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杜大彪捉妖
第五节
目录
第一章 枪打美人台
第一章 枪打美人台
第二章 收尸白骨塔
第二章 收尸白骨塔
第三章 金麻子卖药
第三章 金麻子卖药
第四章 杜大彪捉妖
第四章 杜大彪捉妖
第五节
第五章 邋遢李憋宝
第五章 邋遢李憋宝
第六章 斗法分龙会
第六章 斗法分龙会
第七章 张瞎子走阴差
第七章 张瞎子走阴差
第八章 孙小臭下山东
第八章 孙小臭下山东
第九章 火烧三岔河口·上
第九章 火烧三岔河口·上
第十章 火烧三岔河口·下
第十章 火烧三岔河口·下
上一页下一页
大白脸眼珠子一转,说道:“我真有十万火急的事,您了高抬贵手,放我过去行吗?”
邋遢李大为不满:“你怎么说话呢?李爷我人穷志不短、马瘦毛不长,谁要抢你?”
邋遢李让高二奶奶娘儿俩先过去,把扁担往身前一横,摆开架势拦在路口当中。虽说不会把式,可是常年挑河送水,身上有的是力气,又是山东爷们儿,看不惯倚强凌弱,心说:“路不平有人铲、事不平有人管,想为难高二奶奶,你得先过我这关。”
说话这时候,大白脸已经追到了,邋遢李双手高举扁担,摆出一个举火燎天的架势,只要大白脸胆敢上前,他就抡扁担拼命。大白脸看邋遢李虽是一条大汉,但是身上穿的破衣烂衫、满是油泥儿,腰里系着麻绳,活脱儿一个乡下怯老赶,手持一条大扁担,扁担上有铁链和钩子,旁边的地上扔了两个水http://www.99lib.net筲,就知道这是个挑大河送水的,他可不会把这样的人放在眼中,正待上前结果了邋遢李的性命,却见对方的扁担非同小可,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连忙止住脚步,再也不敢往前走了。
咱再说高二奶奶过了北营门,拼命逃到河边,迎头对脸又走过来一个人,挺大的个子,穿得邋里邋遢,手拎一条扁担,晃晃悠悠来到近前。高二奶奶也认得这个人,谁呀?前文书咱提到过,挑大河的邋遢李。他从打山东老家逃难至此,以挑河送水为生,长年累月给高家送水,三节一算账,高二奶奶关照穷人,结钱的时候往往多给几个,赶上逢年过节,或是家里人做寿,还额外有份赏钱。天津卫没有井水,自古吃河水,大河上没盖儿,河水有的是,有力气随便挑,所以有那么句话“挑九九藏书网水的看大河——全是钱”。话虽如此,送水这个行当却非常辛苦,起早贪黑累断了腿,未必吃得饱肚子。不是真正活不下去的穷人,谁也不愿意干这个,而且还得有膀子力气,身单力薄的一天就得累吐血。邋遢李在山东老家当过庄稼把式,为了多挣几个钱有口饱饭吃,不怕卖力气干活,只怕没活可干,起五更趴半夜,别人走一趟,他得走十趟,就为了填饱肚子。他瞧见高二奶奶带了孩子,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没等过去请安,就看后边追上来一个大白脸。邋遢李一看这可不行,不知什么歹人大半夜的追这娘儿俩,这事儿我得管管,万一高二奶奶有个三长两短,水钱找谁结去?
再说高二奶奶抱着孩子逃到三岔河口,浑身上下已经脱了力,说什么也跑不动了,扑倒在地高呼:“救命啊,有人抢孩子!”当天火神庙警九*九*藏*书*网察所有两个守夜的,一个是刘横顺,一个是杜大彪,突然听到外边有人呼救,俩人箭步如飞蹿出大门,只见一个大嫂子抱着孩子倒在路边,追过来一个大白脸,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凶神恶煞一般,恨不得一口吃了这娘儿俩。
邋遢李看见地上的铜钱,当时两眼放光,他起五更爬半夜挑一天的水也挣不来这么多钱,心说:“你给我钱我不能要,否则真成拦路打劫的了,你自己掉了钱可活该,别怪李爷我不厚道,咱又不是知书达理的文墨人儿,也不知道哪个叫有主儿的干粮,路遇之财不捡白不捡!”他抢步上前,一脚踩住了铜钱。“先踩后捡”是捡钱的规矩,万一掉钱的主儿还没走远,回头看见了还得还给人家,都得先踩住了,然后蹲下身假装提鞋,再顺手捡铜钱。邋遢李脚上趿拉的是一双短脸儿便鞋,连后跟都没了,那也九*九*藏*书*网得装模作样,为了捡这几个铜钱,从不离手的扁担也放下了。他一边蹲在地上捡钱,一边偷眼盯着大白脸,担心对方发觉掉了钱回过头来找。
邋遢李也不傻:“前边没人你跑什么?”
邋遢李说:“不拦你就出人命了,刚才跑过去那娘儿俩跟你有什么过节?非要置人家于死地?”
别看邋遢李穷困潦倒,挑河送水勉强糊口,他挑水的扁担可了不得,至于怎么个来头,又有什么用,咱先埋个扣子,留到后文书再说。只说大白脸瞧见邋遢李手中的扁担,一时不敢上前,换成旁人也许不怕,大白脸可是会妖法的人,见了这条扁担如同见了打神鞭,他一看硬闯不行,就对邋遢李说:“我一没招你二没惹你,咱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为何拦住我的去路?”
大白脸故作惊慌,转过头要往回走,手上同时使了花活,掉了几个铜钱在地上,却恍如不觉99lib.net
大白脸揣着明白装糊涂:“这话从何说起?前边哪儿有人?”
大白脸急道:“王法当前,你敢夤夜持械拦路打劫不成?”说着话作势按住了钱袋子,生怕让邋遢李抢去。
可是怕什么来什么,大白脸走了没两步,把脸一抹猛地转过头,青面獠牙、一张血口、二目如炬,恶狠狠瞪着邋遢李。邋遢李吓坏了,我的亲娘四舅奶奶,这是什么玩意儿?庙里的判官也没这么吓人,总听人说常走夜路没有撞不见鬼的,以前还不信,今天可真碰上了,当场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大白脸跟身进步,右脚铆足了劲,狠狠踩到邋遢李小肚子上。这一下就踩冒了泡,邋遢李口吐鲜血、气绝而亡。大白脸掐死常大辫子、踩死邋遢李,又一脚把扁担踢到河中,加快脚步追赶高二奶奶娘儿俩。
邋遢李根本不听这一套,一手叉腰一手将扁担戳在地上,任凭对方说出大天来也不放行。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