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惊鸿初现
目录
第三章 惊鸿初现
上一页下一页
呵呵,甚得我心。
整个洗尘殿顿时落发可闻。了听的眼珠子眼看着就要蹦跶出来了。我不免有些感慨,天界果然神奇得很,昨日我被个小仙姑亲了去,今日又来个莽汉要娶凤凰,好,甚好。
我抬头望了望蓝得一脸无辜的天空,忍痛。
我捏着那两张纸,颇是愁苦地皱了皱眉。
天边打了道闪子,噢,早上的信原来是这月孛星使写给我的,我忘了看落款了。
“悟禅。”我念诀去了身上的水,不慌不忙应道。
一阵忽忽悠悠小风过,那月孛星使忽然晃晃悠悠往我这边倾来,我一避,她倒似失了准头,没能砸在我身上,不过那朱唇却贴着我脸颊一侧抚了过去。
“嗯,月下仙人说情爱开窍要从理论开始。”我诚实应道。
“背来与我听听。”凤凰负着手踏了朵低低的云彩飘在前面,我亦不甚娴熟地踩了团云彩不稳当地跟在后面,一边磕磕绊绊地背着那七七四十九条梵天咒。
冷静理智如我,冷静理智如我,看着小仙姑红了脸奔出去,抬手将脸上印子拭去,转身回去睡午觉了。
凤凰脸黑了黑。
欢畅之余不免生出些梦境来。梦中,我足蹬祥云,顶翔仙鹤,终于功果圆满地飞升做了上仙,天上诸位仙僚皆来道贺,连灌口的二郎真君也牵了天狗来捧场面,胖墩墩的天狗又是作揖又是流哈喇子,惹得一众神仙欢笑不止,我一时高兴便也将自己的宠物祭了出来——一只通体黑漆的大乌鸦。
“这……这……这……”
“唔,月下仙人倒也是这么说的。”我想起狐狸仙也说过类似的话。
计都星君反应倒快,上上下下将我一番打量,眼中疑窦甚重,“真的?”
我往后一靠,险些打翻观尘镜,拉开了距离方才看清那双大眼的主人,一个红着脸的小仙姑怯怯站在我面前,眼神不住地往我脸上飘啊飘的。我莫名。
我擦了擦还没来得及滚到腮帮子上的水珠,随了那小仙侍去。
“啊?哦。”了听愣愣摸了摸后脑,“不知锦觅要什么药材呢?”
凤凰眼角跳了跳。我终于如愿以偿地晕了过去。
待我从水中站起来,就见凤凰已披了件青色袍子,头发用一只碧玉簪子绾着,抱了手站在岸边居高临下瞧我。
我不禁十分后悔没事先看看这封奥妙的情书。看来近百年来仙子们的文字功底又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了。
这番动作自然惊了听戏的狐狸仙,狐狸仙熄了观尘镜,镜里的小曲被掐了嗓子嘎然而止。
“你不去修练,在那树梢上作甚?”
“知道吗?跟着二殿下的那个书童,喏,就那个唇红齿白的小白脸儿,竟是个俏生生的小姑娘。”
我认命地叹了口气,见怪不怪。
“锦觅……锦觅……上仙……安好,那个……那个……不知允否?”
小仙姑这下总算把头抬起来,接过花朵,眼角眉梢俱是甜蜜喜悦,临去前还不忘将我望上一望。
我捏了小笺细细品了一番,凤凰问:“何如?”
这百年里为了修灵力跟着凤凰这厮做小书童实在费些气力,似这般得了空闲老神在在确属不多,是以,我这个瞌睡打得十分欢畅。
我望了望纹丝不动的云彩和咧嘴傻笑的日头,颤上一颤,唔,风果然是大了些。
三日下来,我估摸着这“示九_九_藏_书_网弱”好像示得太弱了,我们作果子的也是有原则的,酝酿了一下,正要找他理论,他却写了两页轻飘飘的纸给我,“这是刹娑诀,回去记下,有不明白的明日过来我再教你。”
第二日,天色尚且暧昧地在亮与不亮间脚踩两只船,我便起身上栖梧宫后头的花园里打坐了,凤凰说:“寅时,日夜交替之际,天地之气交融之时,可通百穴,修炼绝佳。”于是,这百年我便再没能偿过赖床的滋味,不知天界能有几个神仙能似我这般起得比昴日星君还早。
又过上一日,我正诵书诵到头疼处,了听对着凤凰报有人求见,从他闪闪烁烁的小眼睛里,我俨然嗅到了八卦的味道,于是正襟危坐捧了书打算看戏。
凤凰在洗尘殿处理公文时,总会有仙姑仙娥或者得道的女妖趁我出洗尘殿休整透气的空儿,递上透着香粘着粉的信笺托我代为转交。
岂料,凤凰还未开口宣见,便有一个壮硕的仙君虎虎生风地跨入洗尘殿中,后面跟着一溜仙侍抬着大大小小的箱笼。
狐狸仙取了根红丝线就要给她,我思忖这小仙姑好歹是第一个有眼界称我为“上仙”的人,实是无以为报,便将那红线劫了过来编了朵花,再递给她,嘱咐:“月孛星使只需将这花放入云头里,便可落地生根。”
他伸过手,指尖搭在我的脉上,我低头看了看那手,白皙修长,指尖莹且直,真真是讨厌的人,连手指都这般生得傲慢。
凤凰必定再那么莞尔一笑,“仙子费心了。”
仙姑仙娥们私底下都欢喜议论他,据她们说,这六界之中凤凰算得万儿八千年里长得最好看的男神仙,从前没细看过,今日我将他露在水面上的都仔细瞧了瞧,没看出有什么特别的,正想施了法术瞧瞧浸在水里的一半是不是有什么特别,就觉身子一轻,被人现了原形落入池水中。
话音未落,小凤扑楞着翅膀飞起来,将利爪搁在我的发髻上,寒着调子念咒:“墨磨好了吗?茶泡好了吗?太阴经背好了吗?灵力不想要了吗?”
凤凰这下总算提了兴致,跨过殿心走到我这里,不着痕迹地将我肩上的熊掌给拎开,勾了双眉眼凌厉地将我望上一望,顺带用他惯常寒渗渗的调子来了句:“轻薄?嗯?”
若是凤凰出了洗尘殿踏云在天街飘上一飘,则必定飘不上三四步,便有那么一两个弱不胜力的美人踩不稳云头险险将要倒过来。
“叔父再唱下去,怕是这小妖不出一个时辰便可灰飞烟灭了。”自始至终在一旁冷眼看着的凤凰淡淡道了一句。
我欢欢喜喜日日上他跟前报道,却不见他传授我丁点秘诀,只是一径儿埋首在累牍书案中处理些公文,时不时使唤我添添墨泡杯茶,上校场也唤我跟着他,常常站在一边看他操练天兵一看便是四五个时辰。
我仰面躺在一株海棠树丫上,闭目养神。树下是一片和月影缠绵的漾漾碧水。这潭堪堪望不到边的碧水唤作“留梓池”,算得栖梧宫中景致最好之处。
我默默含泪,“人家是葡萄,人家长在土里,人家不是水养的,人家以为朱雀是猪的亲戚,哪里知道是火的亲戚,人家的灵力没了一半……”
再看凤凰,那厮只是抚了抚额角,九九藏书网不愧是百花丛中过的高手,仍旧面不改色,仅仅将眼睛抬起来而已。
自从月余前食了那朱雀卵灵力哗啦啦失了一大半后,我便住在凤凰的栖梧宫中养伤,平日里和小仙娥们闲磕牙时听说凤凰虽是仙龄才一万五千岁,却已掌着五方天将,是历代火神中灵力最强的。
凤凰定然礼数周全地将美人扶稳,顺带风流一笑,体贴关怀道:“今日风大,美人可要当心脚下,莫要让云头被风卷了去。”
三道天雷哐啷啷。
凤凰抬头望天,抚了抚额际。而后与那计都星君道:“怕不是要让星君失望了,这锦觅断然娶不得月孛星使。”
事实证明,狐狸仙对于医术果然只是“略”懂,他那一剂药下来,我身上的灼热非但不减,反增数倍。解铃还须系铃人,我所服食的朱雀卵是火神宫中所出之物,狐狸仙便燃了柱传音香,十万火急把火神旭凤招来。
呃,这小仙姑怎的说话还有回音?
我蓄着泪在凤凰面前装了两日乖巧,再时不时澄澈着眼幽怨地将他望上一望。果然十分奏效,第三日那凤凰便放宽了口气,虽仍旧不肯将灵力渡与我,却答应教我些修炼的窍法。
凤凰漫不经心搁了笔,应承了一句,眼光却还停在公文上半分未移。
我揣了一兜瞌睡虫子去前门,就见一个含羞带怯的娇弱小仙姑立在门外,见到我面上刷刷一红赛过老胡,喏,这番一红,我想起来了,是昨日在姻缘府见过的月孛星使。
小仙姑又微微地点了点头,这下后彻底没再把头抬起来。
我压低了声音阴恻恻在他耳边道:“我们作妖精的自然是只吃童男童女,仙童便更好了。”
临出姻缘府前,狐狸仙挥了挥丝帕,咬了唇红着眼道:“觅儿,此去栖梧宫可要乖巧伶俐些,服侍好旭凤大官人。”
殿中诸仙随着凤凰的话眼珠子又狠狠地蹦跶了一回。
这群人入了小院二话不说将我放上担架,抬了便跑。
狐狸仙一拍掌,乐颠颠道:“月孛星使可是来讨红线的?”
冷静理智如我,冷静理智如我,书册啪嗒一声落在地上。
卯时,我将粉嫩粉嫩的情书递到凤凰手中,凤凰例行公事地打开,此番却不似往常审阅菜蔬一般,而是眯了眯眼,一脸兴致盎然状,末了,还回味无穷地“哧”上一笑。
狐狸仙逢人便介绍我是凤凰拉扯大的,我不过在栖梧宫住了短短一百年,承那凤凰授了些修炼法子,灵力和身量一并长上许多,怎的就成了他拉扯大的……
正懊恼着,凤凰却傲了双细长的眼,掂量果脯一般将我在眼中抛上一抛,招手道:“你过来。”
“屏气,内运十二周天。”凤凰命令。
我如实照做,方才发现原先的疼痛之感已全无,只是灵力似乎比原来还要弱上许多,大恸。
计都星君这下倒不憨了,顺着众人视线找到了我,上来就乐呵呵拍了拍我的肩膀,那熊掌一落下来,我肩上火辣辣一片疼,他却自说自话地乐:“看这般倜傥容貌想来便是锦觅上仙吧!听说昨日我家月孛在栖梧宫外轻薄了你,我们九耀星宫素来敢作敢当,这是聘礼,我看也莫要挑什么良辰吉日了,今日你便随我回去娶了月孛那小丫头片子吧!”
我心念一动,腆了脸找那九九藏书网凤凰想求他渡些灵力与我,他不允。
狐狸仙嘶哑着嗓子捶胸顿足:“觅儿啊!爹爹对不住你!眼见着贼人掳了你去抵债也没奈何!……”
公报私仇说的便是这样吧,我想了想。大约因着我原来要取他的内丹精元让他记恨了,虽然看了几日春宫后我终于晓得那不是内丹精元,不过狐狸仙说对于男子那也和内丹精元差不多重要,若是丢了是了不得的大事。
我干笑着看了看脚尖。
触了我的死穴。我自打有记性开始,顶顶厌烦的便是记诵,但凡一提到背书我便开始心浮气躁。
晌午时分,酒足饭饱,飞絮匆匆来报:“锦觅,外头有人找。”
于是,我便日日与凤凰对坐洗尘殿中,除去被他监视着记诵些经、诀、颂、咒,就是被他心情愉悦地使唤着。月余下来,我觉着我俨然比了听、飞絮两个仙侍还要更像他的书童。
抬担架的天兵手上抖了抖。我咬了咬牙,继续忍痛。
一边凤凰哼了一下,“你这小妖,本生得体质阴寒,只宜水养,竟不自量力食下我灵鸟朱雀之卵,朱雀性至火,若非叔父相求,你早便沸作一缕烟了。”
“呵呵,紫炁星使好呀,今日怎的得空来看老生?”狐狸仙热气腾腾地凑了上来。
正疑惑着,那双眼兀地打开,宝剑出鞘般锐光四射。怎的是凤凰这斯,这般散着发我还以为补过头入了幽冥司见着拘魂鬼了。
小仙姑噌地又刷了一层红,点头点得几乎看不见,随后又将我瞧上一眼,“正是,不知这位上仙如何称呼?”
观尘镜一侧,狐狸仙抱了团水滑光亮的尾巴,眯着眼睛咿咿呀呀跟着哼,我趴在观尘镜另一侧,支着下巴,兴致勃勃地打着瞌睡。
我勉为其难地揣了纸回去记诵,第二日到洗尘殿,凤凰照例埋首公务使唤我添墨泡茶,见我忿忿然便坦然道:“修炼切忌心浮气躁,平心静气乃是根本。这样两日你便受不住了,如何修入上仙。”
狐狸仙说过对付男子第一大秘诀便是切毋强攻,只可弱取,示弱乃是以退为进。
再次醒来,睁眼便看见朱雀卵一般又圆又红的天穹顶,上面飘着一团团朱雀卵一般喜庆红艳的火烧云。
狐狸仙踉踉跄跄跟在后面追,哭得撕心裂肺:“汝等丧尽天良之徒!这是要将我家觅儿劫到何处去!”
“是啊!听说那小书童不但勾引了二殿下,还轻薄了计都星君。”
“了听,我如今元气大伤,要补上一补。”我在厢房里找了张花梨椅靠上去。
呔,这情书竟是写给我的!冷静理智如我,冷静理智如我,便默默收藏之。
壮硕仙君一个抱拳颇有气势地开口:“九曜星宫计都参见二殿下!”
天上地下,竟头一回有人称我作“上仙”,我一时万分感动,正要开口,却被贯来热情的狐狸仙抢了先,“哦活活活,这是锦觅,我家旭凤拉扯大的娃娃,标志水灵吧?”
“哦?叔父也这么说?”凤凰抬了抬浓长的眉。
似睡非睡间,听得隐约叮咚水声,我应声向下望去,但见碧水那端隐约有个人,正往身上撩水沐浴。
计都星君像棵爆竹般炸开来,“为何娶不得?莫不是嫌弃我家月孛!”
那仙君清了清嗓子,直愣愣飙出一句:“计都是个粗人,不会绕弯子,今日前来是向二藏书网殿下提亲的。”
我嘿嘿摸了摸脸,“不过亲了一下,无妨无妨。”
不出两日,街知巷闻。
是那个唤我“上仙”的月孛星使哦!
“罢了,你莫要饶舌绕得我头晕,就容你先在栖梧宫中住着养伤。”凤凰拂了拂衣摆站起身来,招来一个小仙侍吩咐:“你且收拾间厢房将这小妖安置安置。”
凤凰显然对我不失公允又一针见血的评判不感兴趣,轻飘飘地将手指戳在抬头几个字上,“念念。”
狐狸仙立刻抹了把泪站直身体,笑眯眯道:“我老早便想演一回恶霸抢女、生离死别了。”
眼看着将将要到洗尘殿门口总算是背完了,凤凰兀地转过身来,我差点撞了上去,他却倏忽一笑,嘴角笑涡浅浅一旋,荡漾开来,“短短一篇梵天咒叫你背得这样颠倒坎坷,四十九条只对了五条,倒也实属不易。”
“锦觅上仙,见字如晤。”
计都星君憨憨一笑,“正是正是,是来向锦觅上仙求亲的。”
诚然,做凤凰的书童也并不是个意趣全无的差使,隔三差五总有人送上门来与我解闷开怀。
见我如此,小仙姑红得快要滴出水来了,嗫嚅道:“就是那个……信……今日……早晨……”
这个弯绕得何其之大,洗尘殿中诸人片刻后终于明白了计都星君此番阵仗不是来抢他们二殿下,先是领悟放心地重重“哦!”了一声,回味须臾后,又“嗯?”地一声将调子抬了上去,最后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我的身上。
待我近前,他竟将那扑了香粉的绢纸递与我,“你看看。”
那凤凰正在校场操练天兵天将,想是不知他叔父出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带着天兵眨眼便降在了姻缘府中。
借着月色我凝神观了观,唔,是凤凰。
凤凰按了按他的手,“星君且莫急,实在是因为锦觅便是有这心也无这力。自古鸳、鸯相配,霓、虹为伴,锦觅亦是个女子,自然娶不得月孛仙使。”
烟火凡世,昆曲小戏子用水磨调细细宛转:“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九耀星宫一溜儿箱笼仙侍跟着,颠巴颠巴回去了。
扯了扯它的尾巴,我命道:“小凤,唱支小曲给上仙们听听。”小凤刨刨爪子,趾高气昂地瞥上我一眼,沉默,沉默。
唔,全是因了凤凰那据说六界冠首的皮相,迷惑了岂止千千万。
我酝酿了一下,认真评道:“行文流畅,言辞恳切,字迹秀美,唯一美中不足之处,乃句读标点使用太多,建议删减。”
仙子们必用锦帕掩了嘴吃吃一笑,娇娇回上一句:“有劳二殿下,风甚大,二殿下怎的穿得这样单薄,小仙织了件锦袍,不若明日便送到栖梧宫中?”
凤凰叹了口气,伸手将我头上的发簪抽出,长发奔泻而下,“这样星君可信了?”许是我瞬间变化的模样将他们惊着了,一个两个将将要倒下的模样。
我恭敬地看着他转身,然后抬脚碾了碾他身后被月色拖下的影子。
“现如今仙姑的眼光越发地不济了。”凤凰扼腕地将我看上一看。
转转脖子,乍看见一个不像朱雀卵的物什着实吓了我一跳。但见雾气缭绕中一个少年盘腿坐在我身侧,面色清冷,长眼微阖,半披的墨发有如被春风滋润萃取过带着风的形态。
我一个激灵,睁开眼来99lib•net,对上一双忽闪忽闪的眼,又是一个激灵。
“先前被这锁灵簪压着,星君和月孛星使错认倒也不怪。”咦?凤凰怎知这是“锁灵簪”?我都不知道。这簪子是千把年前长芳主牡丹给我的,与我说可以提高灵力,我便乐呵呵地一直簪着,灵力没发现有提了多少,倒是近百年来我身量渐长,发现但凡我取下簪子后面貌身段便会变化,十分神奇。
了听煞白了张脸夺命奔去。
半个时辰后,姻缘府来了一群人,清一色披甲戴刀,面容肃穆,身板笔笔直,跨步走路不自觉地透着股腾腾杀气。
半晌后,那莽撞星君总算回了魂,面上噌噌噌一顺儿红,别过脸竟有些扭捏道:“锦觅仙子,多有得罪,多有得罪。”
我琢磨着,狐狸仙说男子与男子便是断袖,倘若是女子与女子又唤作什么呢?困惑呀。
昴日星官刚将热辣辣的日头泡入海中,暮色便如倾巢而出的蝙蝠,霎那间,铺天盖地。
我对着诸仙干干一笑,“这鸟儿刚烤过,怕是嗓子被烤干了。”
这般一问倒问住我了,什么东西“允否”?
冷静理智如我,冷静理智如我……
“今日教你的梵天咒可是记全了?”凤凰照例捏了捏我头上的发髻,我照例没能闪过,不情不愿应了声“记全了”。
我颠颠上前,热络道:“星使安好呀!”
念在他昨日给我的刹娑诀还有些用处,我又理亏在前,且不与他计较。
“那个……锦觅半仙,怎的殿下唤你‘小妖’?”奈何天下竟有这般不识趣的人,我幽幽望了望一边楞头楞脑的小仙侍,不是别人,正是给了我朱雀卵的了听。
就在我远看像打坐,近看像打坐,实则在打瞌睡的时候,小仙侍飞絮急惊风一样颠到我面前,“锦觅,门外九曜星宫的仙娥姐姐托我将这信给你。”话音未落人已经又急惊风地蹿出数步了。我拾起差点丢到我脑门上的信笺,慨叹,飞絮何时才能似我这般稳重些?凤凰何时才能低调不招桃花些?
不吃亏如我,代为转交前自然代为浏览了。传闻中的情书果然包罗万象、文笔细腻,堪称婉约派与新鸳鸯蝴蝶派完美结合的登峰造极之作,让我大大长了见识。
“回去同无相心经一并记熟了,明日卯时过来再背。”
凤凰手不释卷,头也不抬地与我道:“我观你资质尚可,之所以灵力不高定是没有打好基础,修炼没有章法,如今便要从这理论开始。”
凤凰举凡见着粉嫩颜色的信笺,必是眉头一皱,然后抽出信帛,用观瓜果蔬菜的眼光那么观上一观,便弃在一旁。
小仙姑又怯怯将脸红上一红,绞了绞手上锦帕,脆生生道:“见过月下仙人,小仙是月孛,紫炁是小仙的姐姐,小仙……小仙……小仙……”
此时,计都星君后面的一个小仙侍重重咳了一声,着急地抢白:“二殿下莫怪,我家星君不是那个意思。星君是替我家月孛星使来向二殿下求亲的。”
唉,不过吃了两枚朱雀卵怎的天地就变成这副模样了。
另一个小仙侍扯了扯他的衣角,皱眉道:“错了错了,又错了!是星君替月孛星使来向二殿下高足锦觅上仙求亲的。”
狐狸仙与他侄儿道了缘由,那焦凤凰挑了挑两道倨傲的眉斜斜睨我一眼便命天兵将我抬到栖梧宫中诊治。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