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火烧三岔河口·下
第四节
目录
第一章 枪打美人台
第一章 枪打美人台
第二章 收尸白骨塔
第二章 收尸白骨塔
第三章 金麻子卖药
第三章 金麻子卖药
第四章 杜大彪捉妖
第四章 杜大彪捉妖
第五章 邋遢李憋宝
第五章 邋遢李憋宝
第六章 斗法分龙会
第六章 斗法分龙会
第七章 张瞎子走阴差
第七章 张瞎子走阴差
第八章 孙小臭下山东
第八章 孙小臭下山东
第九章 火烧三岔河口·上
第九章 火烧三岔河口·上
第十章 火烧三岔河口·下
第四节
第十章 火烧三岔河口·下
第四节
上一页下一页
刘横顺见四下火起,顿觉精神一振,混元老祖则心神大乱,他深知民间相传刘横顺是火神爷下界,身上六把阴阳火,脚踏风火轮。龙船在三岔河口上,四下里全是河水,天上电闪雷鸣,大雨将至,火气再盛也被水压住了,即便展开一番缠斗,刘横顺也必定落败。他本来有恃无恐,不料眨眼之间龙船上烈焰熊熊,混元老祖暗叫一声不好,斜眼一瞥,见刘横顺在火光之中身高八尺、膀阔三停,剑眉凤目、目射金光,直如火神庙中的火德真君下了神台,显圣于三岔河口,不由得心惊胆裂。刘横顺眼疾手快,不容他再次睁开纵目,抡起手中的金瓜,搂头盖顶砸在天灵盖上,打得混元老祖脑浆迸裂,“噔噔噔”往后倒退了几步,死尸掉下龙船落入河中。
首恶元凶虽已伏诛,大铜船却已撞破河口,堵塞了闸桥,九河之水无处倾泻,瞬时猛涨,洪波汹涌,冲堤破岸,一场大水淹了多半个天津城。真可谓“洪水猛如潮,恰似天河倒,乱糟糟你追我也逃,只听得水声洪波啸”。城里城外全乱了,老百姓拉着老99lib•net的抱着小的,东奔西走忙着避水,突然间枪声四起,原来是白庙一带的土匪,趁乱来抢劫军械局和金库。还好沉在河口的铜船只有一艘,仅堵住半条河道,后头的铜船驶入了北运河,这才不至于把泄洪河完全堵死,又有漕帮及时派遣大船和人手,从旁边挖开缺口泄洪,水才退了,这场大水来得快,退得也快,并未造成太大损失。作乱的土匪是好几路人马临时凑起来的,加在一起足有七八百号,不过天津城的巡警、水警、保安队、缉拿队、巡防队,当差的加在一起不下五千人,也不都是吃干饭的,况且土匪均为乌合之众,一触即溃,官厅迅速出动,镇压了匪乱,一场大祸弥于无形。
平息了这场大乱,当官的升级受赏不在话下,为了堵住众人之口,将刘横顺提拔为缉拿队的红名,一个月多发两块钱薪俸,还在火神庙警察所当巡官。官大一级压死人,你能耐再大也大不过官衔儿去,刘横顺不认头也不行。可在天津城的老百姓口中,真就把刘横顺封神了。九河下梢那九*九*藏*书*网么多的能人,比如“神枪陈疤瘌眼、神力杜大彪、神腿傻爷”,等等,名号中也都有个神字,但是神字在前在后,区别可挺大。“神”字顶在前边,那只是形容身上的本事神了,可没说这个人是神。非得是名号中的最后一个字称“神”,那才够得上封神。刘横顺身为一个警察所的巡官,由于民间众口铄金,封了个“火神”的名号,不枉他一辈子追凶擒贼、安民有功。
官厅又下令将混元老祖暴尸在南门口以儆效尤,那个时候已经没有城门了,只是找到城门的大致位置,把尸首挂在一根木杆子上示众,因为此处人来人往最为热闹,可以起到杀一儆百的效果。魔古道这一年多闹得挺凶,如今为首的挂在了南门口,很多人家里的水还没扫干净就跑过来看,其中有眼尖的人看出不对了,五花大绑悬在高处的死人脸朝下,脸上没有皮,双眼紧闭,额顶那条纵纹却一直张着,形如一只竖长的怪眼,直勾勾盯住底下看热闹的老百姓,让人觉得心里直发毛,再加上伏天闷热,尸臭传出甚远,
九_九_藏_书_网
几乎可以把人呛死。
混元老祖没想到刘横顺追得这么紧,不将此人除掉,只怕难以脱身,猛地一转头,额前纵纹之中射出一道白光。刘横顺但觉一阵恶寒,见那白光中似有一物,高不过寸许、有头有脸、有鼻子有眼,心知此乃旁门左道的妖术邪法,急忙往后躲闪。天津卫当年有一个变戏法的老杨遮天,成名于清朝咸丰年间,擅长变幻之法,只要跟他一对眼神儿,他想让你瞧见什么,你眼前就有什么,据说这是摄心术。刘横顺估计混元老祖的手段近乎于此,不敢让那道白光摄住,只得不住后退,一时间险象环生。想用金瓜去打,但是白光乱晃,遮住了混元老祖的身形。刘横顺灵机一动,将九枚厌胜钱串成的“鬼头王”,当成暗器打了出去,只盼混元老祖侧头一躲,那道白光也会移开,可以趁机缓一口气。怎知旁门左道中人,对厌胜钱格外忌惮,这一下虽没打中混元老祖,眼前的白光却已不见,而且将他身后供桌上的长明灯打翻在地,灯油洒落,船上遍挂龙旗经幡,火捻儿落在上边“呼”地99lib.net一下着了起来,霎时间烧成了一片火海。
后来民间传言,魔古道往三岔河口扔童男童女,并非借龙取宝,而是为了让铜船改道,引发一场大水。火神庙警察所的巡官刘横顺身后有鬼头王,吓退了水中的小鬼儿,当时很多围观的人都看见了,事后免不了由各大商会出钱出力,请僧道搭台作法、轮番念经,超度水中的亡魂,说野书的也愿意讲这段,又是斗铜船,又是魔古道,河中那么多小鬼儿,城里还来了这么多土匪,说什么也不如说这个热闹,会说的先生可以抻开了说上三个月。如此一来,又有很多人可以挣钱了,所以说咱也不能将此事完全当真。民间有民间的说法,官厅也有官厅的说辞,因为歹徒用铜船撞击泄洪河,这是确有其事,为什么这么干呢?前文书交代过,民国初年,时局不稳,距离天津城不远的土城、白庙一带仍由土匪盘踞。有一伙外来的歹人,勾结周边土匪,妄图在五月二十六过铜船这一天引发大水,趁机抢劫军械局、金库、银号,有了枪炮粮饷,再借九龙归一之说蛊惑人心,就可以挑旗造反了。藏书网那个年头兵荒马乱,这样的事情绝不罕见。
原以为混元老祖伏诛,一天云彩满散,不承想接下来天津城中闹起了时疫,死了不少人。其实大水过后,往往会有大疫,可那个年头迷信的人太多,都说是混元老祖的积怨太深,死后还要作祟。当官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忙让抬埋队摘下混元老祖的尸首,拿草席子裹上,还没等扔到义地,就被李老道用小车推走了。迄今为止,白骨塔的李老道一共收去了九具尸首。混元老祖、五斗圣姑、飞贼钻天豹、大白脸、狐狸童子、说书的净街王、哭丧的石寡妇、喝破烂的花狗熊、剃头的十三刀,这一干以妖法作乱的旁门左道之辈,死了也就死了,总不能再毙一次,这就叫人死案销,尸首让李老道收入白骨塔也没什么,可是城隍庙的阴差,至今没抓到这九条阴魂!
龙船上火势迅猛,船舱甲板、围栏旗杆也都烧了起来,传来阵阵木头爆裂、垮塌之声,刘横顺和杜大彪已无处容身。费大队长一边命人接应他们两个下船,一边催促手下用挠钩将混元老祖搭上小艇,活的没拿住,死的一样可以邀功请赏。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