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目录
第十四章
上一页下一页
“不。一人一间,要带卫生间。”
“你可以过来,莎拉,什么时候过来都行。”雅各布用英语回答,他的声音很温柔。
“试试吧。”
莫莱也会上当吗?这时候,是他——亚当代替死去的那一个,他能否独自做成这笔买卖?
“好吧,好吧,”古南叫起来,“我加上一万六,您高兴了吧?”
芒叹了口气。莎拉的目光在这三个男人身上扫过。
他们来到小巴士跟前,看见罗德里哥脑袋抵在方向盘上,正在打呼噜。
“是芒表弟,还有一个人,跟他一起来的。”
接着,他们到了一个有露天咖啡馆和小书店的地方,俨然一个拉丁区。再开下去,风景变了:广告牌铺天盖地,令人对山姆大叔敬而生畏;有时,一张巨幅广告牌上就画了一张脸:超级明星的“超级大脸”。
亚当不耐烦了:“他去哪儿了?”
钻石商把戒指放回了首饰盒。
“那么,您会很有前途。”雅各布断定。
“您不信任我?”古南很平静,“那么,拿着您的戒指开路吧!从来没人敢怀疑我的信用。您不知道这行当里的规矩,一个没有信誉的钻石商甭想在钻石交易所里混下去。”
想到莫莱这个混蛋也会上当,一种恶意的快感贯彻他的全身。
黑人少年拎着箱子跑向电梯间。一个漂亮姑娘把游客带到了六楼。行李都扔在房间门口。每人都朝自己的行李跑去。亚当看见一个小伙子走了过去,他推着辆行李车,自己的小箱子就在上头,箱子破了,还绑着拉斯韦加斯机场的带子。门开开关关,大家忙作一团。
“您想要什么?”萨缪艾尔说,“他处理问题非常实际,绝不会突发奇想或一时心血来潮;他甚至连无法预见的危险都考虑进去。那是他的天性。”
“谢谢。”亚当说。
一个问题紧接着另一个。亚当觉得自己被这些问题团团围住。
汽车驶向商业区,阳光给路面镀了一层金。天空也变成金黄色,为这幅景象增添了几分虚幻。亚当通过反光镜,看见司机的眼皮耷拉下来。
“我信任您。”
亚当转身对芒说:“谢谢您带我来这儿,感谢您表兄的接待。我最好还是离开。咱们谈不拢。一个诚心的买家是不会诽谤这种品质的钻石。”
“要价是一百一十万美元。我是一百万拿下的,算一下:每克拉十万美金。”
“每克拉四万美元。”
“俏皮话,让自己放轻松。我不喜欢这种盘问。”
罗德里哥想找个地方停车,但到处都禁止停车。
“别这样!”芒拽住他的胳膊,“坐下。问题会解决的。你们两人的脾气都够呛。”
“不会的!我会事先留下戒指。”
“那要看情况了。”芒说。
芒先下了车。脚接触到地面,看到旅馆的外观还算可以,他放下心来,发起号施起令来。
表兄弟在聊天,他们时而说英语,时而说意第绪语。桌子中央的戒指仿佛只是一个重逢的借口。终于,雅各布转过身对亚当说:“如果您坚决要卖的话……”
他想,回来后要关上房门,美美睡上一觉;醒来后,再摆再电脑。
萨缪艾尔试着让他冷静下来。
墨西哥人看到了那幢七层楼的建筑,建筑物的名称预示着他的幸福时刻即将来临:总算到了。
“您二十年没见他了,对他的分析怎么这样精辟?”
“当然,”芒点点头。他很高兴能和这群人住在同一层,监视他们无需费力。
“我知道我来的不是时候……”
“向谁买的?”
“在那儿!”他说,“我找到了。”
“会面是我提议的,事情因我而起。”萨缪艾尔说,“雅各布,我只要你回答一个问题:如果你决定买这块钻石,你会出多少钱?”
“莎拉,能不能端几杯水来?”钻石商大声问,他对亚当的坏脾气不理不睬。
“棒极了。”萨缪艾尔说,“价格问题丝毫不影响我们对晚祷的虔诚。你很清楚这一点。”
“克朗只是个小商人,有时还做做中介。”亚当说。他快沉不住气了。
“这个‘不名一文’的东西可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
“加上那一万六!”
一个女人用意第绪语问了句什么。
“您很富有,”芒的话暗藏讥讽,“我相信,星期一,您随便去一家开户银行,要多少就能取多少。”
芒用意第绪语对他讲了些什么。雅各布用英语回答。亚当又一次被排斥在谈话之外。
“对我而言,它值这个价。”亚当回答,“无论情况如何变化,这枚戒指的价值是不会变的。”
道路两旁建筑物的规模小了一些。左边是工厂和仓库,右边清一色乡土风格的住宅。
“找到日落大道的起点就成了!我会找到的,但别让我分心!”
“我提醒您,”钻石商不理会对方的不快,说:“我出的价和您从前的买价比较,会有很大的出入……”
他做了个手势,让表兄别放在心上:亚当在开玩笑。他总是这样。
“这枚戒指无与伦比!”他说,话语中充满火药味,“我来这儿是个错误,自己累得要死,还打扰了别人。我得另外想办法。再说,我没到走投无路、非卖戒指不可的地步。”
“给您几把钥匙?”服务员问。
“那当然,我们彼此相像九-九-藏-书-网。只有一点,他从不肯冒险。而我,我喜欢冒险。”
“他还没那么老……三年前,我得知他第一个老婆的死讯,一年半以后,他又结了婚。当我们不再年轻而又想取悦年轻的妻子时,赠送礼物是最好的办法。”
“对不起。”亚当拿起首饰盒,欣赏着钻石。
“我妻子喜欢这枚戒指。她希望戴着它参加好友的婚礼。让亲戚看看她的丈夫有多么爱她。如果您还没有改变主意,我就为莎拉买下了。我出这个价还有一个原因:如果她离开我,我就把戒指再卖给您。这个价格很公道,不是吗?当然,如果她不离开我,我会一直留着这戒指。”
“请坐,”雅各布说,“如果您愿意的话,请拿出戒指。”
小巧的放大镜又出现在他的手里。
“对,”芒点点头,“所有的东西!”
他们离开了钻石商的家。下楼时,亚当听到金属门咣地一声关上了,接着是往门上插安全链的声音:一下、两下、三下。
“我会给他打电话。但现在还为时过早。如果他还在洛杉矶,就一定会见我们。如果不在,就得等到星期二。”
“艾里亚娜,别说蠢话。”
他站起来,拿着戒指。
罗德里哥刹了车,朝他嚷嚷:“我们已经订了六个房间,还不知道够不够呢!”
第二张纸也被他写得满满当当。
珠宝商在活页纸上写写画画,草拟合同,计算要缴纳的税金,这当儿,亚当觉得自己像个傻瓜,被人揩了油。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他豁出去了:“如果我再买回戒指,您同不同意?”
“我以为再也见不着你了。”雅各布彬彬有礼地讲着英语,接着,他又说了几个意第绪语词儿。亚当想——他几乎要笑出来了——世界上只有一个地方不适宜做避难所,那就是以色列。这个国家科技先进,其安全系统恐怕连象背上的寄生虫都能检验出来!在那里,你就甭想蒙混过关,进不去也出不来……
“别害怕,我不会消失的。”
丽兹坐起来,揉揉眼睛:“谁在谈论‘布鲁斯’?”
“没有,”墨西哥人回答,“怎么会呢!”
“您还没打定主意?”雅各布猛地站起来,差点没掀翻桌子。
舒适的房间,铺着天鹅绒被的古老的床深深地吸引着亚当。
“您有多少现金?”
“好吧,但我想知道古南先生是否准备买下它,出多少钱。”他补充道,“此外,对于卖不卖这枚戒指,我还没有打定主意……”
亚当打了声招呼,他喜欢她优雅的举止。她倒过咖啡,离开了。
接着,他对萨缪艾尔说:“准备在洛杉矶呆多久?”
“您在哪个地方买的钻石?”雅各布问。
“打扰一下,”芒对柜台后的男人说,“女士们要的东西都记在我的账上。”
“看看能不能停在路上,您可以呆在车里等我们。”
“喂,你们在商量什么?”亚当问,他看见莎拉站在了门边上。
罗德里哥熄掉马达,拔出钥匙,下了车,想晒会儿太阳,但太阳已经沉到路的另一头。墨西哥人打了个寒颤,从纸袋里掏出半个三明治。他靠在车上,闭上眼,一小口一小口品味着三明治,最后几缕阳光洒在他的头上。
小手提箱搁在他的脚边,马路上空空荡荡,一个流浪汉朝车子走来,希望能讨得几块零钱。罗德里哥把车停在离六百号珠宝店不远的地方。亚当站起来,拎起手提箱。
“萨缪艾尔。”
“他在说什么?”雅各布转身问萨缪艾尔。
他们走进电梯。镜子里的人脸色泛黄,呈现旧报纸的颜色。
“那么,说明他是个老鳏夫?”
金卡上保险公司的大名给人绝好的印象。前台接待员只核实了背面的签名。
他们走出旅店。罗德里哥边啃三明治边和门卫说话,嘴巴塞得满满的。他提醒他们:“马上就要到交通高峰期了。”
“达尔文没有叫克朗的钻石商,登记簿上没有这个名字。”
莎拉是不是靠在门边上?他不敢朝另外一个房间看。
“今天晚上,莎拉在床上肯定不搭理他。”亚当暗想。
“那些房子是不是布鲁斯风格的?”克洛蒂尔德问。
“您不卖钻石的,您刚刚说过。”
“可不是吗。”
“大多数电梯里的镜子都有毛病,”芒说,“看看我们!富尔涅,死在你旁边的那家伙,我们可不比太平间里的他好多少,不是吗?”
古南再次合上首饰盒,把它推到亚当面前。莎拉凝结在嘴角的笑容好像一个警报信号。她用意第绪语说了句什么,离开了房间毛钻石商做出起身送客的姿势。
亚当考虑着。他没有把握从银行提出现款。莫莱在六个国家开户存款。美国的大银行里肯定有他的账户,但是尝试取款无疑于冒险,成功的希望微乎其微。古南拿起戒指。
迎面开来几辆小汽车,它们经过一幢楔形建筑,楼高八层,左右两侧各伸出一个尖角,像远航的轮船,气派非凡:它就是全美最大的珠宝交易中心。
他拽着他的胳膊,带他来到前厅。亚当看到衣帽架的后面是一间明亮的大房间。房间尽头,透过两扇干净的玻璃窗,他看见几株毫无生气的树木。
雅各布微微一笑。笑容意味深长,绝九*九*藏*书*网非“满意”两字可以形容。
“我什么时候买?”
服务员刷过卡,还给了芒。
“我知道您喜欢这种钻石,它应该非常昂贵。”
“那倒不必,”萨缪艾尔拒绝了,“您只要把房钱给我就成了。现在,咱们上路。您去睡觉,我也是。”
“我表兄对您并无敌意,钻石很值钱,他得了解它的来源。”
“躺下来,我马上就会睡着!”他承认。
莎拉用一个大信封装好银行支票。亚当没碰桌子上的钱,他要回了首饰盒。
“我爱朱丽亚·罗伯茨!”艾里亚娜宣布。
“得赶紧走,”亚当思忖着,“再过二十分钟,我就要把戒指送给莎拉了。”
怎么回答?雅各布显然不喜欢他。
“别做减法了,给个整数吧!”
他拿起手提箱。
亚当只担心一样东西:他的小手提箱。大箱子在房间的行李架上,绑带子的那个可能在门口的壁橱里。他走进浴室洗手洗脸,突然有人敲门。
“您要是遇上天灾人祸呢?您也会死掉,跟其他人一样。”
亚当没有遵守会见的章程。他试图将话题引到自己身上。
“失去现金等于冒险,尤其是在今年年初……”
亚当来到珠宝长廊巨大的橱窗前。橱窗是用防弹玻璃做的,想要破窗行窃只有把推土机开过来。微型摄影机隐藏在各个角落,监视着来往行人。亚当把手提箱放在脚边。
“我所能预付的现金很少,恐怕不能救这位先生的急。”
“谢谢,”他说,“我会还您的钱!别放罗德里哥走,我们还要去你表兄那儿,当然,如果他乐意见我们。”
“您把我当成了……”
“我不知道您对他说了什么,”亚当说,“我只知道我想离开。”
古南又拿出戒指。
“加上莎拉的私房钱——我给她钱以备急用,我还能给您七千,已经不少了。您很走运,想想,今天可是星期六,2000年1月1日。”
“我还要考虑考虑。”
“您怕什么呢?”萨缪艾尔问,他对此很感兴趣。
他抑制住激动,控制住自己。别那么脆弱,过去的已经过去了!他跟着萨缪艾尔,边上楼梯,边想。雅各布·古南正在楼梯口等着他们。
古南回来了,神色轻松。
“莫莱先生,请您设想这样一种非常情形:核战争爆发了,您需要食物和药品,可手里只有一样值钱的东西:这枚戒指。谁会要呢,嗯?至于钱嘛,五美元,十美元,花花绿绿一堆钞票能够救您的命。”
两个黑人少年跑过来拎箱子。墨西哥人给芒一张表格:“您只需要签个名!我来登记护照。请给我您的信用卡,这张足够了。”
亚当笑不出来:这个怀疑他的男人要替他付房钱!戒指一卖掉,立马还钱给他。
雅各布打断他:“您只管拿钱,我怎么想的并不重要。”说完,他抬头看莎拉:“想要吗?”
亚当说,“您老是问我‘在哪个地方买的戒指’。这不关您的事。戒指是我的了,我有产地证书,有发票,还有钻石鉴定书。您的态度令我不安。您不信任我,要不就是对我有敌意。究竟是为什么,这我就不知道了。”
“星期六,晚祷还没结束的时候,我们在谈论这枚戒指,这总归是个事实。正是如此,我表弟才带您到这儿来。”
罗德里哥跟上一辆出租车,对着司机大打手势。
亚当没搭理他,下了车。罗德里哥在芒耳边嘀咕着:“里头装的是什么?钻石?”
“到底怎么办?”她说,“你买还是不买?”
“您花了不少钱吧?”他问。
亚当激动起来:“我不是来请您教我什么是买,什么是卖的。我对您那一套毫无兴趣。我既然来到这儿,咱们就好好谈一谈。您要是不喜欢,我马上就离开。”
“去那儿干吗?”亚当问,“门都关上了,您没看见吗?”
他出去了,回来时手里拿着一个破旧的布皮本子。他开始翻这个本子。
“卖主是不是叫克朗?”他问,“请稍等,我马上就回来。”
“不行。”古南说。
“不是的。我刚想起一个人,这枚戒指跟她很相配。”
路上静悄悄的,没有人。节日周末时的欧洲城市也是同一番凄凉景象。窗户都关着,居民大概已远离商业区的污染。绿灯亮过后,小巴士又开动了,沿着一溜建筑物缓缓前行:建筑物的底层围着金属防盗网,巨大的铁丝网后头是空空的玻璃窗。
他慢慢加速。
“今天买下,预付现款。”
“戒指还称不上雅致。这颗钻石应该出自卡蒂埃工匠之手。镶嵌手法娴熟,很实用,但缺少艺术品味。”
记忆中又出现一只手——男人宽大而温暖的手,这个人帮助他爬楼梯。他还太小了,跟不上他的步子,于是,男人一把拎起他,就像从地上捡起布娃娃那样轻松。
芒来当和事佬。
“您的话有道理。”
钻石商打算把这块钻石的来源查个水落石出,他会得到很多信息,甚至能知道钻石的第一个拥有者是谁。一块高勒孔德钻在市场上流传时绝不可能悄然无息。在做出最后决定以前,他可以先留下戒指,发现有不妥之处再拒付支票也不迟。
芒明白他的意图,递给他两张十美元钞票。出租司机终于注意到了http://www.99lib.net他,把车停在了路边,小巴士也跟着停下来。司机同意带他们上日落大道。小巴士跟着出租跑了二十多分钟后,终于上了这条著名的大道。“成了!”罗德里哥叫了起来,“我们到了!好莱坞欢迎您!”
“没错,是我的。”他回答,“在萨缪艾尔老兄的鼓励下,我才敢来打搅您。”
“星期一!”亚当说,“我星期一晚上离开洛杉矶,最多拖到星期二早上动身。到那时,对我来说,四十四万美金就化做了尘土!您就可以不费一文钱得到这枚戒指了。”
亚当感到自己受到了怠慢。雅各布觉察到他的不快,想缓和紧张的气氛,“我请您喝咖啡,”他客气了一些,“请进吧!”
“这是银行的地址——是家分行,在西好莱坞,还有经理的名字,如果他不在,替他的人也很好说话。”
“罗德里哥就像我第二个手提箱,”亚当想,“芒呢,是个背包……”
他转身对萨缪艾尔说:“你怎么能带这样没有眼力的人来这里?”
“我花多少钱买,这是我的问题。至于现在的卖价,那是您的问题!我来这儿不是进行精神分析的。”
亚当疑惑不解,钻石商的思维方式很奇怪。他斗胆问了一句:“如果您妻子戴着戒指跑了怎么办?”
古南大怒。莎拉看到局势紧张,突然蹦出一句意第绪语。亚当盖上首饰盒,把它推到了桌子中央。
莎拉走过来,放下一个盛着玻璃杯和长颈玻璃水瓶的托盘。她看到了戒指,低头问客人要不要再来点儿饼干。亚当因为时差关系而晕头晕脑,他感觉有两个莎拉:第一个倒咖啡,第二个送水。
芒轻轻碰了他一下,提醒他要谨慎。但是他那法国人不耐烦的天性冒了出来:“古南先生……”
钻石商不动声色。
“我总得动一动,不然会睡着的。”
“是的。”芒回答,“他就在那儿。您能派人搬行李吗?”
克洛蒂尔德舒了口气:“终于到了。”
“剩下的什么时候给我?”亚当问。
“我开始采用您的思维方式了。”亚当说。
“您能保证我拿到剩下的钱吗?”
约朗德在小本子上记下:游客对此感兴趣。
陀螺转得越来越快。
“您花了多少钱?”他又一次听到这个问题。
他们走了十分钟,回到了山丘大道。地球此时就像一个荒芜的星球。太阳消失在路的尽头。
古南干脆利落地回答:“不知道,要看情况。我还没付您钱呢,您就打算把它买回去?”
“对。”
莎拉这会儿不知在哪儿,亚当想跟她告别。
两个男人在小巴士里并排坐下。罗德里哥拿纸袋包好半个三明治,用手背抹了一下嘴巴,上了车。发动马达时,他说:“我发誓,哪怕天底下最漂亮的妞儿坐在我边上,我也能呼呼大睡。”
“四十四万减去一万六,您能拿到四十二万四千美元。”
“有什么关系?”
萨缪艾尔接过亚当的大衣。一个漂亮女人出现在门口,比珠宝商年轻得多。她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杯子和一个保温瓶,里面是咖啡。
“我明白。劳您费神了。好吧。我对您深深地鞠躬以示谢意,但请先给钻石估个价。”
“戒指值这个价。”他说。
“四十四万,”雅各布重复这个数字,“为了让萨缪艾尔高兴,我再加一万块。”
“每人两把。”
“您还要不要钻石?”他问,说完又突然犹豫起来。
“您一直都没有诚意。”
“她去她姐姐家了。”古南说。
“字写得草。”
“我买?”
“价值是个相对的概念。”表兄反驳他的话,“买戒指时,您花了大价钱,但您是买方。现在您是卖方。”
“萨缪艾尔星期六带您来这里不会仅仅为了估个价。您想不想卖?您花多少钱买的?”
他们往回走,从罗德里哥身边经过——司机刚吃完三明治,走了五十多米后,拐进一条狭窄的街道。街右边是库房和停车场,左边是一排小楼,每层楼高不过四米。路通向一个小花园。他们停在倒数第二座楼前。芒按了对讲机上的五号按钮。等待,噼啪声,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响起:“是谁?”
亚当不说话了。莎拉走进来——她应该听到谈话——趴在丈夫的耳边轻声说了些什么。
表兄弟的私人谈话又开始了,他们说着英语和意第绪语,毫不理会亚当。
“那么,钻石是您的?”雅各布问。
服务员答应下来,并问司机要的东西是否一并记上。
古南站着不动。
“因为私人原因,我对这戒指很感兴趣。”雅各布坦露心曲,“莎拉应邀参加她最好朋友的婚礼。她经常听人们说她嫁了个老头——就是我,既然如此——我希望她戴上这枚戒指,让她的家人亲友看看,这老头对她多慷慨!”
萨缪艾尔用意第绪语对雅各布说了些什么。雅各布忍着没有发作。
“今天是周六,”芒回答,“商人在做晚祷。”
“房间都安排在同一层?所有的房间?”
他们下了电梯,穿过大厅。几把舒适的扶手椅围着壁炉摆成一圈,模拟炉火在壁炉中噼啪作响。他们来到服务台。
亚当扛不住了,他大声说:“我把认购书、顾柏兰的鉴定信、发票、戒指统统给九九藏书您,您付我现金,星期一我去银行兑支票。同不同意?咱们得了结这桩买卖。”
亚当拍了拍罗德里哥的肩膀:“旅馆在什么地方?还远不远?”
“就是他,”他说,“我只是先带您看看他的店铺。他卖珠宝,也卖旅游纪念品。”
很不幸,他的发音不准。
“九千美元。”他眨了一下眼睛,回答。
“我只想告诉您我非常喜欢稀有钻石,人们向我推荐这一块时,我无法抵挡它的诱惑。”
“我希望您表兄能够感兴趣,”亚当说,“我身上只有三百来块钱和几张没用的信用卡……”
莎拉轻声叹了口气。异教徒可能会赌气,拂袖而去。她的手轻轻搭在了丈夫肩上。
是芒。他提议马上去商业区。
“达尔文。”
“已经告诉过您了,要是莎拉改了主意,我会卖的。”
“不太好认。”
“停在六百号附近,”芒说,“靠右边。”
“就来。”女人答应,隔壁房间的门没关,她应该能听见他们的谈话。
“不错。”芒回答,“我记得表兄的公寓只有几步路了,在离这儿不远的一条街上。”
“我的姓,”萨缪艾尔念给他听:“芒。”
长廊的入口是一扇厚厚的浅色玻璃门,透过它可以看见里面:大厅,浮雕隐没在黑暗中。芒在门牌中找到了古南的名字。
他的客套话马上让他吃了苦头。
“他?不,他决不会离婚。”
车子在交错纵横的四车道大路上行驶,仿佛进了迷宫。墨西哥司机迷路了。
“他在嘲笑我,”亚当说,“当然,还有您。”
“他是您朋友?”
“四万美元!”亚当叫起来,“那么戒指只能买到四十四万美元了?”
“我有证书,”亚当回答,“我的犯罪记录是一片空白。我九岁的时候还打过黄热病疫苗!”
古南生气了:“当然,莎拉,我买下了!莫莱先生,请把戒指的认购书给我。”
“当然。”
“得弄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如果您还没打定主意,那么2000年1月1号,星期六晚上五点钟您来我家做什么?”
仅被称为“一个人”,亚当感到了疲劳,他抵抗住了从拉斯韦加斯到洛杉矶这一路累积的睡意,这次拜访令他睡意全消。房间宽大明亮,中间摆着一张椭圆形的桌子。
“不知道。”芒回答,“不关我们的事。在这儿乖乖地等着。”
“不错。有了这点儿钱,我就能还您钱了。”
“卖主可没少赚你的钱。根据你刚刚给我看的钻石鉴定书,钻石堪称完美。可我不喜欢它的加工方法。从技术上讲,一切都是无懈可击的。但是它缺少一种优雅的气质,缺乏加工者的独具匠心。”
“嗨!”他朝罗德里哥日雌道,“趴在方向盘上睡着了?”
“说明他离过婚?”
“为谁做中介?”
“进来吧。”钻石商说。
几分钟后,莎拉回来了,手里拿着几捆钞票。她坐下来,取下橡皮筋,把钱按二十和五十的面值分做几堆。古南仔细看过亚当摊在桌上的钻石相关文件,开始认真起草戒指买卖合同。莎拉问亚当要不要再点一遍桌面上的钱。
“我妻子莎拉。”雅各布介绍。
他恨自己。
他抬头看莎拉。这女人外表温顺,内心却燃了一把火:灼热的目光,随着呼吸跌宕起伏的胸脯,告诉他这一点。要是她想要孩子,古南可有好瞧的了。“您在听我吗?莫莱先生?”
“星”旅馆就在前方一百米的地方。
“您安慰我真是太好了。”亚当回答。
“很高兴能认识您。”他说。
从见到亚当的第一刻起,古南就认定这家伙毫无经验。他在等待。
“我表兄答应一个小时后在他家里见您。越是呆着不动,就越犯困。”他说。
“我们在浪费时间,”亚当说,“您表兄在哪儿?他住什么地方?”
他进了隔壁房间。
临时担任接待工作的服务员在分发住房卡,芒询问同伴对房间的安排是否满意。
“开个玩笑,但我从不会开这样的玩笑!我太严肃了,穷人的孩子都这样。”他想着。
亚当不知所措。该不该坚持下去?是被人当成弱智,还是被人耍?答案很清楚。
“购买渠道非常重要。”
“我跟你一样喜欢这枚戒指。”莎拉回答。
亚当还没意识到这交易很不牢靠,芒却早已洞察表兄的心理。
“我看不出斤斤计较这些小数目有什么意思。”
“晚祷是没结束。但没关系,进来吧……”
“您的高勒孔德钻非常漂亮,”钻石商回答,“但想一想:今天是1月1号;市场很不稳定,价格可能会直线上升,也可能在第二天就坠入谷底。一切都不确定。这块钻石需要一个特殊买家。每克拉四万美元:接不接受随您。我不会冒无法挽回的风险……除了结婚。开玩笑呢!”他说,并突然用手指敲击木头桌子。
路况复杂,一会儿是隧道,一会几是高架。时而,眼前是一片湛蓝色的天空。楼房像是散落的棋子,遍地都是。小巴士刚刚经过的地方,一座黑色玻璃大厦拨地而起。
“您又变主意了?”钻石商问。他终于露出关切的神情。
“我说过卖不卖戒指我还没打定主意。但是能够出手更好。”
“好吧,我不得不卖掉它。”他承认,像缴械的士兵那样
九*九*藏*书*网
无奈。
“我去服务台。”他对亚当说,“房费我来付。我的信用卡开在保险公司的户头下,比您的用起来方便。”
“请进。”他说。
“您是罗德里哥带来的吧?”
“去征求他老婆的意见。她很漂亮,小他三十岁,这很能说明问题。”
“您真阴险!”亚当指出。
他不想还嘴,也挤不出笑意。他累极了,什么也不想干。
“我没有诽谤钻石的品质,”古南说,“我至少可以保留个人意见。”
该怎么做呢?古南时而冷冰冰,时而又跟你热乎得像一家人。亚当受够了。他想显示自己的力量和果断决绝的个性。就像打牌的人抛出最后一张牌那样,他孤注一掷:“您能给我多少现金?在这里,就现在?”
“请坐。”雅各布说。
亚当从兜里掏出首饰盒,放在古南面前。珠宝商不慌不忙地打开盒子。看到戒指,他皱起眉头,发出一声叹息,轻轻咬了咬嘴唇。做了半辈子钻石商,他鲜有机会像今天一样为干这一行而感到高兴。他望着钻石出了神。它是那样纯净,显然采自高勒孔德矿的岩层。就像魔术师变戏法一样,他的手指间突然冒出一个微型放大镜,他把放大镜举到左眼前,开始研究这块迷人的钻石。
“您可以留下它,”罗德里哥说,“我呆在车里呢!”
现在,他对这错综复杂的水泥路熟悉多了。他把车开上一条开阔的大路——花街,许多横向马路的开端就在这里,包括山丘大道。他打了一下方向盘,动作利落漂亮,车进了山丘大道。他问:“你们要来这儿?今天商店都关门了。平时,在星期六,这里也没几个人。想想吧,今天,2000年的第一天……”
小巴士开进旅馆专用停车场。一个门卫跑过来,他的制服松松垮垮的,吊在身上:“不准随便停车。”
亚当感觉时光倒流,他回到了过去。对于养父母,他能记起的只有那些亲切的动作:一个女人,紧紧地把他搂在怀里,身上的衬衫散发出肥皂的香味,他听见:“可怜的孩子,他们怎么忍心抛弃你!”
这次,雅各布下定了决心:他要让所有人都嫉妒妻子的美貌。他转身对亚当说:“我给您开张支票,四十四万美元。您周一十点钟以后去沃尔克银行兑换。别去早了。把这么一大笔数目兑成现款,我和银行都得做些准备。这很难办,但别担心,我有关系,而您又是游客,有急用。”他对莎拉说:“去把钱拿来。”
他仔细地核对支票上的细节,要在从前,他肯定会不好意思。他把支票塞进口袋。这时,古南对芒说了句意第绪语,接着拿起首饰盒走开了,大概是去了保险箱那边。他回来了,只等着客人告辞,一脸的不耐烦。
“您高兴了吧?”
他点点头,等着人们让他进屋。另一头还有一扇门,不是另一所公寓的大门,就是钻石商家的另一个入口。亚当肯定有人正通过猫眼窥伺他。走到这扇门跟前,把眼睛贴在猫眼上,离另一只眼睛只有几毫米远……
“我要买的话,得等到日落以后,大概五点十五分、五点半的样子。”
亚当没力气和司机斗嘴。飞机迫降以后,命运之神为了找乐子,把他们紧紧地绑在了一起。
“这是什么字?”他问。
“您在搞什么?”亚当发起火来,“我还没打算卖呢,您就算计好价格,准备怎么大捞上一笔啦?”
亚当觉得自己像个不存在的人,他很高兴能够再次开口说话。那么,“他”真的存在吗?
他觉得自己像只原地打转的陀螺,晕头转向的感觉又来了。呆头呆脑,不知所措。他甚至猜不出古南到底要干什么。
亚当从手提箱里掏出认购书。这张纸片上的每个细节都没逃过雅各布的眼睛。突然,他警觉起来:认购书上缺少一个极其微小的环节——买卖双方的姓名起首字母标记。
门咔哒一声弹开了。他们走进狭窄的楼门,门槛已被铜锈腐蚀,走不了几步路就该上台阶了。台阶很陡,还打了蜡。笨手笨脚的人准得在这儿摔跟头。楼梯间的气味令人想起北欧国家热闹的街区;那里的空气中弥漫着松脂油和腊油的香味。楼梯靠近拐角的地方很窄,几乎搁不下一只脚,靠墙的那边则宽多了。
“房间在六楼。”前台服务员说。他看见四个女人进了门,亚当跟在后头。有没有人想住在一起?
萨缪艾尔和雅各布碰了碰身体,算是拥抱过了。
“好莱坞?”听到这个名字,艾里亚娜兴奋起来,“日落大道……跟我想的不一样,我以为这里有幽暗的公园,神秘的豪宅,波光粼粼的游泳池;明星站在高高的大理石台阶上看着你。”
雅各布戴上眼镜。他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别管是不是高勒孔德钻,这块钻石现在跟不值钱的东西混在一起。首饰盒看上去像是从外星球坠落下来的垃圾残骸。
“您在找六百号?”罗德里哥问。
“您开价多少?”
“您怕什么呢?”古南问,他累极了,语气中第一次流露出真诚。
芒走进宽敞的大厅。一个墨西哥人在服务台殷勤地接待了他。
“您在说什么呢?”雅各布生气了。
“那笔钱,四十四万美金,星期二早上就是您的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