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目录
第三十章
第三十章
上一页下一页
“经纪人——安特卫普。”
“那么,您再打电话。再见……”
“不能。您有什么事?”
“洛杉矶。”
“我们需要信息。即使看起来毫无用处的信息。如果我表兄对发票的有效性有所怀疑的话,您在银行可能就什么也拿不到。您也不知道要从莫莱的账户上提钱出来还会碰到什么样的障碍。没准这是个圈套……”
“没什么。”
“为什么帮我?”
“他到傍晚才回来。”
“我倒要听昕您的高见!”亚当讽刺他。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印地安娜·琼斯穿多大的鞋。”
“就是这个。快试试。”
拒绝访问。
他加快动作:这个法国疯子把电脑当成莫莱的脑袋瓜儿,为了报复,他真能把硬盘上的内容抹掉。他在衬衫外头套上一件旧毛衣,抓起钥匙,跑向亚当的房间,没敲门就进去了。
他轻轻地带上了门。
“问题就出在这儿!”芒说,“您不舒服,您泄气了,您对敌人举手投降。像我这样头脑古怪的人就会走得更远:为了发财,我甚至会去挖死人墓。您呢,您恶心了,永别了银行,钞票!多99lib•net好的结局呀……”
“还不够骚,不合我的胃口。”
萨缪艾尔朝门走去:“明天早上,您去银行,我去见露特·海涅。然后我们在这儿见面,再给艾普顿打电话。”
“中介?”
“急躁?对,正因为这是我的工作,我才知道其中艰辛。这要靠运气……”
萨缪艾尔并不放弃:“您伤不了我。耶路撒冷的房子我志在必得。来吧,继续。莫莱说英语,但显然出保留了法语词汇的惯用法。假定戒指发票上的克朗是个中间商,你们会用什么词来替换‘中间商’?”
“您是谁?”
亚当键入:掮客。屏幕闪了一下,滚出几行文字。
“小人……”
亚当拨了号码。提示音告诉他安特卫普的区号已经更改。他重新拨了一遍。铃响四声,一个女人接了电话,女人还没睡醒:“喂?”
“不是。”
“在这方面您无须发牢骚!”萨缪艾尔抢白他,“您的运道不错!”
“我向往耶路撒冷,”芒回答,“还有点喜欢上了您。明天见。”
他倦了,站起来在房里转上几圈,更觉得烦躁,于是给藏书网萨缪艾尔打电话:“快过来,不然我就用食人鱼磁盘把硬盘毁掉。这种折磨,我受够了!”
“可能是一个顾客……您想让我说什么?”
“什么玩意儿?”
“那边是1月3号,早上8点。”
“我跟他说什么?”
“咱们采用排除法。我告诉过您,在钻石商这个行当里还有一些我们需要了解的东西:迷恋钻石的人也可能对与这些珍宝有关的词汇情有独钟。莫莱是否跟职业钻石商保持经常性联系?他跟中间商打交道吗?他会不会临时充当购买者?”
争论之后,女人们就未来达成了共识——如果还有未来。亚当没有异议,能跟克洛蒂尔德一起他就知足了。谈到钱,所有人都需要金钱来维持生计,不论是在马尔里还是在斐济岛。所以亚当得继续和电脑较量。
“能提前找到他吗?”
“请问艾普顿先生在家吗?”芒说。
亚当吃不消了。
她挂上了电话。
“更确切一些。”电脑要求道。
“您忘了,”亚当冷冰冰地说,“这张真发票是那家伙的!我不认识那些人。除了一个寡妇,达尔文没有别的克朗。”
九*九*藏*书*网
“试试看!”
拒绝访问。
“真的吗?那就用我的帽子吧!”萨缪艾尔半真半假地回了他一句。
这个词一输进去,屏幕上出现了一位正在跳脱衣舞的漂亮姑娘。她在屏幕上游弋,每一次转身都除去一件衣服。当她把内裤扔掉,把背转向亚当时,亚当关掉了电脑。
他们在莫莱的通讯录里找到艾普顿的号码,算了算欧洲时刻。
“莫莱挺会玩的,”萨缪艾尔说,“他喜欢漫画人物?”
“他退休了。”
屏幕现出:“艾普顿,安特卫普”。下面是地址和电话号码。亚当吹了声口哨。
亚当键入这些词,没有结果。萨缪艾尔凑到他跟前:“屏幕上动来动去的那玩意儿……法语里头叫什么?”
“我加上些什么呢?”
“我来讲。”芒回答。
“他该不会拒绝一个机遇吧?搞搞副业,做做小生意。而且很轻松。”
“也许他觉得这样可以放松一下。”
“您老是唱反调!您不想帮我。在戴钻石的姑娘和莫莱中间,还有……”
“说得容易,您试试看?”亚当讽刺他。
“有笔生意。”
“经纪人。”99lib.net
“您坚持要那么做?”亚当问道。
亚当打了个胜利的手势,说了声“喂”,把话筒递给芒。
“经纪人——新加坡。”
“不是没什么。叫……”
“发票上的克朗是谁?”
“经纪人——纽约。”
“我来了,别动火……镇静!我告诉过您:要有耐心。”
“找过了。我找到了我的老搭档的名字。他曾是莫莱和我的中间人,他背叛了我、欺骗了我。这真让我恶心。”
“芒先生,我真想出去买顶帽子,向您脱帽致敬!”
“是他安特卫普的老朋友。我从洛杉矶打的电话。”
“成了!”芒喝了声彩。
电脑拒绝访问:不正确。
“我们抓住了一条线索。”萨缪艾尔宣布,“‘仲裁’这个词说明曾经发生过纠纷。这对我们而言是一个全新的领域,行为准则非常严格。举个例子,如果买主和卖主发生纠纷,可能是他们两人之间发生纠纷,也可能是他们与第三者发生纠纷,都需要仲裁来决定他们的未来,来决定他们的名字是否要被从批发商的记录簿上划去。”
“小淘气。”
“找‘申问商’这个文件!”
萨缪艾尔叹了口99lib•net气。
“马上就来!”萨缪艾尔说。他一边穿衣服一边继续通话,“那是您的工作,耐心点,别急躁!”
“小游戏。仅供消遣。没什么。”亚当回答。
“我有了主意,”萨缪艾尔说,“这和莫莱的账户一样,是我们所不了解的一个方面。试试关闭、不可更改、固定。”
“这里将近深夜。输入‘午夜’。”萨缪艾尔豁出去了,“我们怕什么呢?”
“我不想人们杀了他。他的心脏不行了。但您还是再打过来吧。您说您在哪儿的?”
文字不停地滚出:日期、加注的文字。其中一行:祖母绿钻石。亚当点击“祖母绿”。一个打扮成十九世纪侍者模样的小人摇摇摆摆地出现在画面上,然后在屏幕底部消失,接着又回到屏幕的顶部。
“那是什么?”萨缪艾尔问。
“卡兹,安特卫普,1987年4月17日,”亚当读出声,“钻石交易所。仲裁延期至1990年3月17日。仲裁员卢森堡。另外两人姓名不详。”
“侍者?”
“中间商。”
“您别开玩笑,”萨缪艾尔说,“您白忙乎了一场啊!”
“法语是这么说的吗?不对。再想。”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