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目录
第二十三章
上一页下一页
“多亏了我的职业的敏锐和本能。”他补充了一句,对自己很不满。
亚当用左手抓了抓头发,重新扣上衬衫。萨缪艾尔注意到了暖瓶。
他会为了替一家多国公司省钱而揭穿他?多年来他不就像一只从船上的甲板这头跑到那头疲于奔命的老鼠?他会就这样成为这个受金钱滋养的人间腐败的维护者?“我要带什么进自己的坟墓?”
芒又看了一次这个坐在电脑前面的男人,他似乎难以离开屏幕;时不时的,他边听调查员说话,边随便敲几个字母。
“您把我当成让所有人上当的人,”他继续说,“您错了,当我偷了莫莱的身份证件的时候……”
“一切时代都有自己的疾病。我们的疾病就是不管我们是不是在2000年,都要受苦,都是脆弱的。别的灾难威胁着我们!”
在洛杉矶旅店的房间里,一个人面对自己的良心,在这群离家的法国人身边,萨缪艾尔觉得很痛苦。他不是在追踪一个终于做了一番壮举的男人?
“永恒在耶路撒冷开始,也在耶路撒冷结束。在那里,我甚99lib•net至可以原谅我的敌人,对我的亲人产生感情。您试着休息一下。对我们都有好处。呆会儿见。”
“具体的细节并没什么意义。我以为成功了。我赢得太容易了,也太难了。您想知道什么?”
“我打搅您了?”
“我已经试了几万个词,我的词汇软盘或屏幕上列出来的地点表和城市名称,有时我的眼睛实在是太疲劳了,我甚至觉得一行行的字如血流成河。”
“当然。”亚当说,“但为什么不在特拉维夫买房呢?”
“您不是电脑程序员吧?”
“您认为莫莱有一套自己的方法?”
“还有剩的?”
“我不配您这么抬举。”亚当说,“我失败了。我没什么可欺骗您的了。”
“我或许能帮您的忙。”芒说。
在悉尼日报上刊登三行字:“伊特南保险公司的调查员揭发了一个前法国移民,亚当·富尔涅。后者在几天时间里成功地冒名顶替了亨利·奠莱,著名的商人。调查在警局信息部的科技支持下成功破案。”
他起床,从小吧台里拿http://www.99lib.net了一瓶矿泉水。喝着,他慢慢凉快了。星期一早上他该陪亚当·富尔涅去银行取他卖戒指得的钱吗?古南,想确认发票的真实性,在没确定之前,难道不会延迟付款吗?他应该对付这个法国人还有竖在他面前的看得见或看不见的障碍。他决定去看亚当。他敲响了电脑程序员的门;后者打开门,他显得有点累。
“您现在去睡。”萨缪艾尔说,“您该睡了!放心,明天星期天,我们和莫莱干一天。”
“试着采纳我的建议。依我看,您大约有七十二个小时来转移这笔钱。”
萨缪艾尔很着迷。
芒把劣质杯子摆到矮柜上。亚当的反应是令人安慰的。他已经不再怀疑,开始聆听了。
亚当给他倒,芒小心地端着蹩脚的彩色的杯子。
“对人。应该进入他的潜意识和他的过去。每个人都有网络的一面,一个主要的网址和一个能进入一切神经源的密码。应该寻找一些热点。”
“也没料到我会卷到这个事件上来。”萨缪艾尔说,“我原本是您的头号威胁,我是他99lib.net的关键。”
他自问:逮住亚当·富尔涅的光荣?能得到什么奖励?
“我们要进入亨利·莫莱的密码世界。我们只有耐心才能成功。一切都汇集到那个死在飞机上的人的大脑。您白白花了那么多时间找,英特网,一切都在这里,您缺一个密码。只有一个密码。这难道不是既简又繁的问题?”
“不管怎么说是他创造的一套系统。”
因为烦躁,他打开电视:世界各地的庆祝场面接连播放着。所有等着观看最后一个小时节目的人失望了:陨石,流星雨,地火喷发,地震,堤坝倒塌,大桥坍塌,核电站爆炸。汽车还是很多,男男女女戴着小丑的帽子,挥舞着小旗子,欢呼着这个2001年1月的第一个新世纪的开始。
他起身向门走去。他转身对亚当说:“对于人的收买,您完全对。您的建议很合我的原则。我们可以接受偷来的钱,但不要忘记那些丢了这笔钱的人。您应该付钱给莫莱夫人,克洛蒂尔德或许也在您的计算之中,我呢,如果还剩下什么,我会在耶路撒冷买一套公寓。”九*九*藏*书*网
“谢谢。”亚当说,“我也挣扎过。我把自己的情形告诉您真的很蠢,但总算是了结了。我深信所有的人都可以出卖。只有价钱和借口在变。我想您不会对我的开价无动于衷吧。”
“您给我这个消息真是大方。怎么办?”
“我的行动在您看来是无礼的。您把我当敌人,当搅局的。我想和您休战。没必要演戏了。我猜到了一切,我钦佩您。”
“我只偷了一次。”亚当说,“而且我说的‘偷’只是讨回公道而已。为自己讨回公道。我全成功了,却又全弄砸了。”
“我想过了,”萨缪艾尔回答,“比起世界上的种种灾难,您的行为根本就算不了什么,而且不危害任何人。您太顺了,但到了最后关头却因为一个密码碰得满头是包。倒霉的经历,不是吗?”
亚当本想说“您的价钱和我一样”,但本能让他没有开口。
“对您吗。总是有的。”
“除了他没想到会死在从悉尼飞科伦坡的飞机上。”亚当说。
“几个小时来我一直当您是朋友。我想我是选择了一条绝好的路让自己心安理得。”
“是
九九藏书网
也不是。进来吧。这里乱糟糟的……”
“该是和我说真相的时候了。”
“不是。但我以为,这里涉及的不是一个技术问题,而是思维的方法问题。”
“您面对的是个狡猾的头脑,还独立。这个男人一直压倒身边的人和对手,甚至对他的女人也没有说起过密码的事。这些密码应该代表他最关心的东西,他的口头禅,还有思想隐秘的联系。一个远远近近与之联系的人和物。”
“您对人类的看法真是错得厉害。”芒说,“您想将偷来的钱公平地瓜分。但莫莱不想让您那么容易就得手。他想吊您的胃口,您或者是别的想侵犯他的世界的人。他认为自己已经采取了所有可能的防备措施。”
“我们应该对电脑进行心理分析?”
他走到电视机前,打开电视。在新闻台,画面一一闪过。常常同样的镜头重复着,多了一些细节。城市,人群,到处是人流,一辆火车倒在铁轨旁边,像一条巨大的蚯蚓。黑夜里有一群人,黑色的身影,拿着蜡烛,大家都尽量地护着火焰。
“但什么让您改变了主意?化敌为友?”
“谢谢。”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