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斗法分龙会
第四节
目录
第一章 枪打美人台
第一章 枪打美人台
第二章 收尸白骨塔
第二章 收尸白骨塔
第三章 金麻子卖药
第三章 金麻子卖药
第四章 杜大彪捉妖
第四章 杜大彪捉妖
第五章 邋遢李憋宝
第五章 邋遢李憋宝
第六章 斗法分龙会
第六章 斗法分龙会
第四节
第七章 张瞎子走阴差
第七章 张瞎子走阴差
第八章 孙小臭下山东
第八章 孙小臭下山东
第九章 火烧三岔河口·上
第九章 火烧三岔河口·上
第十章 火烧三岔河口·下
第十章 火烧三岔河口·下
上一页下一页
话分两头儿,按下进了里屋的刘横顺不提,再说老油条等人吃饱喝足之余,也各找地方打盹儿。火神庙警察所的破屋子没通电,门口挂了个纸皮灯笼,屋里只有两盏油灯,忽明忽暗闪烁不定,外头仍是风一阵雨一阵,可也没出什么怪事。
火神庙警察所的刘横顺就这个脾气,宁让人打死不让人吓死,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不仅把李老道给的符扯了,还想带人出去巡逻。老油条谨慎惯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死活拦住刘横顺,说什么也不让他出去,下这么大的雨,按例不用巡逻,在门口留一个值班的就行。反正无事可做,倒不如在警察所下一锅面条,几个人吃顿打卤面。火神庙警察所搬了地方,按说得吃捞面稳居,择日不如撞日,不如九九藏书网就在今天了。老油条这么说,是为了把刘横顺稳住,他们这屋子虽然破旧,门口好歹挂了“火神庙警察所”的牌子,又坐了一屋子穿官衣的巡警,想来邪祟不敢上门。他一边说一边对张炽、李灿连使眼色,那二人也紧着劝,好说歹说才让刘横顺回屋坐下。张炽、李灿出去买东西,杜大彪刷锅洗碗,再把灶台收拾出来,老油条放桌子摆板凳。火神庙警察所的几个人,一同张罗这顿打卤面。
老油条见了便宜绝无不占之理,下半晌吃捞面的时候也贪杯没少喝,喝完胆子大了,醉眼乜斜地说:“李道爷,不是说我们不信您,可您也忒小瞧我们刘头儿了,我们刘头儿那是什么人?堂堂火神庙警察所的巡官,天津城缉拿队有名有号的www.99lib.net飞毛腿,破过多少大案,捉拿过多少凶顽的贼人,岂能让一口纸棺材咒死?”
警察所条件有限,吃打卤面没那么讲究,可也足够齐全。张炽、李灿出去一趟,该买的东西全买了,应名是买,实际是讹,这俩小子一个大子儿没掏,用他们的话讲,穿官衣的吃饭还得掏钱,那叫没本事。光蒜就好几样,泡蒜、腌蒜、独头蒜,想吃什么有什么。老几位一齐动手,切菜、打卤、煮面,忙到下半晌,满满当当摆了一桌子,一人面前一大海碗白面,旁边一大锅卤子,冷荤凉素各式菜码摆了七八碗。外边的雨越下越大,屋子里却十分闷热,其余四人吃面都过水,刘横顺单吃锅挑的,面条打锅里捞出来不过凉水,热气腾腾直接
99lib.net
吃。他也说不出来为了什么,就觉得身上一阵阵发冷,心里头也闷,压了块大石头似的,明知魔古道在天津卫作乱,官厅上却无人理会,只凭他一个人,如何将隐匿在城中的魔古道余孽一网打尽?正好张炽、李灿搬来一坛子老酒,索性来了个“三杯万事和,一醉解千愁”,几个人推杯换盏你来我往,一顿酒喝到傍晚时分,刘横顺脑袋瓜子发沉,进里屋往桌上一趴,昏昏沉沉地睡上了,恍惚之中见到四个身穿黑袍头顶小帽的人,跪在地上一动不动。
半夜时分,李老道身后背着宝剑和一个大包袱,腰挂火葫芦,也没打伞,淋得跟落汤鸡似的,顺道袍往下流水,脸色青灰,乍一看跟死人相仿,急匆匆赶回火神庙警察所,到了门口抬头一看门楣http://www.99lib.net上没钉黄纸符,当时吃了一惊,脸色由青转白,一问给他开门的老油条,才知道让刘横顺给扔了。李老道十分诧异,按说那道符没钉在门上,这会儿就该收尸了,刘横顺却跟没事儿人似的,仍在里屋闷头大睡。
按照老天津卫的习惯,上梁动土、买卖开张、放定过礼、乔迁搬家,都得吃捞面,喜面、寿面、子孙面、下车面,连生意干倒了、过日子分家了也得吃一顿散伙面。吃面可以省事,打点儿卤子、炸点儿酱,或者随便炒一盘宽汁儿的菜,拌上面条就可以吃。也可以按讲究的来,正经吃上一顿打卤面,人手少了都不行。首先来说,卤子里的东西就得够多少样,“木耳、香菇、面筋、干贝、虾仁、肉丝、鸡蛋、香干、花菜”全得有,煎炒烹炸带勾芡,打九九藏书网这一锅卤子一个人都忙不过来。另外还得配上菜码,该削皮的削皮,该焯水的焯水,该过油的过油,黄瓜、青豆、红粉皮儿。凉菜也得凑上七碟八碗,连就面带下酒,“摊黄菜、炒合菜、素什锦、肉皮冻、肘花、酱肉、猪蹄、火腿”一样也不能少,吃的是全合、要的是热闹。
李老道听罢连连摇头,关圣帝君纵然神勇,也难保时运低落败走麦城,五月二十五分龙会是刘横顺命中一劫,路逢险处须回避,事到临头不自由,可不是坐屋里睡一觉就能躲过去的。李老道让老油条带他到各屋看了一遍,如今的火神庙警察所里外两进,外屋一明两暗,当中是堂屋,桌椅板凳摆得挺满当,灶头在东屋,西屋还没来得及收拾。李老道转来转去,瞧见西屋墙角扣了四个鸡笼子,暗道一声“怪哉”!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