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火烧三岔河口·下
第三节
目录
第一章 枪打美人台
第一章 枪打美人台
第二章 收尸白骨塔
第二章 收尸白骨塔
第三章 金麻子卖药
第三章 金麻子卖药
第四章 杜大彪捉妖
第四章 杜大彪捉妖
第五章 邋遢李憋宝
第五章 邋遢李憋宝
第六章 斗法分龙会
第六章 斗法分龙会
第七章 张瞎子走阴差
第七章 张瞎子走阴差
第八章 孙小臭下山东
第八章 孙小臭下山东
第九章 火烧三岔河口·上
第九章 火烧三岔河口·上
第十章 火烧三岔河口·下
第三节
第十章 火烧三岔河口·下
第三节
上一页下一页
火神庙警察所的杜大彪,有两样本事无人可及,一是扛鼎的神力,另有一样也厉害——行事莽撞,急了眼不管不顾,谁也拦不住,之前扔大水缸砸死五斗圣姑便是如此,上了岁数也没改脾气。1949年以后,杜大彪七十多岁赋闲回乡,有一天抱着小孙子在村口乘凉,赶上一头牛惊了,在村中横冲直撞,犁地的耕牛少说也有个七八百斤,发起狂来势不可当,不亚于下山的猛虎,一对牛角利似尖刀,挨上死碰上亡,见人就顶,冲杜大彪就来了。周围的人全跑了,杜大彪可不怕这个,抱着孙子往村口一站,伸出单手一把攥住了牛角,使劲往下摁牛头,牛也不干了,使劲往上抬头,一人一牛在这儿较上劲了。这位爷一身的神力不减当年,心说你跟我较劲儿还差上几分,铆足了力气一使劲,单手将惊牛摁跪下了。这才有人追上来给牛鼻子穿上铁环,村民们九-九-藏-书-网也对杜大彪千恩万谢。杜大彪志得意满,低头一逗小孙子傻眼了,刚才一个手抱孙子、一个手摁牛头,这一使劲不要紧,却把亲孙子活活夹死在了怀中。老头儿捶胸顿足、后悔难当,一时想不开投河而亡,可叹扛鼎的杜大彪,天津卫“七绝八怪”当中的神力王,最后落了这么一个结果,真令人唏嘘不已。
说话这时候,费通费大队长带了几十个缉拿队的好手,分乘巡河队小艇,从四面八方围住了龙船。混元老祖也乱了手脚,见大势已去,不得已虚晃一招转身就走。龙船上有两队打法鼓的,均为混元老祖门下,也纷纷扔下法鼓,作鸟兽之散,你争我抢跃入河中逃命,有的被缉拿队开枪击毙,有的让挠钩扯上小艇活捉,不曾走脱一个。
再说这边的混元老祖,眼见妖术邪法被刘横顺所破,心知大势已去,趁九头凶獒断后,99lib•net就要下河借水遁脱身。此人一向老奸巨猾,又有异术在身,缉拿队虽然来势汹汹,却也擒他不住。怎知半路杀出个杜大彪,给刘横顺挡住了九头凶獒。刘横顺抽身追上混元老祖,抖开金瓜就打。混元老祖身法奇快,雷鸣电闪之下,如同一缕黑烟,左躲右闪避过金瓜。
刘横顺上前去捉混元老祖,忽觉一阵腥风扑面,蹿出一道黑影,挡住了去路。刘横顺闪目一看,竟是一条藏边凶獒,背生鬃毛、头如麦斗,口似血盆、横生獠牙,比个马驹子还大,鬃毛之中长了八个拳头大小的肉瘤,酷似人脸。刘横顺心说原来混元老祖的九头狮子,竟是一条凶獒,恶鬼未必吃得了,却可以屠狮灭虎,咬死几个活人更不在话下,甭问,海老五定是让它一口咬掉了脑袋。巨獒目射凶光,张开血口扑向刘横顺。刘横顺躲是躲得开,却怕放走了混元老祖,心下正自焦www.99lib.net急,但听得一声虎吼,石破天惊相仿,连那凶獒都吓了一哆嗦。原来是杜大彪上了龙船,他往前一站比大狗熊还高出半头,扑住凶獒抡拳就打,这一人一獒滚了钉板一样厮打在一处。
三岔河口白昼如夜,天比锅底还黑,一道道闪电划破乌云,又将河面照得雪亮。电闪雷鸣之际,不仅刘横顺,正在逃命的老百姓中也有很多人瞧见了,一大群小鬼儿蜂拥上了龙船,从后边拽住刘横顺,另一边的大铜船下还有更多,拼命将铜船往前推,直奔泄洪河撞了过来。有胆子小的,见此情形吓得目瞪口呆,常听人说河中有拽人脚脖子拿替身的水鬼,可是这也太多了!而且刘横顺这一转头,从他背后现出一个三丈多高的大鬼,头角狰狞、面目凶恶,手足露筋、赤发钩髻,再没这么吓人的了,这就是李老道给刘横顺的“鬼头王”。这个大鬼一出来,吓坏了河中的小九*九*藏*书*网鬼儿,立时四散逃窜,任凭混元老祖掐诀念咒,却也拦挡不住,转眼都不见了。大铜船撞向泄洪河的势头也缓了下来,但是洪流汹涌,仍将大铜船推向闸桥。
后话按下不提,咱接着说三岔河口龙船上的恶斗,飞毛腿刘横顺追上去捉拿混元老祖,杜大彪则与九头獒滚在一处,凶獒一口獠牙里出外进,立如刀横如锯,铜皮铁骨也挡不住。杜大彪双手扳着它的脑袋,咬是咬不着,可这东西吃活人也吃死人,嘴里头腥臊恶臭,馋涎甩了杜大彪一脸,把他熏得蒙头转向,再这么僵持下去,不被咬死也得被熏死。杜大彪忍无可忍,全身筋凸大喝一声“去你妈的”,双手用力一扭,只听“咔嚓”一声响,拧断了九头獒的脖颈。杜大彪怕它没死透,翻身跨上去,抡起铁锤也似两只大拳头,往巨獒脑袋上一通狠砸。
正当此时,滚滚洪流中的大铜船也到了泄洪河前,三岔河口乱九九藏书成了一片,人群四散奔逃,可也有没逃的,不仅不逃,还拼命往前挤,一边挤一边高呼:“老几位,别打了,全瞧我了还不行吗?冤仇宜解不宜结,多个朋友多条道,多个冤家多堵墙,卖我一个面子成不成?”说话的不是旁人,正是砸钱劝架的丁大少,之前蹦下台跑了,没跑多远听说三岔河口上打起来了,这场架可热闹,一方是缉拿队的飞毛腿刘横顺,一方是九河龙庙的会首海老五;一边是火神爷,一边是龙王爷,真要打起来那还了得?此等大事他丁大少可不能置之不理,别说让他老子打折一条腿了,再打折一条他也得去。刚挤到河边,大铜船就撞上了闸桥,只听震天撼地一声巨响,铁闸倒塌下来,铜船也破了一个大洞,半陷在泄洪河口。河道立时堵上了一多半,眼看大水就涨了上来。丁大少只顾往河边挤,没发觉洪水来了,结果被惊慌奔逃的人群撞入水中,一眨眼人就没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