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火烧三岔河口·上
第一节
目录
第一章 枪打美人台
第一章 枪打美人台
第二章 收尸白骨塔
第二章 收尸白骨塔
第三章 金麻子卖药
第三章 金麻子卖药
第四章 杜大彪捉妖
第四章 杜大彪捉妖
第五章 邋遢李憋宝
第五章 邋遢李憋宝
第六章 斗法分龙会
第六章 斗法分龙会
第七章 张瞎子走阴差
第七章 张瞎子走阴差
第八章 孙小臭下山东
第八章 孙小臭下山东
第九章 火烧三岔河口·上
第一节
第九章 火烧三岔河口·上
第十章 火烧三岔河口·下
第十章 火烧三岔河口·下
上一页下一页
金风摧折秀林树,
那位说在河边看个铜船,纵然一年一次,何至于这么热闹?您是有所不知,铜船不是过去就完了,河岔子上搭了一座木台,几百条汉子相对而立,高的、矮的,胖的、瘦的,丑的、俊的,老的、少的,吊着膀子瘸着腿,嘴歪眼斜、神头鬼脸,什么样的都有,可没一个善茬儿,一个个短衣襟、小打扮,拧着眉、瞪着眼,咬牙切齿,剑拔弩张,似有深仇大恨一般,台下大批巡警严防死守。这座台子才是最热闹的地方,双方均为漕帮,要在台子上分个高低、拼个死活。
定有真君保太极。
金麻子就靠这嘴上的本事,拿药渣子和江米面儿搓出来的大力丸也卖了不少。眼看着铜船会就要开始了,他把钱揣好了,刚要收拾摊子,正好缉拿队费通费大队长带着俩巡警打眼前过,正好看见金麻子,一脚踩在摊子上:“又出来卖野药,没收非法所得!”身边的巡警上去就是俩嘴巴,把金麻子的钱全抢走了,这一天白忙活。金麻子之前想得挺好,那套说辞全没用上,他可忘了,跟穿官衣儿的有道理讲吗?金麻子心里这个别扭,跳大河想死的心都有,但是没看完过铜船就死,那可更亏了。当下将地上铺的破布卷起来往身后一背,也挤进人群争着抢着去看热闹。
上下两河的帮会,谁也不愿意铜船从自己的河道过,因为铜船又大又慢,还不止一艘,一来就是十余艘,只要大铜船一进来,其余的船只都得让道。不仅上下两河的帮会,脚行和锅伙也是这样,南北运河是所有人的饭碗,这些人睁开眼就欠着一天的饭钱,过铜船这一天干不了活儿就得挨饿。上下两河的势力,为了此事经常发生冲突,那可没有小打小闹的,往往是少则几百人多则上千人的大规模械斗,死伤甚多,官府却管不了,这是漕帮内部的争斗,该交的钱交给你了,死走逃亡你别掺和,几百年来一直是这个规矩,官府的权力再大,管不了江湖上的帮会,也不愿意管,只要不是杀官http://www.99lib.net造反、殃及无辜百姓,人脑子打出狗脑子也无妨。
刘横顺心念一动:龙船上的“龙王爷”一直是海老五,近十来年没换过人。如果坟洞中的无头死尸,当真是九河龙王庙的海老五,今天谁在龙船上作法?该不会有人杀了海老五,扔在南头窑义地的坟洞中,只为了扮成海老五上龙船?听李老道话里话外的意思,此案与魔古道有关,我得赶紧去一趟三岔河口,一来这是官厅的差事,二来瞧瞧龙船上的人到底是谁。于是吩咐下去,张炽、李灿二人带孙小臭儿去蓄水池警察所,问取口供,处置死尸,他和杜大彪前往三岔河口一探究竟。
前文书说到五月二十五分龙会,张瞎子暗中将阴司拘票给了刘横顺,飞毛腿在阴阳路上大难不死,一举除掉了魔古道的四大护法。转天一早,李老道带孙小臭儿到火神庙警察所报案。众人在白骨塔附近的南头窑找到一具无头尸,从肋下痕迹来看,似乎是九河龙王庙的庙祝海老五。刘横顺命人上报官厅之时,突然想起今天三岔河口有件大事,巡警队、缉拿队、保安队的人大部分去了三岔河口,不当差的也都跑去看热闹儿。因为这一天是阴历五月二十六,之前连降大雨,各处河道水位上涨,几乎漫过了大堤,该过铜船了!
狂浪排倒高岸堤;
说起来这也是铜船会的一个传统,天津城位于九河下梢,漕运最为发达,漕帮是当地最大的帮派,从大明朝开始南粮北调,维持漕运六百年,运河上的粮船、货船全归他们管,其中有漕帮自己的船,也有私人过来投靠的,因为在运河上行船得给官府交钱,如果说你自己交,一条船一百块钱,交给漕帮也就八十,他们自己留下二十,给官厅交六十,搁现在时髦的话讲叫“团购”,当然可不只是因为一次交得多才便宜,这其中多有官私勾结、明争暗斗,非得是漕帮才有这么大的势力,寻常的船户绝对干不了这个。你若说认头多给钱,就是不愿意入漕帮,那也不是不行,可有人明里暗里找你麻烦,www.99lib.net说不准什么地方就出了岔头,让你吃不了这碗饭。由于干这一行的人太多,不可能全是一条心,别管什么帮什么派,都是为了独霸一方挣钱,难免分赃不均,什么师徒兄弟道义也顾不上了,所以漕帮内部也分门别派。远了不说,三岔河口就有两大帮派,上河帮把持北运河,下河帮把持南运河。在过去来讲,南、北运河称为潞、卫二水,两大帮会的官称是潞漕、卫漕,老百姓俗称为上河帮、下河帮,各辖一条运河,双方素来不睦。南北两条运河在三岔河口分开,船户们从谁的地盘过,钱就交给谁,所以这两个帮派之间争斗不断。
金麻子的心眼儿都使在这上头了,他跟平常卖野药一样,也有一套生意口:“各位老少爷们儿瞧好了,赶上今天斗铜船,我把家传的宝贝拿出来了,过了这村可就没这个店了,什么家传宝贝?一名虎骨壮筋丹,二名化食丹,要说这俩名字您不知道没关系,还有个响当当的名字叫八宝十全百补英雄大力丸!您说哪八宝?珍珠、犀角、雄黄、琥珀、龙骨、朱砂、冰片、麝香!哪十全?党参、白术、茯苓、炙甘草、当归、川芎、白芍、熟地黄、炙黄芪、肉桂,这么些个好东西使蜂蜜调了,做成这八宝十全大力丸,百补就甭说了,你缺什么补什么,没有不补的。除了补以外,咱这玩意儿抄了孙思邈的方子、得过华佗的传授,能治百病,像什么瘟病热病伤寒病、跑肚拉稀大头嗡、食疾疟疾大肚子痞积,没有不能治的。这还是内疾,外伤更管用,甭管您是让刀砍着、斧剁着、鹰抓着、狗咬着、小鸡子啄了迎面骨、耗子啃了脚后跟,鼠疮脖子连疮腿、腰翁砸背砍头疮,百试百灵,当时见效。那位说我没病,也不用补,吃你这大力丸就没用了吧?话可不能这么说,我这丸药还能强身健体、固本培元,老爷们儿吃了枪不倒,小媳妇儿吃了体不寒,孩子吃了长得快,老头儿吃了腰不弯,死人吃了能翻身,活人吃了变神仙,今天不买我的药,进了棺材闭不上眼!”
三岔河口樯橹如林,大大小小的船只往来穿梭,河道上别的没有,船可有的是,过铜船有什么九九藏书网可大惊小怪的,至于如此兴师动众?那是您有所不知,过铜船非比寻常,对于当地老百姓来说,绝对是一等一的大热闹,再没有可以与之相比的。常言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九河下梢天津卫,三道浮桥两道关,有多少人指着河吃饭?行帮各派你都数不过来,运河上的漕帮、装船卸船的脚行、打鱼贩卖的渔行、抄手拿佣的锅伙,皆是各管一块、各辖一方。唯独这个铜船,谁也管不了。不但管不了,打有皇上的年头就立下了规矩,只要铜船一来,河上往来的大小船只都要避让,哪怕是官船、军船也没有例外的。咱这么说吧,纵然是皇上坐的御船,一样得把河道让出来,慢一点儿都不行。可不是铜船有势力,再有势力还能大得过皇上吗?只因铜船上装得满满当当全是铜石,从海上过来,经大沽口进入运河。由于船只巨大,载重最沉、吃水最深,一来就是一个船队,途中变向改道极难,一旦堵塞了河道,那就谁也别想过了。如果有哪条船不让道,或是避让迟缓与铜船相撞,一律是撞了白撞,而且谁也撞不过铜船。
刘横顺火一样急的脾气,怕误了正事,来不及听李老道多说,接过厌胜钱往怀中一揣,快步如飞来到三岔河口。铜船过了晌午才到,此刻时辰尚早,河边却已经挤满了老百姓,人挨人人挤人,密密匝匝、摩肩接踵,将三岔河口围了一个水泄不通,还引来了很多做买卖的小贩,有的在河边摆摊儿,有的挑着挑子在人群之中到处穿梭,吃的喝的玩的用的,五花八门,卖什么的都有,都赶在这一天挣钱。说夸张点儿,卖好了一天能顶一年的进项,就说这卖凉茶的,搁在平时一大枚随便喝,喝吐了也不多收钱,多兑几壶凉水全出来了。在这一天可不同,看热闹儿的人山人海、摩肩接踵,又热又渴,五个大子儿一碗,不喝凉茶没别的,你还爱喝不喝。卖水果的更少不了,平常论筐卖,今儿个把水果都切成小块,一小块两大枚,翻着跟头折着个儿赚钱,其实都是烂了一半的,把坏的切下去,嫌贵您别买。不过可有一节,小商小贩卖的价高,也不都是自己赚的,得给地面上的巡警保安队留出一九九藏书份进项,而且别看老百姓得多花钱,穿官衣的照样白吃白喝白拿。天津卫民间称这一天为“铜船会”,比赶大集开庙会还热闹。
妖魔作乱龙蛇地,
李老道叫住刘横顺,说刘爷您先别忙走,尚须带上一物,说话间掏出一挂冥钱交给他,此乃孙小臭儿二次献宝,下山东得来的九枚厌胜钱,已被李老道用红绳串成九宫八卦之形,这件镇物名为“鬼头王”,凡是孤魂野鬼没有不怕它的,带在身上如虎添翼,除了你刘横顺,没人压得住。魔古道在天津城屡次作案,无不围绕三岔河口,借龙取宝之说虽属虚妄,却恐另有所图,说不定会趁三岔河口过铜船,闹出一场大乱子。
过铜船的日子并不固定,只是在分龙会前后,河道水位最高之时,这一年选在阴历五月二十六。当天三岔河口上可就热闹了,整个天津城的老百姓都挤来观看,大铜船比军舰还大,排成一队,颇为壮观,一年只瞧这么一次,干旱之年也没有。九河龙王庙派一艘龙船,在前给铜船开道,龙船上旌旗招展、法鼓齐鸣。庙祝海老五扮成龙王爷,手持令旗,立于船头之上作法,往河里扔各式祭品,“猪牛羊三牲、稻黍稷麦菽五谷、点心寿桃、包子馒头”等等,不一而足。按照迷信的说法,因为铜船太大,它从河上一过,龙王爷的水府也得晃上三晃,所以要多扔祭品,以求龙王爷息怒。
做买卖的人里有一位最引人注目,太阳穴上贴着半块膏药,满脸连成片的大小麻子,穿着一件破旧的大褂,蹲在路边操着一嘴天津话连喊带吆喝,正是前文书咱提到过的卖野药的金麻子,今天三岔河口这么热闹,难得做生意的好机会。但他可不是来卖“铁刷子”的,打胎药在这儿没销路,这个季节正是天气闷热,最容易积食上火的时候,他特地配了几罐子人丹过来卖。人丹最早是从日本流传过来的,仁义的仁,写出来是仁丹,用来解暑提神,后来中国人抵制日货,自己研制了“人丹”,不仅可以解暑,更能够缓解五劳七伤,对脾胃也有好处。金麻子卖的人丹是他自己做的,找卖药糖的买几块人九-九-藏-书-网丹口味的药糖,回家用擀面棍儿磨成粉,掺上棒子面儿用水调了再搓成丸,又上了色,有甜味儿有药味儿,唯独没药劲儿,纯属骗人,可架不住这一天来的人太多,个顶个儿挤得满头大汗,前心后背都湿透了,为了防备中暑争相购买,不一会儿就把金麻子的人丹买空了。金麻子又从包袱里把大力丸拿出来摆在地上,他有个算计,今天整个儿天津卫的混混儿都在这儿呢,没有一个善茬儿,就奔着打架来的,我这大力丸正好卖给他们,其实就是中药铺里代客煎药剩下的药渣子,以前的药渣子都得倒在路上,金麻子专捡这些东西,黏不住怎么办呢?熬一锅江米粥,把药渣子掺进去,再一个个揉成药丸。这么做还有个好处,巡警过来管他卖野药就有话说了:“副爷,我这是切糕丸,管饿不管病,要不您来一个尝尝?”巡警也拿他没辙,知道他这不是什么好东西,白给也不要。
可是冲突越演越烈,严重危及了地方,官府坐不住了,怕闹得不可收拾,真出了大乱子谁也脱不了干系,只得从中斡旋,最后上下两河帮会达成了协议——过铜船之前,双方在三岔河口的河岔子上较量一番,这得有个规矩,立下文书字据,不准群殴械斗,可以一对一个,生死不论,哪一方落了败,就在台上晃动令旗,龙船从远处望见令旗,就带铜船往这边开。起初只是为了争河道,年复一年斗到如今,胜败已不止于争铜船了,更为了在天津卫老少爷们儿面前抖一抖威风、显一显锐气,胜的一方这一年扬眉吐气,压对方一头。
阴历五月二十六这一天,三岔河口天阴如晦,格外地闷热,似乎还憋着一场大雨,看热闹的都是汗流浃背。刘横顺和杜大彪穿过人群挤到近前,台下从里到外围了三层警察,就这儿容易出娄子,官厅可不敢掉以轻心。众人见刘横顺来了,给他闪出一个空当。当警察的并不怕出事儿,到时候该怎么办怎么办,该抓人抓人,真出了乱子,自有长官顶着,板子也打不到警察身上,他们只不过是地方上的臭脚巡,换了哪个当官的也得按月发饷,因此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有人告诉刘横顺:“刘头儿你来得正好,这就要比画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