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斗法分龙会
第六节
目录
第一章 枪打美人台
第一章 枪打美人台
第二章 收尸白骨塔
第二章 收尸白骨塔
第三章 金麻子卖药
第三章 金麻子卖药
第四章 杜大彪捉妖
第四章 杜大彪捉妖
第五章 邋遢李憋宝
第五章 邋遢李憋宝
第六章 斗法分龙会
第六章 斗法分龙会
第六节
第七章 张瞎子走阴差
第七章 张瞎子走阴差
第八章 孙小臭下山东
第八章 孙小臭下山东
第九章 火烧三岔河口·上
第九章 火烧三岔河口·上
第十章 火烧三岔河口·下
第十章 火烧三岔河口·下
上一页下一页
不过等到四更天,仍不见异状。张炽、李灿、杜大彪仨人懈怠了,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但是吃饱了犯困,不知不觉打上了瞌睡。老油条憋了一泡尿,坐在屋中暗暗叫苦,李老道可说了“无论如何不能开门”,不开门如何出去放水?如若尿在屋里,万一让哥儿几个撞见,还要不要这张老脸了?可是人有三急,到了后半夜,老油条实在忍不住了,活人不能让尿憋死,再不出去非把尿泡憋炸了不可,又看其余三人都睡着了,他心存侥幸,觉得开一下门没什么,谁也不会发觉,就悄悄穿上雨披子,蹑手蹑脚来到门前,怎知刚一伸手开门,蓦地刮起一阵阴风,打着旋往屋里钻。
老油条一向胆小迷信,九_九_藏_书_网见阴风来者不善,立时吓了一跳,这口气提不住,裤裆一下子湿透了,再关门可来不及了,一道黑气霎时进了屋,贴着地皮走。张炽、李灿身上一冷,睁眼瞧见老油条将屋门打开了,两个人都吓了一跳,只见一阵黑风在屋中打转,刮得七盏油灯忽明忽灭,忙将杜大彪拎起来。杜大彪正做梦啃烧鸡,突然被人拽起来,迷迷瞪瞪地手持宝剑愣在当场。张炽伸手推了他一把,杜大彪才反应过来,抡宝剑一通乱劈胡砍,黑风化为乌有,一个让宝剑斩为两半的小纸人掉落于地,身上写了一个“风”字。咱们说得慢,事发却快,屋中的七盏油灯,已被黑风刮灭了六盏,还有一盏没让风99lib.net刮灭,却让杜大彪一剑砍翻了,碗中黑狗油泼了一地,灯也灭了。
李老道说此乃黑狗油,堂屋中的七盏油灯,等同于刘横顺的三魂七魄,你们可看紧了,千万别让灯灭了,灭一盏灯丢一样,魂魄一散人就完了。说罢交给杜大彪一口宝剑,让他守住大门,屋外的响动不必理会,天塌下来也不要紧,待住了别动地方,万一有东西进来,甭管是什么,你抡宝剑就砍。然后让老油条和张炽、李灿三人各持旗幡,守在二道门前。等到一切布置妥当,李老道说他还得走,该做的全做了,再留下也没用,万事虽由人计较,到头还看命安排,接下来全凭刘横顺的造化了。
老油条连声道谢,http://www.99lib.net屁颠屁颠儿地跟去相送。张炽、李灿知道老油条胆小怕事,出门送李老道是假,找机会开溜是真,追上去把他拽了回来。四个人关紧屋门,吃罢剩下的捞面,按照李老道的交代各归各位,坐在警察所中干等。转眼到了子时,只听雨声一阵紧似一阵,倾盆大雨下到地上冒出阵阵白烟,天上泛起白光。民间有谚“亮一亮下一丈”,天津卫可有年头没下过这么大的雨了。
李老道告诉众人:“你们别动他了,事不宜迟,快按我说的排兵布阵!”之前李老道说过了,旁门左道有一件法宝纸棺材,将在五月二十五分龙会前后拜死刘横顺,如果警察所还在老火神庙,只要刘横顺不出去,尽可以躲过此劫
http://www.99lib.net
,无奈几百年的老火神庙拆了,又赶上这么大的暴雨,想保住刘横顺的命,必须听他李老道的吩咐。
老油条问李老道:“道爷,您这是什么灯油?怎么一股子怪味儿?”
屋外大雨瓢泼,电闪雷鸣,四个人身上全是冷汗,谁也做声不得,这可要了刘横顺的命了!正是“人让人死天不肯,天让人死有何难”?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老油条等人真怕刘横顺有个闪失,万里还有个一呢,除此之外也别无他法,就听李老道的也无妨。李老道打开那个大包袱,从中拿出两面令旗,红底金边,一边绣金龙、一边绣北斗,命张炽、李灿分持令旗;又取出一面杏黄幡,上写六个大字“值日上奏灵官”,让老油九*九*藏*书*网条抱在怀中。老油条不情愿,心说这叫什么事儿呢?一把年纪了我还得当回孝子,当着众人又不好意思多说。光这样还不够,李老道来到堂屋,在地上摆了七个饭碗,一个碗底下压一双筷子,又用大葫芦往碗里倒灯油,放了捻子点上,不知他这是什么油,霎时间腥臭扑鼻,呛得几个人直捂鼻子。
夜近子时,大雨滂沱,雷声如炸,闪电接地连天,一道亮似一道,屋子本来就破,墙角屋檐哗哗漏水,火神庙警察所的几个人待不住了,上里屋去叫刘横顺,但是摇晃了半天,刘横顺仍趴在桌上一动不动。他们这才发觉情况不对,刘横顺是追凶拿贼的人,一向敏锐无比,有什么风吹草动一翻身就坐起来,不可能睡得这么死,这可不是喝过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