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走
第四章
目录
迷走
第四章
偶然听到的话
偶然听到的话
899
899
迟疑的箱子
迟疑的箱子
上一页下一页
室伏很快说完,对他伸出手。是要他把手机还来吧。
室伏跑进停车场,莲川追着他。虽然头脑一片混乱,但两只脚却像被驱使般跟着眼前宽阔的背部,自然而然地追了上去。
“队长!”
莲川不知所以地拿起AED的袋子和担架。
“要替他转身。你握住那里,然后立刻心脏按摩。”
“找到啦。”
室伏说完,开始轮流望向车厢两侧的窗户外面。
室伏说完下了车,莲川跟在他后面。
“又不是什么开天闢地的创举。”
他应该是心脏病发作了,不会有错的。他支援济生会医院动完手术之后,正打算回家。
室伏在葛井的耳边低声说:“再忍耐一会儿。”
警笛的声音终于传到增原的手机,然后在室伏的手机里听到了。只要听到声音,就能找到地点。声音最大的地方就是了。没想到等待他们救助的“另外一位患者”竟然是在这里——。
人影趴在柏油地面上。微弱的光线照出灰色的西装。是九*九*藏*书*网个削瘦的男人,好像完全失去了意识。他左手握着手机。
他一下车就知道自己在哪里。停车场。距离济生会医院北边大约一百四、五十公尺左右的投币式停车场的出入口。
停车场是一个分成两部分的长方形,左右分别停了大约十辆车。
“不好意思,刚才我大声了。”室伏一面准备点滴,一面静静地说。
莲川羞愧地把手放回原位,嘶声说:“对不起。”
室伏弯着腰转过头,在停车场右边小跑步前进。他指着莲川这边——停车场左侧——说:“像我这样,检查车子和车子中间。”
增原在跟室伏讲电话的时候突然倒在这里。
室伏继续准备AED,一面说:“不要吃惊。”
室伏跪在地上,一只手扶住增原的头部,另外一只手指着他的脚。
他在第六辆高级外国车和第七辆普通车中间看见倒地的人影。
“莲川跟我来,永野在车里待命。”
“队长,您不要太爱耍藏书网帅了。”
莲川听到这句话,才发现自己露出目瞪口呆的表情。
莲川对着室伏的背后叫道。他跑到倒地的男人身边,那人的侧脸他清楚记得见过。
莲川望着手表。增原倒地已经过了将近三十分钟了。但是只要心肺功能没有完全停止,应该还有救。
室伏的嘴角微微牵动。他可能是笑了。
“按下电击按钮。”
只不过室伏应该是第一个用这种方法,救助称得上是仇人的救难人员吧。室伏叫莲川暂停心脏按摩,把AED的电击贴片贴在增原的胸口,然后对着在停车场入口待命的永野叫道:“跟医院说患者多了一位。”
莲川脑中浮现红色的旋转灯光渐渐远去的情景,他急急跟室伏说:“刚刚声音最清楚。现在慢慢变小了。”
“我明白。”
莲川望向室伏。
“要找什么?”
“……好。”莲川应声,再度望向生理监视器。心跳跟呼吸都回到稳定的数値了。葛井虽然仍旧闭着眼睛99lib.net,但脸上已经恢复了血色。
利用警笛的声音找到通话对象倒地的地点。这种案例实际发生过,消防人员跟警察大部分都知道。
“听到什么了吗?”
“你照做就是了。”
那是警笛的声音。不是警车也不是水泵车,而是救护车的警笛声。
增原握着的手机电源是开启的。莲川望着液晶萤幕,看见计时的数字仍旧一秒一秒地在增加,现在仍在通话状态。
莲川把手机交给他,用眼神询问这是怎么回事。
“无视规则的责任您一个人来负,我们当然很感激。但是您一直都不说话,我们还是很为难的。”
室伏透过手机发觉了他的情况,但不知道增原倒地的确实地点。只知道他刚刚从济生会医院出来,正打算上车开回家。
“自动体外心脏除颤器。准备好。然后还要搬运垫。我们要出去。”
永野再度踩煞车前,室伏打开车门,车子刚好倒车完毕。
“是的。警笛声,好像越来越接近。”
莲川点头。九_九_藏_书_网他发现自己的右手不知何时已经紧握着胸口。
“莲川,准备AED。”
传到莲川耳朵里的警笛声慢慢变大。但是过了某一点之后,声音的频率就像慢动作一样变低了,音量也开始减低。
“后退一点,倒个三十公尺,不,二十就可以了。”
莲川照着吩咐,第一辆、第二辆、第三辆地一一查看。
莲川说:“什么?”
“你的手机借一下。”他的声音已经恢复了平静。
遭到当头棒喝的震惊,让莲川觉得身体好像都麻痺了。他勉强掏出自己的手机递给室伏。
“什么?”室伏挑起一边眉毛。
从手机里听到的声音频率好像比较高。可能是都普勒效应的关系。也就是说救护车接近了对方的手机。
永野踩下煞车,救护车停了下来。
室伏再度转向葛井,一面对莲川伸出手。
这是外科医生增原。
就在此时,莲川听到手机里有微弱的声音。
“很好。听到最清楚的地方就告诉我。永野,开慢一点。”
因此他才一
www.99lib.net
直继续听着通话中的手机,一面让救护车鸣着警笛,一面绕着医院的停车场和周边前进。
莲川遵照指示,抱住增原的小腿,把他削瘦的身体翻转过来。
室伏赶过来,关掉手上的手机。同时增原的手机萤幕上出现了“通话结束”的字样。
“这样啊。——停车。”
“总之你动作快点。”
倒档齿轮在车底发出声音,室伏离开窗口。
他脱掉他灰色的西装,开始心脏按摩,自己的脑子将这十几分钟内发生的事情真相联繫起来。
室伏把耳机的接头插到莲川的手机上,开始跟医生通话。报告了葛井的情况之后,一面听对方的指示,一面在点滴架上掛起生理食盐水袋。
但是那跟现在在车子里听到的,本车发出的警笛声有点微妙地差异。
“我的耳朵靠不住的。毕竟年纪大了,可能会听漏细微的声音。所以莲川,我才拜托你。我再说一遍,要是那支手机里传来一点什么声音,就要立刻告诉我。什么声音都一样。”
“……没事。”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