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孙小臭下山东
第四节
目录
第一章 枪打美人台
第一章 枪打美人台
第二章 收尸白骨塔
第二章 收尸白骨塔
第三章 金麻子卖药
第三章 金麻子卖药
第四章 杜大彪捉妖
第四章 杜大彪捉妖
第五章 邋遢李憋宝
第五章 邋遢李憋宝
第六章 斗法分龙会
第六章 斗法分龙会
第七章 张瞎子走阴差
第七章 张瞎子走阴差
第八章 孙小臭下山东
第八章 孙小臭下山东
第四节
第九章 火烧三岔河口·上
第九章 火烧三岔河口·上
第十章 火烧三岔河口·下
第十章 火烧三岔河口·下
上一页下一页
五月二十五分龙会溜溜儿下了一天的雨,直到傍晚时分才停,孙小臭儿没地方去,雨一停就跑到西门外白骨塔,扮好了小鬼儿在塔下一坐,苶呆呆发愣。
孙小臭儿包蛋一个,是个人就能欺负他,本就一肚子委屈,这一次可真急眼了,点指对方破口大骂:“你他妈谁呀?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来抢臭爷的差事?信不信我把你撕了喂狗?还不赶紧滚蛋!”
起初赦孤就是这两个日子,再到后来找个名目就得来上一次,反正是地方上出钱,其中可捞的油水不少,咱不说别人挣多少钱,扮小鬼儿的就是一块银元。这一块钱等于是白得的,不用干什么,却没人愿意接这个活儿,因为按迷信的说法,扮一次小鬼儿倒霉三年,要饭的也嫌晦气。
孙小臭儿惊出一身冷汗,进了天津城一头扎进窑子,早把这件事忘在了脑后,不承想冤家路窄、狭路相逢,小耗子钻象鼻子——怕什么来什么,忙把这位巡警老爷让进里屋,狠了狠心、咬了咬牙,掏出十块银元,恭恭敬敬递了上去。警察接过来数了数,挑出一个放在嘴边一吹,金鸣之声嗡嗡作响,顺手揣入怀中,把嘴撇得跟八万似的对孙小臭儿说:“行,你小子还挺识相,那十块呢?”
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了,白骨塔四周多为义地,荒草当中不时闪出鬼火,孙小臭儿一个人坐着,眼前荒坟垒垒、草木萧条,想起这一次下山东,出去一年又回来,仍和从前一样穷,人见了人欺、狗见了狗咬,合该一辈子发不了财,心下好不凄凉,无意中一抬头,瞧见对面还坐了一位,也裹着一块破布单子,披头散发遮住了脸。可把个孙小臭儿气坏了,地方上怎么出尔反尔?说好了让我扮小鬼儿,为什么又找来一个?等一会儿扮神将的来了,追我还是追他?这不摆明了抢饭碗吗?九-九-藏-书-网
孙小臭儿此一番下山东,虽说没发大财,但是几十块钱对他来说也不少了。有道是“马行无力皆因瘦,人不风流只为贫”,过去他是没钱,有点儿钱可就不是他了,回来的当天就住进了窑子寻欢作乐。民国初年,官府明令禁止开窑子,但是明窑暗娼从没见少,只不过换了名,开门纳客的窑子改叫“绣坊”,窑姐儿改称“绣女”,换汤不换药,该怎么来还怎么来。孙小臭儿住进窑子,一手搂儿一个窑姐儿喝花酒。当窑姐的也都认识孙小臭儿,知道他是吃臭的,不过对于窑姐儿来说,有钱就是爷,谁在乎你杀人放火还是拦路抢劫,更别说长得丑俊了,养小白脸还得花钱,孙小臭儿再难看也是送钱来的,掏了钱就得给人家伺候舒服了。这个喂他一口菜,那个敬他一杯酒,把孙小臭儿灌得嘴歪眼斜,五迷三道。正得意间,有人在背后拍了孙小臭儿一巴掌,回头一看吓得一哆嗦,来者不是旁人,正是蓄水池警察所看守木笼的那个警察。穿官衣的警察怎么还逛窑子?搁在旧社会太正常了,逛完了不仅不给钱,不讹你几个就算烧了高香。那个警察进得门来,一眼认出了孙小臭儿,见这小子混整了,居然有钱来找窑姐儿,当即走上前来,一拍孙小臭儿的肩膀,喝道:“偷坟掘墓外带砸牢反狱,你小子这是掉脑袋的官司!”
孙小臭儿一头雾水:“副爷,哪十块啊?刚才不给您十块了?”
天津城的旧例是七月十五鬼节赦孤,相传这一天鬼门关大开,多有孤魂野鬼出来作祟,除此之外四月初八也来一次,这是城隍爷做寿的日子,地方上要举办城隍庙会,白天是“花会”“鬼会”和“城隍出巡”,花会由各种民间表演组成,最前边是门幡开道,后跟挎鼓、秧歌、杠箱、高九_九_藏_书_网跷、十不闲、猴爬杆,什么热闹演什么;鬼会包括无常、意善、五福、五伦、十司、五魁等十道;城隍出巡的队伍紧接在鬼会后边,城隍爷的神像端坐在金顶红穗儿的永寿官轿里,身边摆放着瓶、盂、拂、鼎各式法器,前有铜锣开道、后跟十路神灵护驾,浩浩荡荡、极为壮观,围天津城绕一圈,天黑之后再以赦孤仪式收场。
孙小臭儿没地方说理去,只得认倒霉,哆哆嗦嗦又掏出十块银元递了过去,心疼得后槽牙都快咬碎了。
孙小臭儿知道当鸨娘的最势利,从来不近人情,过去有这么一个词儿叫“枭鸨之心”,枭鸨是两种鸟,枭鸟和鸨鸟,形容一个人翻脸成仇、转目忘恩,所以占了这个“鸨”字的必是心肠歹毒之人,有钱你是祖宗,没钱还不如三孙子,他是真没钱了,身上仅有那九枚厌胜冥钱,开窑子的可不收死人钱。老鸨子说:“没钱不要紧,您也不是穿着树叶儿来的。”说罢叫了一声“来呀”,从门外冲进几个混混儿,专给窑子戳杆儿把场子的,凶神恶煞一般,三下五除二扒下孙小臭儿的这身长袍马褂,一脚把他踹出门外。
警察把眼一瞪、脸一沉:“刚才的十块钱,只平了你刨坟掘墓的官司,那天你从木笼子里钻出来,那叫砸牢反狱你知道吗?单凭这一条就能要了你的脑袋,你小子是跑了,我可替你背了黑锅,那能白背吗?”
老鸨子眼看警察抢了钱,出门扬长而去,就抱着肩膀倚着门,一眼高一眼低瞟着孙小臭儿,阴阳怪气地说:“哎呦,我的臭爷,您这是犯了多大的案子,都把警察招来了?我们庙小容不下大菩萨,您受累抬抬脚、挪挪窝吧,我们娘儿们可担不起这天大的干系。我还得告诉您,押在柜上的钱不够了,把账补齐了您再走。”
且说孙小臭儿怀揣九九藏书四十一块银元动身上路,掉过头直奔天津卫。怎么有四十一块呢?张三太爷当初给了他一块钱,死狐狸卖了四十块钱,拢共四十一块银元,另有九枚死人用的冥钱,这个钱活人不收,根本花不出去,不能算数。孙小臭儿从天津城逃出来的时候,两手空空,分文皆无,沿途忍饥挨饿,裤腰带勒到脖子上,净喝西北风了,如今却不一样,身上有钱,心里不慌,还得了一套上等衣衫,饿了打尖,困了住店,为了把钱留到天津城显摆,舍不得去太好的地方,可是吃有斤饼斤面、睡有板床草席,高高兴兴回到了天津城。
警察恶狠狠地说:“少他妈装糊涂,官厅命令禁赌禁娼,你却明目张胆地逛窑子,一叫还就是俩,真是反了你了,不交够了罚款你就跟我走一趟,有什么话咱上里边说去!我问你还有多少钱,这是给你留了面子,别等我开了价你再后悔!”
孙小臭儿都蒙了,带着哭腔儿问:“副爷,您什么意思啊?什么叫总共还有多少?”
孙小臭儿应了差事,忙去准备行头,神将的行头可以从戏班子里借,身上穿的、头上戴的、背上背的、手里拿的,样样俱全,脸也得勾上,一个个英明神武、杀气腾腾。扮小鬼的行头是什么呢?找一块义庄里裹死人的破布单子,披散了假发,脸上抹两把锅底灰,这就齐活了。
这一次赶上五月二十五分龙会,城隍庙赦孤,捉拿九河水鬼。正发愁没人扮小鬼儿,孙小臭儿就来了,他一个吃臭的土贼,成天和坟中的死人打交道,还有什么比这个晦气大?
孙小臭儿不服:“你不也来逛窑子吗?怎么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况且这是我拿命换来的钱,多少你也得给我留几个,嫖娼能有多大的罪过?横不能比砸牢反狱、刨坟掘墓罚得还多吧?”那个警察可不想跟他废话
http://www.99lib.net
,一个吃臭的敢跟官差还嘴,这就该枪毙,抡圆了一个大嘴巴抽过去,打得孙小臭儿原地转了八圈,顺嘴角流血,眼前直冒金星。
一直追到南头窑儿一片坟地,前边那个鬼不见了。孙小臭儿“呼哧呼哧”喘着粗气,找了半天也没瞧见人,以为这一次遇上真的小鬼了,他倒不怕死鬼,埋在白骨塔附近的,无非冻饿而死的倒卧,成得了多大气候?往地上啐了口唾沫,骂骂咧咧正要走,却瞥见旁边的乱草中有一块破布角。孙小臭儿瞪大眼一瞧,原来是个塌了一半的荒坟,一边是土一边是个窟窿,乱草挡住了洞口,仅有一角破布露在外边,怪不得一转眼不见了,敢情钻进了坟窟窿,旁人没胆子近前,臭爷我可是常来常往,看我怎么把你揪出来!想罢也不做声,用手攥住了那块破布,使足劲往外一拽,从洞里拽出一个人来,只不过此人全身是血,还没有头!
并不是孙小臭儿下了一趟山东,回来长脾气变得气粗胆壮了,只不过见对方也沦落到扮小鬼儿的地步,想来比他好不了多少。再看那个“鬼”一动不动,连头都没抬。孙小臭儿一瞧这还是个轴子,当即一跃而起,顺手抓了把破扫帚去打对方,那个鬼抹头就跑。孙小臭儿见了能人直不起腰,遇上人压不住火,在后头一边追一边骂,前头那个鬼却不吭声。二人一前一后,一个追一个跑,离得不远不近,追又追不上,打又打不到。孙小臭儿窝火带憋气,铁棍子打棉花——有劲使不上,哪儿来这么一个滚刀肉、二皮脸,跟你臭爷我逗上闷子了,这不成心拱火儿吗?
警察接过钱揣好了,又问孙小臭儿:“咱也别费事了,你总共还有多少钱?”
倒霉鬼孙小臭儿转眼又成了穷光蛋,如同战败的鹌鹑、斗败的鸡一般,垂头丧气地往城外走,路过西北角城九_九_藏_书_网隍庙附近,正赶上鬼会的找人干活儿,别的活儿都有人应,唯独有个一天给一块钱的差事,却没人愿意干,觉得太晦气。孙小臭儿不在乎,挤上前去应了差事,让他干什么呢?巡城赦孤之时扮小鬼儿,“赦孤”分阴阳两路,阳世赦孤指收殓死孩子。按旧时迷信的习俗,死孩子是要债的短命鬼,不能进祖坟,有钱人家远抬深埋,逃难要饭的穷苦人没那么讲究,草绳子捆上两条腿,拎到没人的地方一扔,天不黑就让野狗掏了,所以在以往那个年头,道边、臭沟、大河沿上看见个死孩子很正常,经常被撕扯得肠穿肚烂,惨不忍睹。逢年过节的时候,天津城各大药铺会出钱出力,收殓死孩子加以掩埋,也是一件大功德,民间称之为“赦孤”。阴间也得赦孤,城隍爷调兵遣将捉拿孤魂野鬼,找四个膀大腰圆的小伙子,身上扎彩靠、头顶凤翅盔、后插护背旗,手持刀枪棍棒,扮作四员神将。再找一个扮小鬼儿的,披头散发,涂黑了脸,夜半三更打西门外白骨塔开始,小鬼在前边跑,神将在后边追,嘴里不住地喊着“有冤报冤,有仇报仇”,还跟着一队敲锣打鼓的以壮声势。一行人先绕白骨塔三圈,再绕城一周,最后来到城隍庙门口,神将追上去拿住小鬼儿,押到城隍爷神位前磕几个头,接过赦令扭头就跑,装神扮鬼走这么一个过场,等同于赦免了孤魂野鬼,让它去投胎转世,不在地方上作祟了,以此保佑城中百姓平安,虽属无稽之谈,过去的人可都信这一套。
孙小臭儿捂着屁股从地上爬起来,脑瓜子一阵阵发蒙,刚才怀中还有几十块银元,一转眼连衣裳也没了,这叫什么世道?还让人活吗?心想:“张三太爷真是仙家,就说我命中只容得下一块钱,多一个子儿也得倒霉,这话说得太准了!得亏只是钱没了,权当破财消灾吧。”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