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9
第三章
目录
迷走
偶然听到的话
偶然听到的话
899
899
第三章
迟疑的箱子
迟疑的箱子
上一页下一页
“请救救我的女儿。拜托了。”
他把视线转回水泵车,笠间和石崎也已经把五十毫米的管子接在消防水枪上了。
“知道了。——你们俩都听见了吧。”
白费功夫。
“一位成年女性,带着一个孩子,总共两人。母亲在附近工作,小孩还是婴儿,应该托人照顾了吧。”
“现在正在这里,但孩子不在。”
诸上坐在水泵车后面,在纸上写字。
他站在扫除窗前,透过玻璃望向屋内的起居室。房间中央放着矮桌,里面没人。
房门?这么一说,房门是笠间打开的,也就是说本来是关着的。
“没有,还没找到。”
“不在这里,我到别处去找。”
他观察房内。房中的确有张婴儿床。那是一张小床,周围的栏杆大约五十公分高。
他喜欢的女人就在外面等待。
“不要紧张,好好找。”
“西南的边间,有婴儿床的那一间。”
阿木这么说。
他在乔麦面店见过几次正在打工的初美,并没看到她带着爱里。不可能把婴儿一个人放在家里吧。她家现在应该没有人才对。
整栋房子都搜索过了,但他没找到只有四个月大的婴儿。
救难工作是绝对不能夹杂私情的。这他非常清楚。但想到救出爱里,交到初美的手中,实在非常有吸引力。
诸上愕然站在走廊尽头。
899是“需要救援者”。小鹰是“不满一岁的婴儿”。这是室江市消防署无线电通讯使用的代号。
“这里我来,你去别处找。”
“你知道这里住着什么样的人家吗?”
眼睛好痛。额上的汗滴到眼睛里了。耳中悸动的声音,在防烟面具里显得更为响亮。
(难道在里面吗?)
(她住在这里。)
地板上散置着衣物和纸屑。
今早跑步上班时看到的景色,现在反方向又看了一遍。平常路边的视线会让他感到士气高昂,今天却连望向车窗外的余地都没有。
“戴上面具九*九*藏*书*网!”
只不过稍微动弹一下,就满身大汗。穿在制服上的防火衣和防火裤全部都不透气,当然热了。
“喂,就在放婴儿床的房间啊。”
“笠间,你——”
笠间用略微沙哑的声音回答:“没有人。”
(出点声音吧。)
但是火势本身并不大。加上外面喷的水柱,一把消防水枪就可以扑灭了。
这样他之前听到的声音,是那只三毛猫吧。
屋里的空气比他刚进来时混浊多了。天花板上的烟雾已经瀰漫下来。
“……你说什么?”
这样一来火势已经控制住,现在诸上比较担心爱里的安危。二号房就让石崎负责,诸上走向五号房。
西南的边间——就是五号房。
他转过头,但映入目中的是一只大三毛猫,猫脖子上戴着黑色的项圈。
他按下无线对讲机的按钮,问道:“在哪个房间?”
让他救出爱里吧。外面应该聚集了不少媒体记者了。让笠间抱着婴儿走出去,让媒体拍照。
今天早上自己盯着的玄关大门当然上了锁。
“喂,诸上,你在干嘛!还没找到吗!”
“爱里!”
诸上停下笔,很快说道:“司令,画好了。”
现在还是该优先鼓舞笠间。
他打开房门的时候,诸上听到“呀”地一声。是爱里的声音没错。
先行抵达的水泵队员已经开始喷水了,火势正如刚才从无线电里听到的一样,随着风向逼近初美家。
携带型无线电对讲机突然响了。
“阿木呼叫诸上。”
纸上画的是现场的地图:老人的家、初美家、自己的公寓以及邻近的民宅。阿木瞥了一眼,指向地图上的一点。
他走过去打开衣柜的双扇折门。
迎面而来的热气一下子暴增。
石崎的消防水枪爽快地喷出雾状的水柱。周围冒起水蒸气。
他没看见初美的踪影。
初美的声音则正好相反,细微地好像要消失了。
他接过笠间九*九*藏*书*网手上的消防水枪。笠间沿着走廊跑到五号房间前面。
“我是诸上。”
他打开窗子进入起居室。
“知道了。”
他看见笠间走进房间,然后跟在石崎后面走向二号房。
他鼓起勇气在衣服堆中翻找。
衬衫毛衣等一股脑掉在地毯上,中间夹杂着内衣,诸上要伸手还踌躇了一下。
也就是说爱里现在在家里。
奇怪,他应该已经抱着爱里出去了才对啊。
真是出乎意料。他本来以为初美出去打工的时候会把孩子托人照顾的……。
诸上心想,轻拍笠间的背。
“知道了。”
“真的,好像到别的房间去了。”
“胡说什么啊。”
实在很懒散——他觉得自己好像看见了初美意外的一面。
“好。诸上,进去灭火。”
“你的任务变更为救助受害者。”诸上指向五号房。“从那个房间开始,找到899就立刻出去。好好抱着。”
火势在东风的煽动下,蔓延到邻家——这是刚才从无线电里听到的情报。现在应该有人慌慌张张地打电话到她打工的荞麦面店了吧。
石崎带着消防水枪,拉动水管走向二号房。
他不由得大声起来。刚刚他才搜过的,可以断言爱里不在五号房里。
诸上蹲下身子,掀起衣物的一角。
但他立刻就呛咳起来。
(可恶。在哪里啊。)
他命令笠间和石崎戴上防烟面具。诸上察觉自己的声音里夹杂着焦躁。他继续到每个房间寻找爱里。
他跪在地上四下张望。除了婴儿床之外,这里没有其他家具,只有一个靠着墙摆放的衣柜。
因为笠间站在房中央。
起火点那家的老人由邻居扶着,面无表情地站在一边。他好像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喂,怎么啦?”
“没用的!到别处去找!”
“爱里……”
石崎使用消防水枪的声音和外面的喧哗声,让他没法听到细微的动静。但如果婴儿发出声音九*九*藏*书*网的话,他一定听得出来的。
诸上感觉自己心跳加速,他走向婴儿床。就在此时他在视线边缘看到有动静。
他跟旁边的笠间和石崎说话的声音似乎微微颤抖。他丹田用力,继续说道:“抵达现场之后,你们准备灭火,我来搜救。”
他踏进笠间打开的房门。
他指的是初美家。
但是。
笠间走过他身边,再度进入五号房。
这样的话,婴儿果然还在这里——。
诸上抬头望去。天花板的木板之间縈绕着白色的烟雾。
“没,没事。”
他还没模拟完,水泵车已经到达了现场。
“屋里有多大?”
诸上再度回到厨房。延烧的部分在屋外的水柱和石崎的努力之下,已经快要扑灭了。
婴儿床的周围特别脏乱。猫的沙盆就放在旁边。现在这个季节没有蚊子,不知为何却有线状的蚊香。
出动前在食堂他勉强说笑,试图鼓舞笠间,但是徒劳无功。然而如果现在这么做的话,多少能“有功”吧——。
大房间总共有六间,沿着走廊东侧三间、西侧三间。屋内平面图要以汉字来表示的话,就像是“用”字。
“只有四个月大的婴儿耶?”
火灾现场的老人家是不是平安避难了呢。自己的公寓没有被波及吧。他虽然担心这些,但在脑里盘旋不去的是初美的面孔。
“房门呢?是开着的吗?.”
“899的小鹰一名。阿石,你按照预定行动。”
那里好像因为高热而开始燃烧,已经有阵阵白烟冒出。
(我要进入她家啊。)
阿木应该是看见从窗户里冒出来的烟,怒鸣起来。
诸上着手准备进入屋内,一面望向聚集过来看热闹的民众。
床是空的。
他没有破门而入,绕到房屋西侧,那里有扫除用的窗。考虑到延烧的部分和空气流通的动向,从那里进入比较安全。
他在起居室的矮桌下寻找,分明知道不可能,还是把坐垫一个个掀起来看99lib.net。他把沙发、桌子、所有家具都推开。
“那给我。”
他回答之后,立刻听到无线电里传来女人的声音。
目前烟还没有下降到人脸的高度,虽然有焦臭的烟味,但还没有到必须戴防烟面具的地步。
诸上在脑中替“用”字的六个隔间编号:从左上、右边、斜下方、右边的顺序标上一到六号。
诸上就这样僵住了。
他把那张纸递给坐在前面的消防司令阿木。
是初美的声音。阿木将她找来询问详细状况吧。
他晚上在自己的房间听到爱里的哭声,但无法分辨是从哪个房间传来的。
周围这么吵,实在很难想像婴儿还在睡觉。她应该会哭闹才对。
左右看了一下之后,屋里的佈局他大概都清楚了。
是老鼠。
他下了车,确认起火的地方,这次没办法说是小火了。浓烟不断冒出,顏色浓得像是固体一样,让人联想到蛇玉花火
有个小小的东西从视线的边缘窜过。
笠间也空着手。
(在那里啊——)
这样的话,刚刚的起居室就是三号房。延烧到的房间是斜对面二号房。
衣柜宽两公尺多,将近一公尺深。高度的话离天花板只有二十公分,算是很大的衣柜。
“三个人一起进去。保险起见还是要搜索看有没有人在。动作快点。一个不小心,火势就可能烧到你家了。”
但并没有婴儿的踪影。
诸上闭起眼睛,尽量压低呼吸声,仔细倾听。
怎么回事?诸上疑问地望向笠间。
“找到了吧。”
诸上用无线电对讲机跟阿木报告,走出房间。刚好跟从六号房出来的笠间在走廊上面对面。
他无法回答。阿木说得没错。才出生四个月,连话都听不懂,怎么可能自行翻越五十公分的栏杆到别处去。
九-九-藏-书-网
他觉得心脏好像就在耳膜附近,自己的心跳声大得不得了。除此之外,他什么也没听见。
学生时代他有女朋友。当上消防官之后,他也跟两个女孩交往过,但都没有结果。他甚至没有进过女朋友的房间。
说到这里,诸上又想起初美的脸。
二号房是厨房。隔壁延烧来的火已经把玻璃窗烧毁了,火焰开始像爬虫类的舌头一样舔舐着壁纸。
知道了。两人回答。诸上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在脑中演练接下来的行动。
他听见初美的叫声。
他好像要追赶被烟燻跑的老鼠一般,离开起居室进入走廊。
诸上呑嚥了一下口水。
(在别的房间吗?)
正因缺乏这方面的经验,他没有想像过自己在任何情况下进入初美的家。
“找到了吗?”笠间问他,他摇摇头。
看来整栋房子的天花板上都已经烟雾繚绕了。烟雾之所以往下窜,应该是因为屋顶下没有往外的通气孔吧。
太太,不用担心,延烧只有一部分而已,火势马上就可以扑灭——阿木对她这么说,然后,“屋中有899一名。小鹰。”
从外面看来大概有五、六间三坪大的房间,诸上回答。
“走吧。”
这次行动非常简单,或许称不上是救难。但是消防队员抱着婴儿,从起火的屋子里走出来的场面还是很有戏剧性。不管是哪个消防队员,都曾经想像过自己是这一幕的主角。
他花了一会儿才理解这句话的含意。
石崎蹲下来察看桌子下面,然后站起来大声说:“确定0099不在这里。开始灭火丨.”
诸上转向两个部下。
他用不着问笠间同样的问题。看他空手就知道了。婴儿也不在六号房里。
这间房间的天花板也冒着烟雾,上面一片白茫茫地,看不太清楚。但是靠近地板附近的空气仍旧清新。
他跟猫对上视线,猫一溜烟逃到走廊上去了。
笠间出去的同时,无线对讲机里再度传来阿木的声音。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