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蒙古人的使命
目录
第十五章 蒙古人的使命
上一页下一页
布木布泰移动了一下身体,喃喃说道:“真想一辈子都这样,什么也不想,让脑子里清新如现在。”
“这样的机会很可能会越来越少的。”
布木布泰睁开眼,从地上一跃而起。
“不读书,我们的眼里只有草原!读了书,我们的眼里就有了天下。”布木布泰经常对苏茉儿说。
站在空旷的草原上,布木布泰说:“跟我去盛京吧,我要嫁给大汗的八子,四贝勒皇太极了。我要去完成使命。”
布木布泰和苏茉儿骑着马还没到酋长家的蒙古包,远远便看到族人在蒙古包外热情地招待满洲的武士。香喷喷的烤全羊和马奶酒,弥漫在了空气中,异常诱人。
“什么是天堂?这就是天堂。”布木布泰伸开双臂,仰脸看着天空,太阳照在她那光洁的额头上,闪耀着光芒。苏茉儿一时之间竟有些恍惚,觉得面前的布木布泰不是凡人,而是天上下来的神仙。
“哲哲额格其的丈夫,就要成为我的丈夫了!”布木布泰说的时候,嘴角带着一抹笑,但那笑让苏茉儿觉得很奇怪。
穿过一个个蒙古包,走到豪华气派的酋长蒙古包前,苏茉儿被护卫拦住了,一个侍从走了上来:“格格,酋长和贝勒爷在等着。”侍从说。
“结婚呀!最简单有效的方式就是结婚,我们要和女真的大汗结婚,并且要和大汗养育儿女。这样,在女真人拥有了天下的时候,这个天下的拥有者也就有了我们蒙古人的血统。”布木布泰说到这里的时候,眼神显得很复杂。
布木布泰和苏茉儿同时让马放慢了脚步。马蹄声越来越近,不一会儿,她们的前面先是尘土飞扬,接着便出现了一队车马。
苏茉儿看着布木布泰,心想:“格格越长越漂亮了,也许她就是蒙古人称霸天下的希望。”
在苏茉儿刚刚认识一些字的时候,布木布泰就给她讲蒙古人和科尔沁部落的历史,苏茉儿从这些历史当中,知道了科尔沁蒙古人是成吉思汗二弟哈布图·哈撒尔的后代。
“这队人马是从盛京(沈阳)来的?”苏茉儿问。
布木布泰和苏茉儿并排坐在大树下,听小虫小鸟的啾鸣,听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她们闭着眼睛,倾听着大自然赋予的奇妙声音九_九_藏_书_网,谁也不说话。
自此,塔娃便决定终身不背叛布木布泰,对苏茉儿也多了一份感激。
“不,是我们骑的马好!哈哈哈……”布木布泰拍拍马肚子,爽朗地大笑开来。
“我们科尔沁人是英雄的后代,我们的血管里,流淌着曾经征服了世界的蒙古人的血液。所以我们要重振雄风,哪怕我们这个民族只剩下最后一个女人,我们也不能屈服。”
布木布泰没有回答,而是说:“走,回去见额格其。”
说完,她禁不住又回头张望,那队人马早已不见踪影,但那英俊的脸庞却已印在了布木布泰的心上。
“额格其回来,是不是为了这件事呢?”布木布泰想。
苏茉儿答应一声退下。布木布泰走了进去,看见爷爷莽古思和爸爸赛桑严肃地端坐在那里,姑姑哲哲也在一旁坐着。
……
“格格,这不像是我们家的。”苏茉儿说。
“苏茉儿,看来以后连岱钦都赶不上我们了。”布木布泰在马上对和她并驾齐驱的苏茉儿大声说。
“可我们要怎么做才能重振雄风呢?”苏茉儿问。
布木布泰没说话,径直往前走,苏茉儿跟了上去。一路上,布木布泰都一言不发,表情严肃,脚步也很匆忙。
苏茉儿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越来越少?格格,为什么这么说?”苏茉儿愣住了。
“苏茉儿,快跟上来!”布木布泰转过脸,朝苏茉儿大喊。
前面的马队靠近了布木布泰和苏茉儿,布木布泰和苏茉儿首先注意到了一张脸,那是一张年轻而英俊的脸,英俊的脸庞上带着坚毅。
“我们在前边的河边停下吧!”布木布泰的话打断了苏茉儿的沉思,苏茉儿点了点头。
布木布泰看了她一眼:“苏茉儿,我走到哪里你就要跟到哪里,这是蒙古人的使命,蒙古女人的使命。你也是蒙古女人,所以要配合我完成这个使命。”
……
虽然心里害怕,但那木其还是想,如果这样苏茉儿被处死,对自己不是更好吗?所以在下了毒粉后,她就快速跑去侧福晋那里了。不过,那木其没有想到的是,苏茉儿会沾水在自己脸上试;也没有想到,苏茉儿会遇到塔娃,将小鸟交给塔娃;更没想到九九藏书网,塔娃认出了那只小鸟,并告诉了布木布泰;最最没想到的是,布木布泰在荆棘事件中就已经开始怀疑塔娃了,而且在塔娃说了全部事实后,认准就是她那木其下的毒粉。

1

虽然在蒙古草原,八岁的苏茉儿也已经非常成熟了,但对布木布泰所说的结婚、生儿育女,她还是有些茫然。
布木布泰眯着眼,看了看说:“是额格其(姑姑)哲哲回来了!”
塔娃点头。
“嗯,格格天生就是富贵命。”苏茉儿认真地说。

3

“我听老师和阿布给我讲,我们要想征服世界,现在只靠科尔沁人是做不到的。但我们可以利用女真人、依附女真人来对付明朝。”布木布泰眼神幽远。
然而,据那木其观察,苏茉儿做事非常仔细,为了万无一失,她决定在苏茉儿端洗脸水的路上下手。为了给自己创造下手机会,那木其在头天晚上,从叔叔那里拿了只小鸟,并在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早早起床,说是要去侧福晋那里。实际上,她是躲在了苏茉儿经过的路上。当看到苏茉儿快过来时,她将弄伤的小鸟扔了出去。她知道苏茉儿在看到受伤的小鸟后,一定会去救的。果然,苏茉儿放下那盆水,跑去救小鸟了。趁这个机会,她往水里下了毒粉。
“走吧。”布木布泰没有回答,跃上了她的枣红马。
布木布泰和苏茉儿还没走近,便见塔娃在四下张望,看到她们,赶紧迎了上来。“格格,格格,您可回来了。”塔娃着急地说。
布木布泰仰脸一笑,看着苏茉儿:“还记得我说我们蒙古人都有使命吗?”
“是吗?哈哈哈……”布木布泰开心地大笑起来,那百灵鸟一般的清脆嗓音,在空中盘旋回响。
“是的,格格的美貌能和日月争辉。”苏茉儿认真地说。
“格格,为什么你说来这里的机会越来越少?”苏茉儿说着话,也跃上了她的青马,和布木布泰并行。
一会儿,布木布泰缓缓走了过来,苏茉儿和塔娃一起迎了上去。
十二岁的布木布泰俨然成了亭亭玉立的
九-九-藏-书-网
大姑娘,从小接受父亲使命感教育的她,已经将此根深蒂固地埋藏在了心里。
塔娃看到苏茉儿,跑了过来,小声说:“苏茉儿,今天来了很多人。”
“苏茉儿,我们到外面转转吧。”布木布泰说完,快步向远离蒙古包的地方走去。
“完成使命的年龄?难道格格要出嫁了吗?要离开草原?”苏茉儿喃喃自语道。她怔住了,布木布泰要是出嫁的话,会嫁给谁呢?会不会带她一起去?
辽阔的草原上,枣红马和青马并排向前奔驰,突然,前面传出一阵嘈杂的马蹄声。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到了被一棵棵大树包围着的河边。河水清幽幽的,泛着微波。
苏茉儿禁不住说:“格格,你就像天上的神仙一样耀眼。”
“有什么事吗?”布木布泰问。
苏茉儿陪着布木布泰骑着马在草原上奔驰,那一望无际的草原,让她们有种奔向天边的感觉。
“所以我想,我要完成本民族赋予的使命。我以后要嫁的人,不管是不是英俊,是不是年轻,只要能够帮助我们完成使命,我都会嫁给他。”布木布泰仰望着天空,看着蓝天碧云说。
看到苏茉儿这样,塔娃张了张嘴也没再问下去。塔娃自从那木其被赶走后,做事小心翼翼了很多,即使在苏茉儿面前也是如此。她知道布木布泰很信任苏茉儿,何况在心底里,塔娃还是很感激苏茉儿的。因为如果不是苏茉儿给她求情,她早就和那木其一样被赶出去了。
苏茉儿在布木布泰身边一年多了。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她不仅成了布木布泰最可信赖的侍女,而且也成了最知心的朋友。不仅在生活中照顾布木布泰,而且一有时间,布木布泰还会教她识字读书。
苏茉儿点了点头:“知道,永远不敢忘!”
苏茉儿虽然有些似懂非懂,但还是重重地点了点头,她的内心有种莫名的激动。
“你知道是什么事吗?”塔娃紧张地问。
那木其一直在等待着机会,直到有一天布木布泰让她第二天去侧福晋那里帮忙。那木其觉得时机来了,因为这时候出事的话,也不会有人怀疑到她。
然而,嫁给皇太极,成为皇太极的大福晋的哲哲,结婚十一年了,却未能生下一男半九九藏书网女,这让莽古思和哲哲都非常着急。
布木布泰知道,姑姑哲哲嫁给皇太极,也是在完成科尔沁人的使命。依附努尔哈赤,改变努尔哈赤家族的血统,在努尔哈赤家族统一天下时,也就是科尔沁人统一天下的时候。
苏茉儿睁开眼睛,看看闭着眼,面容恬静的布木布泰,小声说:“格格,我们该回去了。”
下人竟敢毒害主子,这在酋长家里就是死罪。不过,在苏茉儿求布木布泰,布木布泰又求酋长的情况下,酋长手下留情,只是将那木其和她的叔叔暴打了一顿,赶出了酋长家。虽然那木其没有供出娜仁托雅,但酋长还是将娜仁托雅也赶了出去。
不断回首酋长蒙古包的苏茉儿,一路上都在回想着布木布泰的表情。布木布泰的严肃、酋长的急召,还有那队人马,以及蒙古包外的满洲武士,他们是要干什么呢?一定是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
爷爷莽古思是科尔沁人的酋长。在努尔哈赤的几个儿子中,他选择了继承大汗可能性最大的四贝勒皇太极。英勇有才的皇太极,有着非常大的野心,这也正是莽古思将女儿哲哲嫁给他的原因。
哲哲是布木布泰的姑姑。苏茉儿听布木布泰说过,哲哲嫁给了建州大汗努尔哈赤的八子皇太极。
苏茉儿紧紧跟了上去。
“哈哈哈哈……”布木布泰优美地转了个圈,然后走到苏茉儿面前,神秘地说:“阿布曾告诉我,在我刚刚出生的时候,遇到了一位僧人,僧人说要给我算命。算过后告诉阿布,说我有富贵命。正因为如此,所以才给我起名‘布木布泰’,也就是‘天降贵人’的意思。”
布木布泰已经十二岁了,也开始考虑婚姻大事。
蒙古草原上生活的人,因为其生存环境和生活习惯,使他们的身体和心灵都早早地成熟了。十岁在蒙古草原,已经算是成年人了,而且也已经到了成家立业或出嫁的时候。
苏茉儿摇了摇头,心事重重。
在布木布泰激情昂扬地给苏茉儿讲这些的时候,苏茉儿的血液也开始沸腾,她的内心有了使命感。
那张脸转向了布木布泰和苏茉儿,并最终停留在了布木布泰的脸上。布木布泰瞬间有种被箭头击中的感觉,两个人久久地四目相望。
99lib.net
马队越过布木布泰和苏茉儿远去了,布木布泰却像被那双眼神带走了,怔在了那里。直到苏茉儿叫她,才回过神来。
苏茉儿猛拍一下马屁股,青马也狂奔起来,追上了布木布泰的枣红马后,苏茉儿大声地乞求道:“格格,不管您去哪里,都带上我吧,我服侍您,服侍您一辈子。”
“依附满洲?怎么依附?”苏茉儿又问。
布木布泰为此还将那木其的叔叔抓了过来,当面对质。那木其不得不说了实话,只是她没有把妹妹娜仁托雅供出来。原来,往洗脸水里下毒粉是娜仁托雅想出来的。
“我可以陪格格经常来这里。”苏茉儿说。
天已经完全黑了,布木布泰还没有回来,苏茉儿和塔娃都有些坐不住了。她们站在蒙古包外,引颈长望。
天渐渐暗了下来,两个人骑的那两匹马不时地有灵性地叫一声,像是在提醒她们该回去了。
那木其的叔叔在给她毒粉的时候,曾千叮咛万嘱咐,说只能放一点儿,放多了会导致皮肤溃烂。但在往水里放时,由于太过紧张,她竟然把整包毒粉都放了进去。
“酋长找你。让你回来后马上去他那里,说有重要的事。”塔娃说。
一年多前,那木其因为嫉恨苏茉儿,从她叔叔那里拿来了毒粉,准备倒进洗脸水里,让布木布泰的皮肤过敏,然后嫁祸苏茉儿。
“是盛京的大汗那边来的人吧?”苏茉儿说。
两个人就那么站在繁星点点的夜空下,都不说话。丝丝凉意让苏茉儿打了个寒噤,她看向布木布泰,发现她脸上发出了奇异的光。
“格格的骑术越来越好了!”苏茉儿也大声说。
布木布泰看了苏茉儿一眼:“你先回去吧!”
处置那木其的时候,塔娃吓了个半死,她以为自己的命运也会和那木其一样,不过没想到,苏茉儿给她求了情,而布木布泰不仅没追究她以前的事,而且还是把她留在了身边。

2

“这个使命,需要我们蒙古女人去完成。我已经到了完成这个使命的年龄了。”布木布泰说完,双腿在马背上一夹,枣红马飞奔起来。
布木布泰长吁一口气,神色复杂,既有接受任务时的庄严,也有一丝说不清的凄楚。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