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收尸白骨塔
第四节
目录
第一章 枪打美人台
第一章 枪打美人台
第二章 收尸白骨塔
第四节
第二章 收尸白骨塔
第三章 金麻子卖药
第三章 金麻子卖药
第四章 杜大彪捉妖
第四章 杜大彪捉妖
第五章 邋遢李憋宝
第五章 邋遢李憋宝
第六章 斗法分龙会
第六章 斗法分龙会
第七章 张瞎子走阴差
第七章 张瞎子走阴差
第八章 孙小臭下山东
第八章 孙小臭下山东
第九章 火烧三岔河口·上
第九章 火烧三岔河口·上
第十章 火烧三岔河口·下
第十章 火烧三岔河口·下
上一页下一页
火神庙警察所还有一位五十多岁的,外号叫“老油条”,往好了说是老成沉稳,其实是个蔫坏损,瘦小枯干跟个大虾米似的,尖嘴猴腮俩眼珠乱转,老话讲这叫腮帮子没肉——占便宜没够,无利不起早,专找带缝的蛋,虽说穿了官衣,胆子却很小,偶尔遇见打架斗殴动刀子的,看热闹的还没跑他先躲了。
虽是说书的信口胡诌,架不住老百姓爱听这套,有鼻子有眼、有名有姓,说的痛快听的过瘾,谁理会是真是假,也没人想得到这几位巡街站岗风吹日晒雨淋的狼狈。
另有一个副巡官名叫杜大彪,论起来是刘横顺的师弟。在过去来说,当警察也凭师父带徒弟,小学徒由老警察传授,告诉你怎么巡街、怎么站岗、怎么捉贼、怎么
www.99lib.net
起赃,黑白两道上有什么规矩,行话怎么讲、贼话怎么听,这得一点一点地学。当小徒弟的每天跟师父当差,点烟斟酒、沏茶倒水、买东道西、揉肩捏腿什么都得干,逢年过节还得拎上东西送一份孝敬,把师父伺候舒服了,可以给你多讲点儿门道,让你以后少吃亏。杜大彪当年和刘横顺跟的是同一个师父,此人威猛非常,生来力大无穷,比刘横顺还高出多半头,站起来顶破天、坐下去压塌地,横推八马倒、倒拽九牛回,还会撂大跤,应了“一力降十会”那句话,真打起架来,他两条胳膊抡开了,七八条汉子近不了前。只是多多少少有点缺心眼儿,可你要说他傻,也从来没吃过大亏藏书网,你说他精明,又真跟傻子差不多,吃饭不知道饥饱,穿衣不知道多少,睡觉不知道颠倒,说话也不利索,嘴里头跟含着块热豆腐似的,想听明白可费劲了。当初师父有过交代,让杜大彪跟着刘横顺混,师兄说什么就得听什么,这也是当师父的疼他,怕他实心眼儿吃亏。杜大彪还真听话,只听刘横顺一个人的,巡警总局的长官也使唤不动他。刘横顺也没少照顾这个傻兄弟,别的差事不用他,就让他站岗,站岗最适合杜大彪,穿上警服挂上警棍,拧眉瞪眼撇着嘴,叉开腿往警察所门口一站,有如一尊怒目金刚。过往的贼人见了这位,心里边没有不哆嗦的,作案之前都得掂量掂量,过不过得了杜大彪这一关。
到了路边
99lib•net
说野书的口中,这几位可了不得,杜大彪是火神爷驾前站殿的神将,张炽、李灿名字里都有个“火”字,乃是火神爷身边的两个火童子,就连老油条都成了看管火神庙的老君,专给火神爷的神灯中添油,火神庙警察所整个一窝子天兵天将!
飞毛腿刘横顺是火神庙警察所的巡官,大小是个当头儿的,由于人手不够,必须轮班值夜,虽说没什么大事,可也得防备个火情什么的。整个火神庙警察所,加上刘横顺在内,从上到下一个巴掌数得过来,拢共五个人。前文书咱们说过,这地方都是穷人,没什么大案子,有这几个巡警绰绰有余。不过警察所一刻也不能没人,万一有人前来报案,瞧见大门上栓、二门落锁,屋里头一个人没有可九九藏书不成。书说至此,咱得介绍一下其余四个警察了。巡官刘横顺手底下有俩小巡警,一个叫张炽,一个叫李灿,都是十八九岁的愣头青,打小跟在刘横顺屁股后边长起来的,也在三岔河口边上住,看刘横顺打拳踢腿,他们俩也跟着比画,却又舍不得吃苦,只会几下三脚猫四门斗的花架子,成天闲不住,让他们待住了比挨活剐还难受。俩人一肚子坏水儿、花花肠子也不少,因为有刘横顺的约束,张炽、李灿出去巡逻的时候,倒也不敢欺压良善,占点小便宜总是有的。旧社会吃这碗饭的大多是此路货色,穿上官衣是巡警,扒下这身皮和地痞混混儿没有两样,常言道清官难逃滑吏手、衙门少有念佛人,这俩小子有刘横顺管束,在巡警中就算好的,而且有个机灵http://www.99lib.net劲儿,周周围围有什么风吹草动,向来瞒不过他们的耳目。
书要简言,刘横顺在火神庙警察所当班,正寻思明天一早如何去斗南路虫,苦于没个对应之策,不知不觉到了二更天,忽然从门口跑进来一个人,看岁数也不大,长得獐头鼠目、瘦小枯干,全身上下没二两肉,掐巴掐巴不够一碟子、捏巴捏巴不够一小碗。即便穿一双厚底鞋,踮起脚尖也能走到桌子底下去。蓝瓦瓦的一张小脸,斗鸡眉小圆眼儿,尖嘴嘬腮,探头探脑,活脱是只成了精的耗子。书中代言,此人没大号,天津卫人称“孙小臭儿”,是个扒坟盗墓吃臭的。孙小臭儿进得门来,直奔刘横顺,嬉皮笑脸一脸的谄媚,双手虚扣端在胸前,说话声又尖又细,如同踩了鸡脖子:“刘爷,我给您献宝来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