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听到的话
第四章
目录
迷走
偶然听到的话
偶然听到的话
第四章
899
899
迟疑的箱子
迟疑的箱子
上一页下一页
为什么要在会客室呢?他是要使什么手段吗?打算威胁她“把脖子洗乾净等着”吗?启子完全不明白。
启子轻拍桌面,算是多少发泄了一点怒气。
“看这个,”她把照片放在菜月面前,“好好看清楚,记住这个男人的脸。”
伊丹没有说话。
他入狱之前住在市外的乾净小公寓里,现在谁住在那里呢?他失去财產果然是因为民事诉讼吧。要是这样的话,他的前妻跟他要了多少赔偿金呢?
经过站前广场的人都斜眼看她。她在背后感觉到他们的视线,拉开纸箱屋的门。
“没办法。”伊丹插进来说。“会客时间只到下午四点,早就已经过了。不能坏了规矩。”
菜月果然不肯回话。
“没错,就是你之前说的‘回礼’。他可能盯上我了。我刚说过他就是那种个性的傢伙。这只是假设啦,但菜月也可能有危险。”
“你拿着。”启子覆住女儿的手,继续说道:“幸好横崎现在被拘留在警察局。但再过十天可能就出来了。”
她把明信片塞进外套口袋,走出大门。
“脸http://www.99lib.net色不太好啊。班长好像也很担心您。”
——您能来跟我见面吗?
菜月眨了两三次眼睛。
一股酸臭味扑鼻而来。
菜月抬起头来。
——你有更重要的案子要办吧。快点抓住杀人犯啊。
横崎慢慢地摇头。
(那傢伙到底打算做什么……)
前些日子菜月这么说,她以为女儿对母亲的工作有了比较深入的瞭解,但好像是她误会了。
启子在工具箱里找出笔形手电筒,在桌旁坐下。脑子里仍旧是横崎的面孔。
“但是没问题,不用担心。那种男人妈妈会对付他的,妈妈绝对会保护菜月。总之你先记住他的长相,不管在哪看见他都立刻逃开就是了。知道吗?”
“我不是说现在,改天吧。”
她在纸箱屋前蹲下,为了保险起见出声招呼。
“我说的是在会客室见面。”
“有人在吗?”如她预期没有人回答。
“主任,”开车的后辈从驾驶座上倾身过来,“您该休息一下。”
她问过窃盗课,逮捕横崎的理由只有“看见眼睛九九藏书下方有伤痕的男人”这句目击者证言而已。要是没有任何其他物证的话,拘留期限到了之后,他被释放的可能性很大。
菜月把照片还给她。
每一个纸箱屋都没有动静。那些流浪汉好像都睡着了。
启子又看了一次内容,好像是在责怪她晚归。这是菜月又不说话的原因吗?
她一路走到站前广场。
(但是)
“坐一下。”
菜月拿过照片。
启子指向对面的椅子,另外一只手从包包里拿出一张照片。
菜月没有出声,只点点头。
人手都去支援重案组,调查窃盗案的人力就变少了,现在还是小心为上比较好。
启子强忍着强烈的头痛,开玩笑似地回答。
启子也没有回答。不,是无法回答。这当然是因为她在推测横崎的真正意。
第二,自己完全没有一点答应对方要求的意思。
“我休息的话,沿路杀人魔也会乖乖去睡觉吗?”
启子不禁自言自语。她经过多少努力,才从窃盗组被拔擢到重案组,这种错误让她有点恼火。
横崎一定就住在这里。
他用粗嘎的声音藏书网这么说,一开始启子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她在把钥匙插进自家门锁之前,先转动门把,确定强度。
不一会儿,菜月从浴室出来了。启子看见她头髮没湿,显然不是去泡澡,可能是洗了浴缸吧。
“这傢伙叫做横崎。最近常常听到‘跟踪犯’这个词吧。这傢伙就是。这人很恶劣,被他盯上的对象他会紧追不捨,好像猫一样固执,所以浑名叫做猫崎。他以前曾经缠着离婚的前妻不放,最后用刀片割伤了她。”
最近女儿每天都看社会新闻版,是想多知道一点母亲的工作内容吗?
最近的确都过了半夜才回家。昨天甚至在署里过夜。
打算追小偷追到什么时候?
她接近五个纸箱屋里最新的一个。
“我现在不是来了吗?”
横崎的照片。她离开留置区之后就去了资料室,调阅了之前案件的档案,复印了一张里面的照片。
反面是野草的照片,并无特殊之处。
收信人底下写着:
“那就后天。”
她打开笔形手电筒。微弱的光线第一个照99lib•net到的是肮脏的被子。启子忍着作呕的感觉,慢慢地移动光圈。
启子一面想着,一面回忆横崎在拘留室说的话。
“横崎出狱了,现在住在车站。就是杵坂站那边的流浪汉纸箱屋那里。也就是说离我们家很近。所以妈妈有点担心。”
客厅的桌上摊着报纸。四小时前自己在刑事课办公室看的同一份报纸的版面。
启子觉得肩膀上好像负着重荷。为了这种理由就任性耍脾气,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啊。
横崎毫无抑扬顿挫地重复。
而且呢,“我追的可不是小偷,是杀人犯啊。”
上面用稍微往右上斜的字迹写着收信人“羽角启子女士”,送信人“菜月”。笔迹是她见惯的,但这次的明信片不是普通的空白明信片,而是有画的的明信片,这跟往常不一样。
“然后就被妈妈逮捕,送进监狱了。所以可能对妈妈怀恨在心。”
菜月看着照片点点头。
启子摸不着头脑。分明是紧急情况,她又要不说话了吗?
没人回答。浴室传来水声。她好像在洗澡。
“为什么?”
后辈抿起嘴,抽身回去坐99lib.net好。
她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刑警不能跟嫌犯在拘留所的会客室见面,的确有这么一条规矩吧……。
但是有两点非常清楚。
她一进家门立刻叫女儿:“菜月。”
第一,横崎果然盯上她了。他不只搬到附近来,甚至还提出要私下会面这种动机不明的要求,推断他计画复仇应该没错了吧。
“您能来跟我见面吗,羽角女士。”
横崎看也不看伊丹一眼,只望着启子。伊丹好像很不爽地大声说:“明天不行。你明天要接受侦讯吧。——真是的,让你见到她就该谢天谢地了。现在刑事课大家都在忙着侦办杀人案,还特别为了你这个小案子腾出时间呢。”
“好好回答啊。你又有什么不满意了?告诉我啊。”
话说回来,有这种误会的可能不只是菜月。不管是杀人犯还是窃盗犯,不管是负责什么的警察,大家都一起追捕。小学生对警察的认知大概都是这样吧。
“我要出门。”说完她走向玄关。
“谢谢,你帮了我大忙。”启子很快说完下了车。
走出家门她先察看了信箱,里面果然有一张明信片。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