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惊马奇遇
目录
第一章 惊马奇遇
上一页下一页

1

苏茉儿难得有机会这么悠闲。虽然才六岁,但她每天却有一大堆的事情等着做,草原上的孩子很早就开始承担家务了。今天是她央求三哥吉达,吉达才偷偷带她出来放牧的。
“走吧!”布木布泰朝苏茉儿莞尔一笑。
“阿布,我是怪兽吗?是吃了额吉的怪兽吗?”
苏茉儿站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手拿皮鞭,看着白茫茫的羊群像一片白云和碧空相连,缓缓地移动,她高兴地哼起了歌。
“阿哈,是我害死额吉的吗?”苏茉儿站起来,拉住了四哥斯日波和五哥色勒莫。
“就是要打你!打死你!是你,害死了我们的额吉!”斯热怒吼完,一脚把苏茉儿踹在了地上,转身走出了毡房。
看着苏茉儿那张兴奋的小脸,为了让她回家后有借口,不至于挨斯热的打,吉达提着篮子去帮她捡野菜了。在辽阔的草原上,苏茉儿像只欢快的小鸟,不停地跑着、跳着,和天上的白云说话,和地上的青草亲吻。
四岁那年的一天,斯热让苏茉儿给他拿马奶,苏茉儿不小心摔了一跤,马奶被倒掉了,斯热便揪住苏茉儿的耳朵,在她的身上踢打。吉达冲上前去紧紧抱住斯热,大哥苏日格也劝阻斯热,斯热这才住了手。
“我们和你一起回去吧,这样你的阿哈就不会打你了。”枣红马上的布木布泰说的时候,脸上依然带着好看的微笑。
斯日波低下了头,五哥色勒莫重重地点了点头。
当苏茉儿这个让他又爱又怕的女儿睁着那双乌溜溜的大99lib.net眼睛,歪着脖子问他的时候,哈日陶高总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糟了,斯热阿哈一定已经回去了!”苏茉儿内心的害怕替代了兴奋,她想快马加鞭,又怕惹怒了黑背。在她正不知如何是好时,突然,她听到了一阵由远及近的马蹄声,苏茉儿回头一看,枣红马和大白马向她奔来。
“额吉的命换了苏茉儿的命!额吉的命换了苏茉儿的命……”苏茉儿一遍又一遍地说着,眼泪夺眶而出。
苏茉儿惊讶地看着他们,心里又涌出了莫名的兴奋。
黑背不仅没有慢下来,反而开始又蹿又跳,它想把骑在它身上的苏茉儿甩下来。
那木其骑在青马背上,低下了头。
这个漂亮的女孩让她觉得既神秘又有种想要亲近的感觉。
枣红马上的女孩一直安静地在旁边看着,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
走出好远,当枣红马上的布木布泰已经变成了一个圆点时,苏茉儿这才既有些兴奋,又有些失落地回过头来。
听到有人叫她,苏茉儿抬起贴在地上的头,看见三哥吉达手里提着篮子,骑着一匹黑马向她奔来。
苏茉儿吓得开始哇哇大哭,她扯住马缰绳,双腿紧紧地夹在马肚子上,紧张地瞪大眼睛,盯着身下发疯的黑背。
“我要回家,回家晚了,阿哈会打我的。”苏茉儿说完,着急起来,她想上马,但看着高大的黑背,又有些无措起来。
苏茉儿先是点了点头,接着又摇了摇头。
“我们走吧,苏茉儿!”布木布泰冲苏茉儿又是一笑,双腿一蹬,枣红马便朝前奔去。后面的大白马也快速九*九*藏*书*网跟了上去。
四岁前,苏茉儿每次被斯热打,都会拼命地挣扎,但在经过四岁时的那件事后,她再挨打时,不仅不会再吭气了,有时甚至还希望哥哥和爸爸打她。
“阿哈,你为什么总是打我!”苏茉儿那天一边大声哭着,一边双眼含泪地瞪着斯热问。
“额吉的命换了苏茉儿的命!”色勒莫的每个字都咬得很清楚,好像生怕她听不清似的。
“我叫苏茉儿!”苏茉儿仍然双眼不眨地看着漂亮女孩,小声说。
那时候的她,非常害怕,觉得自己就是个吃了妈妈的怪兽。
黑背长长地嘶叫了一声,疯了般地往前蹿,马背上的苏茉儿吓得脸色煞白,紧紧地拽着马缰绳,尖叫着:“黑背,黑背!安静!安静!”
“阿哈(哥哥)!”看着吉达有些紧张的表情,苏茉儿也紧张起来。吉达是五个哥哥中对她最好的一个,他一脸严肃匆匆奔来,让苏茉儿不免有些害怕起来。
苏茉儿激动得有些结舌,张张嘴却没说出一个字,只是重重地点了点头。她想,如果斯热看见她和格格在一起,一定不会打她的。虽然苏茉儿还不知道布木布泰是哪家的格格,但她知道,布木布泰一定是富人家的女儿。
苏茉儿不哭了,她惊恐地看着其他几个哥哥。吉达要扶苏茉儿,但被倔犟的她拒绝了。
苏日格看了她一眼,也没说话,走出了毡房。
“格格……格格……等等我!”后面又传来了马蹄声。苏茉儿和布木布泰同时回过头去,苏茉儿看见一个和布木布泰差不多年纪的女孩骑着一匹青马跑了过来。
九-九-藏-书-网布木布泰!”苏茉儿轻声重复着。
在苏茉儿刚刚会走路的时候,她便开始做事了。即使这样,斯热对她还是非打即骂。幸好其他几个哥哥和爸爸护着拦着,不然苏茉儿早就被斯热打得没命了。
苏茉儿被岱钦抱上了黑背,黑背在缓缓地往前走,苏茉儿有些依依不舍,她不停地回头看着枣红马上的布木布泰。
布木布泰见苏茉儿一直盯着自己看,于是歪着脑袋,微笑地看着她,好一会儿才说:“我们一起去玩好吗?”
苏茉儿从沉默着的父亲的眼神中,知道了二哥斯热说的是真的,是她害死了额吉。
苏茉儿怔在那里,她看了那木其一眼,发现她正恶狠狠地瞪着她。苏茉儿慌忙转过脸去,双腿使劲一蹬,大黑马也仰头朝前奔去。
“岱钦,帮她上去。”布木布泰说完,看着苏茉儿着急的样子,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那木其,你骑得太慢了,以后不要和我们一起出来了,有岱钦在就行了。”枣红马上的布木布泰没有了刚刚和苏茉儿说话时的温柔和亲切,她沉下脸来,厉声说。
“你回去吧!我和岱钦还要去个地方!”布木布泰没等那木其说完便又说。
哈日陶高对女儿苏茉儿有种复杂的感情,他喜欢这个乖巧懂事的女儿,但又有些怕她,因为每次看到这个女儿,就会让他想起妻子阿纳日生苏茉儿的那天,他看到的那股乌云。那是一股不祥的云,能够吞噬一切的云,那云最终也吞噬了他的妻子阿纳日。
“阿哈,是我害死额吉的吗?”苏茉儿问吉达。
“阿哈,是我害死了额吉的吗?”苏茉九九藏书儿又抬眼看苏日格。
苏茉儿从那以后便不再介意哥哥斯热欺负她,她开始什么都学,什么活都干。六岁的时候,苏茉儿已经承担了家里的所有家务,包括针线活,她都从邻居大婶那里学会了。她承担起了一个蒙古家庭中女性的职责。
“苏茉儿!苏茉儿!”
“斯热就要回去了。快,快点拿上这些,骑着黑背回去吧!要是被他看到,你又要遭殃了!”吉达从一匹大黑马上跳了下来,把一筐装着白蘑菇、黄花、苦菜和柳叶的篮子递给了苏茉儿。
“格格,我……”
“嗯!”苏茉儿接过篮子,在吉达的帮助下,骑在那匹叫做黑背的马上,向自家的毡房奔去。

2

“你叫什么名字?”枣红马上的女孩率先开口问道,声音清脆悦耳,让苏茉儿想起了百灵鸟的叫声。
“不会发疯了,格格!”那个叫岱钦的年轻男子毕恭毕敬地说。
“马儿,再跑快一点,再快一点!”苏茉儿的额头上全是汗,她用小手在马肚子上狠狠地捶了两下,见不起作用,又用双脚使劲地踢马肚子。
大白马上的年轻男子答应一声,从马上跳了下来,然后瞅准机会,蹭地一下就跳上了苏茉儿骑着的黑背身上,坐在了苏茉儿的身后。苏茉儿紧张地一动不动,黑背似乎感觉到了背上重量的增加,更疯狂了,开始绕着圈子狂奔,并且不停地甩头摆尾。年轻男子并不着急,一只手抓过苏茉儿手里的缰绳,轻轻一拽,另一只手在马肚子上有节奏地拍了几下,黑背像是收到了什么指令似的,九九藏书一下子安静下来。
“马儿,快快跑!不要让斯热阿哈在我前面回家。”苏茉儿伏在马背上,贴着马耳小声地嘀咕着。
苏茉儿被年轻男子从马上抱了下来,抹了抹脸上的眼泪,这才抬起头来,好奇地看着枣红马上的女孩。枣红马上的女孩衣着光鲜,肤色白净,黑而弯的细眉下有一双带笑的眼睛,鼻子高而挺直,和苏茉儿平时看到的女孩都不一样。
……
五个哥哥中,苏茉儿最怕的是斯热,从她记事起,斯热就没给过她好脸色。她身上还有没消散的乌青块,就是前两天斯热打的,理由是苏茉儿煮的野菜不好吃。
这时候,一匹枣红马和一匹白马不知从什么地方蹿了出来。枣红马上坐着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女孩看着马背上惊慌失措的苏茉儿,对大白马上的年轻男子说:“去!帮帮她!”
内心充满罪恶感的苏茉儿,在四岁的那天,突然好像一下子就长大了,她在心里不停地告诉自己,自己没有向爸爸、哥哥撒娇的权利,自己害死了爸爸的妻子、哥哥们的妈妈。
枣红马和大黑马齐头并进,大白马则紧紧地跟在了后面。
吉达没有说话,看了看大哥苏日格。
“岱钦!大黑马还会发疯吗?”布木布泰转头问年轻男子。
苏茉儿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布木布泰,心想:她是格格?她原来是格格,怪不得这么好看。她的衣服真漂亮,长得真好看。
马背上的苏茉儿长长地吁了口气,咧开嘴笑了,泪水还挂在脸上。
“我叫布木布泰!”枣红马上的女孩微微一眯眼睛,一只手朝空中一甩说。
枣红马上的女孩也在打量着苏茉儿。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