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六 水镜探亲
目录
番外六 水镜探亲
番外六 水镜探亲
上一页下一页
“仙兽又是什么?为甚不能给凰儿做妖宠?”觅凰眨眨漂亮的大眼睛:“难道是凰儿不乖?”
棠樾目光柔和的注视着怀里笑的开花的小觅凰,不甚在意的点头称是。我得意的拍拍儿子的肩膀,挑衅的睥睨旭凤:虽然管不了大鸟,但小鸟儿还是听我的!
拉扯大这两个奶娃娃就够不容易了,还要整天被一只神气活现的凤凰奴役……
“那把黄毛带回去也做小妖宠,好不好?”觅凰圆圆大眼睛笑成半月芽。
我看看父子俩一只翅膀忽悠下来的模样,不由得痛心疾首教导儿子:“棠樾呀,记牢喽,要做一只好鸟~~千万别学你爹爹!虽然你容貌神似你爹爹,可你是只白鹭,不是凤凰。千万别以为长了翅膀,就都是一样的鸟儿了……”
……
(画外音:
“凤凰,你也不想想当年你被那穷奇妖兽的瘟针所伤,是谁变出灵芝圣草救你性命?我是花神之女,能不识花界圣草?”我气愤地指着旭凤:“凤凰真是最最知恩不报的鸟儿!”
不远处,一白一红两只鸟儿一样清俊的身影,衬托着我抱着个奶娃娃赶路的狼狈形象。
当日,我曾在此处神伤垂泪;如今,我与凤凰终成正果,儿女成双,此生也堪称圆满了。这是不是就是那戏折子里唱的“有情人终成眷属”呢?
小黄狗惊惧地抖了一抖,“汪汪”叫着,跌跌撞撞的一溜烟跑九*九*藏*书*网了。
在告别二十四芳主回魔界的路上,凤凰揽着我,我抱着小凤凰花,棠樾拉着凤凰的手……
“都是土里长出来的,所以灵芝圣草和香菇、木耳都是一个样子,嗯?”旭凤凤目微微一挑,似讥似讽,似笑似嘲……
怀里招惹是非的觅凰丝毫没有做一朵安静小花的自觉,兴高采烈的向棠樾张着小胳膊:“鹭鹭哥哥抱抱~”
棠樾笑眯眯的接过觅凰,甚为疑惑的看着我:“娘亲,妹妹很重吗?为甚娘亲你抱着妹妹总会落在后面?”
半道儿上,遇到一个飞升为仙的小黄狗,这个小狗仙大概道行不深,腾云驾雾的本领还不到家。一不小心,摔了个稀里哗啦,差点从云头上掉下来,一着急赶紧扒住云朵结果把小脑袋陷了进去,四条腿扑腾了半天也没把脑袋□,反而往下陷了陷……
棠樾貌似有些不屑的看看我:“娘亲,你的确是‘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不会要学,知错要改!’这不是您教的吗?您也的确分不太清灵芝圣草和香菇之类的嘛,也不是什么丢人事。好好学习一番就分得清了,您怎么就是死鸭子嘴硬,不肯承认呢?”
我泪~:“凤凰,你说我四肢不勤我也认了,怎么能说人家五谷不分?人家葡萄和五谷还是远亲呢,好歹都是从土里长出来的……”
啧啧,那小可怜模样,呃http://www.99lib.net,我们好像没说要把它煮了吃吧?
扯一扯哥哥的衣襟,捏一捏哥哥的脸,咯咯笑的开心……
旭凤揽着晕乎状态的我对着坟冢跪下:“爹,娘,小婿旭凤得妻觅凰,乃此生之福分,必惜之爱之,相伴相守,不离不弃……”
真真是苦大仇深啊!!
等我终于气喘吁吁的赶上已飞离千百里的那对父子俩,已是一个时辰后的事了。
“都是土里长出来的,所以灵芝圣草和香菇、木耳都是一个样子,嗯?”旭凤凤目微微一挑,似讥似讽,似笑似嘲……
坟冢上,干干净净的连一株杂草、一朵野花也无,一如爹娘生前般低调的很,但是也委实寂寞、冷清了些。
中秋佳节,在凡世尘间是很重要的全家团聚的日子,在了无生趣的仙界、魔界似乎没这等节日。
旭凤和棠樾父子俩颇为倨傲的瞥一眼那一截翘得高高的小黄毛尾巴,连嘴角都不屑于动一下,驾着云朵继续往前飘走。
“小狗狗~做甚的?”
冷冷清清的两个小土丘紧紧相挨。
听听,这一口一个“爹”、“娘”,叫得比我还顺溜,原来真是“龙生龙,凤生凤”,我家儿女的“自来熟”果然还是有源头的。
可惜,完美只是如天边那轻飘飘的浮云,风吹即散……暗地里我不知要掬几把辛酸泪~
“狗狗跑了,娘啊娘,追,追!”觅凰九_九_藏_书_网又伸长身体向着小黄狗逃离的方向嚷嚷着~~
棠樾拉着小觅凰肉乎乎的小手,也上前恭恭敬敬的对着坟冢说:“爷爷奶奶,我和爹爹都会好好照顾娘亲和妹妹的……”
觅凰如铃般的笑声打碎了满山遍野的冷寂,驱散了花神娘亲芳冢前万年的孤寂。芳冢上,霎时各色花朵陆陆续续绽蕊开放,妍丽如梦……
藏在棠樾怀里的小觅凰自顾自看热闹看的开心,左看看,又瞧瞧~~
觅凰却欢喜得象朵刚见了阳光的小花,挥着小手向他打招呼:“黄毛毛!”
我心头莫名的暖暖,怔怔半晌,这两娃娃怎么这么自来熟?我好赖也有过几次祭奠的经验,也没他们这般熟捻呀?
从未出过远门的觅凰是个聪明好学宝宝,一路上从我怀里探出小脑袋,这儿瞅瞅,那儿瞧瞧,碰见个从没见禽呀兽呀也要琢磨半天。
我怒:“我才不是鸭子,别把我和鸟混为一谈!”
“凰儿,这只小狗不能做妖宠的,这是仙兽……”我眼巴巴看着那两只父子鸟越飞越远,不禁忧心,那俩冷血鸟儿丢下不认路的我,咱母女俩怎么办??
此番先回的并非水镜,而是花神娘亲和水神爹爹的坟冢前祭上一祭。
凤凰嘴角一抽,额头一跳,捏一捏额角,貌似理亏的垂下眼眸……
近来闲来无事,拎着觅凰小娃娃去凡间走了一遭,见识了一番人间趣事,尝了一圈人间美食九*九*藏*书*网。后果便是,觅凰死缠着她爹旭凤,硬是要求也要幽冥魔界也要放一天假,所有妖魔魑魅都要一家团聚,过一过中秋团圆节。
我是个有问必答的好娘亲,继续对着觅凰奶娃娃耐心解答:“就是和你白鹭哥哥的小妖宠‘黑星’一样的物种~”
(某狗心语:我不要做妖宠……)
一家四口在芳冢前拜了三拜,摆上些糕点、酒水。小觅凰献宝似的摆上个不知从哪偷来的油亮亮、黄橙橙的大块头月饼,兴匆匆的对着坟冢甜甜的说:“爷爷、奶奶,凰儿来看你们了~~我给你们带了月饼哦,甜甜的,香香的,很好吃的……”
就算是妖,也不是妖宠,我修炼这么多年不是给这只小妖娃娃当宠物的!!)
那小脑袋都伸得老长,半个小身体都探出去了~
嫁为凤凰妇后,我就成了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深闺怨妇!想我当年在凡间做个未出阁的大家闺秀也未这么痛苦,我强烈愤慨,看看我这魔尊夫人是什么待遇?
不得不说,棠樾和旭凤的速度的确是比我快了许多,在两只父子鸟儿的驾驭下,我们一家花花鸟鸟腾云驾雾不到两个时辰,便回到花界。
我颇为同情的看了看翘着小尾巴、四条腿乱扑腾的小黄狗,拔腿准备跟上那对没同情心的父子。而怀里的觅凰却不肯走,伸长小脖子,翘出小羊角辫,瞅了半天,嘟着粉粉的小嘴,奶声奶气的问:
九_九_藏_书_网
“娘啊娘,这个黄黄的毛球是什么?”
我心惊胆颤的抱紧怀里的不安分的小娃娃,生怕这朵小花一个不小心随风飞跑了,又身不由己的向觅凰探长脖子的方向移了移,认命的耐心回答:“这是小狗!”
终于摆脱这朵小麻烦花,脸上的笑容还没绽开,就听到自家儿子的“疑问”……我苦着脸蹭到旭凤身边,听到他的声音不咸不淡的解释:“你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娘亲每日偷懒,我道觅儿灵力这么多年怎么也不见见长,原来是退化了……”
呃……这都是多久以前的臭事儿,我有些赧然。不过,说起灵芝圣草——
旭凤凤目里精光闪烁,我抖一抖,以我千百年的与其相处的经验来看,不是好兆头……我很是不安的往儿子身边蹭了蹭,还是有儿子好~~我垂着头,偷偷在心里笑得得意洋洋:怎么样?没辙了吧,我生的儿子自然听我的~~
某狗郁郁含泪:我是仙,不是妖。人家修炼了七千年才飞天~
这个小凤凰花怎么这么多问题呢?当初,棠樾怎么没这么麻烦?我颇为头疼的看看已经把头□的小狗,纠结这怎么给小奶娃娃解释。却只见小黄狗甚为惊恐的看看我们,那水汪汪的眼睛似乎诉说着无限的愤懑和委屈……
……一幅完美的全家福……
此处,长眠的是我生未能相守,死终于同穴的爹娘。
于是乎,我们一家花花鸟鸟就得闲回花界水镜探探亲。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