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腰带带来的机遇
目录
第十一章 腰带带来的机遇
上一页下一页
“哇!太美了!太美了!我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腰带。送给我好吗?额格其!”布木布泰把腰带贴在胸口说。
明珠拿着两条腰带,跟在娜仁托雅后面,向大格格那里走去。原本几分钟就能走到的地方,明珠却走了近十分钟。她不停地看着手里那两条腰带,心里在翻江倒海,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把苏茉儿绣的那条说成是自己绣的。
“哦!太美了!额格其!我太喜欢了,这是谁绣的?你身边的人吗?连她一起送给我吧!”布木布泰把腰带系在了腰上,开始在阳光下转起圈来。
苏茉儿的刺绣,让她大吃一惊,也让她心里有了异样的感觉。她觉得自己应该为苏茉儿开心,因为从第一次见到苏茉儿,她就有种亲切的感觉,而且也一直把她当成自己的妹妹来看,用心教她刺绣,并且还在大格格那里推荐她。但当她看到苏茉儿绣的比自己好时,她心里有些后悔教苏茉儿刺绣了。
明珠静静地看着布木布泰,猛地,她有了主意。她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心也不再狂跳,她站直了身子。
明珠紧张地看着海兰珠,注视着海兰珠脸上发生的变化。她看到海兰珠在看那两条腰带时,脸上的笑容像花一样,是慢慢衍生开来的。她抚摸着石桌上的腰带,柔99lib.net柔地说:“太美了,真是太美了!这两条是我所见过的,最美的腰带!”
明珠定定地盯着苏茉儿,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感觉。
“明珠,大格格叫你过去!”娜仁托雅在她背后猛地叫了一声,明珠吓了一跳。
“你……你……你怎么会绣得这么好的?你……你不可能以前不会,怎么会这样?怎么……”明珠说话都有些结巴。
布木布泰拿起来,在阳光下看着,眼睛越睁越大。
苏茉儿不忍心这样。为了既不耽误洗衣服,又不耽误去大格格那里做刺绣,她每天都比伊娜和达兰早起一个多小时去洗衣服。洗不完的话,下午从大格格那里回去后,她还要再洗一会儿,直到天完全黑下来。
“布木布泰!你来了,快看看,这两条腰带哪一个更漂亮一点?都太漂亮了,我都分辨不出来了。”海兰珠先把手里拿着的那条递给布木布泰。
苏茉儿虽然这三天都要去大格格那里,但她每天还是有一筐衣服要洗。因为如果她不洗,那些衣服就要由伊娜和达兰洗,伊娜和达兰洗不完就不能吃饭,甚至不能睡觉。
娜仁托雅对明珠也是怨恨的,这种怨恨不仅是因为明珠比她更受大格格的喜欢,而且还因为明珠和苏茉儿的关系很好http://www•99lib.net,这都让她很嫉妒。
明珠答应了一声,心跳得更厉害了,脸也慢慢涨红起来。
明珠一直目送着苏茉儿离开,等到苏茉儿的身影完全消失了,她才重新拿起两条腰带来比对着。
苏茉儿摇摇头又点点头,她觉得明珠真的变了。
苏茉儿小跑着走了,这是她第一次和明珠分开时没有依依不舍。当她跑出好远后,才轻吁了一口气。一想到那条腰带,苏茉儿刚刚紧绷的心一下子又轻松了,能在那么珍贵的一条腰带上刺绣,而且绣得那么漂亮,苏茉儿很兴奋,心里有了自豪感。
明珠轻吁一口气,心仍在咚咚乱跳,她既想让海兰珠问哪条是她绣的,又不想让问。
“她叫苏茉儿!”明珠说。
“吓死我了!”她说。
“怎么走得这么慢呀!”娜仁托雅走出好远,又转回来催她。
“苏茉儿……”布木布泰眯着眼睛,皱着眉头想起来。
明珠一看,是二格格布木布泰。
“记住!我们不会永远做下等人的!懂了吗?”明珠的眼睛紧紧地盯着苏茉儿。
但这个令她鄙视的瘦弱小女孩,却能做一手好刺绣,这又让她从鄙视苏茉儿变成了嫉恨苏茉儿。
苏茉儿跑回明珠身边:“明珠姐,还有什么要做的吗?”
九*九*藏*书*网明珠姐!我……我绣得行吗?”
海兰珠微笑地看着明珠,小声说:“这条是你绣的吗?如果是你绣的,我可不想把你送给布木布泰!”
“本来就是要送给你一条的。你喜欢那条吗?那就送给你吧!”海兰珠大方地说。

1

苏茉儿知道明珠是在夸自己,有些羞涩地低下了头,红着脸说:“以前我在阿布和阿哈的袍子上也缝过一些花鸟,不过不是用绣针绣的,是缝的。而且也没有这么多的丝线。”
明珠点了点头。她看了看自己绣的那条,如果不看苏茉儿绣的,明珠绣的可谓形象逼真,但当和苏茉儿绣的摆在一起时,她的那条就显得有些相形见绌了。
明珠怔在那里,苏茉儿紧张地看着她。
海兰珠冲明珠点了点头,赞许地一笑,对着布木布泰说:“不,你戴的那条是洗衣房的一位小姑娘绣的!”
“快去吧!”明珠朝她扬扬手。
“明珠姐,我要走了,我还有衣服要洗。”苏茉儿一边说,一边趁明珠的手握得有些松的时候,抽了出来。
明珠拉着她的手:“苏茉儿,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很喜欢你。因为我觉得你和伊娜、达兰还有索隆高娃不一样。现在看来,你真的www•99lib•net和她们不一样。明白吗?我们和伊娜、达兰就是不一样,我们和她们有着不一样的命运!”
“因为我们不应该只是下人,我们不应该只是伺候别人的人,懂吗?我明珠和你苏茉儿,都不能只是下人!”明珠说这话的时候,把苏茉儿的手握得很紧,苏茉儿痛得差点叫出声来。她拼命想要抽回手,但却抽不掉。
跑回洗衣房,苏茉儿便开始搓洗起衣服来,她的心情很好,洗衣服也特别有劲。
“明珠!”海兰珠轻轻叫了一声,拿起了苏茉儿绣的那条。
“不就叫你一声吗?怕什么!”娜仁托雅白了明珠一眼。
苏茉儿在大格格那里连做了三天刺绣,总算绣好了一条腰带。当那条腰带摆在明珠面前时,明珠惊呆了。整条腰带上面既有山水也有花鸟,山水栩栩如生、花鸟生动有趣。更让明珠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苏茉儿的绣线不留任何痕迹,根本无法想象这是一个初学刺绣者所为。
“哦?洗衣房?叫什么名字?我要她到我屋里去,我需要一个会做一手好女红的侍女。”布木布泰停止了转圈,认真地问。
“这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呢?好像在哪儿听过!”她小声嘀咕着,忽然一拍巴掌:“我知道了!”
“大格格,我也舍不得您。这条是苏茉儿绣的。”明珠用九九藏书网暧昧不定的笑容看着海兰珠。
……
“好了,你快回去吧!腰带我拿给大格格就好了。”
“哦?绣好了?”海兰珠接过腰带,并排放在了面前的石桌上。
明珠苦笑了一下,对苏茉儿说:

2

明珠的声音微微有些发颤。
“明珠姐,你绣的比我的漂亮!”机灵的苏茉儿看出了明珠的失落,赶忙说。
苏茉儿点了点头,欢快地蹦跳着走了。没走几步,苏茉儿便听到后面传来明珠叫她的声音。
“这个……”海兰珠的话还没说出口,只见一阵风似地刮过来一个人。这个人冲到海兰珠面前,叫了声:“额格其(姐姐)!”
“低贱的洗衣服的下人!”娜仁托雅经常在心底这么骂明珠和苏茉儿。她在应征侍女,苏茉儿被管家嬷嬷赶出去时,便对她鄙视起来,最后发现她去了洗衣房,内心就更鄙视她了。
明珠深吸一口气,迈开了大步。大格格正在荷花池边赏荷花,明珠走上前去,递上了那两条腰带。
“格格,这是绣好的两条腰带!”
“明珠姐,我真的绣得很好吗?”苏茉儿还是不相信。
明珠的眼神中有一道锐光一闪而过,这道锐光让苏茉儿有些心悸,她小心翼翼地问:“为什么我们和伊娜、达兰不一样?”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