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火烧三岔河口·下
第五节
目录
第一章 枪打美人台
第一章 枪打美人台
第二章 收尸白骨塔
第二章 收尸白骨塔
第三章 金麻子卖药
第三章 金麻子卖药
第四章 杜大彪捉妖
第四章 杜大彪捉妖
第五章 邋遢李憋宝
第五章 邋遢李憋宝
第六章 斗法分龙会
第六章 斗法分龙会
第七章 张瞎子走阴差
第七章 张瞎子走阴差
第八章 孙小臭下山东
第八章 孙小臭下山东
第九章 火烧三岔河口·上
第九章 火烧三岔河口·上
第十章 火烧三岔河口·下
第十章 火烧三岔河口·下
第五节
上一页下一页
九河下梢的“七绝八怪”中,究竟哪些人称为一绝,哪些人占了一怪,由于版本太多了,一直以来众说纷纭。比如扛鼎的杜大彪是一绝,有一身拔山的神力,没人比得了;陈疤瘌眼儿也是一绝,枪法如神,已至绝顶地步;在城隍庙走阴差的张瞎子是一绝,并非指他以前飞檐走壁的本事,也不是走阴差拿鬼,而是扎彩的绝活儿,有眼的也比不了他;说书的净街王可以算一绝,口若悬河,有说开华岳之能,还有“神腿傻爷、三太子厉小卜、变戏法的扬遮天、砸钱的丁大少”等人。能够称为一怪的,有刨坟掘墓的孙小臭儿、干窝脖儿的高直眼儿、吆喝破烂的花狗熊、哭丧的石寡妇、窑姐儿夜里欢、卖野药的金麻子、守城门的常大辫子、挑大河的邋遢李、吃仓讹库的傻少爷、混白事的李大嘴、押宝的冯瘸子、劫道的白四虎、倒脏土的黄治安、耍猴的连化青、磨剪子九-九-藏-书-网戗菜刀的闫老屁、骑木驴的毛艳玉,或是长相出奇,或是言行怪异、举止反常。说了这么多位,“三妖”可一个也没出来,临了得给您说了,咱这叫“夜里下雪——明了白了”,白骨塔收尸殓骨的李老道正乃三妖之一——妖道李子龙,以前是崔老道的同门大师兄,后来入了旁门左道,在天津城中收去九条阴魂,妄图兴妖灭道。书说至此,《火神:九河龙蛇》告一段落,欲知后事如何,且留《火神:白骨娘娘》分说。有分教“世恶道险妖邪生,蛇入鼠出敢横行;掌中流星如雷火,要与人间断不平”。
咱们这部《火神:九河龙蛇》,说的是天津卫四大奇人之一飞毛腿刘横顺,凭一双飞毛腿追凶拿贼,生平抓过的凶顽贼人不计其数,咱们掐头去尾只说了魔古道一案,还有很多更离奇的案子,像什么“土城剿匪、黑猫报案、凶宅分尸、www.99lib.net老桥绣鞋、白骨娘娘、青龙潭怪婴、小树林七仙女”,等等,在民间一直流传至今。开篇的时候提到过,如果把这一整套书说全了,有个名目《四神斗三妖》,《火神:九河龙蛇》仅是其中一部,四神指天津卫四大奇人——火神刘横顺、河神郭得友、捉妖的崔老道、憋宝的窦占龙,均已悉数登场。九河下梢龙蛇混杂,能人异士从来不少,从清朝咸丰年间,直至上世纪的五六十年代,除去封了神的四大奇人,还有民间所传的“七绝八怪、九虎十龙”,这其中包括的人,前前后后换过好几拨,其中有好有坏、有善有恶、有正有邪,却没有得了道的神仙、成了佛的罗汉,有的凭真本事称绝,有的靠一派惊人的言语出众,扬名立万于市井街头,各有各的怪招绝活儿,平常却不平庸。
刘横顺心中一动,问张瞎子这九个人是谁?张瞎子说就是入了魔
http://www•99lib•net
古道的九个妖人,他也听说从小西关法场枪毙钻天豹以来,直到混元老祖在南门口悬尸示众,尸首均被白骨塔的李老道收去了,此事颇为古怪,那个李老道虽然收尸埋骨,可不是走阴差的,九条阴魂也让此人收去了不成?张瞎子是瞽目之人,无力追查此事,任凭他久走江湖见多识广,也想不出李老道意欲何为。刘横顺性子最急,听罢再也按捺不住,赶紧去了一趟白骨塔,却没找到李老道,塔中那尊白骨娘娘的泥塑也不见了。
刘横顺对李老道的举动一清二楚,虽然觉得古怪,却没由头查问,收尸埋骨不犯王法,哪儿的黄土不埋人呢?他只是在天津城缉拿队当差办案,却不能连死人都管,况且查办魔古道一案,多得李老道暗中相助,也知道这些走江湖的惯于装神弄鬼,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再多问了。
处理完手头上的事务,刘横顺打缉拿队出http://www.99lib.net来没直接去城隍庙,为什么呢?见师叔不能俩胳膊拎俩爪子——空着手去,说什么也得给师叔买点好吃的,一早到鲜货行买了两蒲包果品,又在诚兴茶庄买了一斤上好的茶叶,这些东西拎在手里直奔南货铺,什么好吃买什么,熏对虾、醉螃蟹、腊肉、叉烧,再来上几盒南路点心,和北方的不一样,样式精致,东西也讲究。刘横顺买齐了吃的,又上广茂居买了两瓶玫瑰露,这才拎上大包小裹直奔城隍庙,见过师父张瞎子,磕头拜谢已毕,将走阴差的拘票原样归还。当天中午,爷儿俩摆上小桌喝酒叙谈,张瞎子讲起了走阴差这个行当:阳有阳差、阴有阴差,阳差抓人、阴差拿鬼,虽是阴阳相隔,其实都是一个意思。阳间抓不住人,官厅销不了案子,阴间拿不到鬼,地府中也没个交代。干这个行当的人,必须行得端坐得正,没干过亏心事。张瞎子自打当上了走阴差的,可以说是尽心竭九-九-藏-书-网力,没从他手底下放走过一个孤魂野鬼,但这一年多接连出了岔子,共有九条阴魂不知去向,这可不是小事,当年走阴差的皮二狗两口子放走了一个鬼,遭天打雷劈死在家中,他张瞎子一丢就是九个,这可如何交代?
五月二十六一场大乱之后,刘横顺忙于行文报卷,也就是把案卷上呈官厅,不认字的可以口述,由文书代笔。前后有九个入了魔古道的妖人折在刘横顺手上,不把来龙去脉说明白了不成。当然为了不找麻烦,他也清楚什么能写,什么不能写。全写完之后,再由缉拿队的大队长费通亲自“润色”,无非给他自己抬色、贴金,如何运筹帷幄、指挥若定,这本案卷足有一寸多厚,层层递交上去,案子就此完结。刘横顺交了差,想起还有一件事没办,五月二十五分龙会那天,他让人用纸棺材拜得生魂出窍,多亏城隍庙的张瞎子,将走阴差的拘票放在他身上,他才得以生还,如今也该完璧归赵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