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陷害
目录
第十三章 陷害
上一页下一页
“对!对!都是苏茉儿,都是她!她来了格格才不叫我的。怎么办?怎么办呢?”塔娃急得团团转。她一下子拉住那木其,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稻草:“帮我跟格格说一下吧,不要赶我走,不要赶我走!”
那木其在布木布泰身边已经有四年了。四年前,七岁的她来到了酋长家,做了布木布泰身边的贴身侍女。虽然布木布泰对她不是特别满意,却也一直把她留在身边。
“唉!还不是因为苏茉儿来了,所以你闲下来了吗?”那木其瞥了一眼塔娃说。

3

塔娃的手脚抖得更厉害了,在她正不知怎么说的时候,苏茉儿进来了。布木布泰把眼光转向苏茉儿:“苏茉儿,你说我的衣服里怎么会有荆棘的?”
等她拿着坎肩过来,发现布木布泰正在脱衣服,脸上浮现出痛苦的表情。
“啊!格格,你的背上流血了!”那木其惊恐地叫着。塔娃看着布木布泰背上的划痕和血,脸色发青。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布木布泰穿好了外出的服装,那木其看见后急忙迎了上去,带着笑脸说:“格格,今天天气不错,我们要去哪里?我让塔娃告诉岱钦在外候着,我伺候您出门!”
布木布泰摇了摇头,突然看着塔娃和那木其:“你们觉得苏茉儿会害我吗?”
苏茉儿没说话,拿起布木布泰刚刚脱下的衣服一抖,地毯上出现了很多细小的荆棘。
苏茉儿边跑边回答:“格格,你先趴在床上休息一下,我马上就回来。”
塔娃看了一下四周说:“没什么可做的,该做的都让苏茉儿做了。咱们出去玩吧,听说小河边的花都开了,漂亮极了!”九九藏书
“是阿布教我的。阿布和阿哈身体上有伤,都是用这些草药,很灵验的。”苏茉儿说。
布木布泰冲她一挥手:“你不用去了!苏茉儿会陪我去的。”
“这草药敷着可真舒服啊,凉凉的。”布木布泰说。
塔娃的手和脚开始哆嗦,抖抖擞擞地说:“我……我不知道。”

1

那木其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布木布泰不耐烦地打断了:“那木其,你去拿点奶酪来。我想吃奶酪。”

2

塔娃停下来,看了那木其一眼,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
“苏茉儿,都是她,都是她。”塔娃恨恨说道。
苏茉儿成了布木布泰身边最受宠的侍女。有了苏茉儿,布木布泰身边的那木其和塔娃整天无事可做。她们从侧福晋那里回来后,发现她们的事情全被苏茉儿一个人做了,更重要的是,布木布泰好像已经离不开苏茉儿了,不管走到哪里,不管要做什么,都要苏茉儿陪伴左右。
“格格,把这事告诉酋长和赛桑贝勒吧!我怕这苏茉儿是来害格格的。”那木其看着布木布泰,小心地试探道。
那木其瞟了塔娃一眼,没回答她,反问道:“苏茉儿来了,你是不是每天都没什么事干了?”
“你把格格害得还不够吗?这都是些什么东西呀?你想让格格的背烂掉吗?”那木其夺过苏茉儿手里的碗就要扔。
苏茉儿拿着装草药的碗出去了,布木布泰对着不停拿眼瞟她的塔娃说:“你说苏茉儿会害我吗?”
“当然相信!”布木布泰笑着说。
“那我们让苏茉儿走!”塔藏书网娃喃喃着,眼睛里开始放光。
“如果让你去福晋那里,还是不错的。我就怕呀,说不定会将你赶出酋长家呢!”那木其吓唬她说。
苏茉儿垂下了头。
“格格,我把这些给你敷上。”苏茉儿说着就准备把黏糊糊的东西往布木布泰背上的划痕上敷。
“不用了,苏茉儿不熟悉的,还有岱钦!”布木布泰的话音刚落,便见苏茉儿换了一身外出衣服过来了。
那木其瞪了她一眼。
“苏茉儿,格格的衣服可都是你收拾整理的,也是你拿给格格穿的,怎么会出现这种事情呢?你往里面放了什么?”那木其冲着苏茉儿嚷道。
“衣服里怎么会有这些东西?我昨天叠的时候,明明都仔细检查过的。”苏茉儿疑惑地说。
“苏茉儿刚来,不知道您外出的需要,还是我陪您去吧。”那木其依然赔着笑,但心里已经开始咒骂苏茉儿了。
苏茉儿扑通一声跪在布木布泰面前:“格格,是小人不好,小人在你穿衣服前,没有仔细检查。这是小人的不对,你惩罚小人吧!”
“嗯,这些天都没事,格格都让苏茉儿干了,苏茉儿做事比我做得好。”塔娃老实地说。
“是……是我自己采的。”苏茉儿喘着气说。
“苏茉儿,我们出去吧。”布木布泰冲苏茉儿说完,人已经走了出去。
“啊?那怎么办?如果赶我出去了怎么办?我想留在这里,我想服侍格格,我不要回家,不要回家!”塔那的头摇得像个拨浪鼓。
布木布泰摆了摆手,对着苏茉儿饶有兴趣地说:“苏茉儿,你给我敷吧!”
那木其假装叹口气说:“我也想帮你呀,可是格格现在只信任苏茉儿,我也插不上话呀!”
“苏茉儿,苏九-九-藏-书-网茉儿,你去哪儿?”布木布泰叫道。
“怎么啦?苏茉儿来了,你不高兴吗?”塔娃疑惑地问。
布木布泰没说话,苏茉儿紧张地检查着布木布泰背上的划痕,突然转身跑了出去。
“高兴啊!又多了一个人服侍格格,我们就更清闲了。”塔娃高兴地说。
“你干什么?”那木其推了苏茉儿一把。
“格格,苏茉儿知道闯祸了,一定是跑了。”那木其说完,把脸转向塔娃:“还不快去把她抓过来?她是想害格格,真够毒的。”
“格格,不能!这些劣等……”
“我也奇怪怎么会有这些。我看了一下,这些细碎的荆棘,不可能是格格外出游玩时沾上的,也不是没洗掉的。”
布木布泰看着从衣服上抖落下来的荆棘,若有所思。
“苏茉儿,来吧!”布木布泰用欢快的语气说。
塔娃站在那里,想跪,但手脚却不听使唤。
“哦?草药?从哪里来的草药?”布木布泰问。
“如果你整天没事干,格格也不需要你,你说还会留你在身边吗?”那木其盯着塔娃。
仗着自己在布木布泰身边的时间很长,那木其看其他下人的时候,都有种高高在上的感觉。然而,苏茉儿的到来,打破了她稳固的地位,让她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地位岌岌可危。
“格格,我去找阿汪蒙医吧。”那木其说。
“格格,现在还早着呢。”苏茉儿放下洗脸盆,走过去伺候布木布泰穿衣服。
塔娃听着布木布泰和苏茉儿的对话,更惊慌了。
等到苏茉儿端水进来,布木布泰已经开始穿衣服了。
“那木其,你怎么了?”塔娃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她的身边,看见那木其那变了颜色的脸,小心翼翼地问。
“格格,你相九_九_藏_书_网信我?”苏茉儿问。
苏茉儿冲那木其一点头,也转身走了。那木其盯着苏茉儿的背影,气得咬牙切齿,脸色发青。
苏茉儿高兴地答应了一声,开始给布木布泰敷药。塔娃站在旁边,垂着头,两只手不停地绞着。
苏茉儿摇了摇头。
“说!快说!从哪里来的?”那木其也大声说。
那木其悻悻然地离开了。
“不要!不要扔!这些都是草药,是……是治伤止血的草药。”苏茉儿大声说。
“你会做的事可真多呀!”布木布泰发出了赞叹的声音。
“怎么会这样?”苏茉儿大惊。
塔娃紧张地瞟了那木其一眼,那木其假装想了想说:“不知道,也有可能。不然怎么她没来的时候,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她一来就出事了呢?”
“格格,怎么了?”苏茉儿急忙冲上前去问。
“如果苏茉儿走了,我想,格格肯定不会赶你走的。”那木其慢悠悠地说。
“你不是说要早点起来吗?早点起来能看到美丽的草原风景。我们早点到草原上去看日出吧。”布木布泰说。
看她这么熟练,布木布泰说:“你一定经常做这些事吧?”
“衣服里怎么会有荆棘呢?你觉得会是苏茉儿放进去的吗?”布木布泰盯着塔娃继续问。
布木布泰看着苏茉儿,嘴角挂起了一丝笑意。接着她又看了看塔娃,慢悠悠地说:“没事,这件事我不追究了,以后多注意就行了。”
布木布泰的叫声惊动了那木其和塔娃,她们同时跑了过来,手忙脚乱地替布木布泰脱衣服。
塔娃看看布木布泰,又看看那木其,惊慌地就往外面跑,却被布木布泰叫住了。
“哦?你懂草药?”布木布泰好奇地看着她。
苏茉儿点了点头。
“做你的
藏书网
事!”她吼道。
苏茉儿一早起来,拿着叠得整整齐齐的布木布泰的衣服,缓步走到布木布泰的睡榻前,放在睡榻旁的椅子上,然后轻手轻脚地出去端洗脸水。
塔娃一听这话,急了,忙问:“你是说,是说格格不要我了?那,那让我去哪儿呀?去福晋那里吗?”
“很快就会好的。以前我阿布和阿哈,腿上有再大的口子,也会很快就好的,而且也不留疤痕。”苏茉儿说完,药也敷完了。
“你阿布阿哈?那些下等人,能和尊贵的格格相比吗?你阿布阿哈用的东西,尊贵的格格能用吗?”那木其又冲苏茉儿喊道。
“昨天检查过的,今天就不检查了吗?格格的皮肤这么嫩,你看都划出血来了,你该当何罪?”那木其怒喝完,又把脸转向布木布泰:“格格,苏茉儿做事这么不负责任,我看不适合留在您身边,还是让她回洗衣房去吧。”
“衣服里面好像有针一样的东西,扎得好痛!”布木布泰说完还“啊”地叫了一声。
布木布泰穿戴整齐后开始洗脸,苏茉儿说:“一早天气凉,我给格格拿件坎肩去!”说完就走了出去。
“不用叫她,她会回来的。”布木布泰说。
“哦?那就是说很可能是有人放上去的喽?”布木布泰看看苏茉儿,又看看塔娃,慢声细语地说。
苏茉儿没想到,自己昨天无意间的一句话,布木布泰竟然放在了心上。她感激地看了布木布泰一眼。
那木其看着塔娃,脑子里忽然有了主意,她刚刚黑着的脸展露出了笑容,她把塔娃拉到一边,小声问她:“塔娃,苏茉儿来了你高兴吗?”
“哼!”那木其冷笑一声。
苏茉儿气喘吁吁地从外面跑了进来,手里拿着一只碗,碗里装着黏糊糊的东西。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