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目录
第二十章
上一页下一页
他变得随便:“我只占用您十分钟,我有重大消息要告诉您:事关澳大利亚的安全。”
“我想回国。”
科雷尔握了他的手,失望地走了。彼得回到房间,走到底楼的电话机旁,给他的一个负责咨询的法国朋友打了电话,这个朋友也是凑巧在家。说了几句抱歉打搅的话之后,彼得要求他核实一下早上,反正是当天,离开巴黎前往美国的一个澳大利亚籍女人。
“哪一次航班?”
他想起一个朋友,澳大利亚电视台的记者。她会对这个神甫感兴趣。他拿起一块饼干,碟子里只剩下了两块。科雷尔拿起一块,贪婪地盯着最后的一块。
“不了,夫人,不用了。”科雷尔推辞:“您的茶已令我感激不尽。”
“我就来!你可以叫孩子们准备了。我送这位先生走。你已经准备好出发了吗?”
“会错意?我和你们提到的女人认了尸,她发誓,甚至签字证明那个死人是他丈夫,而您认为这只是一场误会?”
他指着自己的灰领子,说:“科雷尔神甫。”
之后他抬高了声音,好让他妻子听见。
“邻居。那些南非人听到我们的德国牧羊犬叫就神经紧张。您叫……”
彼得用开玩笑的口吻说:“这样您就亲身体验了受苦受难的悲惨者的生活。对一个神职人员来说,和穷苦的无家可归的人生活在一起也不是一无用处的。”
科雷尔转身对主人说:“我接下来的要求会让您觉得有些过分的。我是从事神职的,您可以完全信任我。您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让我过夜,一直熬到星期一的?睡地上也行,只要有被子……”
“别浪费时间跟我谈什么百分之一,那没用。”
“这构不成重罪,只是背信罪,欺诈罪。您有证据吗?”
“请说下去。是不是还牵扯到了洗钱勾当?”
“预谋杀人……”
科雷尔难以自控。
女人回答:“当然,我准备好了。”
“科雷尔
99lib•net
。”
“富尔涅呢?他在哪儿?”
“在加利福尼亚,用着莫莱的证件。他打算带着后者的财富逃跑。”
“行了,行了……咱们来谈正事。您的重要情报是什么?”
他从钱包里拿出五百法郎,让科雷尔收下,并在彼得递给他的正式收据上签了名。
科雷尔气疯了,雪莉,为了风流快活,居然卑鄙地将他甩了,一个人溜掉。
“到使馆再还给我。负责海外人员救济的部门会帮您渡过难关的。至于您丢掉的机票……”
格登·彼得身子往前倾了倾。
戈登当外交官之前学过心理学。神甫可能是个说谎精,但是他的话里有些东西值得注意。
科雷尔没费劲儿就叫到一辆出租:城几乎空了。
“神甫,您说得太多了。总有一天您会惹麻烦的。还是保持一定的沉默比较好。”
一辆熟悉的大吉普车停在路边,一家人下了车:一身牛仔衣的金发少妇,穿皮夹克的丈夫,还有两个孩子。他们看见栅栏门口坐着个男人,都站着不动了。坐在人行道上的家伙坏了他们的兴致。
“升迁?”戈登·彼得问,“我没有正式职衔,只是暂代别人。我既不能给您钱,也不能为您弄到身份证件,更不可能留您住下。您得等到星期一办公室开门。”
“十分钟,”戈登·彼得回答,“不会更久。”
“很多人都吃镇静剂。您的指控对当事人来说是很危险的,对您也是。星期一就去大使馆吧。在那儿,会有人听您说,并帮助您的……”
“不能超过两分钟……”
神甫坚持道:“死者的妻子是制造镇静剂的实验室的助理。”
科雷尔咽了一下口水。他不敢再坚持了,怕惹恼了戈登·彼得。他改变了态度:“我很高兴认识一个如此了解这个时代的人。和‘路有冻死骨’比起来,和成千上万流落异地,客死他乡的人相比,飞机上的一起九*九*藏*书*网谋杀又算得了什么?最多不过一桩花边新闻罢了。”
人类天性残忍,对受苦受难的人漠不关心。如果这座花园宅邸的主人再不回来,他就到市政府前排队领救济粥。
“什么案件?”
“没有,神甫。我给您几百法郎。您给我开张收条。等到星期一大使馆借给您钱后,您再还我。”
“当然不是。但也不能排除您会错了意的可能。”
“您去跟负责人商量。我们会在电脑里找到您的护照编号,您的体貌特征和照片。电脑里头什么都有。现在,有什么话就请说吧。谁在威胁澳大利亚的安全?”
“2000年1月2号?办公室关门了。您为什么找我?啊?”
“说吧。”彼得不耐烦了。
“躺在悉尼公墓里的是莫莱。”
“死了。一个星期前被毒死了。”
“要知道,您也会被视为同谋的。”
“您太夸张了,神甫,”戈登反对说,“您太顽固了……”
“鲁莽?是犯罪!”
“我还看到保险公司的董事会控告总经理玩忽职守;他不该签下这笔巨额人寿保险。投保人的条件不符合规定。”
“我要告诉您一些事儿……大家尊敬您。靠我的信息——如果您听我的话——您还会有升迁的机会……”
“这可是严重的指控。”
“没错。”科雷尔点点头。
他在讷伊一所花园宅邸前下了车。栅栏门上挂着一张警告牌,上面画着一只凶狗。科雷尔拧了一下门把手,狗没叫。他仔细观察周围:路边一溜儿房屋,敦实、气派,门上都装着对讲机。他一屁股坐在人行道上,身后就是使馆参赞家的花园门。太阳苍白无力,他浑身发冷。他想起蓝山脚下的家,想念此时正在澳大利亚肆虐的酷暑,想起他的失乐园,又想到现在遭的罪。雪莉的情人没有挽留他,这让他很恼火。
“神甫,”戈登·彼得反驳道,“那您为什么不早说?为什么要等到现在?”九_九_藏_书_网
门开了,女人很客气,但面无笑容。她放下托盘,里头有一个茶壶和两只细瓷杯。科雷尔宁愿那是一杯咖啡。他看到点心盘里有三块饼干。少妇请求他的原谅:“不好意思,家里只有这些了。要不来点面包干?我还有一盒呢。”
“因为我的职业,因为我的职责,您知道,我是必须缄默的。但我也同样可以破戒!今天早上,我准许自己说话。我要为自己辩解,我?现在谁也不把荣誉当回事,甚至是对能拯救他们灵魂和国家的人,对……”
“犯罪?”
戈登·彼得紧张了一下。
“报上登出来了。电脑程序员心脏病突发死亡,保险公司赔偿未亡人二百万美元,是这个吗?”
“她的丈夫,死了也罢,活着也罢,原籍法国人,名叫或者自称富尔涅。要留住这个女人,让她坐不上飞机。我们要一点时间分析一下她是否有官司在身。一切可能都是一个误会,如果必要,以后会道歉的。但不排除她可能制造了一件棘手的案子。或者说牵连在内……我也不知道更多……不好意思打搅你,但只怕万一……我祝你新年快乐!你可以打手机联系到我。有事通知我!”
“我可以肯定。我为‘富尔涅’的棺材祝福。墓碑上刻着他的名字。您还想知道什么?我还有板有眼地主持了‘他’的葬礼。”
“那么,”科雷尔开口道,“如果您愿意帮我,我把我知道的全都告诉您。但是,我需要钱。我没有吃的,无处落脚。假寡妇今天夜里还在巴黎。我知道她打算去加利福尼亚。您可以通知法国警方,阻止她登机。”
“我以人格向您担保,富尔涅,在飞机上被宣告身亡的家伙,还活着。他老婆什么都知道,是他的同谋。她被叫到科伦坡的太平间,认领了亨利·莫莱的尸体,说那是她丈夫富尔涅。她希望这样就能得到二百万美元。您怎么想?”
女人出去了。
“您属九_九_藏_书_网于哪个教派?”彼得看了一眼手表,问他。
科雷尔想站起来,但脚麻了,腿也不听使唤。他终于站了起来,想跟男人握手,男人直往后退。他开始解释:他是一个澳大利亚教士,12月31日应朋友之约来巴黎游玩,他跟同伴在人群中失散了,他没有他们的地址,没有钱,也不会说法语。
戈登·彼得皱起眉头,说:“不知道您是怎么搞到我的地址的,但您已经来了。老实说,我不想见您。我们的日程已经排满了。我们只是回来歇歇脚,马上还要赴另一个约。”
“不会,因为上帝与我同在……”
“您可真幸运,有这么多人邀请您!”科雷尔叹道。
“我不能肯定。圣诞节前,悉尼至科伦坡的航班上突然死了个人,您大概听说过这事吧?”
“被盗的!”科雷尔叫道,“还有我所有的证件。我和流浪汉一起过的夜。”
“对您也有好处,”科雷尔接着说,“两个人在飞机上坐在一起。死去的不是富尔涅,而是亨利·莫莱。他是个商人,做外汇和钻石生意,还跟东欧国家有些黑色交易。他经常去达尔文。”
“澳大利亚人?富尔涅?”
“在讲出秘密之前,我得先谈谈个人问题。我身无分文,我的证件被盗。有没有澳大利亚人援助基金会之类的机构?”
“不行!”戈登·彼得想也没想就做了回答。
“调查完了以后我们可能会感谢您的,”彼得看着他说,“一对鲁莽的夫妇也不至于毁了澳大利亚。”
“好吧。”科雷尔开始说,“据我所知,两个法国侨民之间有不法勾当,他们交换了身份,合伙骗取澳大利亚资本。事中另有蹊跷,很可能发展成了刑事案件。”
彼得知道如果不听他唠叨完,这家伙会一直粘着他,经验告诉他。
彼得不耐烦了。自称神甫的家伙形迹可疑。得摆脱他。他把手伸进皮夹克去翻钱包。科雷尔注意到这个动作,举起手表示抗九九藏书网议:“别这样,我不是乞丐。请让我进去。我有话要说。”
他讲到一半时,少妇说了声“对不起”,便过去开门。两个孩子对科雷尔丝毫不感兴趣,朝着房子跑去。
彼得夫人受过良好的教育。一旦有人进了她家的门,她就觉得有义务奉上茶。科雷尔谦恭地接了过来。孩子们在房子里撒开欢儿跑,楼梯上回响着他们的脚步声。
“谈正题!”
戈登·彼得摆了摆手。
“被调查的人在飞机上去世之前没有得到帮助。依我看,有人让他吃了什么药品。强效镇静剂。”
科雷尔打断他:“这些不是秘密,我还有别的信息。不能再耽搁下去了。要是替保险公司省下二百万,咱们肯定会得到奖赏,不是吗?我想会是总金额的百分之一。”
“根据人寿保险合同,雪莉·富尔涅可以得到两百万美元。但是她‘丈夫’的死因非常可疑。保险公司派了一个调查员去巴黎。,他面对的可都是强手。没有我,要在这些谜团中找到犯罪和诈骗线索是很难的。”
“她叫雪莉·富尔涅。”
“毒死了?谁干的?”
“您以为全是我编造出来的?”
彼得夫人走进来,低声问丈夫:“还要多久?”
“您的栅栏门上挂着‘内有恶狗’的警告牌,”科雷尔问主人,“狗呢?”
“您的证据是?”
“好极了,”戈登·彼得点点头,“好极了!”
“不知道。”
“我自创的教派,非常宽松。传统宗教已存在了几个世纪,我取其精华,使之适应我的追随者。教义不该成为压迫的源泉。令人生畏的上帝只会把善良的信徒吓跑。从某种意义上说,我的教旨在于减轻人们的负罪感。”
“证据我能找到,但得用钱去换。”
“绝对不行。您让上帝帮您的忙吧。您已经拿到五百法郎,还喝了茶,有了我的承诺。已经不错了。我再也不能为您做别的什么了。”
“您确信?您可以肯定这是一桩冒名顶替事件?”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