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去盛京
目录
第十六章 去盛京
上一页下一页
“奴婢知道!为了蒙古人能重新统一天下,我们要改变女真人的皇室成员,让这些拥有蒙古血统的女真人平定汉人的江山,这就是我们科尔沁女人的使命!”苏茉儿的“使命”两字一出,眼神便坚毅起来。
苏茉儿正在回想,布木布泰又说:“我们科尔沁的蒙古女人,是有使命的。酋长家的女人,更是在为使命而活着。为了使命,我们可以奉献一切,包括爱……”
布木布泰收回目光,悠悠地说:“就要离开草原了。去盛京,我们会习惯吗?”
皇太极虽然没有多尔衮英俊,但眉目之间却比多尔衮多了份英气和霸气。
“格格,到了!”苏茉儿的声音,将布木布泰从沉思中拉了回来。她从苏茉儿揭开一条缝的帘子中,看到天已大黑,但外面却灯火通明,脚步声、马蹄声、说话声不绝于耳。
“这就是最有可能当上大汗的男人吗?”苏茉儿在心里说着,脑海里和年轻英俊的多尔衮做着比较,她开始明白为什么酋长会选中他,在将哲哲嫁给他后,又将布木布泰也嫁给他了。

1

两个年轻的女孩,依偎在了一起。她们对即将到来的陌生环境、陌生生活,既充满期待,又感到茫然和担心,她们不知道她们接下来将要面对的是什么。
苏茉儿双手合掌,也在喃喃着。她在乞求神灵保佑,保佑自己的爸爸和哥哥们。她
九*九*藏*书*网
知道,她有了新的使命,她的使命就是帮助布木布泰完成使命。
布木布泰对自己要嫁的皇太极,了解甚少,而且也只见过两次面。一次是她四五岁的时候,当时哲哲回科尔沁草原省亲,皇太极陪同一起来。那时候,她做梦也没有想到,那个比自己父亲年龄还大,被她称为姑丈的男人,几年后会成为她的丈夫。
苏茉儿睁开眼睛,看着布木布泰,严肃地说:“从现在开始,奴婢的心里只有格格。”
两个人就这么被拥进了四贝勒府。
马车外的多尔衮也认出了布木布泰,那个在草原和他四目相对、令他久久无法忘怀的女孩,竟然是哥哥的侧福晋。多尔衮在心里也哀叹一声,眼睛久久地看着布木布泰的那辆马车,直到随从告诉他,要前行了,他才收回目光。
1625年,十二岁的布木布泰嫁给了皇太极,做了侧福晋。苏茉儿作为陪嫁,同布木布泰坐着马车一同去了盛京。
“格格……有我在,一切都会习惯的!”苏茉儿郑重地说完,却见布木布泰的眼眶先是有亮晶晶的东西在闪,随即那些亮晶晶的东西,变成了一颗颗的珠子,从眼眶里滚落下来,掉在了布木布泰的膝盖上,膝盖上的花纹瞬间洇成一片。
她拿出手帕,轻轻地替布木布泰拭着,但那眼泪,却像涌泉一样,怎么拭都拭不净。
苏茉儿怔了怔,接着点了点头。
府内亮如白昼九_九_藏_书_网,厅中间端坐着两个人,一个布木布泰和苏茉儿都认识,是哲哲。哲哲面容娴静安祥,带着微笑;另一个布木布泰觉得有些面熟,她知道,那就是她的丈夫皇太极。
布木布泰随即转头寻找苏茉儿,但见她被拥在身边的侍女挤到了一边。苏茉儿伸长脖子,一边小声地用蒙语叫着:“格格,格格!”一边朝她挤来。
“格格……”苏茉儿有些心疼地看着布木布泰,轻轻叫了一声。
这天一大早,布木布泰在苏茉儿的搀扶下,穿着华丽的盛装,径直向等待在酋长蒙古包外的接亲马车走去。布木布泰的一只脚即将踏上马车时,突然,她的心一悸,感到有道目光直直地射向自己。她抬起头来,迎上那道目光。
一路上,布木布泰一言不发,苏茉儿从她的眼神中看出了一丝凄婉,而这种凄婉,是在坐马车时,看到一个人后出现的。
“去了盛京后,你可能再也见不到你的阿布和阿哈了。”布木布泰看出了苏茉儿的心思。
“这个使命渗透在了我们赛桑家族的每个男人、女人的血液里。”布木布泰说完,有些无奈地笑了,脸上挂着泪水。
布木布泰苦笑一下,随即眯着眼,把眼神回到了马车的帘子处,回到那一荡一荡的脚上……
“多尔衮!”布木布泰的嘴唇动了动,心里哀叫一声。
苏茉儿第一次觉得布木布泰虽然幸运地生活在了贵族家庭,但却也承受着平民家庭所无需承受的九九藏书网痛苦。
苏茉儿扶着布木布泰下了马车。
“他是谁?”布木布泰一坐定便问。
“唉!”布木布泰叹了口气,瞟了一眼苏茉儿,然后把眼神再度转向马车外,轻轻说:“大汗虽然有几个儿子,但是……偶五格(爷爷)和阿布认为四贝勒继承大汗的机会更多,四贝勒的野心最大,也最有霸气,所以……哲哲额格其没有生育,我们……不能失去这个机会。”布木布泰停顿着说完,脸上露出了既坚定又痛苦的表情。
“希望有一天,我们还能到草原上驰骋,还能去那幽静的河边坐下,倾听大自然的声音。”布木布泰嘴里喃喃着。
苏茉儿在进了酋长家后,即使在洗衣房,每次领了月俸也都会让人带给家里。在酋长家,她有吃有穿,所以根本用不了钱,她希望自己的月俸能够改变家里的困境,让爸爸和哥哥们过上好日子。
马车将科尔沁草原远远地抛在了身后,向盛京奔去。
布木布泰和苏茉儿,揭开侧帘,双眼不眨地看着渐渐消逝不见的草原和蒙古包,双眼蒙上了一层湿雾。
布木布泰仰起头,看着面前这座和科尔沁草原的蒙古包完全不同的庞大的建筑,暗暗问自己:“这就是我完成使命的地方吗?”
布木布泰笑了:“你忘了?我在出生时,僧人说我是天降贵人!”
布木布泰感动地抓住了苏茉儿的手:“在我眼里,你不是奴婢,从来不是!而且从此刻起,你就是我最亲最亲的亲人。所以
九-九-藏-书-网
不要在我面前称奴婢,不要!”

2

如今,几个哥哥都相继结婚了,父亲也不再那么辛苦,她已经完全放心了。而让家里摆脱困境的,就是酋长家,所以她把所有的感动,都化作了对布木布泰的忠心。
布木布泰低头看看自己的盛装,长吁一口气,抬脚上了马车,苏茉儿跟着上去。
布木布泰的脑海里终于有了皇太极的完整画像,但皇太极那英武雄壮的样子,还是时不时被多尔衮的相貌所取代,她的心里突然涌出了一丝悲凉……
“可为什么是格格您而不是大格格呢?”苏茉儿问出了她一直疑惑的问题。
布木布泰把即将抬起的脚放了下来,怔在那里。
坐在马车上的布木布泰,双眼一眨不眨地,透过被风吹起的一荡一荡的帘子,穿过几个人,看着坐在高头大马上的多尔衮,虽然只能看见那只随着骏马行走而一起一伏的脚,但那脚的起伏,像极了她跌宕起伏的心。
布木布泰脸一红,停了下来,把脸扭到苏茉儿看不到的地方,轻轻说:“哲哲额格其是,我也是……”
“真是造物弄人啊!”布木布泰在心里感慨。
男子的眼神中也有一丝异样。
当爷爷和爸爸告诉她,要她嫁给皇太极的时候,布木布泰拼命在脑子里回想皇太极的样子,但怎么都完法形成完整的印象。在她脑海里经常浮现的,是那个在草原上邂逅,又和她四目相对99lib•net,令她的心嘭嘭乱跳的英俊男人,而那个男人,竟然是皇太极的弟弟。
苏茉儿点了点头,布木布泰又是一笑,笑里有些无奈:“哲哲额格其向四贝勒说了我是天降贵人,四贝勒就决定娶我做侧福晋,因为也许不久就要面临大汗继位的大事……他想继承大汗,我们赛桑家族也希望他能继承大汗……”
“格格,奴婢不明白。努尔哈赤大汗有好几个儿子,为什么一定要嫁给四贝勒,为什么不嫁给……”苏茉儿把“多尔衮”三个字没有说下去。她上了马车一直在想,如果格格能嫁给多尔衮该多好呀!
“苏茉儿,还记得那天我们在河边,我说过的话吗?”布木布泰吸吸鼻子,突然说。
苏茉儿知道她问的是谁,没有丝毫犹豫地说:“他是皇太极的弟弟,多尔衮!”
“格格,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苏茉儿的鼻子一酸,眼泪也夺眶而出。
布木布泰还没站定,便向四下瞟着,她想寻找那张英俊的脸庞,但却被一拥而上、身穿满族服饰的侍女团团围住了。她们行礼的行礼,搀扶的搀扶,说着一些布木布泰和苏茉儿不懂的语言。
苏茉儿偷偷地盯着那个长相雄伟的中年人,中年人眼神犀利、面容坚毅。
“侧福晋!四贝勒府到了!”马车外传来说话声,随即帘子被掀开。
布木布泰的眼睛先是一亮,接着便有一丝痛苦一闪而过。那个人就是她和苏茉儿在草原上遇到的那位年轻英俊的男子。
“格格!”苏茉儿叫了一声。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