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杜大彪捉妖
第六节
目录
第一章 枪打美人台
第一章 枪打美人台
第二章 收尸白骨塔
第二章 收尸白骨塔
第三章 金麻子卖药
第三章 金麻子卖药
第四章 杜大彪捉妖
第四章 杜大彪捉妖
第六节
第五章 邋遢李憋宝
第五章 邋遢李憋宝
第六章 斗法分龙会
第六章 斗法分龙会
第七章 张瞎子走阴差
第七章 张瞎子走阴差
第八章 孙小臭下山东
第八章 孙小臭下山东
第九章 火烧三岔河口·上
第九章 火烧三岔河口·上
第十章 火烧三岔河口·下
第十章 火烧三岔河口·下
上一页下一页
刘横顺心说:“从前只有拍花子拐小孩的,可没见过敢在警察所门口明抢的,这是要造反哪!”急忙挡在高二奶奶身前,喝令杜大彪拿下大白脸。大白脸接连遇见横三阻四的,心下焦躁无比,只顾往前追,没看见来了巡警,一头撞到杜大彪身上,如同撞上一堵墙,紧接着挨了一个通天炮,正打在脸上。杜大彪多大的力气,这一下打得他脸都塌了,青的紫的红的黑的黄的绿的一齐往下流,银盆似的白脸上五颜六色开了染坊。此人纵然凶顽,可不是杜大彪的对手,让杜大彪三拳两脚打翻在地,五花大绑捆了一个结结实实。连同高二奶奶和孩子,一并带回火神庙警察所。刘横顺问明经过,得知大白脸不仅害死了高连起、掐死常大辫子、踩死邋遢李,还上门行凶抢孩子,事关这么多条九_九_藏_书_网人命,这可不是警察所能办的案子,立即让人通报巡警总局,收殓常大辫子和邋遢李的尸首,同时将大白脸打入苦累房,等天亮了再问口供。当地方言土语说的“苦累房”,是指关押人犯的号房。
众人把大白脸捆在柱子上,皮条子勒住脑袋,双脚不着地,又找来三支蜡烛,两个脚心底下分别点一支,这叫“踏地火”,头顶上点一支,这叫“顶天灯”。这个损招一用上,很快发出一股子焦糊的臭味,两个脚心几乎烤熟了。大白脸连声怪叫,那响动比杀猪还难听。别忘了头顶上还有“天灯”呢,头上的蜡烛越烧越短,离脑袋越来越近,头发全燎焦了,蜡烛油不住往下滴落,流了他一脸,烫出一片片燎泡。大白脸实在吃打不过,从牙缝中挤出了一个“招”
九九藏书网
字。
为什么要“踏地火、顶天灯”呢?因为大白脸杀人害命拐孩子,用当差的话讲,他这叫“头顶上长疮,脚底板儿流脓——坏透膛了”,得给他“治治”!
在黑窑打人和在堂上不同,堂上用的是水火无情棍,抡起来打屁股,说是屁股,实际上打的是大腿根儿,那个地方的肉最嫩,几下就打烂了。黑窑打人不用棍子,用的是皮鞭,还得蘸上水,一鞭子下去保准皮开肉绽。还有更狠的,鞭子不用牛皮的,而是用牛筋的,鞭梢儿挽成一个筋疙瘩,这东西有个外号叫“懒驴愁”,驴脾气那么倔,三鞭子下去也打顺溜了,何况往人身上招呼?鞭子梢儿的筋疙瘩一抽一带,一条肉就下来了,另有红烙铁烫、铁钎子扎、辣椒水灌等酷刑,可都不出奇,最厉害的是“双九_九_藏_书_网头叉、蜜汁肉、挂铃铛”之类,官面上不让用,不过很多时候为了拿口供,上边也会睁一眼闭一眼装不知道,这叫“开小灶”,也叫私刑。所谓“双头叉”,是一个六寸的铁叉子,两端有尖儿,绑在人犯的脖子上,一头儿对着胸口、一头儿对着下巴,使人无法低头睡觉,一低头两边的铁尖儿就往肉里扎,熬上三天两宿,人就受不了了,没有不招供的;“蜜汁肉”是把犯人扒光了捆上,全身涂满荤油糖水,苦累房中阴暗潮湿,有的是苍蝇蚊虫,还有许多大大小小的耗子,蜂拥上来啃咬,使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挂铃铛”是用铁丝拴紧犯人下身,再用鞭子抽打。熬不住刑的要么吐口招供,要么被活活折磨至死。大白脸是条汉子,先吃了一顿“懒驴愁”,身上被打开了花,找不出www.99lib•net一块好肉,愣是咬紧了牙关,一个字不说。吃衙门口儿这碗饭,就不怕嘴硬的,人心似铁非是铁,官法如炉真如炉,准备给大白脸“开开眼”。几个狱卒把大白脸的手脚捆在地上,肚子下边架个长凳,屁股朝天撅起来,插上一个麻雷子,也就是特大号的炮仗,点上火一炸,大白脸“嗷”的一声惨叫,当场昏死过去。兜头一桶凉水浇醒了,不问招与不招,因为这是一套的,接下来还有“踏地火、顶天灯”!
转天一早,来了几个膀大腰圆的差人,提上大白脸,押入巡警总局的黑窑。天津监狱始建于清朝末年,位于西营门教军场,按明治维新之后的日本监狱规划。巡警总局中也有号房以及专门审讯犯人的黑窑,当中是三根木头柱子,一旁摆设桌椅板凳,墙壁上挂满了各式刑具,皮鞭、红棍九九藏书、烙铁、钎子一应俱全,铁打的罗汉到此也得打哆嗦。
衙门口儿虽然改成了巡警总局,三班六快也变了称呼,审讯那一套可没变,变了也是换汤不换药。以往审案折狱讲究“三推六问”,其实这么说并不准确,应该是“六问三推”,问在前推在后。问指的是审讯,推指的是分析,因为问出口供来不一定是真的,必须经过分析、比对,找出前前后后的破绽,如此方可定案。“六问”是一份口供反复问六遍以上,或多人同时审问犯人。衙门口儿有句话叫“人是苦虫,不打不招”,缉拿队擒获的贼人,往往先打再问,就为杀杀他的威风、挫挫他的锐气,所以“三推六问”后头还有一个词儿——“绷扒吊拷”。绷是捆、扒是扒衣服、吊是吊起来、拷即是打。说简单点儿,就是把人犯扒去了衣服,捆好了吊起来打。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