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错失机会
目录
第六章 错失机会
上一页下一页
“她行的,她一定行的!她瘦小是因为没有东西吃,进来这里,很快就会长高,长壮的!她行的,一定行!”扎那还在那里不停地哀求着。
看见她睁开了眼睛,哈日陶高双手合十,嘴里喃喃着:“神灵保佑!我们的苏茉儿醒了!”
“我……”吉达刚说出一个字,刚刚还睡得正香的斯热翻了个身,悻悻然地说:“做梦吧,去酋长家!”
“我不会再让阿布这么辛苦的!”苏茉儿握了握小拳头说。
“好孩子!快回去吧!”扎那看她流眼泪,鼻子也酸酸的。
“额吉,不要走!额吉不要走!带着我!额吉,带我走!”苏茉儿拼命地哭着,大声地叫着。
“嗯!”苏茉儿点点头,接着说:
突然,她发现前面隐隐约约走来一个女人,女人长什么样子她怎么都看不清楚,但她知道,那是她的妈妈。
“巴雅日拉!”苏茉儿端起碗,眼泪啪哒啪哒地流了下来,流进了碗里。她大口大口地喝着,把草药和泪水一起喝进了嘴里,吞进了胃里。
“哇……”苏茉儿怔了一下,接着便大声哭了起来。哭声惊醒了其他几个哥哥。他们都坐了起来,茫然地看着张大嘴巴、哇哇大哭的苏茉儿。
“天黑了吗?”苏茉儿摸了摸有些胀痛的头,感觉嗓子也很痛。
“哦?真的吗?苏茉儿,真是个好孩子!你真的能去了吗?”
“答应?答应什么?”苏茉儿站起来,心在咚咚跳着。虽然她知道扎那的意思,但她还是又问了一遍,她要再确定一下。
“阿布的病还没好,怎么能放牧呢?”苏茉儿着急地说。
“知道啦!”苏茉儿说完,突然觉得一阵晕眩。她停了下来,甩了甩头,刚跑出两步又摔倒在地。她听到了邻居大婶的惊呼声,接着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苏茉儿摸了摸脸,烫烫的。她想,一定是自己太兴奋的原因,便朝大婶摆了摆手:“我跑得有点热,我要去找阿布!我要告诉阿布和阿哈!”
“不可能进去了!管家嬷嬷不会再要你进去的,快回去吧!”扎那不忍看见苏茉儿这样,挥挥手,急忙进了蒙古包。
“只要你身体没病,管家嬷嬷就答应你进酋长家,留在她身边。虽然不如做格格的侍女,但跟着管家嬷嬷也好。我看你虽然瘦弱,也没什么99lib.net病,一定会被管家嬷嬷看中的。”扎那打量着苏茉儿说。
不知不觉,她来到了酋长家的蒙古包附近,天空吐出了鱼肚白。在怔怔看了酋长家一座座的蒙古包后,她走到了扎那他们住的那座蒙古包前。清晨的雨露把草原上的草打得湿漉漉的,苏茉儿蹲下身子,用双手去抹草上的露水,然后在脸上一下又一下地抹着,冰凉的雨水敷在脸上,凉飕飕的,让她有些晕胀的头脑清醒了很多。
“阿巴嘎!巴雅日拉!”苏茉儿说完,再次给扎那磕头行礼。
苏茉儿闭着眼,手掌心互搓,喃喃着。
扎那很生气,因为说好第二天晌午苏茉儿过来,然后他带她去见管家嬷嬷的,但苏茉儿却没有来。因为这件事,管家嬷嬷还狠狠地训斥了他一番,说扎那和苏茉儿都是不守信用的人。
“额吉!是你吗?真的是额吉吗?”苏茉儿高兴地抓住了女人的衣服,不停地跳着、笑着。
“她不是我什么人,但我看到她,就想起了我的女儿,我可怜的……”
“我可以洗衣服,我有力气洗衣服,我阿布和阿哈的衣服都是我洗的!”
“那太好了!神灵保佑!”邻居大婶仰天念完,突然看着苏茉儿:“孩子,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快喝吧,喝了就好了!”
“阿布、阿哈,我可以进酋长家了!阿布,你有钱买药了!”苏茉儿一边跑,一边叫,像小鸟一样欢快。
“快起来吧,快回去吧,以后有机会再来!”
“孩子!阿巴嘎帮你,阿巴嘎一定帮你!可你要先把病养好呀!养好病阿巴嘎就帮你!”扎那的眼一热,搂着苏茉儿说。
“你们在哪儿?”苏茉儿四处看着,周围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但那声音却像是由远及近,空旷而响亮。
她记得,当她在扎那他们的蒙古包里既期待,又不安地等待时,扎那兴冲冲地跑了进去,大声说:“苏茉儿,神灵保佑!管家嬷嬷答应了!”
苏茉儿将一块草地上的露水抹掉,然后坐了下来。
……
向天上的神灵祈求完,苏茉儿慢慢向酋长家的方向走去,她忘记了自己还在生病,甚至忘记了头和嗓子还在隐隐作痛,她不停地抱怨自己,为什么要生病,为什么要发烧。
扎那回过头来,看九九藏书到苏茉儿那苍白的面孔,有些心疼地叹了口气。
苏茉儿点了点头。
“阿布,我明天要去酋长家了!管家嬷嬷只要检查我的身体,没事就留下我了!”苏茉儿一脸兴奋地看着爸爸。
“阿巴嘎,那天……那天我一回去就病倒了,我什么都不知道了。我……”苏茉儿的头又是一阵晕眩,她一手撑在地上,才没让自己倒下。
“我怎么回来了?怎么躺在这儿?”苏茉儿喃喃着。
“穷人家,只要能爬起来,都要干活,不干活吃什么?你们的阿布,可怜呀!”邻居大婶摇着头,叹息道。
蒙古包里陆陆续续有人出来,他们看到苏茉儿后,先是一惊,接着莫名其妙地看看她,议论着走了。
“穿上那件棉袍,外面冷!”扎那说。
苏茉儿蹑手蹑脚地走出了毡房。她抬眼看着星空,那一眨一眨的星星,像是在对苏茉儿诉说着什么。
苏茉儿和扎那进了毡房,扎那把一碗草药端给她。
吉达看了看哈日陶高,低下了头。哈日陶高刚刚还在微笑着的脸,也僵硬起来。

1

苏茉儿一下子站了起来。她冲出蒙古包,看到了和扎那说话的女人。女人苏茉儿见过,就是那个在她报名时刁难她的胖女人。
在知道自己因为生病而睡了两天,已经错过了见管家嬷嬷后,苏茉儿哭了很久,直哭到嗓子发哑。看着一脸沮丧的爸爸和哥哥们,苏茉儿收住了哭声,她想,爸爸和哥哥们天亮还要干活,她不能影响他们睡觉。于是,她趴在那里,假装闭上了眼睛。
周围没有其他声音,只有爸爸和哥哥们的呼噜声。
“我真的要去!是扎那阿巴嘎说的。我明天就去,管家嬷嬷……”苏茉儿焦急地还想争辩。只听斯热冷笑一声说:“你都发烧两天了,早过了时间了!哼!去!去!你以为酋长家说进就能进?我看你是没那命!倒霉蛋!”
“那就好,那就好!快回去吧,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你的阿布和阿哈,明天晌午的时候过来,我带你去见管家嬷嬷!”
“孩子,快起来吧!过来喝点草药就回去!”扎那说着,把苏茉儿拉了起来。
“我明天就要去酋长家了,我去了阿布就能买药了,www.99lib•net吃了药病就好了。”苏茉儿高兴地说。
“孩子!孩子!”扎那一边叫,一边抱起了苏茉儿,将她抱进了蒙古包。
“好了好了,别说这些事了,听得多了!”女人听起来很不耐烦,打断了扎那的话。
“什么?我……我……”苏茉儿瞪大眼睛,看着哈日陶高和吉达。
“阿巴嘎!帮……帮我!”苏茉儿半闭着眼,嘴里还在嘟哝着。
“我进了酋长家,就有钱了。”苏茉儿看着爸爸那张蜡黄的脸,鼻子又是一酸。她对一直默默坐在旁边的吉达说:“阿哈,我去酋长家你不高兴吗?”

3

“帮帮这个孩子,她太可怜了!”是扎那的声音。
女人的面容模糊起来,并且逐渐脱离了苏茉儿的手,越飘越高,任由她跳着去抓也抓不到。
“阿巴嘎,求您让我进酋长家吧!求您了!”苏茉儿说完,匍匐在地。
“阿吉妈(大婶)!”苏茉儿一下子跪在了她的面前。
邻居大婶看着苏茉儿,点点头说:“好孩子!你这么乖,这么懂事,你阿布辛苦点也没什么。”
“求求您!让我去吧,不管干什么都行。”苏茉儿将头深深地埋在地上,哀求着。
“孩子,你在这里干什么?等扎那吗?”
“额吉!阿布!阿哈!”苏茉儿大喊一声,睁开了眼睛。她看到爸爸和吉达围在她身边,焦急地呼喊着。
女人笑了,慢慢走到苏茉儿面前,将她搂在怀里,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发。
“阿巴嘎!”苏茉儿看见扎那后,一下子跪在了他的面前。
“孩子,醒来就好,吃点奶酪,好好睡一觉吧!”爸爸说着,拿来奶酪递给苏茉儿。
“你的头很烫,你发烧了!”
“扎那,扎那,有人找!”大叔扯开喉咙朝蒙古包里喊道。
“不是我不来,阿巴嘎,不是我不来!”苏茉儿仰起脸,看着扎那的背影,喃喃着。
“神灵啊!保佑苏茉儿吧!”
“阿布……阿布,我不能去酋长家了吗?我病了两天了?我真的不能去了吗?”苏茉儿抓着哈日陶高的胳膊,不停地摇着、喊着。
“嗯!”苏茉儿拼命地点头,高兴地说:“我身体很好,我没有生过病!”
“斯热,你闭嘴!苏茉儿生病了,你还说这http://www.99lib.net种话!”吉达腾地站起来,冲到了斯热面前。斯热又是哼了一声,拿起被子,蒙在了头上。
“我在哪儿?”她四下看着,简陋破败,是她家的毡房。
“那就求你帮帮她吧,你那里不是缺个洗衣服的吗?让她去吧!你也见过她的,她的手那么巧,又……”
“你可醒了!我还以为你快死了呢!”胖女人撇撇她那肥厚的嘴唇,斜着眼睛说。
一位大叔在扎那他们的蒙古包里见过苏茉儿,认出了她,走了过来。
……
苏茉儿看看爸爸,又看看哥哥,当看到枕边的那件红褐色棉袍时,她想起来了,高兴地说:“阿布、阿哈!我能去酋长家了,管家嬷嬷答应我去了!”
……
“阿巴嘎!巴雅日拉!阿巴嘎!巴雅日拉……”苏茉儿一边说,一边给扎那鞠躬,她一遍又一遍地说着,一遍又一遍地鞠着躬,眼泪也慢慢流了下来,但这却是喜悦的泪水。
“手巧,可是能洗衣服吗?洗衣服需要力气,她有力气吗?”
“帮帮这个孩子!帮帮她吧!”扎那说着,从怀里取出一样东西,塞在了胖女人的手里。胖女人看看手里的东西,又看看趴在地下的苏茉儿,慢慢说:“好吧!那就让她四天后过来吧。不过话说清楚了,如果干不动的活,别怪我赶她走!”

2

可她睡不着,她要等待天亮,她要去找扎那叔叔。在听到爸爸和哥哥们发出此起彼伏的呼噜声后,苏茉儿这才悄悄爬了起来。
乌云笼罩着天空,黑压压的。苏茉儿跑着跑着,双腿越来越沉重,头也开始发胀,甚至有种大石压顶的感觉,憋得她喘不过气来。
苏茉儿没有回答扎那,而是一把抓住他的胳膊:“阿巴嘎,帮帮我吧!帮帮我!”说完,头一晕,倒了下去。
“她是你什么人?这么求我帮她!”是一个女人的声音,苏茉儿听起来有些耳熟。
“额吉呀!给我力量吧!”
“真的,是管家嬷嬷说的。只要我身体没病,就可以在她身边做事。只要能进酋长家,我就有月俸了,这样阿布也就有钱买药了。”苏茉儿脸色绯红,掩饰不住地激动。
苏茉儿跑回自家毡房,却发现里面没有人,连生病的爸爸也不在。她将心爱的棉袍放到
九九藏书
枕边,然后穿上一件旧袍子,跑去问邻居。邻居大婶告诉她,她的几个哥哥都去帮别家做事了,爸爸也出去放牧了。
“管家嬷嬷说了,让我明天去,她要检查我的身体,要是我的身体好,就留下我了!”苏茉儿仰脸看着邻居大婶说。
“苏茉儿,苏茉儿!”
“阿布,我要去找你的,怎么会在这呢?”苏茉儿再一看,大哥、二哥、四哥和五哥在旁边睡得正香,打着呼噜。
“我的孩子!你是我的孩子!”女人说。
她大叫一声:“额吉!”
“孩子,慢点跑!”邻居大婶朝她摇晃的背影喊着。
“苏茉儿,苏茉儿!”又一个声音,是吉达的。
我要进酋长家了,阿布有钱治病了!苏茉儿虽然感到很难受,但一想到这些,又高兴得飞奔起来。
苏茉儿再次醒来,发现自己睡在蒙古包里,蒙古包里不仅散发着汗臭味,而且还有着浓浓的奶香。苏茉儿坐起来,听到外面有人说话。
苏茉儿听到又一个声音在叫她,她听出是爸爸的声音。
“孩子,养好病,养好病再去!”哈日陶高安慰女儿。
“快起来!你跪也没有用,管家嬷嬷不会再要你的!”扎那说完,扭头想进蒙古包。
“阿巴嘎!巴雅日拉!”苏茉儿又给扎那下跪,被扎那制止住了。
“这是我最心爱的棉袍,我不能弄脏了!”苏茉儿冲扎那微笑着说完,飞奔起来。
“喝完回去好好养身子,四天后过来,一定要过来,这次幸好洗衣房里的托雅要嫁人了,有一个人的空缺。”
一会儿工夫,扎那走了出来,看到苏茉儿后,他先是叹了口气,接着一脸不悦地说:“你还来这里干什么?”
进去后不久,在他又把头伸出蒙古包想看苏茉儿走了没有时,却发现她还匍匐在地,一动不动。
苏茉儿点了点头,往外面跑去。
“我的好孩子……”女人说完这话,身体慢慢浮了起来。苏茉儿急了,大叫:“额吉,额吉!你不要走!不要走!”
扎那的心一抽,禁不住走了出来。他上前扶起苏茉儿,在帮她擦额头上的泥土时,却大吃一惊。
“巴雅日拉!巴雅日拉!”苏茉儿不停地磕头,不停地说着。等她再抬起头,胖女人已经拖着肥胖的身躯走远了。
苏茉儿说完,跑了起来,但脚下却像踩了棉花一样,站立不稳。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