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杜大彪捉妖
第七节
目录
第一章 枪打美人台
第一章 枪打美人台
第二章 收尸白骨塔
第二章 收尸白骨塔
第三章 金麻子卖药
第三章 金麻子卖药
第四章 杜大彪捉妖
第四章 杜大彪捉妖
第七节
第五章 邋遢李憋宝
第五章 邋遢李憋宝
第六章 斗法分龙会
第六章 斗法分龙会
第七章 张瞎子走阴差
第七章 张瞎子走阴差
第八章 孙小臭下山东
第八章 孙小臭下山东
第九章 火烧三岔河口·上
第九章 火烧三岔河口·上
第十章 火烧三岔河口·下
第十章 火烧三岔河口·下
上一页下一页
李老道手中拂尘一摆,只对刘横顺说了一句:“早知灯是火,饭熟已多时!”真是话到嘴边留半句,断尾巴蜻蜓令人猜不透玄机,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当年在九河下梢拍花拐孩子的大白脸,并非凭空杜撰,真是确有其人,也是让刘横顺拿住的,案子没审完人就死了,这是确有其事。具体作案过程,则属民间传言,书文演义,不必深究。
此案了结之后,官厅如何命人从大水沟中捞出高连起的尸首,如何交给苦主收殓,官厅的各级官员又如何邀功请赏,这都不在话下。只说抬埋队将大白脸尸首拉去乱葬坑,半路又被李老道化去了。
之前被枪毙的飞贼钻天豹也是混元老祖门下,此人脚上的豹子筋,正是混元老祖给他换上去的。钻天豹是打头阵的,先来天津城踩盘子,
九-九-藏-书-网
却改不了贪淫好色,犯下案子失手被擒,让陈疤瘌眼打了七十六枪,惨死于美人台上。此后来到天津城的五斗圣姑与狐狸童子,以邪法迷惑人心,诓那些有钱有势的人买小孩,扮成金甲玄衣的童男童女送入铁刹庵。扒下值钱的金玉,再连夜把童男童女引到三岔河口淹死。怎知一时大意,误服打胎药“铁刷子”,空有飞天遁地之术,却也逃之不能,枉死于缉拿队杜大彪的水缸之下。
大白脸扮成做买卖的,躲在城中拐孩子,他会变脸易容,扮成熟人将孩子拐走,可谓神也不知鬼也不觉,无意当中得知高连起的孩子生辰八字极贵,就将高连起沉尸大水沟,又上门去拐孩子,撞上了在火神庙警察所值班的刘横顺、杜大彪,当场被这俩人拿住了。
99lib.net说起混元老祖,乃是民国初年悬赏通缉的妖人。据说此人开了天眼,额顶生一纵目,道法通玄,胯下九头狮子,左有金童、右有玉女,手持镇灵宝剑,可以调动阴兵鬼将,麾下四大护法分持四件法宝,一是无字天书、二是阴阳扇、三是拘魂铃、四是纸棺材,四处云游超度孤魂野鬼。到得七月十五鬼门开,混元老祖骑上九头狮子,手托无字天书,摇动拘魂铃去到酆都城,一年当中收来的孤魂野鬼听见铃声跟随其后。来到酆都城门口,祭起阴阳扇,扇一下飞沙走石,扇两下电闪雷鸣,扇三下城门大开,再将身后的孤魂野鬼打入城中。城中饿鬼成千上万,有趁乱往外逃的,都被九头狮子的九张血口吃了。凭这套迷信的东西妖言惑众,开坛作法、扶乩起卦,常出没
http://www.99lib.net
于湘黔、川陕等穷乡僻壤,信者如云,为害一方。
天津卫开埠六百年,向来龙蛇混杂,以前并不是没出过魔古道,据说分支众多,九仙会只是其中之一,老百姓分不清哪支哪派,习惯将旁门左道的妖人统称为魔古道,官府屡次剿灭,却难以彻底铲除,往往死灰复燃,想不到如今这个年头,居然还有人信这个,妄想九龙归一当皇帝?
大白脸招供至此,连环案已然明了,不过有一件事他还没说,混元老祖是不是也来了天津城?
大白脸招出口供,他原先是白云山下一个瓦匠,还会木工活儿,搭屋造房、梁柱榫铆,件件拿得起来,手艺也不错。可他手又懒嘴又馋,总觉得挣这个钱太累,想身不动膀不摇就能发大财,不免打起了歪念头,暗中使上祖师爷不让用的邪活:或在盖http://www.99lib.net房的木料中混入碎棺材板,破了“材”,等于破了“财”,再有钱的人住进来也得过穷了;或在屋中埋几个沾上死孩子血的小纸人,住进来的人成天被鬼压,这也没个好儿;或以吊死过人的老树当房梁,吊死过男子,这家女子死,吊死过女子,这家男子死。大白脸以此讹钱,后来被人识破,遭到官府缉拿,走投无路入了魔古道九仙会,拜在“混元老祖”门下,练成了捏脸易容、匿形换貌的妖术,奉命与五斗圣姑下山拐孩子。五斗圣姑身边那只狐狸也是个奇人,江湖上人称“狐狸童子”,实则年岁不小,只不过是个侏儒,擅于钻入狐皮作案。
至于为什么将童男童女带到河中淹死?只因天津卫九龙归一,是块风水宝地,三岔河口下有一头白蛟。蛟和龙不同,一半似蛇一半似龙,头顶上一个角。相传蛇活到
http://www.99lib.net
一定年头,头上长出一只角,这就是蛟。三岔河口乃九龙归一的宝地,河中的白蛟可以呼风唤雨、喷云吐雾,只是上不了天,当不了天龙,如若吃够一百对童男童女,即可长出另一只角,借了这道龙气,当有面南背北之尊。大白脸也想通了,既然落到这个地步,躲不过上法场吃黑枣,所以他把能招的全招了,只求别再用刑。
刘横顺得知此事,再也按捺不住,直接去白骨塔问李老道:“城里城外死的人多了,你说你在白骨塔修行,可没见你收过‘路倒’,为何只收‘钻天豹、五斗圣姑、狐狸童子、大白脸’的尸首?”
官厅的人正想接着问,怎知大白脸不说话了,脸色一会儿不如一会儿,一时不如一时,双眼翻白、气若游丝,眼见他脑袋瓜子往下一耷拉,不明不白地暴毙于巡警总局。查不出什么死因,只得说是熬刑而死。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