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天外来果
目录
第二章 天外来果
上一页下一页
“今天,我们便从人妖恋开始讲起。”
熟料,这股蒸腾之气片刻后似火焰熊熊升起,片刻后,直觉着浑身如置柴薪烈炙中,炽热难当,又如滚油煎沸,五内俱焚。
“叔父言重了。”凤凰抱了手作揖,不过动作实在有些勉强。
呃,“情”是个什么物件?罢了,但凡和提升仙力无关的事情,我太半都没有兴趣。
末了,狐狸仙郑重地合上书页,唏嘘感慨总结道:“这,便是让人怦然心动、潸然泪下的情爱。”
第二日清晨,我睡眼朦胧地推开门,看得门口乌压压一片以为天还没亮,刚要转身回去继续睡却被突然钻出的月下仙人吓了一跳。
狐狸仙显然十分高兴,热络地问我吃是没吃,住在哪家府邸。
我正要接那狐狸仙口中神奇的红线,空中闪过一道七彩光芒,绚丽堪比霓虹,晃眼得很,定睛一看,原来是那焦凤凰不知何时飞了回来,正睨了双吊梢眼儿立在一旁,“月下仙人如今是越发地慷慨了。”言毕,略撩起锦袍下摆,脚踝上赫然系了数条红丝线,我数了一下正好十条。
我摸了摸红澄澄的朱雀卵,心里乐开了花。了听说:“食之,一枚可涨百年灵力,两枚便可长三百年灵力。”
我虽不是个正统的花仙,但好歹是个修炼中的葡萄精,除去修炼这头等大事,剩下的便是采花酿蜜以备受个伤什么的好有蜜酿可疗,哪知那日我挎了篮子在狐狸仙的园子里转了半日也没有摘到半片叶子。
狐狸仙一团和气地执了凤凰的手,亲切地道:“我侄甚乖,如此称呼方显一家和乐。”接着又道,“锦觅这小仙童,我看甚好,不如你就收了做偏房吧。”
狐狸仙非但没停,还一径儿往前飘了一里又半,眼见着就剩下个红点了,却突然折返回来,弯了一双溪水般的眼蔼声问我:“适才可是仙友唤我?”
今日早起,见日头正好,鸟语花香,我翻了翻黄历,用那文昌仙人的狼毫蘸饱墨添上一笔:吉日,宜煮蛋。
为了不让这些问我讨花的仙侍仙姑们觉着亏欠于我,我只好勉为其难地收了他们送给我的东西。两月下来,倒也丰足,我统了统,列了个单子:可以隐身的树叶五枚,文昌仙人用过的狼毫一支,司命星君的许愿灯一盏,元始天尊题字的限量道书一册,夜神蓖发时落下的青丝一缕,火神旭凤的尾羽一根……匪夷所思。
可叹狐狸仙天生便是个仙根,对于修炼之法完全无需研习,无甚可以传授与我。然,天界里高人众多,宝物丰盈,聪明如我自然不出两日便想出了个法子。
时间过得张牙舞爪,光阴逃得死去活来。
“妙!妙得很!”狐狸仙赞叹。
不过,看了几日春宫后,我倒是彻底明白了男、女到底别在哪里,也知晓了这合和双修的一个好处,据狐狸仙说,可以采阴滋阳、取阳补阴,甚好。我思忖着,若哪天我灵力实在提不上去了,倒不妨找个人修它一修。
我让在一边,看着仙侍们进进出出将门口那乌压压几人高的书册卷轴逐次转移到我屋内,如火如荼、叹为观止。
狐狸仙一99lib.net脸肃穆与我把了脉,支胰俯首思忖半日,洋洋洒洒写了张方子递与底下的仙侍,吩咐将药速速煎来。
每日寅卯交界之时,便有一个小仙倌背着一只沉沉的布袋子上门,袋子里装满了各式各样的条子,姻缘府的仙使们忙碌地将这些纸条分门别类登记成册后,按卷交到狐狸仙手中,狐狸仙便坐在一团团一簇簇的红丝线中开始一面翻册子一面穿针引线。
一枚炆火小炖,一枚大火煎炒。朱雀卵滋味果然不一般,些许鸡蛋的稚嫩中透着一股鸭蛋的芬芳,入口后又泛起一缕鹌鹑蛋的青涩,甚合我意,多添了两碗饭。
狐狸仙见我面色迷惘,太半觉得不大对,突然哈哈一笑执了我的手,“看我这眼神,分明是银河宫的铜雀使者嘛!使者莫怪,见了织女还替我捎句问好,有劳有劳。”
狐狸仙歪着脑袋瞅了我半晌,皱眉咬唇天人交战一番,终于大彻大悟:“唔!旭凤的园子里……半仙……断袖……锦觅!”
我凑上前去,他在我耳边郑重地道:“其实,‘报恩’这词原是我拟出来的,不知怎的传着传着就把其中一个字给传错了,枉费了我一番初衷。”
能领悟到我名字的内涵十分不易,我一时十分感动,遂将狐狸仙引为知己,便无视了一边表情不甚好的凤凰。
整整一个时辰,狐狸仙时而慷慨时而凄婉时而泪下地翻着那书给我说了个蛇妖和小书生的故事。
趁他拊掌之际,我迅捷收回自己被他握住的手,放在鼻下嗅了嗅。咦,怎么没有传说中的狐臭?
“小锦觅,这便是我多年珍藏的情爱书册春宫秘图,先借你瞅瞅,开窍要从理论开始哦。”狐狸仙笑眯眯地掸了掸额前发丝,扬手指挥一边的仙侍,“快快快,且都搬进来吧。”
“不知锦觅半仙年方几何?生辰八字多少?何方人氏?家中人丁几许?……”
笑得乐呵呵临走之际仍不忘偕了我的手道:“其实,断袖也无甚不妥。”
仙侍们撤走后,转身一看,狐狸仙正趴在书牍中不知翻找什么,一边翻一边念念有词:“人人恋,不好,没有特色。”一本书册被抛在一边,“仙仙恋,不行,太缥缈了。”又一本抛出,“人兽恋,算了,口味太重。”又一本抛出,“仙凡恋,董勇、七仙女,太俗气了。”
不过碍于狐狸仙这样恳切,我不忍拂了他的好意,便热烈附和道:“果然心动,心动得很哪!”
故而,我日日除了打坐练法,甚是悠闲。对比起来,狐狸仙倒是繁忙得紧。
我挣来挣去却挣不开这个狐狸仙的手,只好告诉他那来龙去脉,“那凤凰烧焦了,落入花界……”
凤凰皱眉咳了一声将言语恳切的狐狸仙打断,“旭凤适才从紫方云宫来,听闻天后新近得了一根针眼颇大的神针,叔父眼神不好,又喜夜里穿红线,想来若得了这神针应大有裨益。”
来而不往,非礼也。
说罢,他还捏了捏我的脸颊。我闪了闪,没有躲过,于是有些气愤,“我不是那焦凤凰的仙童,我是他的恩公。”
食毕少顷,便有一股腾
九-九-藏-书-网
腾蒸汽自百会穴升起,奔往通体各个脉络,大喜,凝神打坐。
我便顺理成章地在月下仙人红彤彤的姻缘府里住到了现在。
此宝便是火神栖梧殿中小仙侍了听送来的两枚朱雀卵。
此刻,只觉着一群野驴在我的脑子里奔跑呼啸踩踏而过,然后,我禅定地明白了一个事情,这狐狸仙的记性恐怕有些不牢靠,比之老胡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为他输真气……”
又有仙姑道:“我看这般长下去,怕不是连两位殿下也要比下去。”
我又糊涂了,且不说“断袖”是个什么东西,单他说我是男童我就不明白了,那焦凤凰不是说我是女身吗?后来我才知晓,当时因为我着了男童的衣裳,那狐狸仙才将我认错的。
言毕,甚是洒脱地一甩红袖,将那小树丫一抛,笑吟吟地看了看我,然后从袖中抽出一根锃光发亮的红丝线,甚是慷慨地道:“看在你是天上地下第一个非礼过本仙之人的份上,送你一根红线,将它系在旭凤的脚踝上便可情路平坦,逢凶化吉。”
这条子上的字我个个看得明白,但组在一起我却又不甚清楚,只知是要求狐狸仙办个什么事。请教狐狸仙,他神色肃穆地看了我半晌,“锦觅年纪尚幼不晓得情事乃情理之中,不过既然日后要与我那二侄子断袖,还是早些通晓得好。”
我想了想,虽然他说的“非礼”我听不大明白,但“仙童”我还是不敢妄自冒充的,但在天界仙家面前承认自己是个精灵总归有些丢脸,于是我清了清嗓子说:“你唤我锦觅便可,仙童不敢当,不过……嗯……不过是个半仙罢了。”修仙修了一半,可不就是半仙嘛,对于自己发明的这个词,我颇有些自得。
了听愣了愣,面色噌噌噌一下烧得比那桌上的喜蛋还要喜庆,“锦觅半……半……半仙……了听……了听仙龄尚小,还未有……未有……未有仙姑……婚配……”
我说:“非也非也。”
“非也,乃是‘觅食’的‘觅’。”我郑重其事地纠正他,虽然同字,但意义才是重点。
前日,了听得了我一捧香花后,伸手入怀别别扭扭地掏啊掏掏了半日,我看他那痛苦扭曲的神情,着实吓了一跳,以为他要掏心挖肺,刚想说区区两朵小花仙侍尽管拿去,却不料他掏出两个红艳艳剥了壳的煮鸡蛋郑重地放在桌上。
“这喜蛋……”我张了张口,了听仙侍闻言噎了口气,方才还喜庆的脸此刻倒有些紫气了。我端了口水与他,好容易顺过气来,了听便扯了我的袖口痛心疾首道:“此乃火神殿下宫中灵鸟朱雀之卵,八百年才得一回啊!”
我立在一旁,没有说话,主要是由于我内心活动比较丰富。我看看狐狸仙,不过是十五六岁稚气未脱的少年模样,再看看高出他足足一个头的凤凰,却是一副十七八岁傲然挺拔的模样,他们竟然是叔侄。果然仙不可貌相。
“我在等着你的‘啧啧’。”我坦然答道。
“他醒转过来……”我转头瞧了瞧狐狸仙,见他托腮瞅着我,我也回瞅他。瞅来瞅去,他
九九藏书网
终于按捺不住,“怎的不往下说了呢?”
我正糊涂着,那狐狸仙却一脸神秘地冲我招手,“小锦觅附耳过来。”
月下仙人,掌管姻缘,却管人管妖不管仙,诸仙姻缘皆不在他的算计之中。但是,这并不妨碍每日里仙姑仙使们来来往往门庭若市地向月老求根红线沾喜气。
且莫要看那园子里芳草萋萋、百花怒放的好景致,但凡我伸手掐下一朵来,那花儿便眨眼化作一缕云烟飘散而去,甚是离奇。
然后,就见着仙姑们乌云照面,眼神仿佛不甚爽利地看着我,全然不见摸我脸蛋时的开怀。
是夜,询问月下仙人,他摇头晃脑唏嘘感慨半日,方才深沉与我道:“春去不复来,花谢不再开。此事缘由不便道明,乃系一段旷世情仇。”又连叹三声,“情之一字呀……”
我晕了晕。
撇去热情的狐狸仙和姻缘府里来来往往喜欢摸我脸蛋的仙姑们不说,这天界确是个奇奇怪怪的所在,首先一项,便要数花草绝迹这一事。
“恩公?”那人两眼放光,拉了我的手席地坐下,“来来来,小锦觅,与我说说。我最欢喜听故事了。”
满算算,我已滋润自如地在月下仙人的姻缘府中住满了两轮月圆月缺。
“半仙?看来我这个午觉睡得委实长了些,天界竟然又多了个仙阶。”他携了我的手抬眼环顾四周,“这不是旭凤的园子吗?如此说来,你是旭凤的仙童了。我就说旭凤这娃儿虽然脾气不好,眼光却是极好的,瞧瞧他挑的这仙童水灵的小模样。”
我也总算明白了一件事——在天界我是不要妄想酿蜜了。
转眼间,狐狸仙变了一枝小树丫在手,在满地花瓣中一笔一画写下一个大大的“抱”字,道:“此乃正字。抱恩抱恩,无抱怎还恩!”
我扶了扶额角,原来,这,便是让人昏昏欲睡、莫名其妙的情爱。
“啧啧……落难公子。”狐狸仙摇头晃脑地打断我。
最后,站在一片七零八落中,狐狸仙满意地捧了本书朝我招招手,我过去,只见那封面一列行书写得张牙舞爪——千年等一回。
那日,月下仙人走后,我与那倨傲的凤凰怎么看怎么觉着相看两厌,便辞了他,蛰摸着出了园门,一路逛去。却不想这天界实在是大得很,我又不屑于腾云驾雾,走了许久直到天边霞光泛起月宫点灯也没看到个称心如意的景或是遇到个有趣解乏的人。正恹恹抱了团云彩发狠啃着,就觉眼角一片红彤彤的颜色恍过,抬头一看,却是在凤凰园子里遇见的狐狸仙正喜滋滋举着根绣花针哼着小曲从我面前踏云飘过。
狐狸仙将我上下打量了一番,道:“可惜是个男童,我家旭凤眼看着便要断袖了。”
“呃,我与狐狸仙晌午时分方见过,在下名唤锦觅。”
我从善如流地与他道我今日方从花界上来,尚未觅得个好的食宿之所。狐狸仙听说如此万分热情喜悦地邀我前去他的府第。
凤凰的脸抽了抽,我愣了愣。沉吟片刻,我忽然觉得“凤娃”二字妙不可言。
狐狸仙又过来执了我的手道:“不知锦蜜仙童名讳中的‘蜜’九-九-藏-书-网可是‘蜜糖’的‘蜜’?”
不知练得是个什么奇怪的法术。我也曾好奇地看过那袋子里的字条,无非写着“小女子柳烟,杭州柳家长女,年方二八,求请月老大人为小女子觅得佳婿,愿郎貌比潘安,才胜李杜,情比金坚……”之类,林林总总。
狐狸仙捏着那一把红彤彤的线,揪了揪衣襟,长吁短叹,“凤娃如今大了,侄大不由叔啊!想当年,你还是一只绒毛未褪的小鸟儿时,最爱在我府中的红线团里打滚。现如今,连称呼都如此生分,老夫怅然得很,怅然得很哪!”
然则,百废之中定有一宝。
我正待回复,凤凰却不甚耐烦,插道:“想是‘寻觅’的‘觅’吧。”
狐狸仙必然喜滋滋地将我望上一望,譬如亲娘看亲儿一般慈爱,再喜滋滋地添上一句:“可不就是,将来旭凤便是与他断了袖我也是放心的。”
实在不易,我赞许一笑。
狐狸仙弯了弯亮亮的眼谦虚道:“略懂。”
我跌跌撞撞扑出院门正遇上前来寻我的狐狸仙,见我如此大惊失色将我扶入屋内。我忍着剧痛与他道了因果。
原来那小仙倌每日送上门的便是凡人在庙中对月下仙人许下的求祷,月下仙人每天夜里只要将红线连在两人的小尾指上,这两人就算相隔万里远隔千山抑或是两家世代为仇为敌,也能凭着这根红线走到一起结为连理,奥妙得很。
“啧啧……灵秀小童。”狐狸仙又摇头晃脑地打断我。
狐狸仙受了鼓励,此后日日必来我院中给我说个所谓的情爱故事,不时还翻些春宫与我看看,我看了以后,没忍住,点评道:“姿态甚丑。”狐狸仙用朽木不可雕也的眼神鄙视了一下我。
他了悟地“啧啧”了一声,我便继续往下说:“后来,焦凤凰为了向我报恩便将我带至天界。”
凤凰一把将它们扯下放在狐狸仙手上,“想来月下仙人红线十分富足,不过能否不要再将其赠予旭凤府中的仙子侍婢,若能如此也算是美事一桩了。”
那狐狸仙闻言一时喜上眉梢,勉力踮起足尖伸手拍了拍凤凰的肩膀,“还是凤娃乖觉,比润玉那娃儿不知好上多少。待老夫给你许配个好人家,哈哈哈!”
沿着那只手向上看去,面前立了一个十五六岁模样的少年,着一身红纱衣,唇红齿白,眉眼弯弯,盯着我的手看了半晌,轻叹一声,“唉,老夫活了这么多年也总算被人非礼了一回,甚感慰足,甚感慰足。”
“啧啧……肌肤之亲。”狐狸仙仍然摇头晃脑地打断我。
只是狐狸仙口中的“情爱”,依我之见却全然不是个好物件,那些故事里的人多半为着这物什神魂颠倒舍命忘生却还甘之如饴,匪夷所思至极。不过鉴于狐狸仙每日做的事情便是为这些所谓的痴男怨女牵线搭桥,而他本人也甚乐在其中,我便将想法如数咽入腹中。
“我碰见了……”
“那是哪个蜜呢?”狐狸仙问得恳切。
未有婚配便发喜蛋?这难道就是狐狸仙前几日所言令他痛心疾首的未婚先孕?奥妙呀!
两枚鸡蛋在桌上滚了一滚,淳朴憨实地泛着红光,我干干笑了两声九九藏书:“呵呵,恭喜了听仙侍喜得仙童。”
丝坊里一群白白胖胖的天蚕整天介吃饱喝足晒着同样白白胖胖的月亮便欢喜吐丝玩儿,这天蚕丝在红尘之中浸染过后就成了一根根锃光发亮的红丝线。但并不是每根红丝线都可以做得成月下仙人手中的红线,需是黏得牢扯不断禁得起折腾的方可派上用场,余下的,仙侍们便扫尘除垢一般清理出府,偶尔落下那么一两团坠入凡间被没见识的凡人拾了去做做“天蚕软甲”什么的抵抵刀枪剑雨。
我抹了抹额角,“正是在下。”
我住在姻缘府上人来人往总是不可避免地被他们瞅见,总有仙姑喜欢摸摸我的脸蛋与狐狸仙道:“仙上府上这小童生得煞是讨喜呀,若是大个万儿八千岁,不知要迷了这天上多少仙姑去呢。”
在狐狸仙颠倒简略的叙述中,我大体晓得几千年前,如今的天帝与先花神结下了个了不得的大梁子,先花神一怒之下施法毁了天界所有的花草,从此,天界寸草不生。但长长久久这样秃下去也不是个事儿,于是,天帝便用云彩化出万千花草遍布天界,总算让天界又恢复了颜色。只是这花草诚然并非真实,但凡摘下便露出原貌,化作云烟了。
佛祖爷爷说过:“一念贪欲起,百万障门开。”人生必得二十难,其首便是贪。然则,我只是个修仙未遂的精灵,道行不高,境界自然便高不了多少,此番出花界为的便是贪寻个提升灵力的便捷方子。我在狐狸仙这里住得颇老神在在,除去偶尔被狐狸仙拎着一道品品春宫评评情爱,余下的时间便是琢磨这个事情。
姻缘府里或许找不到仙丹法器,却盛产红线。
我咳了咳,示意他我便是那个“锦觅”。凤凰冷眼看了看我。
我闲来无事偶尔拈了一团红丝线编了几朵花,不慎掉到了云彩里,不想,这些花竟能一朵两朵落地生根枝繁叶茂起来,被府上的仙侍们瞧见了,啧啧称奇,言是千八百年没见过如此逼真还能有香味的花来,一个两个三个人人都来问我讨。
继而,他泪涔涔地抬头反执起我的手,“不知汝是哪家仙童?姓甚名谁?”
“锦觅?何人?”纵然周身祥云笼罩,凤凰的脸色依然很不好。
“月下仙人且慢行。”我抛了手里那团被嚼得零落的云彩,出声唤他。
“啧啧……情爱便是这样发芽的。”狐狸仙一脸高深莫测的表情,摇头晃脑了半晌,忽地拊掌笑赞,“经典桥段,甚得我心。”
我虽身上疼痛,神志倒还清明,只见得周身水雾缭绕,迷迷朦朦,勉强扯了扯嘴角与狐狸仙说话,“不想月下仙人还精通药石之理。”
狐狸仙望着我咬了咬红艳艳的唇似是在拼命回忆什么,最后面上一片霁云散去豁然开朗道:“嗬!这不是摘星馆的留月仙使吗?几十年不见,愈发地青春年少了呀!”
我忽然听见嘭的一声巨响,那红毛小兽竖了毛跳起来,我定睛一看,原来是只红毛小狐狸。尚未来得及数清它身后拖着几条尾巴,又听得“嘭”的一声响,只见仍然搭在我手中的那只毛茸茸软绵绵的小爪,瞬间变成了一只修长的手。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