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金麻子卖药
第二节
目录
第一章 枪打美人台
第一章 枪打美人台
第二章 收尸白骨塔
第二章 收尸白骨塔
第三章 金麻子卖药
第二节
第三章 金麻子卖药
第四章 杜大彪捉妖
第四章 杜大彪捉妖
第五章 邋遢李憋宝
第五章 邋遢李憋宝
第六章 斗法分龙会
第六章 斗法分龙会
第七章 张瞎子走阴差
第七章 张瞎子走阴差
第八章 孙小臭下山东
第八章 孙小臭下山东
第九章 火烧三岔河口·上
第九章 火烧三岔河口·上
第十章 火烧三岔河口·下
第十章 火烧三岔河口·下
上一页下一页
五斗圣姑也没进去,就在铁刹庵前五心朝天打上坐了,眼观鼻、鼻观口、口问心、心沉丹田,与木雕泥塑相仿,纹丝不动、水米不沾。这一下看热闹的更多了,别看她一动不动,可比旁边打把式卖艺浑身乱动的还招人,老百姓里三层外三层抻着脖子瞪着眼,全在这儿看漂亮姑子,把路都堵严实了。有两个弹压地面儿的巡警上前去撵,圣姑却连眼都不睁。俩人在老百姓面前威风惯了,见这姑子胆大包天,居然不把巡警老爷放在眼里,此等刁民不打还成?二人互相使个眼色,口中骂骂咧咧抡起警棍就要打,但见圣姑手中拂尘一甩,两个巡警当即倒地不起。九河下梢鱼龙混杂,侯家后又是天津卫人头儿最杂的地方,藏污纳垢之地有的是拈花惹草的地痞无赖,见五斗圣姑长得标致,便有胆大妄为的心生邪念,动手动脚上前调戏。五斗圣姑连眼皮子都没抬,只用拂尘一指,这几个也倒了,抬回家去上吐下泻,炕都下不来,其余的再也不敢造次。围观之人称奇不已,皆说“http://www•99lib.net五斗圣姑”真有仙法!
此举闹动了半座天津城,看热闹的老百姓奔走相告,人是越聚越多,官厅的长官也听说了,却来了个不闻不问,装成不知道,还下令巡警不准近前,反正这个案子不好办,不知打哪儿出来这么一位道法神通的圣姑,先让她折腾去:除了妖狐,官厅坐享其成,又是功劳一件;除不了妖狐,再问她个妖言惑众的罪名,官厅照样落个安民有功,这才叫为官之道。
众人惊诧万分,都抻长了脖子往法台上看,什么东西这是?赶等看明白了,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掉落在供桌上打转的东西,竟是一颗血淋淋的狐狸头!
刘横顺不相信鬼怪作祟,四处明察暗访,他认定了既是贼人作案,必定会留下蛛丝马迹,可是一连半个月也没找到任何线索,后来此案居然不了了之了,因为有个号称“五斗圣姑”的世外高人,在侯家后铁刹庵搭台作法,将作祟的妖狐除了。
在当时来说,侯家后可不是个好地方,位于北大
www•99lib.net
关外,又守着河边,到处是聚赌、窝娼、大烟馆,老百姓说这地方是“害人坑、毁人炉、吃人不吐骨头的老虎洞”。赶上寒冬腊月,路旁冻饿而死的倒卧随处可见。“铁刹庵”在侯家后边上,是一座古庵,比天津城的年头早很多,荒废了不下三五百年,庵中久无人迹,大门倒塌了一半,石阶上满布青苔,院内蒿草丛生,后边全是坟地,但是前门挺热闹,遍地的明赌暗娼,住户和往来做小买卖的也多。
一切准备妥当,已然到了二更天,天上一轮明月高悬,铁刹庵门前挤满了人,都想瞧瞧五斗圣姑如何登坛作法。只见五斗圣姑迈步登上法台,焚香念咒,从袖中抽出宝剑。挤在台下的人们抻脖子瞪眼,一齐看这口剑,明月之下寒光闪闪、冷气森森,登山斩猛虎、入海屠蛟龙,上阵敌丧胆、镇宅鬼神惊!五斗圣姑将宝剑放在供桌上,点燃两支蜡烛,一只手摇举铜铃,一只手轻舒玉指,蘸上净水往四下弹,口中继续念咒,不多时刮起一阵黑风,遮住九九藏书了天上的月光。圣姑放下铜铃抄起宝剑,口含净水往剑身上一喷,又一抬手将宝剑抛至空中,化作一道寒光直奔东南,转眼间去而复至,同时掉下来一个东西,落在供桌之上骨碌碌乱滚。
缉拿队撒开耳目,打听着了不少消息,包括刘横顺在内,陆陆续续把情况报到巡警总局。官厅这才意识到情况严重,妖狐夜出一案牵连甚广,出事的人家当中甚至有几位当地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如若大张旗鼓地办案,怕会伤及他们的颜面,那可得吃不了兜着走。因此严令缉拿队暗中寻访贼人踪迹,切不可走漏了风声打草惊蛇。
据说这位五斗圣姑在深山修道多年,云游天下途经此地,走到铁刹庵门口不走了。五斗圣姑长得漂亮,又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出家人打扮,一身宽袍大袖的灰色法衣,上绣阴阳鱼,头上高挽一个发纂,横插玲珑剔透的白玉簪,头发梳得一丝不乱,往脸上看,三十来岁的年纪,面如美玉,容姿端丽,走在这样的地方如同鹤行鸡群,十分扎眼,引来好多人围观。她声称天津www.99lib.net城有妖狐作祟,要在铁刹庵取一件法宝降妖。一街两巷的老百姓听了纳闷儿,铁刹庵观荒了上百年,里边除了破砖碎瓦,哪有什么法宝?
最近天津城中妖狐作祟一事闹得很邪乎,老百姓之间本就风言风语以讹传讹,如今又听五斗圣姑也这么说,哪还有人不信。五斗圣姑请众人在庵门前搭一座法台,一旦法台搭成,她便登台作法、降妖除怪。当时就有大批善男信女掏钱出力,按五斗圣姑的指点,搭起了一座法台。说来只不过是个木头台子,并没有多高,不像书里说的高搭法台三丈三,也就二尺来高,腿脚利索的可以一步蹿上去,上设一张供桌,铺着大红的绒布,摆放香蜡纸码、净水铜铃,还有一个香炉。
五斗圣姑在铁刹庵门口打坐多时,直到日头往西边转了,她掐诀念咒,口中念念有词,冷不丁叫了一声“疾”!只见庵中飞出一道白光,周围看热闹的大惊失色,太快了,没等看明白是什么,白光已直冲五斗圣姑而来。五斗圣姑一不慌二不忙,坐在地上一动不动,张口将白光吞入九*九*藏*书*网腹中。转眼再吐出来,手上多了一口宝剑。说是宝剑,可不是三尺龙泉,顶多一尺长,有剑无匣。太阳底下一照,寒光刺目难睁眼,好似白蛇吐清泉。
围观的人群一片哗然,连同那些巡警在内,全看傻了眼,真有许多人当场下跪磕头,求圣姑保佑平安。“五斗圣姑”以异术从铁刹庵中摄出一口宝剑,持在手中看了一阵,旋即收入袖中,起身告之众人:近来城中传言不虚,夜出作祟的正是一只狐狸,此辈虽然披毛戴角,但是在走兽之中最有灵性,善会修炼,其法分为上中下三路,一是在山中打坐入定,戒偷鸡捉兔、饮血杀生,朝采日精、暮吸月华,食霞饮露,受得清苦,千年可为人形,又躲过天罗地网格灭,方得大道;二是投奔名山古刹,寻访得道的仙人,追随左右,摇尾乞怜、脱靴捧砚,侥幸受其点化,这也是一途;三是通过与人交媾,以百数为大限,雄狐采童女元阴补阳,雌狐采童男元阳补阴,再去坟地中顶上骷髅头拜月,此为天道不容。而城中这只妖狐,采取元阴将满,再不除之,恐成大患!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