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目录
第十五章
上一页下一页
“我拿着这些纸是为了去悉尼。它们其实蛮有用的。我看到过古南先生的一些藏品。他会用希伯莱文做一些标记……”
于是他又向同一台服务器查询有关亨利·莫莱的信息。弹出了一个窗口,其页面设计得就像是警局或安全局的身份档案一样,屏幕上先是出现了这位商人的彩色照片。然后年龄、身高、体重、社会福利号码和各类身份资料接连显现。根据其最新的消息,莫莱应该是去了巴黎。
“不一定。”他心想。
“一点没有。如果他对发票上的某个细节不放心,如果他不能百分之百确信,他就会把这枚戒指当做典当品,把它借给自己的妻子,让她戴着手指上的宝物去参加她最好的朋友的婚礼,然后当您把收到的钱偿付给他时,他就会把您的财宝还给您,另外您还得付他利息。星期一您在银行就会明白这一切的!临阵磨枪的人,总是会碰到意外。”
“绝无此意。他很谨慎。在这方面,您是外行。”
亚当避而不答:“过去的就过去了!这枚戒指,我买了它,我为它花了钱,我又把它给卖了……”
“女人的反应很难揣摩。”他强调说。
他连回澳大利亚的服务器,查找关于富尔涅的情况。在几秒钟的等待之后,出现了一位科伦坡网民——陈尸所职员——发布的一则消息。这位斯里兰卡人宣称“不久以前,一位以亚当·富尔涅名字登陆的人的遗体被运到陈尸馆,在那里停了很短一段时间。他妻子已经来认领了他的遗物并带回了悉尼。她带走了死者的私人物品,但是忘了把一个装着内衣的袋子取走;其中包括,边缘标记了‘莫莱’的短裤和袜子”。这个斯里兰卡人给尸体的头部拍了照;只要用信用卡支付一百美元,他就会把底片发送过来。亚当立即键入了莫莱的一张信用卡的号码。
亚当感到很困惑,他又查询一位姓克朗的人的信息。
亚当耸耸肩,径自转过身去,穿过大厅走进电梯。上了六楼后,他加快了脚步。他钻进房间,脱下外衣挂在壁橱里。他将小手提箱放在
九九藏书
床上。最后,他走进浴室,把衣服扔在瓷砖地面上。洗了一个长时间的淋浴。在温热的水流下,他的肌肉渐渐松弛下来。他闭着眼睛,品尝着这敲打在他面庞上的温暖液体的滋味,突然他明白了来到旅馆后为什么会感到不安。他的房间里只有那个大旅行箱。而那个小的,那个在破飞机货舱里压坏的箱子、那个在拉斯韦加斯机场用帆布带进行了修理的箱子不见了。他摇了摇头,睁开眼睛,摸到一条毛巾,擦干了脸。他漫不经心地拧了一下水龙头,结果被一股冷水激了一下。他骂着,走出了浴室,惊叫了一声:“照片!”水从他身体上流淌下来,在他的赤脚边淌成了一摊。他狠狠地咬紧上下颁,立刻感到脸部肌肉有些发僵。
“明天见,”芒答道,“或许,不用等到明天。我们的房间很近,低头不见抬头见。”
于是他决定正面了解和他自己相关的障碍和传闻。他利用自己的技术侵入了一家官方网站,向他查询亚当·富尔涅的身份档案。
“用意第绪文,”萨缪艾尔微笑着纠正,“发票上的一个细节令他感到惊奇。我肯定他整个星期天都要忙着打电话了。他会去查询有关这个克朗的消息。相信我,他会一直打电话,直到找到在达尔文的某个人——我的意思是在那家公司工作的某个人。您应该是非常了解这位克朗先生的了?”
“亚当·富尔涅,电脑程序员”,接下来显现了有关年龄、身高的情况,以及他的家庭情况:“已婚。”最后一行说:“12月8日死于悉尼和科伦坡之间的某地。”
这个女人,他想到,应该和莫莱有关系。谁在找她?从何时开始找的?他查找了这则信息的来源,其日期恰好是莫莱出发去巴黎的前一天。
“我们关心的不是这块石头的质地,而是它的来源,它所经历的买卖,它从一个所有者向另一个所有者的转手。给那位克朗打电话:您应该会保留他的电话号码。做这样的买卖的人是不会让销售者从自己眼中消失的……”藏书网
十几分钟过去了。这一金额已经从该信用卡账号上扣除,也就是成交了,莫莱的遗容浮现在屏幕上。任何曾在因特网上冲浪的人都能够揣测到这种情形:替代者的影像按照要求在短短的几秒钟之内从地球的一端传到另一端。莫莱的照片勉强才能辨认出来,但它的的确确地存在着。亚当决定把底片买来销毁。但是消除这位替代者的一切痕迹是否合乎他自己的利益呢?
“我看不出这张发票有何特殊之处,”亚当说,“您能给我解释一下吗?”
斯里兰卡首都的陈尸所没有网站。
“您口袋里装着这枚戒指走了这么远的路……怎么没有人偷它……”
“我非常想知道,”萨缪艾尔接着说,“她为什么等了您三十年?”
他重新打起精神,连接上澳大利亚北部的一台服务器,并输入“达尔文”。屏幕开始滚动起来。这台流线机身的手提电脑功能极其强大。亚当浏览着正在滚动的一行行文字;当屏幕上的文本占满一个页面时,他细细地分析其内容。一个贴子吸引了他的注意:“寻找露特·海涅,珠宝商。一年多前从达尔文出走,曾有人在悉尼看到她与一位著名商人一起出现。金发,浅色眼睛,举止优雅稳重。如果提供此人目前所在者,将视信息重要度得到一千至一万美金不等的报酬。”
他匆匆地擦拭了身体,在腰间围上一块浴巾,急急地走向衣橱,他在那里面挂了几件衣物。连个黑箱子的影儿都没有。搬行李的人应该是把它放在旅行团的一个房间里了。他再也没有精力去打电话查询了。谁在睡觉,谁不在睡觉?最好还是不要把人们的注意吸引到这个手提箱上来。它也许在哑巴了、累坏了的约朗德那儿。她才不会通知它的真正主人。
“非常乐意,”芒应道,“这可能可以帮助您回忆起克朗。对这种品质的一块石头来说,通常其历位所有者都会做一个认证标记,一个隐蔽的小数字,或者说是一种额外的鉴定。我觉得对我表兄来说,少的就是这东西。但对您来说无所九_九_藏_书_网谓,是吧?您的窘迫最多只会持续到星期一,持续到所有的银行都重新开门、程序的错误得到解决、电脑故障得到排除的时候:那时,不管在哪一家金融机构,您都能触到您那巨大的财产……”
“您是个慷慨的男人,莫莱先生,”萨缪艾尔说,“但您妻子不容易对付。”
亚当像一个钻进牛角尖不能自拔的疯子,像一个着了魔不断寻求虚无缥缈的精神解脱的人,他绞尽脑汁想要找到那个要命的密码。那是需要找到的最后一个东西。惟一的东西。没有这几个字母,他就无法将他在莫莱的账户上找到的巨大款项转移出来。他已经透过钥匙孔看到了阿里巴巴的藏宝洞了。一个单词。决定他的生命和他的自由的一个单词。
“您想摆脱我?我对您可能还会有用,相信我。没有人怀疑您的名誉,莫莱先生。您自己,您应该是——如果我没有弄错的话——或至少会被认为是这类宝石交易中的新手。”
“芒先生,”亚当说,“如果我自己可以决定的话,我宁愿下车另外去搭车,您说的都是些什么……”
“但愿如此!”萨缪艾尔反唇相讥,“确实,您所冒的惟一风险,大不了只是被要求将古南用现金支付给您的部分货款偿还给他而已。”
“输入其名字”,机器答道。他对此一无所知。于是他要求获得所有姓克朗的人的名单。屏幕上标出了三位以前的居民的名字,他们都已经离开了,而且没有留下地址;名单的底端有一位克朗女士,是个寡妇,后面显示的电话号码一下子就引起了亚当的注意。
芒接着说道:“有一件事我觉得也很重要,您随身带着发票和各种关于这枚戒指的证书。就像是巧合一样。”
这一切都是一种人生的综合,其中充满了成功操作、充满了买入卖出、充满了体现着那个命丧飞机的人的商业才华的种种伎俩。把硬盘上这些神秘玄奥的资料统统消除,使它退化成一块空白而了无生气的金属。但在机器上进行的这些报复也消灭了他,他自己。在他未来的整个人生www.99lib.net之中,他将注定受尽焦虑和顽念等精神折磨,痴痴地寻找在某一天将他与财富分隔开来的那个密码。
“他承认那是一块高勒孔德。”
“这要看情况,”亚当略带歉意地说,“等我弄明白了,我会告诉您的。”
然后屏幕上缓慢地出现了一张他的旧身份照。黑白的。他看着自己的像,吓呆了。他在去澳大利亚的途中死了。他访问了科伦坡的一个服务器。发现了许多向旅游者提供的详细情况以及旅馆介绍。
“对此我很感激,”亚当答道,“您的帮助对我很重要。多亏了您,我才有钱请司机、住旅馆……一句话,才能够坚持到星期一。但他脾气很坏。喜怒无常!这家伙可以对您冷若冰霜,也可以对您热情似火,而后在老婆面前又表现得温柔有加。”
“您不如直说您表兄怀疑戒指是我偷来的!”
“偿还?您在开玩笑吧?”
“您也不总是很好相处的,”萨缪艾尔说道,“有时您是那么粗鲁!我甚至都不知道您是胆大得过了头还是没有意识到。”
“我看起来不像是带着这样一枚戒指的人。我一到,就想把它送给我妻子……”
“我想您不会为这笔交易感到后悔吧?”芒问道,“我表兄对您不太友好。应该说是我们搅了他的晚祷。我认为他接待我们已经是客气的了。”
亚当瞥了侦探一眼,后者正将双手交叉放在肚子上。这一老相的姿势和他平时的姿态很不一致。
萨缪艾尔的言下之意令亚当很不快。
小巴±缓缓前行。他们周围所有的车辆都遵守着限速规定。美国没有一个司机愿意因冒险而被交警传唤。坐在亚当身边的芒觉察到这个一直受到幸运女神特殊眷顾的男人的不安。
亚当恶狠狠地瞥了芒一眼。他坚信侦探正在取笑他。他在这几句极其简单的话语中觉察到了一种决心:那个人想迫他认输。他还能有什么办法去触动萨缪艾尔呢?劝诱他,恳求他,甚至于把真实的故事告诉他以转移他的注意,或者,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收买他,可是要花多少价钱才能收买萨缪艾尔·芒呢?纯粹九*九*藏*书*网用物质诱惑进行收买,或者还需运用智谋说服呢?
“我们只是保持着纸上的联系。她通过法国驻堪培拉大使馆向我转发了一些传票。我没有回复。这种合法关系使我免受那些对我有所企图的女人们的纠缠。每一次,我都会回答:‘我不是自由身。’”
“对我来说,它的故事到此结束了。”
罗德里歌试图超过一辆旅行小汽车,右边的帕萨迪纳丘陵上落满了点点亮光;黄昏的天空被染上了一片玫瑰红。
他穿上长裤和羊毛衫,坐到电脑前,连接上网络,重新开始搜索。他点击了有关银行账号的文档,将其查询范围限定为在美国开设的金融机构。他再次注视那一行行的数字,那些对他而言,意味着一笔笔巨大的天文数字财富。此前,在拉斯韦加斯,在福利院女院长的办公室里,他就成功地在一家加勒比银行开设了一个户头。在进行第一次转账之时,该账户就将被激活。他手头就有一个银行地址,但没有那个可以使他将奠莱的钱转移到这一以化名开设的账户上来的密码。他站起身来,在这问旅馆的房间里来回踱步,他突然觉得这间屋子像牢笼般局促。他又想到了那些照片。想到了那些他本想销毁的放大照片,他只是将它们撕碎了——而且,撕得不够碎——它们的碎片散落在那个无法锁紧的手提箱里。他一拿回那件破行李就必须除掉它们。他从小吧台取出一瓶啤酒,喝了几口,把瓶子放在脚边,坐到电脑前,想象着他在一次自杀式举动中可能体验到的残酷快感,比如把他那食人鱼般的磁盘插入那道缝隙中去吞噬种种数据:运势、网址、性、伎俩……
离旅馆越来越近了。日落大道旁出现了一些老相识的面孔。特拉沃尔塔在冲着他们微笑;稍远一些,茱莉娅·罗伯茨在一座十五层建筑的墙面上咧嘴大笑。来到“星”旅馆,他们精疲力竭地从小巴士上下来。亚当付给罗德里哥车费。这个墨西哥人说他要去睡觉,但如果急需,可以让门房叫他,门房知道去哪里能够找到他。亚当向芒告假:“谢谢您的帮助。明天见!”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