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专访
目录
第一部 邻家男孩
第一部 邻家男孩
第二部 邻家女孩
第二部 邻家女孩
第三部 真相
第三部 真相
第三部 真相
作者专访
上一页下一页
答:嗯,这么说吧,打字回答这些问题的同时,我也跟孩子们玩游戏。我是个母亲,写作只是我的副业,我有三个小孩,分别是七岁、五岁和三岁,我白天大部分时间都跟孩子们在一起,晚上先生回家、把孩子们送上床睡觉之后,我才开始工作……因为写作的时间非常有限,所以每一分钟都弥足珍贵……如果我找不出时间写作,我想我会发狂,我非得写作不可,这就好像一股身不由己的冲动……对很多女性而言,身为一个事必躬亲的母亲,写作生涯又正值巅峰,两者似乎不可能并存,但我却觉得两者恰好互补:因为我透过作家的眼光看世界,所以我成了更称职的母亲……因为我透过母亲的观点看世界,所以我成了更高明的作家。
答:我目前写了六本小说,我只记得其中一本按照特定顺序。但写着写着,我总会发现故事的发展跟我原本的规划不同。小说进行到某一个程度就有了生命,我只是顺势而行……有时候写完一些场景之后,我自己都吓了一跳,我满心讶异瞪着电脑萤幕,心想:“老天爷啊,接下来怎么写?”我有点害怕,但有些时候,书中人物们几乎自行离我而去,让我觉得我真的赋与了他们生命,那种感觉实在很棒。
问:从某个层面而言,艾蜜丽是《死亡约定》藏书网主角,但我们却从其他人的记忆和观察中了解她,您曾想过从艾蜜丽自己的角度下笔吗?
答:我很久之前就不在乎书评人所言,毕竟他们只是一群有意见的个人,但读者却不同。《死亡约定》出版时,我设立了个人网站:www.jodipicoult.com,也收到百余封来自书迷的邮件,这实在太棒了,一般而言,我没有机会得到读者回馈,我觉得这真是一个珍贵的赠礼……我也经常参加以我的小说为讨论主题的读书会……我喜欢跟那些跟我同样热爱书中故事的读者们碰面……他们提出关于书中人物和情节的问题,有时甚至找出我从没想过的关联……主修英文的我仅能嘉许不同的诠释,毕竟,一本小说若不能引发讨论,还称得上是小说吗?
答:书中还有好多盟约,我都数不清楚了。比方说,双方家长的婚姻盟约、梅兰妮和葛丝的友情盟约、以及麦克和葛丝差点打破的“邻人之妻不可欺”盟约。至于副标,我已经受到一些批评,有些读者认为这不是一个爱的故事,我则认为让这对情侣其中之一死在笔下别有趣味、但艾蜜丽和克里斯走过了迷恋、亲密、背叛以及和解的圆弧,葛丝和克里斯也是,对我而言,书中母子的爱跟罗曼蒂克的爱情一
九九藏书
样重要。
答:写一本书跟生个小宝宝一样耗时,总得花上大约九个月的时间,前后加减两星期……不知道为什么,我总得花这么多时间把点子凝结成为一部前后连贯的小说,我知道相较于其他作家,我写作的速度算快,但如果花的时间更久,我说不定会感到厌烦,只想进行下一本书……我总是在动笔之前做完研究,我相当坚持全书的正确性……这表示有时候我得跟律师做些演练、观察开心手术、跟太空人聊聊、或是到阿米绪村落挤牛奶……随着每本书而有所不同……在进行《死亡约定》的相关研究中,最奇特的经验莫过于探访监狱,探监那一天,我四岁的孩子还在幼稚园里兴高采烈地大声张扬。监狱好像关满了人的动物园,令人相当消沉,跟我进行访谈的犯人给了我很多指点,书中克里斯在牢里的种种细节,你们八成以为是我自己编的,但你们知道吗?不,那些都是真的。
问:写书之时,您花多少时间做研究?真正的写作过程多久?
答:读者们对艾蜜丽的第一印象是:她是个已经过世的年轻女孩。我很清楚这一点,所以晓得必须藉由其他人物拼凑出她的全貌。我们永远无法真正了解艾蜜丽,而这正是本书最难测的秘密……但我们依然试图了解她……好莱坞已买下《死亡约定》的版权,也请我共同撰写剧本,因此,克里斯和艾蜜丽这两个角色将有所延伸,这表示我得添加两人之间的对话,也得重新探索艾蜜丽的思绪和动机。艾蜜丽必须厘清那些让克里斯做出最后决定的话语和思绪,写来真是令人心碎,撰写这几幕时,我发现自己又哭了起来。九九藏书网
答:噢、当然。写第二本小说时,我做了一个梦:书中主角走到我面前、跟我说她不喜欢我笔下的她。况且,为什么书中人物不可能是真的呢?写书之时,我跟他们相处的时间、比我跟先生相处的时间还多!事实上,有时候读者们说读完全书好几天之后,书中人物依然盘绕在脑海中,这就是对我的最佳赞誉……读者们对《死亡约定》提出许多有趣的见解,有位女士写信告诉我,读完这本书之后,她不再对母亲的自杀感到耿耿于怀:有位母亲说,这本书开启了她跟她的青少年女儿之间的沟通管道,这是她始料未及的。
问:写作《死亡约定》时,您已经晓得故事将如何收场吗?
问:书中的点子如何成形?
答:我刚完成一部小说的初稿九_九_藏_书_网,书中的主角是个年轻的阿米绪女孩,她偷偷生下孩子,小宝宝却不幸过世,她也因而被控谋杀。我也正在构思即将动笔的下一部小说,但目前为止,我只有一堆塞在书房盒子里、草草成书的笔记。
问:书评人和读书会的反应令您惊讶吗?读者可曾曲解您意欲表达的故事?
问:在原书第二百一十八页,艾蜜丽告诉克里斯:“‘要’跟‘爱’不一样”,您能评论一下克里斯的回答吗?
问:您现在正在进行什么?
答:当克里斯回答说,要她只会让他更爱她,身为读者的我们,读到这里就明了克里斯对这段感情的看法,跟艾蜜丽的想像非常不同。克里斯把他父母的期望纳入其中,艾蜜丽当然没有,对克里斯而言,他和艾蜜丽一辈子都会在一起,性爱源自终生的承诺,对艾蜜丽而言,性爱却触及了心灵的痛处。克里斯告诉艾蜜丽他始终爱她,要她是种新奇的感受,但艾蜜丽却认为两人的关系将因此消散。我觉得我们没有资格判定克里斯和艾蜜丽是否速配,因为若是这么想,我们就犯了跟他们父母亲一样的错。只有克里斯和艾蜜丽能说他们是否相配,但当两人对此意见相左时,爱情忽然间就变质了。
问:写作过程中,您遵循特定顺序吗?
问:写书之时,书中人物是否常驻在您脑海中,彷佛是真实人物?
问:本书书名指的是艾蜜丽和克里斯之间的约定,除此之外,还九九藏书有其他誓约吗?原文书名副标是“爱的故事”,您能略为解释吗?
答:我晓得故事的高潮是一场审判,但我不知道克里斯会被判有罪、或是无罪开释。事实上,我以为他应该被判刑……但我没有这么写,因为书中已充满心碎与悲伤,我不想让读者来信指责。这本书需要一个振奋人心的结局,至于这个结局是否算得上令人振奋,则得看你怎么想。
答:一般而言,我的点子以“如果……将会怎么样”的方式呈现。比方说,“如果有个……的母亲,不知道会如何?”我据此左思右想,尚未自知之前,整个故事就在脑中成形。有趣的是,刚开始构思《死亡约定》时,我脑海中并没有浮现一个紧张悬疑的故事,我打算侧重人物,描写那些在两位青少年相约自杀未果之后、被遗留在世间的人们,我到地方警局做些初步研究,警长复述我所构思的情节,根据我初步构想,女孩活了下来,“嗯,”警长听了之后说,“女孩啊?如果男孩没死的话,他个子比较高大,肯定会被视为嫌犯,直到证据确凿、洗清罪名为止。”我听了马上不自觉地说:“真的吗?”就这样,我塑造出克里斯这个人物……故事自此开展,我也可以琢磨更严肃的问题:我们究竟多么了解自己所爱的人?
问:您有三个小孩,请问您如何找出时间写作?
更多内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