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邻家男孩
过去 一九八九年
目录
第一部 邻家男孩
过去 一九八九年
第一部 邻家男孩
第二部 邻家女孩
第二部 邻家女孩
第三部 真相
第三部 真相
第三部 真相
上一页下一页
詹姆斯抓住她的脚踝,弄得她一边尖叫、一边从他身边滚开。“你不该对我丢枕头,”他说。“我或许不年轻,但我还没入土呢。”他把她压在身下,感觉到她渐渐放松,他轻抚她乳房的曲线以及喉头的细纹,双唇盖上她的嘴。
葛丝埋在他颈间微笑,很少人对她发出这种指控。“好吧,说不定我该凭着感觉走,”她说,说完就把手悄悄伸到詹姆斯的衬衫里,她双手慢慢往上滑,他背部的肌肉如同潮水一般随之紧绷:过了一会,她推得他侧躺,拉下他裤子的拉链,握住他炽热的男性象征。
厨房的门又被推开,麦克走进来,手里抱着一大箱兽医用品。“女士们,”他边打招呼,边把箱子重重放到地上。“怎么了?”他瞄了梅兰妮一眼,不怀好意地笑笑,然后把书从她手中拿过来。“哇,”他边说边翻翻。“我记得这本书。”
他的双手忽然冒汗,所以他在睡衣上抹抹手。“好,”他说。他倾身向前,把嘴贴上她的双唇,然后抽身坐直,脸颊跟艾蜜丽的一样通红。“哎呀,”他边说、边用手背抹抹嘴唇。“好恶心。”
“你如果有问题,嗯……有关……有关这方面的问题,你可以问你爸爸或是我、”葛丝勉强挤出话,暗自祷告他会求教于詹姆斯。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要当面质问克里斯,就目前情况看来,她实在不晓得谁比较难为情。
“艾蜜才九岁,”他说,这个想法令他反胃。
葛丝让自己纵情于回忆,她想起十多年前房子刚盖好时,屋里依然弥漫着油漆和木板地的味道,医院也少有空闲时刻:她回想起她和詹姆斯在餐桌上、储藏室里、吃过早点之后做爱,好像一当上住院医生,他脑中那些清教徒观念全都消失无踪。

克里斯做了三次暗号。
“好。”艾蜜丽趁自己还没想清楚之前,赶紧说克里斯得吻她。
“如果我打,你会给我什么?”艾蜜丽问。
梅兰妮转身面向他,一脸惊讶。“你那么小就注意到女孩子?”
葛丝用餐巾纸擦擦嘴。“我带你去,”她说。
“你必须,”克里斯耳语说。“到男生厕所小便。”
麦克扬起眉毛。“等他找到答案,你可不可以请他过来帮我指点迷津?”
克里斯的爸妈吃午餐时过来接他,他妈妈忽然低下头、像只老鹰似地亲吻他的额头。他妈妈跟艾蜜丽的妈妈闲聊了一会,讲些昨天晚上的餐会上谁穿了什么之类的闲话,然后提议带克里斯和艾蜜丽去麦当劳吃午餐,算是谢谢戈德夫妇昨晚帮忙看小孩。他们把餐盘端到用餐区,但每次艾蜜丽一转身就看到“怪胎”在她旁边、后面、或是前面的桌旁,卖命擦拭光滑的塑胶桌面,而且用他那只正常的眼睛盯着艾蜜丽。
“对不起,”接电话的女人说。“他现在不方便接电话,我可以记下留言吗?”
他移到她身上,缓缓进入她;她深深吸口气,然后什么也不想。
“你住嘴,”艾蜜发抖地说。“你别吓我。”
“怎么了?”葛丝问。
她拨号、捏住鼻子。“哈罗,”她装出鼻音。“我找哈特太太。我是校长办公室的菲丽丝,你儿子闯祸了。”艾蜜丽神气地看着克里斯。“闯了什么祸?嗯,请你赶快过来把他带回去就行了。”说完马上挂了电话。
“克里斯,”艾蜜丽边警告他、边在他手臂上捶一拳。
葛丝清清喉咙,这个坐在她面前、她光是摸摸脸就能认得出来、还不会说话就叫得出她名字的男孩,已经变得让她认不得。现在他一听到“女人”这个字眼,想到的不再是葛丝的轮廓和妈妈的拥抱,而是一个有着丰胸99lib.net和丰臀的无名女子。
克里斯的牙齿在手电筒的灯光中闪闪发亮。“你得偷溜到你爸妈的浴室,”他说。“还得把他们的牙刷带回来,这样我才知道你真的去了。”
艾蜜丽翻回书的最开头,停在开头的某一页,书页上有个女人躺在男人上面,整个身子罩住他,两人的双手紧紧交握。
她凝视儿子的头顶,忽然想起他出生时,产房一位护士拿面镜子摆在她大腿间,这样一来,她就看得到刚出生、柔软湿润的小宝宝。
上次提出终极挑战的是艾蜜丽:克里斯得在校车开过整条住宅区时,在车窗旁脱下裤子,朝街上露出臀部。
他瞄了日记一眼,艾蜜丽真的认为他是骑士吗?
“有什么?”女人问。
“没什么大不了的,”艾蜜丽喃喃说。
她一走开,克里斯马上盯着那本毛织封面、艾蜜丽每晚写下心声的日记本,本子上了锁,但他撬得开。他摸摸日记本的背面,然后猛然抓起本子,手掌开始冒汗。他为什么这么胆小?因为他知道艾蜜丽不想让他读?还是因为他怕他将读到些什么?
艾蜜丽笑笑,从各方面来说,这个挑战还不算太难,总比光着屁股露到窗外简单。如果有人刚好在厕所里,她只要说声对不起、赶紧出来就好,克里斯根本无从得知她是否真的进去男厕。她抬头看看“怪胎”在哪里,听来有点可笑,但她实在不想经过他身旁,他应该已经离开用餐区,说不定回去后面煎汉堡了,她慢慢从椅子上站起来,詹姆斯和葛丝抬头看看。“我想上厕所,”她说。
什么时候变成这样?
亲爱的日记:
“你干嘛做这种事?”克里斯喃喃抱怨。“她会专程开车去学校,然后发现我一小时之前就离开了!我会被禁足一辈子。”他双手顺顺头发,侧身躺在艾蜜丽的床上。
艾蜜丽和克里斯坐在床上用毯子搭成的帐篷里,一支手电筒好端端摆在两人光溜溜的双脚间。克里斯的爸妈参加医院募款餐会,拜托戈德夫妇照顾克里斯和他妹妹。凯特洗澡之后就睡了,但克里斯和艾蜜打算熬到半夜,梅兰妮不到九点就送他们上床、叫他们关灯睡觉,但他们晓得如果不出声,没有人会逮到他们。
克里斯翻翻口袋说:“我给你五块钱。”艾蜜伸出手,他握了握,然后把话筒递给她。
克里斯低头坐着,他爸妈像大树一样站在他面前,他心想,全天下夫妻是不是都像这样:其中一人大喊大叫,另一人跟着唠叨,看起来好像一个双头巨人。“你讲话啊,”他妈妈愤愤结束训话。“你有什么好说的?”
艾蜜丽仰躺。“我知道了,”她说。“我们假装张伯伦先生、打电话给你妈妈说你在学校闯祸了。”
艾蜜轻轻把手贴上脸颊。“没错,”她轻声说。
“说不定他们想到棒球,就会想到性,”梅兰妮推测。“你知道的,登上一垒、二垒,诸如此类的事。”
他站起来在窗边等候。艾蜜丽的窗户在树枝中若隐若现,先是一片漆黑,然后灯又亮了。
但艾蜜丽没听他说话,她看另一页看得出神,书页上依然是一男一女,但两人坐着,双腿像螃蟹一样伸展,双手交握稳住身子。两人的身体看起来像个大盘子,好像做爱是为了创造出某样东西,藉此承接对彼此的感情。“你如果真的爱某个人,感觉一定非常不同,”艾蜜丽说。
嗯,这还用问吗?艾蜜丽肯定等着他说莫莉·艾托斯雷,全五年级只有她需要胸罩。但如果他说是莫莉,艾蜜丽一定会生气,因为他是她最要好的朋友,当然应该说是她。
詹姆斯邪邪99lib.net一笑。“任你差遣。”
她点点头。
艾蜜丽压低声音:“我找隆伟格先生。”
“我选‘真心话’,”艾蜜丽说。“假装是校长秘书打电话给你妈妈……这是我做过最糟的事。”
“不!”艾蜜忽然大喊。“我是说,我自己去就行了。”
克里斯为了写读书报告,正在读拳王阿里的自传。他问我在做什么,我跟他讲了骑士兰斯洛特、格温娜维尔和亚瑟王的故事,但讲到一半就停了。他说不定想知道关于骑士的故事,但我却跳过那些部分。
她从背后抱住他,下巴顶在他肩膀上。“如果你被禁足,”她喃喃说。“我会陪你。”
“好吧,再来一次,”克里斯说。“你把趁我在刷牙的时候、写的日记念给我听。”
克里斯耸耸肩。“肯定是吧,”他说。
“这有什么了不起,”克里斯说。“你也像这样把我按在地上好多次,”
艾蜜清清喉咙。“他真的有吗?”
“她哪会相信我是校长。”
不到五分钟,她悄悄坐回克里斯旁边。“做得好,”他边说边拍拍她手臂。
葛丝伸手摸摸儿子的头。“如果行不通,”她只说。“我们就不会有你。”
“梅兰妮让你自己去?”葛丝怀疑地问。
“说不定他会跟你要电话号码,”克里斯继续说。“说不定他会……”
“你叫我做的!”艾蜜丽小声抗议。“你说反正她搞不清楚。”她皱皱眉头。“如果你知道哪件是我做过最糟的事情,何必问我这个问题?”
葛丝坐到他床上。“这是个事实、还是你觉得如此?”她放缓语调,手掌轻抚书封。“你为什么觉得不该读这些东西?”

艾蜜丽看着“怪胎”工作,他捡起人们掉在地上的番茄酱包,用拖把擦拭泼在地上的可乐,他不时抬头看看她,好像察觉得到她的目光停留在他身上,她马上低头盯着汉堡。
她把枕头丢向他。
如果克里斯知道我这么迷童话故事,我不如死了算了。
我觉得这样非常罗曼蒂克。
“我们一定得将他禁足,葛丝,不然他会乱打电话,问说亚伯王子在不在罐子里。”
詹姆斯大笑。“他们真的让你上当了,对不对?”

艾蜜丽抽口气。“我宁愿选‘大冒险’。”
克里斯忽然又靠过来小声说话,他的鼻息吹到她耳际,感觉热热的。“终极挑战,”他说。

他把书藏在外套里,直奔两人家里附近的秘密藏身地,这里有块形状像是直角三角形的大石头,你可以在石板上跳来跳去,也可以躲在石板下方,他们小时候曾在这里捉迷藏,也曾把这里当作海盗洞穴、或是印地安小屋。克里斯把地上的松树针叶踢到一旁,抽出外套里的书,坐到艾蜜丽旁边。
“我选‘大冒险’,”他喃喃说。
“一个很雄伟的‘老二’?”
“我对于你和艾蜜丽期望很高,”他妈妈说。
有人接起电话。克里斯感觉艾蜜丽的手指捏着他的手腕。“哈罗?”
梅兰妮同情地叹口气。“换作是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拾起书随意翻阅,看到许多她早已忘记的姿势。她把书紧搂在胸前,走出房间,前往戈德家。
“我们能不能忘了这回事?”克里斯哀求。
麦克笑笑,“我能保持沉默吗?”
“但你读这本书的时候是九岁www.99lib•net吗?”葛丝问。
“先别这么说,”葛丝提醒她。“你怎么知道艾蜜不是共犯?这两个孩子做什么都在一起、”她看看麦克。“说不定她是主谋。”
“这就是你为什么想读?”


“没事,”两人异口同声回答。
“那是因为你是蠢蛋。”
门外走廊上,葛丝和詹姆斯跌坐在墙边,试着不要笑出声。“你相信吗?”葛丝笑着说。“他们打电话给一个叫做‘隆伟格’的家伙!”
“我的确有些问题,”克里斯看着大腿,扭搅双手。“书里的一些图片,嗯……有些……有些看起来……”他抬头看看。“好像行不通。”
男厕在左边,女厕在右边,艾蜜丽回头瞄了克里斯一眼,确定他正看着她,然后走了进去。
詹姆斯戏谑一笑。“我也不晓得自己能不能忍住不笑。”
葛丝揉揉太阳穴。“我们如果再把他禁足,社福人员肯定要上门罗。”她一脸愁容抬头瞄一眼。“说不定根本不该处罚他,”她说。“说不定他只想多了解女孩子,”
两人好一阵子都没说话,他们歪着头研究书上交缠的人体、和紧紧交握的双手,艾蜜丽用手指轻抚一张钢笔绘制的侧面图,图片上的男人紧贴在女人背后。“我看不懂,”她轻声说。“这样哪会快乐?”
格温娜维尔和兰斯洛特相处的时光是全书最精采的部分,他黑发黑眼,他把她从马上抱下来,还称她为“夫人”,我打赌他像善待水晶蛋一样照顾她,我妈甚至不准任何人在那些宝贝的水晶蛋附近呼吸。亚瑟王是个老混蛋,格温娜维尔应该跟兰斯洛特私奔,因为她爱他,而且因为他们注定彼此相属。
克里斯笑了一阵子才停下来。“想不到你真的做了,”他说。
班布里奇的麦当劳雇了一批批青少年员工,他们来来去去,在油腻的铁格架和热腾腾的油锅前卖命,直到毕业离校为止。但过去几年来,有个男人却一直没走,他将近三十岁,有一头长长的黑发,一只眼睛歪斜,大人们客气地说他“有点问题”,孩子们叫他“怪胎”,大伙还谣传他在炸薯条的油锅里烤婴孩、用尖刀清理指甲等等。克里斯和艾蜜丽在麦当劳吃午餐的那天下午,“怪胎”在用餐区收拾善后。
他笑笑、靠在床头,看着艾蜜丽对他诉说的话语在夜空中闪烁。
“刚才吼他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像个老古板,”葛丝说。“我才三十八岁,但感觉跟‘杰西·赫姆斯’,没什么两样。”
“除了上学之外,你三天不准离开房间,”他爸爸说。“我们看看这样能不能让你好好反省,让你想想这个小玩笑造成多少人的不便?”然后,爸妈像只双头怪兽似地走出房间。
克里斯跟她一起坐在长椅上。“我想,”他小声说,“他是你的神秘仰慕者喔。”
四次一阵漆黑,然后三次比较短暂的漆黑。
“这跟你想的不一样,”克里斯马上说,葛丝大感惊讶,他什么时候学会如此轻易撒谎?
艾蜜丽的房间暗了两次。
梦娜·瑞普林今天在学校说,上体育课时,她在墙垫后面吻了肯尼·罗伦斯,这实在太疯狂了,因为大家都知道肯尼是全四年级最粗鲁的男孩。
詹姆斯呻吟一声,拉着她站起来。“你永远不会是老古板,因为那个头衔已经属于我罗。”
嗯,这话听了一点都不惊奇。每个人对他和艾蜜丽总是期望很高,好像大家都晓九九藏书网得某个宏大的计划,只有他们两人浑然不知。有时克里斯真希望能够偷瞄生命之书的最后一页,看看结果究竟如何,这样他就不必花精神作样子。
“什么亚伯王子在不在罐子里?”
过了几天,在艾蜜丽的挑战下,克里斯从图书馆书架上偷了一本《性爱圣经》(The Joy of Sex)。
他摇摇日记本,慢慢开锁,日记里写满了他的名字,令他大为讶异,他猛然把日记放回她桌上,回到床上,几乎确定自己脸上充满了罪恶感。
“真的吗?”他轻声说。“那你为什么发抖?”
艾蜜随后用力挂了电话,狂笑着滚到一堆电话簿的纸张中。
“没问题,”艾蜜边说边扔开毯子。她爸妈半小时前就睡了,当然不可能到现在还醒着。
葛丝把脸埋在双手中。“这下好了,他变态,而且偷东西。”
克里斯当然除外,但克里斯不像其他男孩。
他把两人的毯子丢到一旁。“我得怎样?”
“抱歉也弥补不了愚行,”他爸爸说。“为了赶去学校接你,你妈妈取消会议,说对不起也没用。”
艾蜜丽嘲弄说:“胆小鬼、胆小鬼。”
“没错,”葛丝说。
“没什么,”她耸耸肩说,但没有看他。她细细咀嚼已经食不知味的汉堡,慢慢说服自己这是真话。
葛丝一直等到儿子把房间翻得东倒西歪,然后她敲敲门,一进去就看到乱七八糟的衣服、手套、和曲棍球球棍,儿子也一脸焦虑。“嗨,”她和颜悦色地说。“什么东西不见了吗?”她看着克里斯脸上冒出不同深浅的红晕,然后她从背后伸出双手。“你在找这个吗?”她问:
梅兰妮出来开门,她一只手握着咖啡杯,另一只手接下葛丝一语不发递过来的书。“嗯,”她边说边端详书的封面。“这肯定超过敦亲睦邻的尺度。”
“你觉得我怎么想?”
她想放他一马,他在她身旁坐立不安,好像是只被钉住的蝴蝶,她看了有点不忍心。但她无意中低头看到他的手紧抓着瘦巴巴的膝盖,那已不是一双小宝宝柔软、如同感恩节游行队伍的气球般圆滚滚的胖手,在某个葛丝忙到没注意的时刻,这双手已布满骨节和青筋,几乎比她自己的手还大,也已令她想起詹姆斯的双手。
然后她抬头一看,双眼闪闪发亮。“我想你也是‘隆伟格’先生罗?”
“你听到我说的话了,”艾蜜皱眉说。“这可不像偷溜到我爸妈的浴室那么可怕。”
他轻啄一下她的头顶。“我如果不早点起步,”他说,“怎么可能像现在一样充满性感爆发力?”他在葛丝对面坐下,把书悄悄递给她。“让我猜猜,你在他床垫下发现这本书,我自己就把《阁楼杂志》藏在那里。”
“我不是,”艾蜜丽轻声说。
克里斯又用拇指按按台灯的开关。H……O……W……B……A……D。
“你打,”克里斯挑衅。“她听不出校长秘书的声音。”
葛丝走进他们的卧室。“好,你可以是个糟老头,我则是那个闯进校长办公室、坚持自己儿子做错事的疯女人。”
“我想是吧,”克里斯看起来好可怜,她几乎替他感到抱歉。“偷拿书的时候觉得这个点子还不错。”
克里斯耸耸肩。“我不知道,那些裸体照片吧。”
“真正做了肯定不一样,”克里斯回答。他翻到下一页,“哇,”他说。“这简直是体操动作。”
克里斯对她邪邪一笑。“最起码我不姓‘隆伟格’。”他随手翻翻掉落在一旁的电话簿。“接下来打给谁?”他问、“噢、这里有个‘理查·莱瑟’,我们可以问他‘老二先生’在不在家。”九-九-藏-书-网

“怎样?”克里斯逼问。“‘真心话’或‘大冒险’?”
“他才九岁,”葛丝冲口而出,一把将外套扔到厨房地上,重重坐到椅子上。“九岁的孩子应该想着棒球,而不是性。”
“错了!你忘了那次你把指甲油卸除液倒到我妈的梳妆台上,然后说是凯特的错。”

“我读了一些不该读的东西。”
“看吧,”艾蜜上气不接下气地爬回床上,同时递给他两支牙刷。“该你了,”她盘起双脚、“谁是五年级最漂亮的女孩?”
梅兰妮检视书的背面。“没有人会让孩子这么做,”她说。“这本书根本没被借出。”
葛丝看着艾蜜丽穿过一张张桌椅,走向麦当劳最角落的洗手间,然后把注意力转移到凯特身上,凯特正沾着番茄酱在桌上画图。
葛丝帮克里斯换床单时,发现藏在床垫和弹簧架之间的《性爱圣经》。
班上的天竺鼠“小布”要生小宝宝了。
艾蜜丽直视她的双眼,点了点头。葛丝转向詹姆斯,詹姆斯耸耸肩。“这里是班布里奇,”他说。“还会出什么事?”
克里斯跳回床上,伸出手臂遮住眼睛。天啊,他们真讨厌。就算妈妈去找张伯伦先生,而张伯伦先生不晓得克里斯闯了什么祸,这又有什么大不了?一个月之后根本不会有人记得。
“你啊,”他吻着她的太阳穴说。“想太多了。”
“对不起,”克里斯马上回答。
他们去年在夏令营学会摩斯密码,艾蜜丽的房间继续忽明忽暗:H……I。
终极挑战能够大幅提高你在另一个人心目中的地位,前提当然是如果完成的话。他们倒没有记下来谁冒险的次数较多,但如果有的话,这个终极挑战绝对能让艾蜜丽居于领先,她有点怀疑克里斯是不是藉此报复昨晚那个亲吻。
他拉开卧室窗户的窗帘,窗户面向静悄悄的东方,正好面对艾蜜丽的卧房。其实距离太远,两人看不到彼此,但最起码看得见窗户透出的光线。克里斯知道艾蜜丽也被大骂一顿,他只是不确定她爸妈在卧室或是厨房里训她。他在床边的台灯旁坐下,关掉台灯,房间顿时一片漆黑。然后他扭开开关、关灯、开灯、关灯、开灯。
“谁让他从图书馆借出这本书?”葛丝质问,然后转身面对她的好友。“哪种大人会让小孩做这种事?”
克里斯本来想说如果妈妈运用逻辑思考,她就会知道下午这个时候学校里不可能有学生,但他考虑了一会还是没说。他又低下头,凝视地毯的纹路,他真希望他和艾蜜丽打电话恶作剧时,他记得妈妈的生意刚刚开始起步,但他们一下子就玩疯了,他怎么记得?况且,站在队伍里、帮一些不想浪费时间的人排队,这算哪门子生意?


克里斯挤在艾蜜丽旁边,两人的手抓住话筒。“你是胆小鬼,”他喃喃说,拨号声在他耳中隆隆作响。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