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苏茉儿应征侍女
目录
第二章 苏茉儿应征侍女
上一页下一页
苏茉儿不用看也知道,那是吉达在喊。吉达冲进毡房,大声地嚷嚷着,把头摇得像拨浪鼓。
“阿布!”苏茉儿又叫了一声,看着瘦弱的哈日陶高,刚刚擦干的眼泪,又开始在眼眶里打转了。
哈日陶高点了点头,把手放下,看着女儿那张越来越像死去妻子的脸,疼爱地说:“在酋长家里做侍女,你就不会饿肚子,也不会没有衣服穿,比在家里强!”哈日陶高说着话,扫了一眼空荡荡的旧毡房。
斯热和吉达狠狠地瞪着对方,随后,一前一后地冲出了毡房。
“是我害死了额吉,我要救阿布!我去了就有钱给阿布买药了!”苏茉儿说完,含着眼泪,径直去煮野菜了。
“阿布!”苏茉儿又是大叫一声。她扑倒在了哈日陶高的怀里,这是苏茉儿记忆中第一次和父亲这么亲密。
“苏茉儿!”哈日陶高躺在破旧的毯子上,接连咳嗽几声后,有气无力地喊。
斯热兴奋地说着,苏茉儿却听得莫名其妙。
“阿哈,去哪里?”苏茉儿一看到斯热扯她,身体就一阵哆嗦。
苏茉儿骑着马,提着采摘来的野菜回到了旧毡房,正准备给哈日陶高煮着吃,斯热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
“就要打她!是她害死了额吉,她是小马拉!”斯热大吼一声。

2

苏茉儿兄妹三人的对话,他全听到了。
苏茉儿煮着野菜,热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流。
“没错!她http://www•99lib•net的额布格(爷爷)是我们科尔沁草原上的酋长,她的阿哈是赛桑贝勒,她家有数不尽的牛羊,用不尽的财富。”斯热说的时候,眼神发亮,唾沫星乱溅。因为激动,他的双手不停地挥舞着。
“苏茉儿!”斯热一把抓住她的胳膊。
哈日陶高说完又长叹一口气,看着苏茉儿那又脏又破的灰色袍子,指了指旁边的包袱说:“这里有你额吉年轻时穿过的袍子,改改穿上吧!去酋长家不要穿得这么破旧。想去的人一定很多!神灵保佑你,孩子!”
“不去就不受欺负了?”斯热把带着怒火的眼神重又看向苏茉儿,苏茉儿害怕地低下了头。
唉!苏茉儿一屁股坐在草原上。一想到这些,苏茉儿的心情就跌到了谷底。她揪起一根青草,含在了嘴里,慢慢地吮着。她仰脸看着天空,小声地说:“额吉!您看得到你的小苏茉儿吗?额吉,给阿布一点力量吧!让阿布的病快快好起来吧!让阿哈们不再打架吧!”
“站起来!”斯热提起苏茉儿的衣领,将她从地上提了起来。
哈日陶高用手一下又一下地抚摸着苏茉儿的头发。
“阿布,你是让我去酋长家做侍女吗?”苏茉儿眼泪汪汪地看着爸爸,心里既伤心又难过,心想,爸爸一定也像斯热一样,很讨厌自己。
苏茉儿拾起脚边的一朵白蘑菇,长长地叹了口气。她抬眼一看,天空像湖水一般清澈透亮,一望无垠的草藏书网原上,撒落着零星的蒙古包,还有那数不尽的牛羊。
“那个……那个格格,酋长家的格格选侍女!”斯热虽然有些不耐烦,但还是又说了一遍。
“不要打啦,阿哈!不要打啦!”苏茉儿哭着,想要去拉开两个哥哥,无奈力量有限,反被两个哥哥推倒在地,直到爸爸哈日陶高过来才将两个人分开。
“阿布!”苏茉儿又叫了一声后,眼泪哗哗哗地往下流。她摇着头,越摇越快,嘴里不停地大声喊着:“不,阿布,我不去!我不能去,我去了,就没人给阿布和阿哈们做饭了!阿布和阿哈的衣服破了就没人给补了。”
一想到贝勒,苏茉儿就想起了一年前偶然邂逅的那匹枣红马,还有马上那个漂亮的女孩。那个女孩是格格,那个叫布木布泰的格格在她的大黑马受惊后,让自己的侍从救了她,并且把她送回了家。苏茉儿永远也忘不掉斯热看到格格时的惊诧表情。
……
此后,斯热每次见到苏茉儿时,都会小声地骂上一句:“小马拉!”
哈日陶高是摔跤比赛时受伤的。年轻时的哈日陶高摔跤在科尔沁草原上天下无敌,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哈日陶高也就放弃了摔跤比赛。然而,这次为了能得到一头牛的奖励,哈日陶高又去参赛了,但结果是牛没有得到,自己还摔断了两根肋骨。
苏茉儿不认识似地看着斯热。斯热留给苏茉儿的印象,永远是凶神恶煞般的,这是她第一次看到没对她露出凶相的99lib.net斯热。
这些牛羊一定是贝勒家的吧!苏茉儿想。
“斯热,你……”吉达伸出了拳头,正要打。突然,苏茉儿抬起头,用她那嫩稚而又坚定的语气大声说:“阿哈,不要打了,我去!”
“嗨!你怎么认识酋长家的格格的?”斯热问的时候,禁不住上下打量着这个从小就受尽了他欺负的妹妹。
“如果我们的苏茉儿能进酋长家就好了!不容易进啊!要是能进去,那该是多大的福气啊!”
苏茉儿还在想斯热的话,却听到了一个声音在喊:“不要去!苏茉儿,不要去!”
“那也不能去,去了苏茉儿会受欺负的。她还小,伺候人是会受人欺负的!”吉达也扯住了斯热的衣服不放。
“不要打她!”吉达喊道。

1

“什么?她送你回来,还朝你微笑,说她是你的朋友,你竟然说你不认识她!你这个小马拉(小畜生)!是要和我作对是不是?”斯热涨红着脸,骂了苏茉儿一句,伸出手正准备打苏茉儿,吉达冲了过来。
刚才他在酋长家的蒙古包外蹲点的时候,看到了贴出的告示,说要给两位格格招侍女。如果应征上的,还会有一头牛、一头羊做赏赐。斯热马上就想到了苏茉儿,赶忙跑回来拉苏茉儿去。他觉得自己进不去,苏茉儿进去也是好的。而且说不定等苏茉儿进去了,自己也就能进去了。
“去吧!”哈日陶高说。藏书网
苏茉儿惊恐地看着斯热,条件反射般地缩起了脖子,她用一只手挡住了头,蹲了下去,做好了挨打的准备。
“她不是小马拉!”
哈日陶高微笑着说完,眼眶却也湿了。他抬眼看着毡房外,眼神悠远,继续说:“你们的额吉要是知道,也会让你去的!去酋长家是去享福,不是谁都有福气能进去的。你去了,斯热也就不会再打你了。”
苏茉儿不敢看斯热那殷切的眼神,她低下了头,像是做错了什么事似的,不停地绞着自己的衣襟。她多想帮助自己的哥哥实现愿望啊,但是……她有些羞愧地摇了摇头。
吉达一边怒吼,一边扑向了斯热,两个人抱成一团,扭打起来。
苏茉儿明白了,斯热是想让她去酋长家里做侍女。斯热一直认为要改变家境就必须去酋长家做事。一年以来,他不断去酋长家应试做侍从,但总因为身体不够健壮而未能实现。斯热不死心,把自己空闲的时间全都用在了在酋长家附近蹲点上。
哈日陶高说完,又是一笑,这一笑里更多的是凄然。
“阿布!”苏茉儿抹了一把眼泪,跑到了爸爸的面前。
“苏茉儿,快去!快点去!”斯热扯着苏茉儿就往外面走。
“阿布!”苏茉儿哇哇大哭起来,她张开嘴巴,放肆地哭着,眼泪鼻涕沾满了爸爸的衣服。
“我不认识她!”苏茉儿小声说完,低着头,准备去做事情。
“去吧!换来了牛羊,阿布就可以治病,阿布的病好了,就可以去放牧,也可以做饭…http://www.99lib.net…”
“孩子!”哈日陶高伸出日渐枯瘦的手,在苏茉儿的小脸上一下又一下地抚着。
苏茉儿牵着黑背,慢慢地走在草原上,她的眼睛始终盯着脚下,她要采白蘑菇、苦菜、苁蓉等野菜给爸爸吃,爸爸的病越来越重了。
苏茉儿扑闪着大眼睛,看着斯热。她没有回答斯热的问题,反问道:
那天,直到格格和侍从离开,斯热才回过神来,他惊异地看着苏茉儿。
“酋长家选侍女,你快去!有羊、有牛!你也不用饿肚子!”
“奥很度(妹妹)!”吉达第一次没有叫苏茉儿的名字。
“为什么不让她去?她去了我们就多了一头羊、一头牛了,这样就有钱给阿布找医生了!”斯热喊着,冲到了吉达面前,扯住了他的衣服。他痛恨这个事事和他作对,事事都要袒护苏茉儿的弟弟。
“是科尔沁草原上最富有的、最英武的酋长家的格格吗?”
找医生是要花钱的,一贫如洗的家境让爸爸哈日陶高每天只能躺在毡房里。二哥斯热和三哥吉达无法忍受这种贫困,每天四处跑去找活干。三哥斯日波和四哥色勒莫则经常为争吃大打出手,大哥苏日格要去放牧,照顾生病的爸爸和做家务事也就全部压在了只有七岁的苏茉儿身上。
苏茉儿喊完,随即哇的一声哭了,哭得越来越大声。
“去找她,我要做她身边的侍从!”斯热的双眼闪闪发亮。他一想到如果做了布木布泰的侍从,会像岱钦那样一直紧跟在布木布泰的身边,他就激动得浑身发抖。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