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凤兮凰兮
目录
第二十一章 凤兮凰兮
上一页下一页
一殿妖魔包括他身旁的两个女妖,都吓得匍匐在地,不敢抬头,“这兔子该死!罪该万死!是我等小妖失……失职……职,漏网……放……放……放它进来……”
我不禁舒出一口气,幸而他没有看见我,接着一想又不对,现在他瞧见我了,不知会不会被他辨认出来……我一时方寸大乱,起身蹦跳着就要逃遁。
“不能让它逃了!”
我一时连以头撞柱的心都有了,原来我一直都是在掩耳盗铃,自以为没有被发现,其实这些妖魔早就发现了我的踪迹,只是不屑于在乎一只兔子而已。
他浏览公文的时候很安静,眼睛全神贯注于字里行间,眉尾偶或稍稍一抬,那挺拔的鼻梁,半垂的眼睑,微微抿起的唇线……勾勒出一个精致的剪影。但我知道这安静只是一种一戳即破的假象,只有对着那些没有灵魂的笔墨纸烟才会出现的一种假象,一旦离开了书案,那双眼睛变像没有水的深井,黑的骇人,周身皆是冰冷凛冽的气息,压的人无法喘息。没有人敢直视他,他所过之处,只有大片大片战战兢兢匍匐于地的妖魔鬼怪。
直抵忘川岸边将船资交给爷爷,我一步迈上船,那魇兽也一蹦一跳地跟上来,忽地船身一晃,有人笑嘻嘻地道:“老官,也顺便将我一并渡过去吧。”
他很挑剔,做了他百年来的贴身书童,我自然晓得,哪里的水最清冽,哪里的梧桐最旺盛,哪里只载最单调乏味的凤仙花,哪里便是他的住处。
不晓得其余人是否听见了,夜风当时恰恰将凤凰那句耳语送入我耳中“你我如此亲近,何须唤我尊上?”
老爷爷被唬的一愣,竟真的将他,我,魇兽一船给渡到了对面的幽冥渡口。我哀叹,原本一条尾巴已经很麻烦了,如今又多了一条尾巴,可如何是好?况且还是两条显眼的尾巴。魇兽一身清雅梅花斑,一眼望去便知是天界所出,那扑哧君就更不用说了,天上地下怕是寻不出第二人品味独特到从头巾到鞋面皆是绿色打扮。
刚扎入拥挤的妖魔群中,便听得那府邸大门霍然打开,扑哧君连道“好险好险,亏得快了一步!”
我面上一阵冰凉,心中隐隐作痛起来,怕是那降头术又要发作了,我转身丢开胡言乱语的扑哧君,架了朵云彩便自行一路飞去。
凤凰体贴的伸出手扶了她一下,那女妖立刻受宠若惊的彻底瘫软在了他的臂弯里,半晌后,似乎见凤凰未有推拒,便索性偎入他的怀中,一双欺霜赛雪的藕臂亦攀上了凤凰的后颈脸颊在他胸前风情万种的蹭了蹭,“尊上,穗禾公主已离去,夜还长,剩下的时间可否分与奴下少许?”
正在此时,扑哧君气喘吁吁的扭着腰从后面追上来俯身从地上将我抄起揣入怀中,然后一头扎入两旁的妖魔群中。
忽然眼前一暗,天空那个降下一片黑色镶金边的乌云,嚣张的遮住了正午的日光,有车撵的隆隆轰鸣声自府邸中传来。我忽然觉得心跳加快,快的像要顶到我的喉头般让我无法承受。
虽不得出门,然而只要一想起那个人在六界的那一头活了过来,心中便生出一种莫名的慰藉,糖也吃的少了,偶尔能吃一些正常的饭食,有次我便更加断定这降头术是凤凰在我身上施下的。只是这降头术是好是坏,若哪日我一并想起穗禾和凤凰两人,便又觉得胸口不是那么舒服了。想来是还未好全。
一阵混乱之中,我回首望去,只看见一团火光模糊一片。
火光顷刻间将我吞噬,热浪灼人,我闭上眼……却在下一刻落入一个湿润的包围中。
待我回神之时,一干人等已纷纷告退,凤凰也回了殿中。闻得殿内有靡靡丝竹之音,我竟鬼使神差的趁妖侍出入的间隙一下子钻了进去隐蔽在殿堂不起眼的背光处。
车轴再次滚动,车撵远去。
那蛇抖了抖尾巴一阵变化,看着那化作人形扬眉敞僸通身翠绿的模样,我忽然记起一桩事,早上出门的时候我似乎忘了翻黄历,果然误人又误己,可叹可叹。
今日长芳主得空上天界太白金星,抽空过来瞧了瞧我,恰逢我脚伤大好,便兴致勃勃亲自沏了茶给长芳主。花界与天界之所以关系紧张,皆因上任天帝天后缘由所起,如今小鱼仙倌做了天帝,花界便也废了与天界的断交令,两界仙神精灵据说来往日益频繁。过去十二年里,二四十芳主来天界时亦常来探我,只是那降头术在我体内日益根深蒂固,倒有吸食心头血致我病入膏肓的趋势,便是他们来了,我也不过默默坐着,问一句答一句还常常答非所问,有时小鱼仙倌见我精神不好便索性替我婉拒了访客。
我一时心中狂跳不已,正想干脆现出真身化作水气逃走,不料凤凰却不待那女妖伸手,便将我一对长耳一拎而起,平举在眼前两掌处,眯了眯眼看着我,他眼中未有丝毫波澜,我却隐隐听到了刀光剑影金戈铁马的杀伐之音,铿锵着扑面而来。
那鬼侍忽然一脸了悟的表情,低声猥琐的问道:“你说尊上会不会以身相许,以报救命之恩?”
扑哧君很受用的抬了抬眉毛,对我道“风骚,是一种美德。”
“魇兽!”有小鬼惊呼,“天帝的魇兽!”
我这才发觉,原来扑哧君在我身后跟了一路,面色难免一沉。那老爷爷眼睛何等锐利,眼角一瞥见我的脸
99lib.net
色便晓得我不愿扑哧君跟着,遂和气的对扑哧君道“这位公子,老身船小,多载一个人怕是船身吃水太深有些危险。”
我心中一怯,“没有去哪里,哪里都没去……就是……就是……”
血晶石帘轻轻摆动,影影绰绰只间,一个面容卓绝眼神清冷的人半卧半坐,一身玄衣无点饰,却刺目的让人无法逼视,撵车上,卞城六殿恭敬的伏跪在他身旁似乎在禀报什么事情。周遭之人皆敬畏的垂下头,满目皆是臣服的恭敬之色,似乎罗刹开道,魑魅魍魉拉车,卞城六殿俯首汇报,这一切皆是理所当然。
凤凰一把将我大力地拎开,丢在一旁,冷冷地从唇角吐出一口气息,料峭凛冽,“未必猛虎才伤人,兔子咬人才叫人心寒,不是吗?”
又听那女妖奉承道:“尊上气尊贵胄,冠绝六界,若能承尊上一夜雨露……”
自那日再见凤凰之后,我便常常趁小鱼仙倌忙碌时支开离珠独自去幽冥界,每次都变化成兔子的模样,用那对耳朵上的妖气掩盖身上的仙气,出入彼岸倒是从未被识破过。后来我大了胆子,潜入他住的府邸,来来往往许多次,亦是没有被小鬼擒拿过。想来没有人会在意一只小小的兔子精。
我手上一松,整个杯子掀翻在地,落地清脆,“不是的,绝对不是!怎么可能?荒天下之大谬!”我一下豁然起身,坚定的否决了长芳主离奇的揣测,“我只是中了他给我设下的降头术!那日,我还在血泊里见过一颗檀色的珠子,那珠子一定有问题!”我攒紧了手心。
刚出南天门不出一里路,我便被路上突然多出的一坨绿油油的东西惊到了,定睛一看,竟是一尾盘成坨状的竹叶青,我不由的闭眼默念:险些没有踩到,险些没踩到。
“你这等小鬼知道什么?”那女妖不屑的哼了一声,“今日尊上在禺疆宫设宴为鸟族首领穗禾公主庆生,这你总该知道吧?”
……
我不由的佩服扑哧君跑题的功夫,无论说什么最终都能跑到情啊爱啊的上面。
我睁开眼,只见那梅花魇兽张口噙着我,闪电一般划过大殿,几个跳跃便向外飞去。亏我还以为将这尾巴甩开了,不想它竟偷偷跟着呢。
我一抖。
岂料,我话音未断,周遭诸妖魔皆扭头看向扑哧君衣襟里露出脑袋的我,目光无不诧异,扑哧君强扯了笑颜对众妖道“我这兔子精喜好看春宫图,刚学说话,刚学说话……”众妖方才黑了脸转回去。
二人停在殿外,其余人等亦是隔了段距离停下。穗禾抬起水盈盈的眼看了看凤凰,继而微微垂下,睫毛纤细黑长,在夜色中轻轻一颤,动人心魄,“送到此处便好。今日蒙尊上设宴为穗禾庆生,穗禾不胜感激欣喜。”
我郑重的点了点头敷衍附和,再抬头看了看日头,道,“其实,言简意赅也是一种美德,扑哧君可还有事?”
扑哧君抖了抖眉,“我说的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一个是双修,一个是弄权,差的远了。钱要省,字不好乱省。”
我站在行道上看着那无字牌匾,周围形形色色奇形怪状的妖魔熙熙攘攘摩肩接踵,忽地有个小妖蹦跶着大声嚷了一句“午时到了,尊上要出府了!”
“是……是……”几个妖魔连个“是”字结巴成几段,踉踉跄跄地爬起爬起身,片刻后就架好了一团熊熊篝火,柴薪在其中毕剥叫嚣,热辣辣的火舌直往上舔。
那女妖正说到要紧之处,却见凤凰一挑眉打断了,“气尊贵胄?”
“不过是只兔子罢了,何况它这么乖顺,不是猛虎,如何会伤到人?”那女妖战战兢兢地说。
长芳主手上茶杯啪的一声放在了桌上,神色古怪的看着我。我只她定然不解,便将自己这些年的症状说给她听。长芳主越听面色越往下沉,最后索性皱着眉满面凝重似乎陷入深思。半晌后,她认真的端看了一下我的面庞,吐出一句惊人之语,“锦觅,你莫不是爱上那火神了?”
我忽然想起他过去常常这样撩过我的长发,为我摘去风中偶落的柳絮,便是没有柳絮时,他也喜欢这样缓缓摩挲我的发梢我有时被他撩得厌烦了,便会不耐烦地别过头去,他却不让,只道:“这里还有一丝柳絮,我替你拿去,你莫要乱动。”
我脚下一顿,猛然回头,小鱼仙倌垂眼认真看着茶盏里的叶片,茶水蒸腾而起的雾气熏得他面孔氤氲,看得并不真切,忽而见他淡淡一笑,许久后,又道:“虽复生,却堕入魔藉。”他抬头仔细的看着我,“他复生以半年,半年之久,却隐藏的如此只好,时至今日,天界才收到消息……”
“这披风想来便是尊上预备送给穗禾公主的贺礼,这穗禾公主是何人你知道吗?”
我从扑哧君的衣襟中探出头向外望去,只见那无字匾额的大门下,连列身段丰满腰身玲珑的女妖手持金盏鱼贯而出,左右各一十四名,四周妖魔皆偷偷垂涎吸气。接着出来了两列男妖,与之前的女妖对比鲜明,真真是牛鬼蛇神奇形怪状,丑的令人不敢看第二眼。
扑哧君面色一沉,严肃的道“老倌这是拐着弯说我太胖吗?”说着,一脸愤慨的冲着老爷爷举臂腆肚,“你捏捏这强健的手臂,你摸摸这结实的腹部,我哪里胖了?老倌你分明是羞辱了我作为www.99lib.net一个美男子易受伤的自尊心。当然,美男子不会与你计较,只要你渡我过去,渡资我也不向你要了。”
我要了咬唇,“我就想看看他,远远的看一看……”
他手中青瓷茶盖沿着杯盖缓缓掠了半圈,细细的声音在大厅之中缭绕不去,话锋亦随着那茶盏慢慢转了过了:“觅儿,你的脚是如何伤到的?”
我摸了摸出来时揣在袖兜里的一双兔儿,这兔儿本是魔界之物,带着妖气,可掩盖我白日里这不住的仙气,我将兔儿戴上后变化成一只兔子的模样,魇兽瞧见我变成一只兔子,想来一时便平衡了,复又水汪汪了一双大眼。
我不知为何心底舒出一口气。
长芳主走后,我与小鱼仙倌默默相对喝了一盏茶后,正准备起身去上药,却听小鱼仙倌在我身后不浓不淡说了一句“他复生了?”
我跟在她身后,没跟多远便不见了她的踪迹,可恨这兔子腿短还只能蹦跶,幸而我记住了他身上的妖气,一路寻着总算找到了所谓的禺疆宫。
“如此一说便对了。”我轻轻扣了扣茶杯边沿,“我怕是中了这降头术。”
他微微颔首,便转头与长芳主寒暄起来。长芳主自从听我说了那橝珠之事后便似乎有些心绪不宁,面色隐晦的与小鱼仙倌说了几句话后便起身告辞了。
凤凰犀利的眼光刹那间紧随而至,我连踹息一下都未来得及,便笼罩在了他的目光下他分明只是这样平静地看着我,我却像被荧惑昭德真君的金钟罩给劈头盖脸地罩住一般,浑身不得动弹,只得睁着两只红红的兔眼看着他。
再看看他和那女妖两相依偎的身影,我一时丹田中气息酸涩,又似滚水般欲往外冒泡,五味杂陈,不知是什么滋味。
“如今,幽冥之中人人皆称他一句——尊上。”他抿了抿唇角,仿佛事不关己般继续道,“仅半年,十殿阎罗皆为他收复所用。”
他却不松手,眉也不抬,平静地道:“你我之间还须介怀这些吗?”我一时不响,他握着我的脚踝紧了紧,“觅儿,你何时愿意与我成婚?”
那女妖急忙附和道:“正是!尊上之仪容,尊上之手段皆叫奴下们钦慕不已。”说着忽地纤手一抬精准地指向我隐蔽的角落,“便是一只未成精的兔子妖亦知晓仰慕尊上。”
他手上一顿,许久方才继续抹药,温和地低垂着眉眼,仿佛专注着手中动作,口中不经意地重复,:“降头……降头吗?”末了,他抬起头对我笑了笑,“你知道我不会介意的。况且,我恐怕比你更早便中了这降头术。”
一时间,行道上的妖魔皆停了脚步,自觉的避让到一旁,个个满面敬畏倾慕的表情。我一愣,行动慢了一步,一条原本人满为患的大道上仅剩我一只兔子孤零零的蹲于路中央。
虽然我去的频繁,但能见到他的次数却屈指可数,即便见到了,他也总是被诸多魔头前呼后拥着,我怕行迹败露,不敢上前,只能远远的望着,哪怕只是这样远远的望着,哪怕只有一眼,也能让我像得了五千年的灵力一样窃喜。
我不管他俩了,自己招来一团滚滚乌云向前飞去,只听得扑哧君在身后疾呼“美人,你且慢些,况且你知道他住何处吗?”
我怔了怔,“那不是你说的吗?”
“美人,你一个‘翻云覆雨’险些将我们害死了。”扑哧君坐在地上呼扇着衣襟扇汗。
我望着慢慢远去的车撵,心不在焉的喃喃重复,“哦,二人日日翻云覆雨。”
“珠子?你说什么珠子?”长芳主一下面色风云惊变。
我刚翻过高高的门槛,就见一列人鱼贯而出,为首的便是凤凰和穗禾。
殿内,灯光旖旎,红缎绿罗,酒香醉人,美不胜收。有十二个美艳浓香的女妖赤裸着白玉双足翩翩起舞,足上绑的金铃随着裙带翩飞,发出清脆悦耳的声响,像勾魂使者的梵咒一般撩人魂魄,叫人止不住心神荡漾。
他定然不会记得了。
我突然忆起众人说他的面貌冠绝六界无人能出其右,过去从不觉得,今日却突然惊觉他竟真的长的匪夷所思的俊逸至极。
他慢慢启唇,一字一字缓缓吐出,“哦?你如何知晓这兔子仰慕于我?”
“我记不大清了,只记得是一颗佛珠般的木头珠。”果然,我就说这珠子一定有猫腻,这降头术一定与它有关!至此,长芳主彻底惨白了一张面孔。
他捏了捏皱紧的眉心,不言不语地掀开那欲盖弥彰的丝被,我一双斑驳的脚面便完全暴露在他的眼下。我缩了缩脚尖,听得他道:“觅儿,你知道的,不论你做什么事我都不怪你,你无须对我隐瞒。但是,我独独不能容许你伤害自己,昨夜,你是不是又入了忘川?”
“快!尊上要上次楚江二殿上供的那件摩柯斗彩三秋披风!你们快去寻出来!”只听得那女妖一入门便对那些侍从道。
我好不容易避开扑哧君这拦路石,正待往前,忽然听见扑哧君在我身后道“听说那鸟儿复活了,堕入魔界成了一个大魔尊,呼风唤雨称王称霸,美人你不会在这暧昧时刻凑热闹去瞧他吧?”我脚步一滞,有种被赤裸裸的戳穿心思的感觉。
我抬抬手谦让道“一般一般,一般风骚而已。其实扑哧君你也很风骚。”
那鬼侍点了点头。
我不由自主绷紧了脚面,喃喃道:“你晓得的,藏书网我中了降头,莫要传染给你才好。”
我再次抬头看了看已越到头顶的日头,挥了挥手“改天吧,改天再奔,今日我有事。”
“啊!”女妖惊呼出声。
那女妖自作聪明地道:“它自一进门便蹲在角落里,眼睛眨也不眨地直盯着尊上看。”为了增加说服力,她居然画蛇添足地又补了一句,“过去在尊上府邸中也常常见到这只兔子,总是默默地盯着尊上看。”
“美人,可算让我逮到你了。”扑哧君虽不似老胡那般滚圆似球,然则也算是一个高大的男妖,这么往路中间一站,我的气势便挨了一节,生生被堵在路上过不去了。
我愣了愣,心中一窒,不知如何回答。他却又重新低下头轻柔地给我上药,似乎并不在意,也未等我答言,我提起的心才稳妥的放了放。两人默默相对无语,直到我的两只脚被他翻翻复复抹了七八遍伤药,他才放下我的脚站起身,抚了抚一点折痕也没有的袖口,道:“我去与诸仙论事了,你这两日便在这院中好好儿休养。”
我极度惶恐竟忘记了闭眼,只在他注视着我的凤眼里看见了自己被他擒住的摸样,看见自己攥在他手心里的一对耳朵,那耳朵上的血丝脉络条条分明,我忽然记起这对兔子耳朵是他买了送给我的。
一时间,厅内鬼侍满地小跑,想是到库房中找东西去了。不消片刻,便有一个鬼侍端了一个四方雕玉云纹盒回来,郑重的交给那女妖,同时难掩一脸好奇的问道:“尊上对这些供物从来都是不看一眼,今日怎会想起要这件披风?”
“笨!”女妖戳了戳他头上的犄角,“那可是尊上的救命恩人!还是尊上的表妹!”
“哦?我却没有看见。”凤凰一字一顿。
殿中未设灯架,盏盏灯火皆为美婢手托,红如残阳的灯盏衬着大殿笼在一片蒙昧的光晕之中,轻如薄纱。
扑哧君忽然小心翼翼的看了看我,面上升起一丝同情之色,“美人,你不会是被牵错红线爱上他了吧?”
他亦不伸手去擦那滴血渍,任凭它停驻在鼻尖,仅是微微垂着眼看着被掷在地上的狼狈的我,突然笑了一下。
远处,渐渐远去的车撵蓦的一止,撵上有人回头。扑哧君闪电般随众人低下头。
我终于戒了治标不治本的糖,却染上了另一个瘾头。
第二日,我趁着小鱼仙倌与翊圣君论法之时混出天界,魇兽蹦蹦跳跳跟在我身边,任凭我如何诱哄威胁,他只是眨巴眨巴水汪汪的大眼睛无辜的瞧着我,待我一转身,它便有欢快的跟上来,无法,只好随它。
那人目光缓缓扫过众妖魔,幸而唯独漏看了我们这一角。
我喜欢在他读公文的时候去,他与小鱼仙倌不同,不在入夜时读公文,而总是在已时翻文批阅。这个时辰是小鱼仙倌最忙碌之时,我能溜出来的可能性比较大,而且他的书房挨着后花园,一整面雕花镂空的轩窗正对着盛开着的凤仙花和凤凰花。我身上本有花木气息,隐藏在这花花草草之中便十分安全,故而我常悄悄地蹲在凤凰花粗壮的木枝后,透着花叶的缝隙,看魔界血红的天色透过轩窗上的木棂倒映在他略显苍白的侧脸上。
凤凰缓缓一点头,那滴血终于滑落鼻尖,掉在了地上。他利落地伸手一扬,将我掷入火中,没有一丝一毫犹豫,杀伐果断。
我一时间心中纷乱,一抬头张口便住他近在咫尺的眉心。
这一番对比我认出来了,魔界有云:罗刹,乃暴恶之鬼,男极丑,女甚姝美。并皆食啖于人。这些开道的不想竟皆为罗刹恶鬼。
因而,今日长芳主瞧见我替她斟茶,一时间吃惊不小,“锦觅,你近日身体如何?”
“哦!”他看着我,眼中有碎裂的光晕一闪而过。
但是,他并非日日批复公文,我也未必日日都出的了天界,故而我有时不得不铤而走险在他府邸的其他地方出入,有时,我能在大门旁看见他刚刚远去的车撵,有时我能在膳厅外看见他刚刚放下筷子起身,有时我能避在大殿顶橼一角看见他杀伐决断后刚刚收敛的戾气,有时我能看见美艳放荡的妖娘一左一右的扶着他踏入内寝,夜半过后他一脸春情衣冠不整的出来……
我正犯愁,扑哧君却晃身一变变成了一个柔媚的女妖,将那魇兽变成一条赖头土狗,魇兽借着地上一滩水照见自己的模样,一时大受惊吓,十分幽怨。
但是,我应该恨他,深深的恨他,觉得他是这世界上长的最丑陋的人才对,不是吗?他的父母杀害了我的母亲,他杀了我的爹爹,临死前还不忘在我身上种巫蛊。是的,我应该要恨他,咬牙切齿,捶胸顿足的恨他。
凤凰,非梧桐不栖,非竹实不食,非清泉不饮。
“觅儿。”沉甸甸一声呼唤,我一惊,慌乱地扯了丝被一角胡乱盖住自己的脚面。
我忽然想起天蓬元帅有一招拿手的必杀技,好像唤作“倒打一耙”,怎么传给扑哧君了?
那女妖一脸无可救药的表情看着他,“要许也是穗禾公主许给尊上,不过依我看,尊上若是愿意娶谁的话,倒是非这鸟族首领莫属。好了,我不和你多说,我要去了。”言毕,飘飘然而去。
“尊上,这兔子真可爱,能给奴下吗?奴下驯了它做个妖宠。”女妖攀着凤凰的手臂向他讨要,我一时间觉着就算给这女妖养着也比让凤凰看一眼要好上许多
九_九_藏_书_网
,“它的眼睛真是水灵……”女妖忽然大惊失色地掩住口,趴下连连磕头,“尊上息怒,尊上息怒,奴下不是故意要说'水'字的,奴下……奴下只是一时昏头……”
我不答言,做贼心虚般紧绷的心弦却一时松了一些,原来他只是以为我又去踏忘川了。他叹了一口气,自怀中取出伤药,亲手给我敷上,不知为何,我突然有些惶惑,缩了缩脚尖,“还是我自己来涂吧。”
我自是不明白了,好端端一个做了天帝风光无边的小鱼仙倌,入了离珠口中怎么就成了一个多愁善感的落魄书生形象,实在令人费解。
凤凰坐于殿首浅酌,两旁各有一个满身绫罗的女子,一个斟酒,一个添菜。凤凰忽然对着殿角眯了咪眼,放下手中酒杯,对着右手边的女子弯了弯唇角,一抹未荡漾开的笑容似乎半绽放花般最勾魂摄魄,那女妖满目惊艳,手上一软,一双银筷掉落在桌沿,身子亦软了软。
我应了一声,便见他转身往门外去。门边,昨夜肚子吃的圆溜的魇兽往后退了退,怯怯的贴首伏在地上,待小鱼仙倌行远后方才抬头向他远去的方向瞥了瞥。离珠端了早膳进来,一看见我便开始絮絮叨叨,末了自是以一句“仙上这般不爱惜自己,又要让天帝陛下心伤忧虑了”结尾。
“乖顺?”凤凰提着我的耳朵将我又拎进了几分,那眼神压得我呼不出气,胸肺被闷得似乎要炸开了。我忽然惊觉眼前是我的杀父仇人,而我不但救活了他,如今竟还反复流连直到现在被他捏在掌心嘲弄!
待他错身移开时,只见穗禾满目桃红,不知是羞还是喜,两眼竟水汪汪的要溢出泪来了,她微微怔了一下,咬咬唇再看凤凰时,竟有几分娇嗔,半晌后,她才恢复了端庄神色回首对其余送行的妖魔道“穗禾这便先行了,诸位留步,今日亦多谢各位盛清。”最终方才在一群刚刚回过神的“哪里哪里!客气客气!”声中登撵离去。
我忽然挣扎了一番,奈何耳朵便是兔子的要害,一双耳朵被拎住,我再怎么挣扎也是徒劳凤凰捏着我耳朵的手越来越紧,我不免怀疑这耳朵会被他活生生地拽下来。
他批阅的很快,却不慌乱。修长的手指翻过一页页纸张,偶尔会染上一两滴未干的墨渍。黑色的墨点落在他苍白的近乎透明的指尖上,让人产生一种隐晦的错觉,仿佛只要简简单单的做一张纸或一滴墨也会很幸福……
我一时词穷噎塞。
本来以为这脚上的皮肉之伤顶多两日便能痊愈,却不想整整半年方才好全。这半年之中,但凡我一起身走路便觉着脚下如履荆棘般刺痛,虽然心中总有一个小小的声音反复叫嚷着催着我去看看那个对我施了降头术的人,然而任凭我做再多的挣扎,也只能在离珠的搀扶下摸着墙气喘如牛地勉强挨到璇玑宫大门边上而已。只有躺着或坐着方才不觉得疼痛,根本无法腾云驾雾,因此这大半年我竟连璇玑宫的大门也出不得。
我转过身,忽然间觉得有些难过,急忙道:“我去上药了。”
扑哧君低下头小声的对我说“听说正是这卞城六殿助纣为虐,对这祸国殃民的家伙复活有不可磨灭的贡献,故而他如今甚信任这六殿,二人在魔界遮天蔽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凤凰轻轻一挥手,随身的妖侍立刻心令神会的打开一直恭敬的捧在手上的玉盒,正是我方才见过的那个,只见盒盖一开,里面的五彩霞光一下子挣脱了束缚,耀眼的射出,射的一干妖魔满面惊艳,穗禾亦稍稍睁大了眼睛。凤凰一抖这唔霞披衣,亲手为穗禾披上,末了还细心的替她在脖颈处西老锦绳,“夜露风寒,穗禾莫要着凉了才好。”不顾一干瞠目结舌的魑魅魍魉,他又上前了步,贴在穗禾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话。
须臾,有妖魔报,“禀尊上,三昧真火已架好了。”
我坐在床边揉脚底心,想来是昨夜被那些镇灵的鬼魂咬伤了脚,现在脚面上还留着一道道深浅不一的伤痕。我看着这些伤痕有些愁苦,小仙鱼倌那里倒是有一种去伤的灵药,上一次我鬼使神差跳入忘川之中落下一身伤痕回来后,他便请药去东海之极去来鲛人之泪做成了疗伤镇痛的妙药。只……若向他拿药,他必定会知道我去了魔界,知道我去了魔界便定然不会高兴的……
“你这脚上怎么了?”小鱼仙倌轻飘飘地落在床畔的胡杨木凳上,声音不高不低,又问:“你昨夜去哪里了?”
我抿了一口茶,偏头想了想,终于还是按奈不住向长芳主讨教,“长芳主可知凡间有种巫蛊之术唤作降头术?”
我背上一僵,道:“你知道的,为忘川魂水所伤。”
因为长芳主的一番离谱推断,我尚在愤慨之中,想也不想便应道:“在说中降头术之事。”小鱼仙倌几不可查的沉了沉面色,“哦。”有看向我的脚,和声问道:“今日可还疼?”
“美人啊!我劝你还是不要去为好,那鸟儿亦非当年的鸟儿,当然,当年他也未必见得多好,傲气得恨不得让人一把捏死他,但如今已绝非傲气的可以形容……十殿阎罗岂是轻易肯臣服于人?为登魔尊之位,那鸟儿无所不用其极,近日里又血洗幽冥,将所有异己彻底铲除,寸草不留。现在,幽冥之中无一人敢和他叫板,十殿阎罗见得他都得恭恭敬敬地九九藏书网呼他一声‘尊上’,更何况,当年他是死在你的刀下,若叫他瞧见你……”
“你刚才不是说她是鸟族首领吗?”那鬼侍搔了搔额上一缕稀疏毛发,愣愣地道。
我方才被他捏着,因而使出的力气并不大,只不过要破了他眉间一点皮,一滴妖艳的血色顺着他挺拔的鼻梁缓缓流下,温柔地停在了鼻尖上。我怔怔地看着,竟想起了那把柳叶冰刃,想起了嫁裙上大朵大朵开出的花朵,想起了他绝望的最后一眼……我一时间神志不清,竟忘记了要逃,忘了怎么逃,忘了应该逃去哪里……
扑哧君揣着我,后面跟着赖头魇兽,赶着投胎般急急奔出冥界,过了忘川河才停下喘息。
扑哧君忽然伸出爪子抓住我的手,郑重其实的道“择日不如撞日,美人,我们今日便私奔吧!”
很快,四只青面獠牙的庞然巨兽衔着黑色的巨大车撵出现在罗刹恶鬼之后,乌木的轱辘碾过地面,带着雷霆电掣的杀伐之音,所过之处,墨云飘散,地动山摇。
“正要告诉你呢好多了呢?”着脚伤若非他的伤药灵验,怕是一年半载也好不了,如今好了自是他的功劳,我站起来走了两步给他看。
我从他衣襟里跳出来,化回原身,之间扑哧君额上竟是一片汗湿。
“兔子,就该去毛去皮,抽筋剜骨,放于火上烹饪。”他抬头环视了一下大殿,缓缓道,“上货架!”
分辨了这附近的水源花木气息,我寻到一处恢宏的府邸,门上悬挂了一块偌大的牌匾,遥遥望去竟是只字未题。
那女妖想来一时被蒙蔽了心智,更加贴紧凤凰,只差坐到他腿上了,凤凰亦伸手撩了撩她的发梢,一个简单的动作不知为何由他来做竟是这般风情无边。
长芳主点了点头,“留有所闻,听闻中了降头术之人便如同失了心一般,言行举止皆为他人所控,不能自己。”
“快!快抓住它!”
片刻后,他收回目光,突然绽出一笑,笑得令人毛骨悚然。
“说什么珠子?我也来听听。”外面,小鱼仙倌恰好回来,接过离珠递过的手巾一边擦着手一边小吟吟地往里走,拾了我下首位的凳子挨着我坐下,并不在乎天帝无论何处皆须居尊位的规定。
“这凡俗之火岂不玷污了这兔子?”他重新拎起我的双耳并未使力,却让我全身血脉瞬间逆流,“上三昧真火——”
我嚼了嚼苦涩的夜风,忽然觉得心口缩了缩,降头术又开始张牙舞爪了……
扑哧君突然低下头,清纯的道,“没什么,我就是想看看美人你丧父大创之后科海安好?”忽而又满面狰狞的愤慨道,“只可恨那些把门的天兵硬是不放我进去,说是要有天帝的手谕方可通行,我知道了……”扑哧君做恍然大悟状点了点下巴看向我,“定是那润玉小龙嫉妒我风骚销魂的相貌盖过他,与我一比相形见绌,唯恐我一出现,你便倾心于我!一定是这样的!”他握了握拳。
我看着他,剧烈的心跳突兀的戛然而止,仿若生恐连细小的跳动都会让他听见,让他发现。我仔细盯着那狭长的凤眼,忽然又生出一种怪异离谱的企盼,盼望他能看见我,一眼便好。
“美人,你做的太对了!他该杀!实在该杀!”头顶上扑哧君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将我从深思中带回,“比我长得好看的美男子通通都该杀!这家伙复生后益发长的天理难容,人神共愤!”
幸得我昨夜趁间隙化成水汽溜出冥界回到天界,没有惊动一神一鬼,现在脚上这些不过是皮肉伤,咬咬牙忍忍便过去了。我正做如此打算时,却冷不防看见眼角白光一闪。
“觅儿,须记得三分药七分养,你的脚尚未好全,还须静养。”他在身后温和的叮嘱我我脚下顿了顿,临出厅门一望,对上他澄澈如昔的双目,突然生出一丝感觉:看不见沙石的潭水,并非因为这潭水既清且浅,亦有可能是这潭水很深很深,根本没有底……看不见底又如何知道里面石否有沙石?
我镇定的好后退两步,又听扑哧君继续唠叨:“几年不见,美人怎地又苗条了这许多?啧啧,真真是个风中弱柳我见犹怜,尽得花神与水神皮象真传!我决定将那《六界美人赏析宝典》重新编纂,当今世上,觅儿这美相貌决计冠盖六界,独领风骚!”
今日,我来晚了,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经入寝,我在府邸之中遍寻不着。正待离去,却险些被一个急急行路的女妖给踩到,幸得我闪身一避让开了。
不想,那女妖手中沙幔一伸将我一下抓到她手中,“尊上日理万机,自然瞧不见这些俗物。”她将我拖在掌上举到眼前一看,惊呼,“尊上,你看这兔子真好看通身没有一根杂毛,白得竟如夜霜一般晶莹纯净要不是它身上没有一丝仙气,倒要叫人认错成是嫦娥的那只月兔了。”
凤凰脸色阴沉地看了看她,我这才惊觉他的眼睛根本不是黑的,而是很深很深的血红色,红到若非这般接近竟错以为是黑的,我突然害怕起来,怕到竟要失口惊叫出声。他突然嘴角一挑,“妖宠?有些东西,并非你想驯便能驯服得来的。你真心养它,却难保它哪日不会反扑于你……”
凤凰眼神凉凉未有变化,唇角却略略一弯,不知是笑还是哭。
凤凰一挑眉尾,伸出手,“拿来。”
不知为何,我突然觉得当年他脉脉停驻的目光如今想来竟是奢侈至极。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