊!”
“让他们服气的事?”苏茉儿思忖着。自从来到盛京,苏茉儿便凭着自己的聪明好学,学会了满文,看了很多书,在快速成长中,也越来越成熟了。
“明朝皇帝真有这么信任他吗?”布木布泰假装无意,拖起了长长的音。
“如今的崇祯皇帝非常信任他,还给了他尚方保剑。这样的将军,谁又不信任呢?”
苏茉儿高兴得直点头。
“在后宫生存,需要有自己的资本。有些是母凭子贵,有些是凭美貌。但我觉得这些都不可靠,都有可能会失去
藏书网
。要想永久拥有资本,那就是参与政事!”这是布木布泰在皇太极继位后,深思熟虑后得出的结论。
“真正实现蒙古人统一天下的使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除了给大汗留下血脉,为他生养个儿子外,最好还能参与政事。有了政权,才可能不受人摆布。”布木布泰轻轻说。
布木布泰失望地走出书房,回到自己的寝宫。苏茉儿端来茶点给她,她摇头叹息:“放下吧!我也没有胃口。”
“哦?福晋好像话里有话!”皇太极笑了笑,看了布木布泰一眼。
两名宦官大吃一惊,在看押他们的将领不注意时,逃跑了。他们不知道,这一切都是皇太极设的局。
看着平常自己最爱吃的美食,皇太极依然摇摇头,称没有胃口,甚至还不耐烦地挥手让她出去。
皇太极大惊:“福晋从何而知?”
苏茉儿点了点头。她想,如果当初阿巴亥不仅仅只是努尔哈赤的一条藤,四大贝勒未必敢对她下手。
“格格,从您上次给奴婢说了袁将军的事后,奴婢就对这人做了一番了解。此人忠诚机敏,非常有智慧。从两位大汗和他交战都不赢反输来看,想要强攻,胜算太小。那么不能强攻,何不智取?”
布木布泰叹了口气,皱着眉说:“大汗整天这样。大金国的内政刚刚安定,长此以往,要出事的。”
“是不容易,但我们可以想办法呀。”布木布泰觉得只要想做,没有做不到的事。
“哦?”布木布泰看着苏茉儿:“为什么这么说?”
皇太极回到盛京后,寝食难安,精神萎靡不振。哲哲问他为什么事烦恼的时候,皇太极总是摇摇头不回答。看着他整天待在书房愁容满面,哲哲便去找布木布泰,让她想想办99lib•net法,缓解皇太极的焦虑。
“如何智取?”她问苏茉儿。
“反间计!”两个人一起说出了这三个字。
哲哲还有一份担心,怕皇太极也像努尔哈赤一样,突然病倒,突然离去。因为不管是她还是布木布泰,都没有为皇太极生下一子。
皇太极点了点头。
“记得我和你说过的明朝大将袁崇焕的事吗?”布木布泰问。
此时的苏茉儿,读过大量的书,早已不是草原上那个只会洗衣做饭、做女红的小女孩了。
“对!所以他是我们后金政权的最大敌人,是我们的心腹大患。如果我们能把这个人除掉,你说大汗、国亲和大臣们还会说什么呢?”布木布泰冷笑一声道。
皇太极长叹一口气,没有说话。
“这袁崇焕难道是我们大金国的克星吗?”皇太极一想起父亲是因为和袁崇焕交锋的惨败而导致了生病去世,心就戚戚然。
“大汗何曾为谁烦恼过?却为这个袁崇焕烦心,他很厉害吗?”布木布泰故意说。
“后宫参政!大金国能容得下吗?即使大汗允许,国亲、大臣们愿意吗?”苏茉儿有些担心。
“是呀,稍有不慎,命都没有了!”布木布泰重重地叹了口气,把脸转向了一边。

2

“这个袁崇焕是满洲进军中原,实现统一大业的最大障碍。”苏茉儿说。
“格格,您还是吃点吧,有什么事解决不了的?犯不着和吃作对。”苏茉儿说。
1629年,皇太极大举兴师伐明,亲自带兵驻扎在了离北京城仅有两里路的地方。明朝上下大惊,皇帝马上命令总兵满桂挂帅出征,结果被皇太极的金兵打了个落花流水,满桂也受了伤,带着残兵败将躲进99lib.net了北京城里,等待救援。
“江山刚刚稳定下来,大汗千万不能出事。”哲哲最后说。
“想要得到天下,袁崇焕却成了绊脚石啊。”
布木布泰加快了按摩速度,轻描淡写地说:“记得阿布曾给臣妾讲过曹操的故事,曹操也是个多疑的人呢!”
“可是……哪有那么容易。”苏茉儿叹了口气。
苏茉儿看着布木布泰,心里为她担着心。虽然布木布泰已经贵为大金国大汗的侧福晋,但阿巴亥的命运,还是让她心有余悸。
皇太极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对!反间计!自古以来,反间计在战争中百试不爽。袁崇焕的骨头不是很硬吗?我们不是很难从外面攻破吗?那我们不如从内部将他瓦解。”布木布泰兴奋不已。
一向刚愎自用、疑心很重的崇祯皇帝,即刻召回袁崇焕问罪,并且不听他的任何辩解,将其凌迟处死。
皇太极恍然大悟,惊喜地看着布木布泰:“反间计。利用君王对大臣的怀疑。好!妙!太妙了!”皇太极大喜。
“臣妾看大汗近日茶饭不思,闷闷不乐,想必遇到了什么难事。再一想,前几日大汗伐明,遇到的正是袁崇焕。想必大汗没有大胜而归,所以为此烦恼。”布木布泰一边轻柔地给皇太极按摩,一边说。
解除了烦恼的皇太极,这一夜和布木布泰极尽缠绵。
苏茉儿点了点头。
“大汗是为袁崇焕的事烦心吧。”苏茉儿突然说。
布木布泰说完,皱眉思索。

1

袁崇焕在得知皇太极入关后,也是大吃一惊,随即带领将士从宁锦赶到北京支援。皇太极没有想到,他和父亲努尔哈赤一样,竟然无论如何都攻不破袁崇焕的阵仗。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