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金麻子卖药
第三节
目录
第一章 枪打美人台
第一章 枪打美人台
第二章 收尸白骨塔
第二章 收尸白骨塔
第三章 金麻子卖药
第三节
第三章 金麻子卖药
第四章 杜大彪捉妖
第四章 杜大彪捉妖
第五章 邋遢李憋宝
第五章 邋遢李憋宝
第六章 斗法分龙会
第六章 斗法分龙会
第七章 张瞎子走阴差
第七章 张瞎子走阴差
第八章 孙小臭下山东
第八章 孙小臭下山东
第九章 火烧三岔河口·上
第九章 火烧三岔河口·上
第十章 火烧三岔河口·下
第十章 火烧三岔河口·下
上一页下一页
刘横顺一寻思,如若拎了虎头鞋上门查问,非打起来不可,因为“鞋”同“邪”,大户人家最忌讳这个,再说周财主家没孩子,却买了两双小孩穿的虎头鞋,其中必有隐情,问了也不会说,反而打草惊蛇,只得让“瞭高儿的”从外围探访。怎知道查来查去,周家上下人等一问三不知。刘横顺虽然心急,但也无从下手。可是“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纸里头终究包不住火。周宅有个车夫,因为欠了债,趁夜深人静溜入内宅行窃,无意当中听到周财主两口在屋中说话。过了几天出去销赃,让“瞭高儿的”瞧出了端倪,就把他点了炮。车夫为了求刘横顺放他一马,只好将这件事交代了。刘横顺这才知道,原来周财主买来的两双虎头鞋,送进了铁刹庵!真应了那句话“隔墙尤有耳,窗外岂无人”。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九九藏书网解。
卖臭鱼烂虾的小贩见是刘横顺,那谁不认得,忙把鞋子的事一五一十说了。安分守己做小买卖的,一不敢偷二不敢拐,真没那么大的胆子,前几天在河边下网,瞧见一个东西在水中时隐时现,白花花形同一截莲藕,可不作怪,三岔河口什么时候长过莲藕?他用杆子钩过来一瞧,却是一条人腿,在河中浸得又白又肿,几乎让鱼叼零散了,脚上穿了一只虎头鞋,可见这是个死孩子。卖臭鱼烂虾的不在乎这个,那个年头往河里扔死孩子的太多了,不值当大惊小怪,觉得这只虎头鞋挺好,只是凑不成对儿,仅有一只也卖不了,扔了又挺可惜的,他儿子长这么大,从来没穿过这么好的鞋,就扒下鞋来,给他儿子穿上了。
常言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刘横顺听人说及此事,觉得难以置信,倒是听说书先生说过,残唐五99lib•net代多有剑仙,可于千里之外取人首级,听了挺过瘾,谁又见过真的?可从五斗圣姑飞剑除妖以来,城中再没出过什么乱子。
天津卫龙蛇混杂,三教九流信什么的都有,对于这个五斗圣姑,有人信也有人不信。不信的说她装神弄鬼、骗人钱财;信的人对她顶礼膜拜、当活菩萨一样供奉。官厅也不好插手,只能说睁一眼闭一眼,善男信女们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重整了铁刹庵房舍院墙,前来烧香的络绎不绝,善男信女轮流看管香火。圣姑只在后堂闭门打坐,诸事不理,来什么人也不见。
倒也不难查,天津卫但凡是买卖生意,皆有行帮各派把持,想问鞋是打哪儿来的,直接找鞋行即可。鞋行的把头看罢虎头鞋,告诉刘横顺只有“同升和”的师傅做得了,不会有错。刘横顺又去“同升和”打听,得知这样的虎头鞋总共就做过两双,全卖http://www•99lib•net出去了,官银号周财主买的。可刘横顺仔细一想,那也不对,周财主是有钱,手底下使唤的人也不少,但是财齐人不齐,老两口子无儿无女,买两双老虎鞋给谁穿?
五斗圣姑在侯家后铁刹庵门口高搭法台,焚香设拜、掐诀念咒,宝剑化成一道寒光飞去,转眼回来,圣姑收剑入袖,又从半空掉下一颗血淋淋的狐狸头,毛色苍黄,死不瞑目,嘴里还在吐血沫子,一看就是刚砍下来的,惊得围观之人瞠目结舌、鸦雀无声。五斗圣姑取出一块白帕,盖在狐狸头上,告诉一众百姓妖狐已除,再也不必担心了。当时仍是迷信的人多,瞧见当真是狐妖作怪,善男信女在台底下跪倒一大片,对圣姑磕头膜拜。
五斗圣姑在铁刹庵飞剑斩妖狐的消息一传开,天津城炸了锅,都说世上有神仙,以往谁见过?这一次见了活的,这可是如假包换的真神仙九*九*藏*书*网!而五斗圣姑也没走,在铁刹庵住下了,发大愿募化一座宝塔,供养斩妖的宝剑,据她说这口剑名为“蜻蜓剑”,乃是残唐五代年间的古剑,只要香火不绝,可永保一方平安。
刘横顺问明了前因后果,让卖臭鱼烂虾的小贩把孩子脚上的鞋脱下来,带回火神庙警察所,放在桌子上反复端详,但见鞋面上彩绣一个虎头,红帮白底,上走金线,绣出的老虎有头有尾,口出尖牙,一对吊睛是两个银扣,不是城里有手艺的老师傅做不了,穿这个鞋的孩子非富即贵。虽说按照老例儿,死孩子不能进祖坟,但是大户人家死了孩子,通常会另找地方埋了,或者送到庙中供养起来,怎么会往河里扔?刘横顺越想越不对,不查个水落石出,心里头总不踏实,干脆带上虎头鞋进了城,有意顺藤摸瓜,访出这是哪家的孩子。
有书则长无书则短,过了些日子,有这么一天早上,刘横顺带上九-九-藏-书-网杜大彪在三岔河口吃早点,瞧见河边有个卖臭鱼烂虾的小贩。三岔河口一带穷人多,卖臭鱼烂虾不出奇,都是从河里捞上来的,小鱼小虾什么都有,也不用挑拣,倒在大木桶中混着卖,论斤往外吆喝,说是臭鱼烂虾,皆因又小又碎,可不是真的又臭又烂,下了锅吃不死人,因为价格便宜,来买的人从来不少。小贩身边有个孩子,五六岁模样,身上衣服又脏又破,补丁摞补丁。刘横顺路过的时候,一眼看出来不对了,这孩子穿得破倒不出奇,穷人家的孩子不光屁股就不错了,不过这个小孩左脚趿拉只破布鞋,右脚却穿了只虎头鞋,绣得挺讲究,上边还有银扣,这样的鞋至少两三块钱一双,穷老百姓可舍不得买。刘横顺眼里不揉沙子,立即上前查问——一个在河边卖臭鱼烂虾的,一天能挣几个大子儿?舍得给孩子穿这么好的鞋?况且这鞋就一只,到底是拐来的孩子,还是偷来的鞋子?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