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杜大彪捉妖
第四节
目录
第一章 枪打美人台
第一章 枪打美人台
第二章 收尸白骨塔
第二章 收尸白骨塔
第三章 金麻子卖药
第三章 金麻子卖药
第四章 杜大彪捉妖
第四章 杜大彪捉妖
第四节
第五章 邋遢李憋宝
第五章 邋遢李憋宝
第六章 斗法分龙会
第六章 斗法分龙会
第七章 张瞎子走阴差
第七章 张瞎子走阴差
第八章 孙小臭下山东
第八章 孙小臭下山东
第九章 火烧三岔河口·上
第九章 火烧三岔河口·上
第十章 火烧三岔河口·下
第十章 火烧三岔河口·下
上一页下一页
后来大清国倒了,城门、营门都没了。常大辫子断了饷银、丢了饭碗,全指讹人吃饭,又舍不得离开北营门这块地方,整天瞪着过往行人,伺机“做生意”。他不同于地痞混混儿,瞪眼就骂街、举手就打人,平地抠饼、抄手拿佣,靠耍胳膊根儿讹钱。常大辫子讹人不说要钱,他有句口头语“我找您要钱我是王八蛋”,改朝换代不改打扮,无冬历夏穿一身旧号坎儿、留条大辫子,老远看见人紧跑几步,过去先给请个安,一张嘴客气极了,姓张的是张二爷、姓李的是李掌柜,礼数绝不缺。你不搭理他,扭头一走就没事儿了,但凡一搭话,那就上了套儿,不撂下点儿什么别想走。
如果被讹的人给了钱,他就不缠着你了,可以少听几声闲屁,倘若不给钱,常大辫子再往下说可就不好听了:“我可不跟您要钱,要钱我是王八蛋,我是替死去的弟兄们找您要俩纸钱儿,为什么找您要呢?您想想,我们当年上阵杀敌,吃http://www.99lib.net的虽是皇粮,报的也是皇恩,保的却是咱天津城的老百姓,这里头也有您一家老小不是?到如今您的日子过好了,吃香的喝辣的穿金的戴银的,连家里的醋瓶子都是玛瑙的,我那些弟兄可都成了孤魂野鬼。没别的,带得多您多给,带得少您少给,死人不挑活人的理,您非不给也不算您不对。万一我那些兄弟在下头连张纸钱也掏不出来,上了刀山、下了油锅,受尽折磨过来问我,我可只能告诉他们您了姓字名谁、家住何处,让他们自己上门求您。”这个话说出来,谁听了不别扭?好在常大辫子也讹不了多少,一两个大子儿就能打发了,只当花钱买个耳根子清净,没人跟他置这个气。常大辫子就凭这一套,在天津卫“七绝八怪”之中占了一怪,也有人说他是一绝,因为见了人过目不忘,别人没有他这个本事。
常大辫子经常说他打过太平军、打过洋鬼子,两军阵前所九*九*藏*书*网向披靡、势不可当,杀七个、宰八个,胳肢窝里夹死俩,拔根汗毛也能压倒一大片,吹得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这些可没有任何人见过,只知道他讹钱有“三不论”,不论男女老少、不论贫富贵贱、不论僧俗两道,说白了就没有不讹的,跟谁都是那一套说辞,好比说这位姓张,常大辫子认准了开口便说:“张二爷,今天出来得挺早啊,好多日子不见,您可胖了,刚才您痰嗽了一声,震得我这耳朵直嗡嗡,好大的底气啊,甭问,买卖不错,又发财了吧?看您就是一脸福相,也别说,现如今局势好,马放南山、刀枪入库、河清海晏、太平盛世,从前可比不了啊,庚子大劫您也赶上过,八国联军的洋鬼子够多坏,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还甭说老百姓,北京城的万岁爷都坐不住了,一听说八国联军来了,带着三宫六院、皇子皇孙、文武群臣、左卿右相,连同保驾的帮闲的全跑了,您知道跑哪儿去了吗
九九藏书
?就跑到咱天津卫了,知道我常大辫子在这儿守营门,万岁爷心里踏实,打我手底下没进出过一个洋鬼子,有一个杀一个、有两个宰一双,那真叫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洋兵洋将见了我脚底下打战,腿肚子转筋。可咱还得把话说回来,纵然浑身是血,又能做几块血豆腐?我能耐再大,也离不开军队中的兄弟帮衬,当年我们这一营老弟兄,为了保国护民,死的死、亡的亡,留下了多少孤儿寡母,我砸锅卖铁也周济不过来,您无多有少可怜几个,我替弟兄们给您磕头了。”
当天深夜,高二奶奶抱上孩子逃命,在北营门让常大辫子拦住了去路。常大辫子吃饱了没事儿出来溜达,顺带把明天的早点钱讹出来,等了半天没开张,见了高二奶奶眼前一亮,抢步上前一抹袖口儿,单腿打千请了一个跪安,满脸堆笑地说:“高二奶奶,想当初我那些老弟兄与八国的联军厮杀,你们老高家可没少照顾,我得替他们给您磕个头。”99lib•net
常大辫子往高二奶奶身后一看,果然有个穿绸裹缎的大白脸正往这边跑,心说:“这位不是高二爷啊,高二奶奶改嫁了?”改不改嫁不打紧,反正有钱拿就行,他把高二奶奶娘儿俩放过去,拦住追上来的大白脸。大白脸知道有人暗中作梗,心里头气急败坏,一路紧赶慢赶追到北营门,又被常大辫子过来把路挡住,死活不让他过去,肚子里的火就上来了。大白脸是外来的,不知道常大辫子底细,抬手一拳将拦路的打翻在地。常大辫子在北营门混了这么多年,可从没吃过这个亏,别人见了他都是绕道走,胆敢碰他一个指头,那还不得从舅舅家讹到姥姥家去?此时劈头盖脸挨了这么一拳,不由得勃然大怒,趴在地上往前一扑,紧紧抱住大白脸的腿,口中高声叫骂:“好啊,八百里地没有人家——你个狼掏狗撵的忤逆种,敢跟你常爷动手!想当初国难当头,不是我舍生忘死上阵厮杀,狗兔崽子你能活到这会儿?今天你别想走,给我治九_九_藏_书_网伤去,后半辈儿你都得养活我!”
大白脸岂能让这个兵痞耽误了大事,当下用手一抹脸,脸上的五官全没了,一张白纸似的。常大辫子抬眼看见,吓得魂飞胆裂,要讲讹人他常大辫子没有怕的,天津卫上上下下有一个是一个,逮着谁是谁,没有他不敢讹的,可他也怕鬼怪,吓得双手一松,放开了大白脸。大白脸趁常大辫子一愣,狠狠掐住他的脖颈,两只手一使劲,犹如十把钢钩,直掐得常大辫子眼珠子往外鼓、舌头往外伸,双手乱挠、两脚乱蹬,却也无力回天,脑袋一耷拉断了气儿。可怜守营门的常大辫子,让大白脸活活掐死在了北营门,从此九河下梢的七绝八怪少了一位。常大辫子到死也没想明白,讹俩钱儿怎么会惹来杀身之祸?
高二奶奶知道常大辫子是来讹钱的,给他几个也没什么,无奈出来得匆忙,身上没带钱,架不住常大辫子死缠烂打不放她过去,心中起急,只好往身后一指,对常大辫子说:“我们当家的在后边,你找他要去。”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