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疑的箱子
第五章
目录
迷走
偶然听到的话
偶然听到的话
899
899
迟疑的箱子
迟疑的箱子
第五章
上一页下一页
“其实我正好要打电话给你,你就打来了。”
回到办公室坐在自己的位子上,脚下滑了一下。低头一看,之前替碓井写的履歷散落一地。
是不是就这样急性酒精中毒了呢——。
“设乐女士认为今后的更生保护工作不应该由政府主导,而应该由民间进行吗?”
“你下次要是再从别人店门口拿什么东西,就要报警了。”
“我不知道。就坐着而已。”
接着是饭塚工厂各种钻子和转盘,还有碓井的无名指。
“谢谢大家。”
记者弯腰行礼。
大厅对面是当仓库使用的房间。她教佐藤进去,拿了五个压扁的纸箱,然后回到他的房间。
所以刚刚佐藤才从大厅出来。她问他电视到哪去了。
按下之后她脑中才浮现欢迎99lib•net会这三个字。
“现在才知道啊。就试试看吧。把所有废物都放进去,在看得到的地方摆个一星期。”
“放到刚才组好的纸箱里。”
因为饭塚正拿起话筒要拨号,所以就直接接通了。
至少看一下最后一集吧。结子走到大厅的时候,自己的访谈已经几乎结束了。
今天她也放心不下,刚刚打过电话到“味乐”去问昨天那个男人有没有来,老板说没来。
“被救护车送到医院了。”
“干嘛啊你?”
“是的。不管国家或自治机构提供多少预算,还是要社会大众改变对前科犯的态度,要不然出狱的犯人再度回到监狱的情况仍旧会继续发生——”
“可以拿来当抹布啊……”
“没什么大九_九_藏_书_网事,只是有点担心碓井。你们现在正在举行欢迎会吧。怎样,他跟大家合得来吗?”
“本週以地方该如何进行更生保护事业为题,我们访问了‘香澄庄’收容所所长设乐结子女士。设乐女士,非常感谢您。”
“我是想搞不好有用啊……”
接着她指向破洞的T恤。
“太厉害了,简直是心电感应。”
“真的喔。他说‘我待会再点’,我就没继续问,结果他什么也没点就走了,连小菜也没动。”
“放进去。”
出乎她意料的是其中竟然有佐藤。
“他,”饭塚回答,“跳河自杀了。”
“有什么事吗?”
“哎,那个啊。上次我不是跟您说过,我要给碓井先生送行嘛,那台电视就是礼物。今天中午休http://www•99lib•net息的时候我送去给他啦,电视在他宿舍房间里。”
昨天傍晚“味乐”的老板这么告诉她,她一时之间难以置信。
又受伤了吗?饭塚的话声很沉重,这次可能是重伤。
“哎?”
结子把握机会赶到他身边,抓住他的手腕。
“这样啊。”
碓井……
(……如果不是的话,那一定是……)
“对了,佐藤,那个。”结子指着旁边的废物。那看起来像是三轮车的轮子。“你打算用来干什么?”“呃……”
“这难道就是碓井先生说的那个吗,迟疑的箱子。”
佐藤虽然照做了,但脸上浮现不满之色。
“啊,喂?”
“嗯?”
“阿彻,怎么啦?”
“跟我来一下。”
“那他在这里做什么?”
“果然是这样。”九-九-藏-书-网
“为什么捡回来?”
佐藤拿起T恤,啊地叫了一声。
结子听到这话,最先想起的是星期一见到的光景。长痘痘的年轻男子,渗血的绷带——。
画面中的自己也行礼。坐在电视机前的人纷纷站起来,回到自己房间。
——啊,刚才的客人吗?他什么也没有喝喔。
“我也是因为碓井的事打电话给你的。其实他刚才——”
“是我。”
但对方已经立刻接了起来,结子甚至还没听到铃声响起。
“……结子啊。”
结子在苍蝇飞舞的房间里警告他,然后叫他把纸箱组合起来。
上次她也觉得自己在电视上看起来年轻了五岁。就算是特写皱纹也不太明显。可能该给化妆师送礼呢。
结子在瞬间考虑了这一切,然后问道:“他怎么了?”
藏书网(酒。)
饭塚现在应该跟员工一起吃吃喝喝吧。打搅他太不好意思了。她打算马上掛掉电话。
她严厉地说完,走出佐藤的房间。
无名指立刻被别的想像取代了。
佐藤组纸箱的时候,她环视周围的各种废物,注意到十四吋的电视不见了。
她不觉得老板在说谎,老板也没有理由说谎。碓井偷偷进入店里,但最后还是忍住了没喝酒。
他已经三年没有喝酒。这是一段很长的时间。他可能会反过来一口气狂飮也未可知。欢迎会上有人带酒来。他喝了一口,然后又一口。避着饭塚的视线,一杯又一杯地灌下喉咙。
结子等待饭塚回答,他却突然沉默下来。
“放进去。”
她把纸张捡起来,放进碎纸机,然后按了饭塚工厂的快速拨号键。
“那个呢?”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