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阿巴亥殉葬
目录
第十八章 阿巴亥殉葬
上一页下一页
“这种场合不适合他们来。”阿敏说完,看着代善。代善看了看莽古尔泰,原本说好让他宣布的,但他实在说不出口,也怕此事如果由自己来说,阿济格、多尔衮和多铎知道后会恨自己。
“是什么?”皇太极紧张地看着阿巴亥。
布木布泰皱着眉想了想:“难道大汗所立之人不是贝勒爷?”
布木布泰的手冰冷,苏茉儿双手握住她的手,小声说:“不用担心,贝勒爷不会把王爷怎么样的!所以才会决定让大妃……”
皇太极的额头渗出了汗,他喃喃道:“父汗竟然……竟然……”
几天后,皇太极坐在了金碧辉煌的崇政殿大汗宝座上,接受了众臣的朝贺。听着“大汗万岁”的欢呼声,皇太极傲视群雄,在心里说:“我要的不仅是大汗,我要的是天下!我一定要得到天下!”
阿巴亥还在想着怎么回答,岸边又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她突然一激灵,冲皇太极点了点头,一字一句地说:“大汗留有遗命!”
各怀心事的众人回到了盛京,当着宗亲和大臣们的面,阿巴亥说:“大汗临死之前,留下遗命,将大金国的汗位传给……”
莽古尔泰的这句话正中皇太极的心思,他看了看阿敏,犹豫了片刻,最后一咬牙,点了点头。

3

皇太极轻吁一口气,把手从刀上拿开,点点头,大声说:“额娘放心,两位弟弟,我一定会善待他们。”
“父汗可留有遗命?”
那些将士进了阿巴亥的正厅,苏茉儿悄悄趴在窗口,朝里面看着。她看到了一脸凝重的阿敏、代善、莽古尔泰和皇太极及随从,并没有多尔衮、多铎和阿济格三兄弟,也不见阿巴亥。
“快去吧!”布木布泰催促着苏茉儿,生怕错过了皇太极和其他贝勒杀害多尔衮的时间。
“父汗可留有遗命?”皇太极又问了一声。
布木布泰思考着说。其实她在心里还有一个人选,那就是备受努尔哈赤宠九九藏书爱的多尔衮。布木布泰在感情上倾向于多尔衮继位,但在理智上,她又希望皇太极能登上大汗位置。
“父汗临死前,四阿哥也在吗?”任性急躁的多铎突然瓮声瓮气地问。
阿巴亥再次停了下来。
“什么?”阿巴亥大叫一声,站立不稳。
努尔哈赤的胞弟舒尔哈齐的长子阿敏和其他人则在盘算着,努尔哈赤临死前有没有留下遗命,留的遗命到底又是什么?
皇太极吊起的心放下了。众人有庆幸的,有无所谓的,也有愤愤不平的,多铎更是不相信地看着阿巴亥,他知道母亲在撒谎。
皇太极在河岸边听到了阿巴亥的哭嚎声,急忙下马,飞奔向船舱。船舱外有侍卫拦着,皇太极一推侍卫,走了进去。
“如果你想做大汗,我可以……”阿巴亥没有说下去。
皇太极紧张得直冒汗,他用眼神告诫着阿巴亥。
“对!贝勒爷已经是大汗了,一定是去宫里了!”苏茉儿这么一想,又飞奔到宫里去。在阿巴亥的寝宫外,她看见有一群将士蜂拥着进去。
皇太极皱着眉没说话。他只想坐上大汗的位子,却并不想杀害同胞兄弟,特别是多尔衮。在众多兄弟中,皇太极最喜欢的就是多尔衮,如果多尔衮的母亲不是阿巴亥的话。他对多尔衮会更好。现在既然自己已经坐上了大汗位,还是不要赶尽杀绝的好。不过,他心里又有些害怕,他怕阿巴亥把努尔哈赤所留遗命的真相说了,如果是这样,那真会后患无穷。
“格格,您先休息,奴婢再去打探打探。”苏茉儿说。
……
“如今的大汗不是和你一起在场吗?”莽古尔泰看了一眼皇太极。阿巴亥的整个身体一下子瘫软下来,她知道,自己掉进了皇太极给她挖的坑里。
阿巴亥听完冷冷一笑,看着其他几大贝勒,咬紧牙关说:“我要你发誓!”
莽古尔泰看了皇太极一眼,在得到鼓励的眼神后,大声说:“父汗遗命是:要额娘为他殉葬!”
漆黑的夜里,九九藏书一行人马护送着努尔哈赤的遗体向盛京奔去。一路上,每个人都各怀心事。阿巴亥反复地回想她和皇太极对话时的场景,心里忐忑不安。皇太极则暗中监视着多尔衮,预防他和阿巴亥密谋。
确实,没有了努尔哈赤的遮风挡雨,有着强大实力,并被阿敏和其他贝勒拥护着的皇太极,随时都可能要了他们母子三人的命。
皇太极说完,把脸转向了努尔哈赤,他感受到了来自多尔衮和多铎那利箭般的眼神。
哲哲和布木布泰互看一眼,哲哲说:“去吧,有什么消息尽快传过来。”
岸上的人涌向了船只,船只在水中摇荡。
舱里没有别人,只有阿巴亥痴呆地趴在努尔哈赤的身上,悲恸欲绝,嘴里不停喃喃着:“大汗,您是我们大金国的英雄,您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
“大汗遗命?哪来的遗命?诏书在哪里?”她气得浑身发抖。
哲哲和布木布泰兴奋异常,哲哲更是高兴地说要回屋等着报告喜讯。哲哲离开后,苏茉儿悄悄地告诉布木布泰,阿巴亥要被殉葬。
……
“大妃殉葬?”布木布泰瞪圆了眼睛,她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多尔衮的样子。
“父汗!”皇太极大叫一声,扑在了努尔哈赤的身上。
“多……”布木布泰没有说下去,她本来想说:“多尔衮要有什么事的话,一定尽快告诉我。”
苏茉儿快步向外走去,经过皇太极书房时,突然听到里面有人在说话,是阿敏的声音:“四贝勒爷既然继承了大汗,为了大金国,我们一定要斩草除根。”
皇太极刚刚还有些不忍的目光,变得坚硬起来。他沉着脸说:“我发誓在额娘殉葬后,善待多尔衮和多铎。如果没有善待他们,祖宗不佑,天地不容!”
苏茉儿没再说下去,也不需要说下去了,布木布泰全明白。
布木布泰点了点头,轻声说:“在这四大贝勒里,阿敏是大汗胞弟的儿子,不可能继位;莽古尔泰曾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妈妈,一个99lib•net连自己的亲妈都能杀害的人,应该也不可能继承汗位。余下的就只有大贝勒代善和贝勒爷了!若立长,该是大贝勒;若立贤,应该是咱们贝勒爷!”
焦急等待结果的还有皇太极的大福晋哲哲和侧福晋布木布泰,以及布木布泰的贴身侍女苏茉儿。
“要不?奴婢去看看。”苏茉儿等得有些心焦。
等阿巴亥再出来,已经换上了大妃的礼服,佩戴上了自己所有的珠宝首饰。
那时候,皇太极紧张至极,不停地用眼瞟着阿巴亥。阿巴亥停顿了一下,看了看努尔哈赤,又拿眼去瞟皇太极。
“让我去换身衣裳。”阿巴亥有气无力地说完,被侍女搀扶了下去,皇太极让两个将士跟着。
布木布泰点了点头。
苏茉儿没说话。
苏茉儿悄悄跑向皇太极的书房,但里面却没人了。
布木布泰的脸一下子变得煞白。她一把抓住苏茉儿的手,着急地说:“他们有没有说把多尔衮怎么样?有没有说?”
“殉葬!”在门外偷听的苏茉儿惊得差点叫出声来。她慌慌张张地退了回去,先是告诉了哲哲和布木布泰,皇太极继承汗位的事。
皇太极从她眼里,看到了犹豫,他突然起身说:“父汗留有遗命,不过现在在外面,还是留待回到盛京,当着所有亲贵大臣的面再说吧!”
“怎样?”皇太极因为紧张,脸涨得通红。
“为什么不能杀?留下会是祸患。”阿敏疑惑地看着皇太极。
阿巴亥回过神来,知道自己凶多吉少。
莽古尔泰想起了为了自保,被自己亲手杀害的母亲。因为这件事,他一直得不到重用,所以他憎恨所有的母亲。
“听他们说是为了大金国。是不是大妃的存在会对贝勒爷不利?”苏茉儿疑惑地说。
“这么多人要干什么?”苏茉儿刚刚念叨完,猛地想起了什么,就悄悄跟了上去。
“额娘,父汗有遗命!”莽古尔泰大声说。
“你父汗让多尔衮继承汗位!”阿巴亥说得很快。皇太极瞬间瘫下身子,他们同时藏书网看向岸边。他们都知道,众贝勒和努尔哈赤的其他儿子都来了。皇太极眼露凶光,想向阿巴亥动手,再不动手就来不及了。
“真是大汗的遗命?”布木布泰不相信。
“已经无法逃脱死亡了!”阿巴亥在明白了这点后,逐渐恢复了冷静。这时,她唯一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够以自己的死来确保三个儿子的平安。
“临终遗命?大汗临终只有我在场,哪里来的遗命?”阿巴亥冷笑一声。
苏茉儿明白她的意思,小声说:“如果真有事,奴婢会马上来告诉您的。”
“大金国掌政事的是四大贝勒,理应是这四大贝勒中的其中一个吧!”苏茉儿说。
“哈哈哈哈……”阿巴亥狂笑几声,厉声道:“好!好!这可是你说的!如果你做不到,我变成厉鬼也不放过你!哈哈哈哈……”
“贝勒爷不是坐上汗位了吗?为什么还要大妃殉葬?”布木布泰的脸色变成了青灰色。

2

努尔哈赤静静地躺着,双眼圆瞪。皇太极极速四下一扫,猛地盯向阿巴亥。
“阿济格、多尔衮、多铎呢?我要见他们。”她嘴唇哆嗦着说。
苏茉儿的心咚咚直跳,她不知道该不该把“斩草除根”的事告诉布木布泰。
“不行!多尔衮不能杀!”是皇太极的声音。
在阿敏和多尔衮他们赶到船舱,见到努尔哈赤的遗体时,阿敏和多尔衮齐问:“大汗(父汗)留有什么遗命?”
阿巴亥那瘆人的笑令皇太极的后背一阵发凉,更令在窗外偷看的苏茉儿心悸害怕。

1

一路上,皇太极都没给阿巴亥和她三个儿子交流的机会,甚至以阿巴亥伤心过度,需要休养为名,对她进行了囚禁。他的一言一行都在提醒着阿巴亥:“你的大树倒了,你和你三个儿子的命运全部掌握在我的手里。”
……
阿巴亥停了下来,看了看儿子多尔衮,九-九-藏-书-网又看了看阿敏和众臣,最后把眼光落在了皇太极的脸上。
阿巴亥一怔,脑子也在飞快地转着。其他贝勒和自己的三个儿子都还没到,一旦自己说出努尔哈赤临死前留的话,很可能顷刻间就会被皇太极杀害。她不怕自己被杀,她怕自己的三个儿子受到伤害。
苏茉儿先是一喜,接着又是一惊,她停了下来。
“不然让那女人殉葬!”莽古尔泰说。
阿巴亥咬紧牙,双眼紧盯皇太极,挤出几个字:
“这大汗位会留给谁呢?”哲哲忍不住又嘀咕了一声。
“将大金国的汗位传给……传给四贝勒皇太极!”阿巴亥说完这话,像是虚脱了般,踉跄了几步。
“大福晋不想听大汗遗命吗?”阿敏冷笑一声说。
“没有诏书,是大汗的临终遗命。”阿敏说。
“大汗让代善辅政!”阿巴亥又说出一句。
阿巴亥自缢而死。
“大汗的遗命只有我知,现在只有你知,如果你能保证我们母子的安全……”
皇太极看了一眼圆瞪双眼的努尔哈赤,心里一颤。
看着美貌依旧的阿巴亥,代善和几个将士都低下了头。阿巴亥一直盯着皇太极,慢慢向他走去,皇太极的一只手紧紧按在佩戴的刀上。
皇太极将脸慢慢扭向阿巴亥,那眼神像锥子一样,阿巴亥禁不住打了个寒噤,她微微点了点头。
阿巴亥突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她哭着对皇太极说:“我从十二岁开始侍奉大汗,受尽恩惠已经二十六年,我们不忍分离,现在我追随他去,只是担心我的多尔衮和多铎,他们还……希望你能好好恩养他们。”
阿巴亥的脑袋轰的一声,怔在了那里。
“是找我吗?”一个声音响起,接着从里面走出了素衣淡妆的阿巴亥,阿巴亥的眼睛红红的。她看了看四周,不见自己的儿子,瞬间有些慌了。再一看四大贝勒,个个沉着脸,心知不好,便死死地盯着皇太极。
两个人都不再说话,互相看着对方,揣摩着对方的心理。随即,皇太极点了点头,阿巴亥也点了点头。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